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专题频道 >> 我亲眼看见神 >> 文章内容

贰、献身(2)

编号:6113 | 添加时间:05-11-25 22:58:14 | 浏览量:

 

七、内人魂离躯壳
最严重那一次是,一连七天不停的咳血。既往她大约休息两三天就会止血,但这
次却不一样。我听长辈说:病人的小腿若没有肌肉,大姆指和食指之间的肉凹下
去,就是已经瘦到底了。那时候,内人的情形正是如此。于是我实时打电话通知
岳母说,这次与往常不同,大概没有希望了。岳母赶到我的家,一进门就大哭。
我说:「妈妈,请您到后面去哭吧!我也想哭,而不敢哭呀!」她还是忍不住,
一直大声哭。
 
我便上床,面向墙壁,帮助内人祷告,眼泪滴湿了床。祷告中,我看到内人穿著
与躺在床上的她一样的衣服,从自己的身体走出来,头也不回的一直向前走。我
心想这样一走,若不回来,不是到那边去了吗?这怎么可以!此时我哭得更厉害。
我说:「主啊!不要这样,我的孩子还小,又这么多,需要妈妈照顾,怎么
可以带她走?」祷告后,她的眼睛已经睁开,血也止住了。感谢主的怜悯。
1995年2月25~26日,我至日月潭参加神学生家属联谊会,我内人也跟我同去。2
6日早祷灵修会时,我做这个见证,内人也在台下听。神学院的办事员黄容龄姊妹
坐在她旁边,看见她在流泪。聚会后,内人告诉黄姊妹说,那次我帮她祷告时,
她好象昏过去了,多久她不知道。感谢主,留下她的生命。
 
八、内人重病痊愈
有一次,林悟真长老告诉我说:「你最好将传道娘送去肺结核疗养院,安静疗养
三年,孩子们则雇用一个可靠的人去照顾他们。如此安排,传道娘既能接受更完
善的治疗,又有充分的时间可以休息;并且你也无须顾虑孩子们的生活,而可以
专心做圣工。可以说,一举三得。否则,传道娘要恢复身体的健康,是极其困难
的。」林长老是资深的医生,他的高见不但正确,而且考虑得很周到;对他出于
爱心的关怀,我非常感激。但就现实的生活来说,我却是做不到。第一、将内人
送去疗养院住院三年,加上雇用一个人三年,费用必非常可观,我绝对负担不起。
第二、父母都不在家,而雇用一个人来照顾六个幼童,我和内人都必寝食难安。
事实如此,内人怎能放心疗养?我怎能专心做圣工?
 
后来,我告诉内人说,这样拖下去不好。我决定从明天开始,每天早上为你禁食
祷告,她说她也要禁食祷告。我说:「你不要禁食,因为你很虚弱,要多吃一点
才有体力,我为你禁食祷告就好。」她说:「你为我禁食祷告,我自己怎么可以
不禁食呢?」我说:「好,如果你有这种信心,同心禁食祷告更好。」从那一天
开始,每天早晨,我们都同心禁食祷告。第一年还咳血几次,第二年只有一次而
已,第三年就没有了,就这样得到了医治。只因怕她会复发,所以我每天早上继
续为她禁食祷告,前后七年半。但她从那时候一直到2000年11月,每天早上仍然
禁食祷告,已经三十多年了。
 
内人患了重病七年多,中西医师都束手无策,身体日益虚弱,令我感受面临绝境
之恐惧。值此最软弱无助之际,神终于伸出了慈爱的手,医治了内人的病,使我
再一次体会「天无绝人之路」、「人的尽头是神的起头」这两句话,真是至理名
言!也使我更深刻的领悟,神保护我们这些选民,确实「如同保护眼中的瞳人(
小心照顾)。又如鹰搅动巢窝(使小鹰惶恐万分),在雏鹰以上两翅搧展,接取
雏鹰,背在两翼之上(母鹰并没有离开,牠就在身边,紧紧盯着小鹰,以便随时
展翅救援)。」(申卅二10~11)。
 
有一次她感冒,虎尾教会的老弟兄黄医师为她看病。之后,黄医师告诉我说:「
传道娘的肺结核病已经钙化了。」我问:「您怎么知道呢?」他说:「因为她的
肺部没有杂音了。」后来,经照X光的结果,证实真的已经钙化了。感谢主施恩
医治。这是第七件神迹。
内人被重病折磨了七年多,身心所感受的痛苦,主知道;六个儿女无辜受罪,丧
失原该拥有的「快乐童年之回忆」,主知道;尤其是长女代替母亲做家事,影响
学业,主必知道;我被逼到进退维谷,三次想辞去传道工作,主也知道。主什么
都知道,祂必纪念,也必补偿。我相信。
 
九、失眠症不药而愈
1965年11月15日,我受总会差派去新竹教会驻牧三个星期。原因是,新竹教会遭
受新约教会的扰乱,不少信心软弱的信徒受迷惑,必须劝导他们早日醒悟过来。
结果,蒙神怜悯,受迷不深的信徒虽然回头,但到新约教会去受洗的信徒却有10
个。可能是心理负担过重,也可能是魔鬼的工作,我终于患了失眠症,每天都要
到深夜两三点才能睡着,睡一下又醒过来;中午休息时间很短,根本无法入眠。
不但如此,又有耳鸣、目眩、小便白浊等并发症。这种情形持续了两年之久,身
体日渐虚弱。
 
台中教会郭明钦叔父是一位资深的中医师,我便上他府上去求医。他吩咐我明天
把起床后的第一次小便装在瓶子里,拿去给他看。第二天,我再去拜访他。他看
见瓶子里的尿液,有一半以上是白浊的沉淀物。然后,他说:「这种病难以治好,
尤其是失眠症。不过,我可以为你查查看,有没有什么药方可用。」过了几天,
我第三次去拜访他。他说:「还没有找到药方。」
 
第四次,我再去找他。他没有说有没有找到药方,却向我作了一个见证。他说:
「我们台中教会有一个弟兄叫王来,有一天来找我,说:『我患病已经四个月,
全身都是病,看了很多医生都治不好,我也不知该从何说起我的病。现在我只提
一件,我已经四个月没有睡觉了。请你为我开一个药方,让我今晚能睡着,明天
睡不着也无妨。』我告诉他说,没有这种药。他一听,非常失望。我又说,虽然
没有药,却有一个方法。他一听有方法,心中又燃起了希望。我说,这方法就是
祷告。他说:『我每天都有祷告,但仍无功效。』我说:你祷告的方法不对,你
祷告的时候不必说太多话,只要说:『主啊,求让我睡得着!』这样就好了。
他问:『要祷告多久呢?』我说:不限制,半小时或五分钟都可以;祷告到想睡,
你就睡吧!他又问:『如果躺下去,还是睡不着,怎么办?』我说:那就再起
来祷告啊!他说:『这样我不是整晚都不能睡觉了吗?那明天怎么办呢?』我说:
你还有明天吗?你四个月没有睡觉,岂不是天天都是今天吗?四个月没睡还能
活着,再加一天没睡有什么关系?他想想,说的也是。当晚他祷告约5分钟,认为
可以,就躺下来睡;但眼睛一直看着天花板,就是睡不着。他就起来,再向神祷
告说:『神啊,求可怜我吧!我已经四个月没睡觉了,如果不医治我,我就
会死掉了。』没想到,他真的睡着了!第二晚,信心更强。就寝前,他向神祷告
说:『神啊!昨天我祷告了两次,就叫我睡着,今晚求使我祷告一次就睡着
吧!』真奇妙,他果然很快就睡着了!并且连其它的病,也都蒙神治好了。」
郭叔父讲完了这件神迹,就不再说什么,只是注视着我,似乎要从我的表情读出
我的感受一般。我知道,他所以要向我作这个见证,就是希望我借着祷告,求神
医治,而不要倚赖医药。因此,我便下定决心,开始禁食祷告,求神怜悯医治我。
没多久,患了两年的失眠症、耳鸣、目眩和小便白浊等,便都得着医治了。这
是第八件神迹。
 
十、三女鼻白喉得治
1967年1月,我的第三个女儿就读初二上学期,正逢「期末考」的时候,突然发觉
鼻子开始溃烂,语音不清楚。当晚吃过晚餐,内人实时带她去看耳鼻喉科医生。
医生从她的鼻孔里抽出两条黄色、发出恶臭的硬物。医生说,我的女儿患的是鼻
白喉,要打一支血清,但需要经过12小时以后才会见效;万一时间未到,发生了
意外,也不可怪他。因为几天前有一个女孩子也是患了鼻白喉,他为她打了血清;
结果,在尚未发生疗效之前,她就不幸丧命了。医生又说,明天这个时候,如
果症状没有恶化,要再去打一支血清。
 
我接到了这个消息,即刻寄「限时信」给内人说,现在这里的工作甚忙,无法回
家;不过,我今晚可以为她祷告到天亮,求神怜悯,施恩医治。当天晚上,内人
也是祷告到天亮。我的女儿半夜醒来,看见妈妈不断地迫切祷告着,就自我安慰
说「我不会死」,而又放心睡着了。第二天上学参加「期末考」时,她的鼻孔还
一直流出黄色有恶臭的鼻涕来。放学回家,吃过晚餐后,因为症状未见恶化,就
依照医生所吩咐的,再去打一支血清。前后一星期,就痊愈了。
 
这次三女患了鼻白喉,虽然是经医生的诊治才恢复健康,但我却仍然认为这是我
和内人同心祷告到天亮,蒙神垂听的果效。因为医生说得很清楚,注射血清要经
过12小时以后,才会发生功效。几天前有一个女孩子患了同样的病,虽然打了血
清,却在尚未发生疗效之前,症状恶化而丧命了。所以如果发生意外,也不要怪
他。可见我的女儿究竟能不能得着医治,医生是毫无把握的。因此,我相信三女
的症状没有恶化,使血清得以发生药效,而保住了她的生命,也是一种神迹。这
是第九件神迹。
 
十一、内人蒙主治好膀胱结石及子宫瘤
1968年11月,我去澎湖布道两个星期。回来才听我内人作见证说,我去澎湖时,
她因为下腹痛,去看郑外科(我内人的堂哥)。医生说:「这是膀胱结石,要多
喝水,若石子小就会排出来;如果排不出来,就要准备开刀了。」她喝了好多的
水,但下腹仍然会痛,医生叫她准备开刀。她想,如果去开刀,孩子就没人照顾,
所以她就开始祷告,求主医治。有一天晚上,她作梦,梦见她起来小便,听见
咚一声,好象石子排出来的声音。隔天一早,她起来看便器,竟然没有小便,也
没有石子,才想起昨晚并没有起来小便。但从此她的肚子就不疼,真的得着医治
了。这是第十件神迹。
 
1970年代某日,内人觉得肚子痛,我就陪她去看妇产科医生。检查结果,发现子
宫内长瘤,医生说要开刀拿掉。她不想开刀,就开始禁食祷告,前后二星期。这
二星期中,有时一天只吃一餐,有时整天都没吃。感谢主的怜悯,使她从体内排
出很多污秽的东西,肚子就不再痛了。这是第十一件神迹。
十二、主耶稣能
1976年,日本有一位青年来台湾神学院受训。7月26日中午下课,我要到地下室的
餐厅去吃饭。那几天下过雨,雨水从玻璃窗渗进了地下室。由于楼梯的光线不足
的缘故,不小心踏了阶梯上的水而滑倒,右边的膝盖重重地撞了地板,痛得几乎
要昏过去。于是,张瑞哲传道(当时驻牧台中教会)、日本青年和另一位神学生,
三个人合力托着我的背、腰和腿,把我举高,到了地面上。然后开车送我去下
田尾,看接骨医师。那位医师说,我的膝盖破裂为六块,要留在他那里治疗。
治疗了40天,才回来台中。经过了一年,虽然可以走路,却无法跪下来祷告,也
不能蹲。牛挑弯吴柄茂弟兄是一位高明的接骨师,有一天来台中教会。我请教他
说:「我右边的膝盖破裂成六块,接受治疗已经一年,为什么不能跪下来祷告,
也不能蹲呢?」他摸一摸我的膝盖,然后说:「没有接合好,能走路,算很幸运
了,怎能跪呢?」我问:「我该怎么办呢?」他说:「时日已经超过了一年,我
也无能为力了。现在只有一个方法,就是去看骨科医师,请他开刀,重新接合。」
我想,这样不是又要住院几十天吗?我的工作很忙,那里有那么多时间住院呢?
于是,我再问他:「如果不开刀,会怎么样?」他说:「如果不开刀,你就永
远保持现状,能走路,但不能跪,也不能蹲了。」我说:「这样,我不是变成残
废了吗?」他拍拍我的肩膀说:「主耶稣能!」我想,主耶稣能,还用你说吗?
我不是每天都向信徒说,「主耶稣能」吗?
 
他回去之后,我一直思考这句话──主耶稣能!没错,我常常向信徒说「主耶稣
能」。问题是,我究竟信了多少?我只是理论上认同呢?或是真的深信不疑呢?
他所以会说「主耶稣能」,岂不是在提醒我说,若不想开刀就该专心祷告吗?因
此,我就开始禁食祷告,求主怜悯,伸手医治我。没多久,我觉得右边膝盖的筋
骨比较松,行动比较灵活;慢慢地就可以跪着祷告,也可以蹲下去了。膝盖伤痊
愈后,我受总会差派到朴子教会去协助灵恩布道会。吴柄茂弟兄一见到我就问:
「你的膝盖,现在怎么样呢?」我说:「感谢主,完全好了!我蹲给你看。」他
问:「有没有开刀?」我说:「没有,祷告得着医治的。」他就拍拍我的肩膀说:
「这是主耶稣医治你的,感谢主!」
 
20年后,就是1996年11月15日,我突然觉得脊髓骨会痛,弯腰困难,心里想可能
患了「骨质疏松症」,就到澄清医院去看骨科医师。为我看诊的杨医师是台中教
会的信徒,他要我先照几张X光照片,三天后才来看结果。三天后,就是11月18
日,我再去看杨医师的时候,他先把几张X光照片摆放在桌子上,用灯光照亮,
然后开口问的第一句话是:「你走路的时候,右边的膝盖会不会痛?」我反问他
说:「杨医师为什么要这样问呢?」他说:「你右边的膝盖骨破裂,没有接合好;
照理说,走路会痛才对呀!」我说:「走路的时候不但不会痛,而且我既能跑
步,又可以爬山。二十年来,不管气象怎么变,从来都未曾感觉会酸痛啊!」于
是,他竟半开玩笑似的问:「你爬山的时候,有没有用右脚爬呢?」我反问他说:
「你是说,我用左脚跳到山上去,又从山上跳下来吗?」至此,他才很惊讶地
说:「真是不可思议,这是我未曾见过的病例!」我便向他作见证说:「这是经
禁食祷告,从主耶稣那里得来的恩典哪!」
如今,回顾这件经历,我想神若要使我右边的膝盖骨恢复原状,祂也必定能做到;
但祂却故意不这样做,而使它一直保留现状──膝盖骨裂开,而且向外突出。
照理说,走路的时候一定会痛。但我却未曾痛过,而且能跑步,甚至还可以爬山!
如此,神显明在我身上的作为,岂不是比使我的膝盖骨完全复原更奇妙吗?这
是第十二件神迹。
 
十三、儿女是神所赐的产业
1982年5月10日,我的大女儿不知道患了什么病,突然发烧。起初因为只有摄氏3
8度多,所以并不介意。这种情形持续了一星期,到了5月18日已经升到39度以上,
我便带她到益民诊所去看医生,但该诊所的医生却介绍她去颖川医院检查。5月
19日上班时,她的同事认为求医不宜延误,便送她到颖川医院去作检查。5月21日,
因为查不出原因,我的女婿认为事态严重,便把她转送到中山医院去挂急诊了。
住院期间,她的体温始终停在摄氏39~40.2度之间。为了防止她的体温持续上
升,并补充营养,整天都注射葡萄糖点滴,直到出院为止;那时她虽然怀孕三个
月,体重却遽降到38公斤。这段期间,我正好南下去巡牧教会,也到了东部。
5月22日,我的女婿打电话去楠梓教会找我。电话一打通就开始哭,一句话也没说。
我说:「电话先挂断,等一下再打过来吧!」那时候,我很自然的反应是,在
心里猜测:是情况很危急吗?或是已经死了呢?几分钟后,电话铃又响了。他说:
「爸爸,到现在还查不出原因哪!」我说:「祷告吧!」他说:「祷告没效啦!」
我说:「没效也要祷告,除此之外,我们已经没有别的方法了!」
 
5月24日,我从东部回到台中,实时和内人到中山医院去看她。她说,医生告诉她
说,胎儿要拿掉,比较好诊治;发烧已经十几天,即使不拿掉,胎儿也保不住了。
她的同事和二舅也都认为应该拿掉,但她的先生却不赞成。她问我说:「爸爸,
你的意见如何?」我说:「我也不赞成。照医生的看法来说,当然必须拿掉。
但我们是有信仰的人,我们相信人的生命在神的手中。如果神要他存活下来,他
必平安出生;如果神不要他活着,祂自有祂的方法。我们必须尊重生命,千万不
要杀害无辜。交托神,求神成全祂的旨意吧!」接着,我又说:「这些日子,教
会许多弟兄姊妹都恒切为你代祷,医生也尽心作各种检查,却始终查不出原因,
高烧老是不退。圣经说:『遭患难的日子,你当思想。』(传七14)。你应该检
讨看看,是不是有得罪神的地方?」
 
第二天,我和内人再去医院看她。她说,她想通了。就是长女出生后,希望第二
个不要来得太快,免得增添婆婆的麻烦,也免得自己过度劳累。没想到,这么快
就怀了第二胎!所以当她知道又怀孕的时候,就很无奈地说「倒霉」了。我说:
「这样不对,因为圣经说:『儿女是耶和华所赐的产业;所怀的胎,是祂所给的
赏赐。』(诗一二七3)。所以应该感谢神的恩典才对,怎么可以说倒霉呢?」因
此,她便悔改,求神赦免她言语上的过失了。5月26日,医生终于查出她所患的是
「副伤寒」,便为她施打抗生素,每隔四小时打2支。5月29日,体温已降到36度,
便由急诊室移到一般病房,抗生素则改为每隔六小时打2支。6月4日便平安出院了。
 
怀孕的第五个月,很正常的有了胎动。她告诉二舅说:「有胎动,孩子还活着!」
二舅说:「不要太早高兴,孩子出生后会怎么样,你知道吗?」11月18日,大
女儿分娩那一天,我和内人赶到医院去看她,并去「育婴室」看婴孩;是男孩,
眼睛转来转去,很灵活,似乎好聪明。内人问护士小姐说:「孩子有没有问题呢?」
她说:「很正常啊!」内人还是不放心,便脱光他的衣服,全身检查,才确
定真的没问题。这是第十三件神迹。
 
十四、今日仍然是神迹的时代
2000年8月14日至10月12日,我接受美国总会的邀请,前往洛杉矶去协助圣工。出
发的10天前,每天上厕所时都会出血;不但卫生纸沾湿了血,连马桶内也都是血。
我想若是胃出血,应该是深红色的,但我流出来的血却是鲜红色的;若是痔疮
出血,应该会肿痛,但我却没有这种现象。所以我猜测,也许是肠出血吧?内人
要我去看医生,但我却因出国在即,恐怕耽误美国的圣工,而没去看医生。
8月14日,内人送我到了中正机场,一再提醒我说:「到了美国之后,记得去看医
生啊!」然而,我却把这件事完全交托给神,求祂怜悯,医治我。我听说,在美
国看医生的费用非常贵,我身上没带那么多钱;而且如果需要住院,接受治疗,
则非但不能协助美国的圣工,反而会增添当地同灵的麻烦。因此,我既没去看医
生,也不敢请美国教会的弟兄姊妹代祷,而是自己一个人向神祷告。我知道,内
人必定也会为我恒切代祷的。回国之后,次女告诉我说,我出国的期间约有两个
月之久,妈妈每天都为我祷告两个小时。果然不出我所料,感谢主!
 
从8月14日抵达洛杉矶,直到24日,每天上厕所仍然会出血;到25日才痊愈,前后
共历20天,感谢主的怜悯,施恩医治我。这是第十四件神迹。
 
一般教会的牧者或神学家之中,有的怀疑圣经上所记载的神迹,认为那些记事如
同神话;有的则说,神迹结束于使徒时代,早已成为历史的陈迹了。但圣经说:
「耶稣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远是一样的。」(来十三8)。主耶稣的权能、
慈爱和信实,永远都没有改变,也不可能改变;那已经改变的,只是我们的信心
罢了。
 
几十年来,神在我和我的家属身上所显明的神迹向我们证实,今日仍然是神迹的
时代,神迹并没有成为历史的陈迹;既往如此,未来永远都是如此!愿一切的荣

耀都归与主耶稣的圣名,从今直到永远。阿们!


 

上一篇:贰、献身(3)  下一篇:贰、献身(1)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胜敌三“因”

·面对灵异世界

·饮于一位圣灵 — 明辨圣灵

·对神迹的认识

·对启示、异象、异梦的正确

·撒但的试探

·对撒但的一点浅识

·一件美事

·环境和信仰

·人生与宗教信仰

·视听工作的重要性

·被圣灵充满

·如何做好师生沟通

·如何带领孩子祷告

·陪谈百问百答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