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专题频道 >> 我亲眼看见神 >> 文章内容

壹、归主(2)

编号:6115 | 添加时间:05-11-25 23:05:18 | 浏览量:

 

五、任教小学
当时台湾刚光复不久,日本老师都回日本去了,所以需要很多教员来补缺。那时
是大县市制,包括现今的云林、嘉义、台南,合成一县,称为台南县,我是属台
南县的,县政府在新营。后来虎尾、斗六、北港三区,合成云林县。为了参加教
员检定考试,我去虎尾区署教育组报名时,看到一个女孩子长得非常漂亮,她也
正在报名,我第一眼看到她就对她留下很深刻的印象了。
 
为了不愿意以小学教员了结此生,而毅然脱离台南师范学校的我,这时相距仅仅
四个月,竟又报名要参加教员检定考试了!如果说人生是戏剧,我这一出戏岂不
是演得很荒谬吗?然而,如今回顾往事,我却仍然认为那一次的决定是对的。第
一、升学的意愿既然放弃,为了解决生活问题,我必须求职;第二、就生活安定
的需求而言,最理想的工作是教员,没有随时被裁员的恐怖;第三、就保守信仰
的目的来说,最妥当的工作还是教员,因为环境比较单纯。但最重要的是,神在
指引我的脚步(箴十六9,廿24);为的是引导我去认识内人,并且借着她带领岳
父全家来信主!
 
8月下旬放榜,蒙主施恩,我幸而被录取。8月底,我奉命去东势国民学校(当时
属于台南县虎尾区)报到。当我踏入办公室时,我竟然又看见那个女孩!我心里
想,世界怎么会这么小呢?她是当地人,很巧的她和我一样都是教二年级的,所
以有机会常讨论教学上的问题。我因为受过8个月的师范教育,比她略懂一些,所
以她偶尔也会向我请教。更巧的是她的办公桌就在我的对面,有意无意抬头时,
都会看到她。后来,我有一个在龙岩国民学校任教的亲戚告诉我,依据虎尾区署
教育组的内定,我被派任的学校是龙岩;但接到公文的通知才知道,我被派到另
一个地方去了。为什么会更改,他说他不知道。但我知道,这是神的旨意;为的
是要拣选内人,以及她的娘家。
 
三个月后,我先跪下来祷告,然后写信给她,信上说:「我很喜欢你,你可以让
我喜欢吗?」第二天,她回信给我,内容只有简单的一句话:「我可以让你喜欢。」
我好高兴。我把那封信放在裤袋里,天天拿出来看了再看,而百看不厌。
 
六、结婚
到了1950年5月2日,我们就结婚了!订婚前,她因为身体不适而辞掉了教职。只
因她尚未归入本会,所以依照教会的规定,不得在教堂举行婚礼,便在自宅草草
了事。当时家父已经亡故,主持婚礼的是家兄。他说:「婚礼既然结束,为了答
谢,新郎应该送神明回到庙宇去。」我说:「我不能背教。」他说:「你不必介
意,烧香有人代替,你只要和他们同行就可以了。」我想:我不烧香,也不进去
庙里,大概不算背教吧?于是我不再深思,而轻轻的让步了。
 
后来有人报告虎尾教会,说我已经去拜偶像了。因此,蔡永辉执事便责问我,要
查究真相到底如何。我说:「我没有拜偶像,我甚至连庙门都没有进去,外传的
谣言是靠不住的。」他说:「你虽然没有拜偶像,却与魔鬼妥协了;这也是过错,
你应该悔改,求主饶恕。」于是我接受他的劝戒,和他跪下,齐声祷告;但圣
灵却已经离开了我,不会说方言,也没有震动。我不知道神何时收回了圣灵,我
很着急,我想起了我的过错。我哭了,蔡永辉执事也哭了。随即蒙神饶恕了我的
过错,重新赐圣灵给我,使我仍旧说方言,仍旧全身震动,并且很充满;我却哭
得更厉害,眼泪如倾盆大雨,心里如火在燃烧,直至蔡执事走后,我仍然哭了很
久很久。
 
先知以赛亚曾预言主耶稣对待罪人的态度说:「压伤的芦苇,祂不折断;将残的
灯火,祂不吹灭;……。」(赛四十二3)。「压伤的芦苇」和「将残的灯火」,
都可象征信心软弱,常为过犯所胜的人。从前我为世界的思虑所困,如一根被压
伤的芦苇;又不能发出亮光来烛明世界,如一盏将残的油灯。但主耶稣却以真理
缠裹了我遍身的伤痕,使我垂死的生命更丰盛;又赐圣灵助燃了我将残的灯火,
使我微弱的光芒更炽烈。主爱的长阔高深,确实过于人所能测度(弗三18~19),
是我永远不能忘记的。
 
结婚那年的秋天,她突然生了一场很特别的病,只有晚上会胃痛,白天却不会痛。
她的爸爸是一位很有经验的老医生,但他说从未看过这种病。我内人也不是一
直痛到天亮,是断断续续地痛,一晚有好几次,我与她都无法好好睡觉,就这样
经过了三天。我白天还要教书,而她白天可以在宿舍睡觉。我想,如此下去,可
能她未倒下我就先倒下了。
 
有一天,我的岳母来宿舍看她,就骂我说:「你为什么眼睁睁看她受苦呢?你应
该送她到大医院去彻底检查才对呀!别以为你还年轻,她死了,你就可以再娶。
我这么老了,只有这个女儿,想要再生也没办法了……。」说完,她就回去了。
她很伤心,因为他们这一家,前两代只生男不生女,这一代生了三个女儿,前两
个很小就离世了,剩下我内人,所以岳母很珍惜她。我内人毕业于长老会办的学
校台南长荣女中(日治时代称为长荣高等女学校),因此她常在长老会聚会听道。
她的爸爸曾在长老会慕道20年,但没有受洗,她也没有。
 
正在进退维谷之际,我忽然想起真教会是神同在的教会,我是真教会的信徒,为
什么不求神施恩医治呢?于是我就向内人作见证,说:「如果送你去大医院检查,
也不见得能查出病因来的。真耶稣教会有许多神迹奇事,而且有圣灵。不如跪
下来祷告,我可以帮助你祷告。你只要有信心,迫切祷告,神就会医治你的。」
我内人的信心很单纯,实时表示她要祷告。因为当地没有我们真教会,无法联络
弟兄姊妹为她代祷,所以只有我一人为她祷告。从前从慕道到初信时,看到传道
按手在病人的头上祷告,病就好了。所以我就将手按在她头上,帮助她祷告。没
多久,她的身体开始震动。我想,她是不是受圣灵感动?
 
祷告很久,我停止了,她还一直震动。我又想:这几天她胃痛,没有吃什么,这
样一直震动,对她的身体可能不好。我就叫她说:「阿们!」她跟着说:「阿们!」
就停下来了。她告诉我,她祷告时身体一直震动,心中很喜乐,但有一点担
忧,怕会一直震动,若明天也震动不停,怎么办呢?
那天晚上祷告中,我觉得有一阵冷风从她身上吹出去,连宿舍的玻璃窗都有响声。
我告诉她这现象说:「魔鬼跑掉了,你的病好了!」果真当晚她的胃就不痛,
第二天也不痛,她的病就痊愈了。我的岳父是医生,却无法医治她,当地另外两
位医生也是如此。但经过这次祷告,她的病实时好了。这件事使我体验了主耶稣
的应许:「信的人必有神迹随着他们……。手按病人,病人就必好了。」(可十
六17~18)。这是很明显的神迹,是我信耶稣以后所体验的第一件神迹。
七、初为人父
婚后第二年春天,我的大女儿(陈胜全传道娘)出生。在她还没出生之前,自从
我知道内人「有喜」的佳音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期待这个日子的来临了。那
些日子,我常常告诉自己,我快要做爸爸了!有时候,我会摸摸看内人隆起的肚
子;然后,两个人就称心的微笑。有时候,内人会说:「你看,孩子又在动了!」
我就会侧耳倾听,并且轻声对我的宝贝说:「乖乖,别捣蛋,安静点……」
后来,孩子出生,虽然是女孩子,我也好高兴,只要母女都平安就好,男女并不
重要。因为「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诗一二七3);凡神所赐的,或男或女
都是美好的。没想到,出生一满月,她就开始发烧,我岳父和当地两位医生也看
过她了,但都无效。孩子日夜啼哭,夫妻相对而坐,委实不知所措。感谢主,当
此窘迫之时,祂使我想起了我所信的是全能的神,只要一心一意求告祂,任何艰
难都必迎刃而解。我告诉内人:「医生医不好,就要祷告,求神医治她。你还记
得上次你胃病是神医治你的吗?」于是我们两人一同为女儿祷告,我被圣灵充满,
按手在女儿头上祷告。祷告完毕,我用体温计量她的体温,已降到正常了。三
个医生都没办法医好我女儿的病,但祷告蒙神垂听,她的烧立刻退了。这是第二
件神迹。
 
东势那个地方,当时既没有本会的会堂,也没有本会所属的信徒;因此,我不但
不能参加聚会,而且也不能和同灵谈道,以增长灵性。我起初并不介意,认为我
已经领受了圣灵,圣经也多少看得来,不参加聚会有什么问题呢?但人究竟是软
弱的,久而久之,我便渐渐忽略了祷告,并且丧失读经的兴趣了。
 
长女的病蒙主治愈后,我感念主的恩惠,信心恢复,又开始热心读经和祷告了。
只因没有地方参加聚会,心灵十分饥渴,灵性依旧非常软弱,所以不久又渐渐冷
淡下去了。
 
婚后第三年(1952年3月17日),第二女儿刚出生,还未满月就发烧。她的病和大
女儿一样,虽不是发高烧,但就是一直不退。岳父和当地两位医生都诊治过了,
却无法治好她,这令我想起前两次的神迹。我告诉内人:「我们再一起为她祷告
吧!」我被圣灵充满,为她按手祷告。祷告后,我摸摸女儿的额头,但她的烧却
未退。因为祷告没有功效,我就带她去医院看病;医生束手无策,我又回头来求
告神。我如此时而求神,时而求医,弄得几乎筋疲力尽,仍然一筹莫展,真是苦
极了。这段期间在医生和耶稣之间来来往往,长达两年多。
 
1952年放暑假之前,我在祷告中想起神大概不要我住在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没有
我们的教会,又因为路途远,交通也不方便,所以要等到假期,才能到虎尾教会
参加聚会。五年来,神始终怜悯我,借着长期的试炼,要催逼我离开此地,迁往
有真教会的地方去,以保守我的信仰。因此,为了家庭的平安和幸福,也为了我
自己和家人的信仰,我下学期必须申请调动了。我把这个想法告知内人,并且和
她商量向县政府申请调动这件事。内人说:「你认为该怎么做就去做吧!」
于是我就向神祷告说:「神啊!若不喜欢我永居此地,要我迁往有真教会的地
方去,请照的旨意成全。神啊!若安排我到有真教会的地方去,我必在那
里担任儿童聚会的教员和其它的圣工,以报答的恩典。神啊!愿垂听我的祈
求。阿们。」然后,我写信给云林县政府教育科的施督学,内容大概是:「我是
东势国民学校的教员,也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本地没有真耶稣教会,几年来,
我一直没有去教会参加聚会,心里很不平安,而且家里也不平安,恐怕误人子弟。
我希望能请调至虎尾,那里有我们的教会,我是在那里受洗的。如果我能获准
调到虎尾,得以经常参加聚会,心情一定很愉快,教书有精神,学生的成绩保证
会进步的……。」当时我的想法实在太天真,教育当局怎么会理会教员信奉什么
宗教呢?
 
信寄出后三天,我抱着很大的希望去拜访施督学。我说:「我是东势国民学校的
教员,三天前,我寄一封信给您,不知道您是否收到了?」他说:「收到了。你
信耶稣,我信孔子,我不懂你的信仰。但我同情你的境遇,所以准你下学期调到
你想去的虎尾。」1952年9月1日,我就调到虎尾立仁国民学校去任教了。我想,
这真是祷告的功效。之后,我每晚必带着内人和女儿去教会参加聚会。星期日我
便担任儿童聚会教员的工作,引导小孩子敬拜神。
 
八、内人和女儿受洗
9月26日至28日,虎尾教会举开灵恩会三天。28日是星期天,也是教师节,我内人
和两个女儿一同受洗。受洗后,回来教会祷告的时候,内人蒙主赐与圣灵,被印
证为神的儿女。至此全家信主,同抱一个盼望,同走一条天路,满心洋溢着不可
言喻的喜乐(徒十六33~34)。
神给我的恩典还不止如此,除了每星期日担任儿童聚会教员的工作之外,祂更赐
给我讲道的恩赐;因此,当传道人没有来虎尾之时,我偶尔也上台讲道,藉以造
就众人,并且激励自己。
 
某星期日,儿童聚会散会后,我花费半天的工夫,聚精会神,准备了一篇自以为
最完善的讲稿,心里预料今晚的讲道必定成功,一鸣惊人。谁知,我却一开口就
脱题,不知道自己讲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当如何接下去;于是心慌意乱,面红耳
赤,愈讲愈不对劲,而惨遭了意外的失败!经上记着说:「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
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三5)。如今回顾往事,那次讲道之所以有如此的
下场,乃因过于自恃,而忽略了祷告。
 
又有一次,当聚会将要开始之时,蔡永辉执事的夫人才迟迟来告诉我:「今晚传
道人去乡村主持家庭聚会,蔡执事也不在,请你讲道。」我说:「不预先通知我,
我怎能讲道呢?」话虽然如此说,却没有办法,事到而今,不能讲也得讲了。
于是我迫切求告神说:「神啊,我今晚完全没有准备讲什么。因此,我只得把今
晚的讲道交托在手中,求赏赐我说当说的话。阿们。」感谢主,这次我竟然
讲得出奇的好!「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出四12);
神对摩西所说这句话,我也体验到了。
 
搬到虎尾之后,我常常请传道为我的女儿按手祷告,弟兄姊妹也为她代祷。但她
的烧却始终未退,虽然胃口很好,却是不长肉,全身瘦得皮包骨,既不能站、坐,
也不能爬,整天不是抱着,就是放在床上。满脸都是皱纹,所以同灵们都说她
好象猴子。抱起来软软的,骨与骨之间似乎要分离的样子,没有人敢抱她。虎尾
有一个郑小儿科,是我内人的堂哥。他说我的女儿患的是「夏季热」,夏天会发
烧,到了秋天天气凉爽就好了。然而,她发烧的期间前后两年多,秋天和冬天都
过了,烧却未曾退过。另一家医院李内科说她患了「先天性心脏瓣膜症」,也许
这个病名比较正确。他又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这种病有先天性和后天性;后
天性也很难治好,先天性更难,而你们的孩子患的正是先天性。即使幸运可以将
她扶养长大,她也不能结婚生孩子,因为生孩子对产妇的心脏的压力很大。而且
不可以跑步,因为跑步会增加她的心脏负荷。总而言之,这孩子将成为你们身为
父母的一辈子的苦恼!
 
九、许愿必须还愿
1954年6月,有一次祷告中,我想起了圣经上的话:「你向耶和华──你的神许愿,
偿还不可迟延;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必定向你追讨,你不偿还就有罪。」(
申廿三21)。此处说到向神许愿,偿还不可迟延,神必定追讨,若不偿还就有罪。
这令我想起刚受洗不久,到嘉义教会去参加灵恩会时,在祷告中,曾向神许愿
要当传道这件往事来。我告诉内人说:「我曾经向神许愿说,我将来要献身当传
道。圣经说,若不偿还就有罪,神会追讨。我想这必定是神正在追讨,不然为什
么你和大女儿的病都按手祷告一次就得医治,而二女儿经传道按手祷告好几次却
没有功效呢?若是这样,我一定要还愿,否则神必定会追讨的。」
 
于是我与内人再一同祷告,我向神说:「神啊!如果正在追讨我所许的愿,我
必定偿还,求给我们一个明显的证据,使次女的体温实时下降;如果明天烧才
退,那就不算数了。神啊!如果另有其它的原因,则求暂时不要医治她,好叫
我们再作检讨。神啊!求鉴察我们的苦情,垂听我们的祷告。阿们!」很奇妙,
祷告后女儿果然退烧了。从出生到此时两年多,她的体温降至正常,这是第一
次。我告诉内人说:「这证据实在太明显,令我害怕!我们所事奉的神,真是又
真又活、可敬可畏的神。这条路若迟延不走,当神再发怒追讨的时候,我们还能
逃避吗?所以我决心献身当传道。」女儿病愈后,健康恢复得很快,由骨瘦如柴
而胖嘟嘟;由卧床终日而坐、而爬、而蹲、而立、而走,生理上各部分的器官都
开始正常的发育了。感谢主,在女儿命若游丝,一息奄奄之际,祂竟然出乎意外
的伸出慈悲的手,医治了她,使她得以起死回生。主丰盛的恩惠和奇妙的作为,
是我永远难忘的。
 
当我尚在虎尾立仁国民学校任教之时,同事谢老师的长女,经医师诊断,患了「
后天性心脏瓣膜症」,而且症状比我的女儿轻微,也没有微热不降的情形,所以
尚能坐立和走动。但到了12岁的时候,却长得又瘦弱又矮小,一看似乎只有七、
八岁的样子,其发育显然很不正常。我的女儿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瓣膜症」,症
状比她更严重;但蒙主治愈后,发育却很正常。
 
几年后,某日次女从学校跑步回来,我才想起了医生的吩咐;只因看她没事,就
认为无须禁止她跑步了。及至长大成人,结了婚,一连生了三个儿女,也都平安
无事。这两件事让我重新体会,神的医治是超越医生临床上之经验的;也让我再
一次感谢神的怜悯,使她并没有成为我们夫妇一辈子的苦恼。这是第三件神迹。
婚后第二年春天,我的大女儿(陈胜全传道娘)出生。在她还没出生之前,自从
我知道内人「有喜」的佳音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期待这个日子的来临了。那
些日子,我常常告诉自己,我快要做爸爸了!有时候,我会摸摸看内人隆起的肚
子;然后,两个人就称心的微笑。有时候,内人会说:「你看,孩子又在动了!」
我就会侧耳倾听,并且轻声对我的宝贝说:「乖乖,别捣蛋,安静点……」
后来,孩子出生,虽然是女孩子,我也好高兴,只要母女都平安就好,男女并不
重要。因为「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诗一二七3);凡神所赐的,或男或女
都是美好的。没想到,出生一满月,她就开始发烧,我岳父和当地两位医生也看
过她了,但都无效。孩子日夜啼哭,夫妻相对而坐,委实不知所措。感谢主,当
此窘迫之时,祂使我想起了我所信的是全能的神,只要一心一意求告祂,任何艰
难都必迎刃而解。我告诉内人:「医生医不好,就要祷告,求神医治她。你还记
得上次你胃病是神医治你的吗?」于是我们两人一同为女儿祷告,我被圣灵充满,
按手在女儿头上祷告。祷告完毕,我用体温计量她的体温,已降到正常了。三
个医生都没办法医好我女儿的病,但祷告蒙神垂听,她的烧立刻退了。这是第二
件神迹。
 
东势那个地方,当时既没有本会的会堂,也没有本会所属的信徒;因此,我不但
不能参加聚会,而且也不能和同灵谈道,以增长灵性。我起初并不介意,认为我
已经领受了圣灵,圣经也多少看得来,不参加聚会有什么问题呢?但人究竟是软
弱的,久而久之,我便渐渐忽略了祷告,并且丧失读经的兴趣了。
 
长女的病蒙主治愈后,我感念主的恩惠,信心恢复,又开始热心读经和祷告了。
只因没有地方参加聚会,心灵十分饥渴,灵性依旧非常软弱,所以不久又渐渐冷
淡下去了。
 
婚后第三年(1952年3月17日),第二女儿刚出生,还未满月就发烧。她的病和大
女儿一样,虽不是发高烧,但就是一直不退。岳父和当地两位医生都诊治过了,
却无法治好她,这令我想起前两次的神迹。我告诉内人:「我们再一起为她祷告
吧!」我被圣灵充满,为她按手祷告。祷告后,我摸摸女儿的额头,但她的烧却
未退。因为祷告没有功效,我就带她去医院看病;医生束手无策,我又回头来求
告神。我如此时而求神,时而求医,弄得几乎筋疲力尽,仍然一筹莫展,真是苦
极了。这段期间在医生和耶稣之间来来往往,长达两年多。
 
1952年放暑假之前,我在祷告中想起神大概不要我住在那个地方。因为那里没有
我们的教会,又因为路途远,交通也不方便,所以要等到假期,才能到虎尾教会
参加聚会。五年来,神始终怜悯我,借着长期的试炼,要催逼我离开此地,迁往
有真教会的地方去,以保守我的信仰。因此,为了家庭的平安和幸福,也为了我
自己和家人的信仰,我下学期必须申请调动了。我把这个想法告知内人,并且和
她商量向县政府申请调动这件事。内人说:「你认为该怎么做就去做吧!」
于是我就向神祷告说:「神啊!若不喜欢我永居此地,要我迁往有真教会的地
方去,请照的旨意成全。神啊!若安排我到有真教会的地方去,我必在那
里担任儿童聚会的教员和其它的圣工,以报答的恩典。神啊!愿垂听我的祈
求。阿们。」然后,我写信给云林县政府教育科的施督学,内容大概是:「我是
东势国民学校的教员,也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本地没有真耶稣教会,几年来,
我一直没有去教会参加聚会,心里很不平安,而且家里也不平安,恐怕误人子弟。
我希望能请调至虎尾,那里有我们的教会,我是在那里受洗的。如果我能获准
调到虎尾,得以经常参加聚会,心情一定很愉快,教书有精神,学生的成绩保证
会进步的……。」当时我的想法实在太天真,教育当局怎么会理会教员信奉什么
宗教呢?
 
信寄出后三天,我抱着很大的希望去拜访施督学。我说:「我是东势国民学校的
教员,三天前,我寄一封信给您,不知道您是否收到了?」他说:「收到了。你
信耶稣,我信孔子,我不懂你的信仰。但我同情你的境遇,所以准你下学期调到
你想去的虎尾。」1952年9月1日,我就调到虎尾立仁国民学校去任教了。我想,
这真是祷告的功效。之后,我每晚必带着内人和女儿去教会参加聚会。星期日我
便担任儿童聚会教员的工作,引导小孩子敬拜神。
 
八、内人和女儿受洗
9月26日至28日,虎尾教会举开灵恩会三天。28日是星期天,也是教师节,我内人
和两个女儿一同受洗。受洗后,回来教会祷告的时候,内人蒙主赐与圣灵,被印
证为神的儿女。至此全家信主,同抱一个盼望,同走一条天路,满心洋溢着不可
言喻的喜乐(徒十六33~34)。
神给我的恩典还不止如此,除了每星期日担任儿童聚会教员的工作之外,祂更赐
给我讲道的恩赐;因此,当传道人没有来虎尾之时,我偶尔也上台讲道,藉以造
就众人,并且激励自己。
 
某星期日,儿童聚会散会后,我花费半天的工夫,聚精会神,准备了一篇自以为
最完善的讲稿,心里预料今晚的讲道必定成功,一鸣惊人。谁知,我却一开口就
脱题,不知道自己讲的是什么,也不知道当如何接下去;于是心慌意乱,面红耳
赤,愈讲愈不对劲,而惨遭了意外的失败!经上记着说:「你要专心仰赖耶和华,
不可倚靠自己的聪明。」(箴三5)。如今回顾往事,那次讲道之所以有如此的
下场,乃因过于自恃,而忽略了祷告。
 
又有一次,当聚会将要开始之时,蔡永辉执事的夫人才迟迟来告诉我:「今晚传
道人去乡村主持家庭聚会,蔡执事也不在,请你讲道。」我说:「不预先通知我,
我怎能讲道呢?」话虽然如此说,却没有办法,事到而今,不能讲也得讲了。
于是我迫切求告神说:「神啊,我今晚完全没有准备讲什么。因此,我只得把今
晚的讲道交托在手中,求赏赐我说当说的话。阿们。」感谢主,这次我竟然
讲得出奇的好!「现在去吧!我必赐你口才,指教你所当说的话。」(出四12);
神对摩西所说这句话,我也体验到了。
 
搬到虎尾之后,我常常请传道为我的女儿按手祷告,弟兄姊妹也为她代祷。但她
的烧却始终未退,虽然胃口很好,却是不长肉,全身瘦得皮包骨,既不能站、坐,
也不能爬,整天不是抱着,就是放在床上。满脸都是皱纹,所以同灵们都说她
好象猴子。抱起来软软的,骨与骨之间似乎要分离的样子,没有人敢抱她。虎尾
有一个郑小儿科,是我内人的堂哥。他说我的女儿患的是「夏季热」,夏天会发
烧,到了秋天天气凉爽就好了。然而,她发烧的期间前后两年多,秋天和冬天都
过了,烧却未曾退过。另一家医院李内科说她患了「先天性心脏瓣膜症」,也许
这个病名比较正确。他又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这种病有先天性和后天性;后
天性也很难治好,先天性更难,而你们的孩子患的正是先天性。即使幸运可以将
她扶养长大,她也不能结婚生孩子,因为生孩子对产妇的心脏的压力很大。而且
不可以跑步,因为跑步会增加她的心脏负荷。总而言之,这孩子将成为你们身为
父母的一辈子的苦恼!
 
九、许愿必须还愿
1954年6月,有一次祷告中,我想起了圣经上的话:「你向耶和华──你的神许愿,
偿还不可迟延;因为耶和华──你的神必定向你追讨,你不偿还就有罪。」(
申廿三21)。此处说到向神许愿,偿还不可迟延,神必定追讨,若不偿还就有罪。
这令我想起刚受洗不久,到嘉义教会去参加灵恩会时,在祷告中,曾向神许愿
要当传道这件往事来。我告诉内人说:「我曾经向神许愿说,我将来要献身当传
道。圣经说,若不偿还就有罪,神会追讨。我想这必定是神正在追讨,不然为什
么你和大女儿的病都按手祷告一次就得医治,而二女儿经传道按手祷告好几次却
没有功效呢?若是这样,我一定要还愿,否则神必定会追讨的。」
 
于是我与内人再一同祷告,我向神说:「神啊!如果正在追讨我所许的愿,我
必定偿还,求给我们一个明显的证据,使次女的体温实时下降;如果明天烧才
退,那就不算数了。神啊!如果另有其它的原因,则求暂时不要医治她,好叫
我们再作检讨。神啊!求鉴察我们的苦情,垂听我们的祷告。阿们!」很奇妙,
祷告后女儿果然退烧了。从出生到此时两年多,她的体温降至正常,这是第一
次。我告诉内人说:「这证据实在太明显,令我害怕!我们所事奉的神,真是又
真又活、可敬可畏的神。这条路若迟延不走,当神再发怒追讨的时候,我们还能
逃避吗?所以我决心献身当传道。」女儿病愈后,健康恢复得很快,由骨瘦如柴
而胖嘟嘟;由卧床终日而坐、而爬、而蹲、而立、而走,生理上各部分的器官都
开始正常的发育了。感谢主,在女儿命若游丝,一息奄奄之际,祂竟然出乎意外
的伸出慈悲的手,医治了她,使她得以起死回生。主丰盛的恩惠和奇妙的作为,
是我永远难忘的。
 
当我尚在虎尾立仁国民学校任教之时,同事谢老师的长女,经医师诊断,患了「
后天性心脏瓣膜症」,而且症状比我的女儿轻微,也没有微热不降的情形,所以
尚能坐立和走动。但到了12岁的时候,却长得又瘦弱又矮小,一看似乎只有七、
八岁的样子,其发育显然很不正常。我的女儿患的是「先天性心脏瓣膜症」,症
状比她更严重;但蒙主治愈后,发育却很正常。
 
几年后,某日次女从学校跑步回来,我才想起了医生的吩咐;只因看她没事,就
认为无须禁止她跑步了。及至长大成人,结了婚,一连生了三个儿女,也都平安
无事。这两件事让我重新体会,神的医治是超越医生临床上之经验的;也让我再

一次感谢神的怜悯,使她并没有成为我们夫妇一辈子的苦恼。这是第三件神迹。


 

上一篇:贰、献身(1)  下一篇:壹、归主(1)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胜敌三“因”

·面对灵异世界

·饮于一位圣灵 — 明辨圣灵

·对神迹的认识

·对启示、异象、异梦的正确

·撒但的试探

·对撒但的一点浅识

·一件美事

·环境和信仰

·人生与宗教信仰

·视听工作的重要性

·被圣灵充满

·如何做好师生沟通

·如何带领孩子祷告

·陪谈百问百答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