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专题频道 >> 我亲眼看见神 >> 文章内容

三、真道与异端之战

编号:6099 | 添加时间:05-11-22 20:28:39 | 浏览量:

 

 
1.问题的开端
江端仪女士原为香港粤语影星,艺名「梅绮」。1959年9月21日,拍完一个跳海镜
头后,当众宣布退出影坛,而从事于传教工作。1961年7月10,因为用错误的方法
求圣灵而受了邪灵。1963年4月2日,处女作《生命证道集》出版,内容荒谬绝伦,
可谓「集异端之大成」。1963年6月9日起,往星马一带传教,建立九处「新约
教会」。从此,为建立一个最大的宗派,实现「震动中国及东方,还要震动全世
界」的美梦,便到处大声疾呼拆毁一切宗派,甚至不择手段的煽惑各教派无知的
信徒归入她的「新约教会」了。
 
江女士的野心极大,当然不能以扰乱一般教派为足,乃自1964年4月起,开始向本
会各地信徒分发书信和书籍,或煽惑他们脱离本会,或唆使他们摇撼本会的信仰
根基等,大尽其骚扰之能事。不但如此,江女士又于1965年出版《金灯台》(第
一集),竭力攻讦本会,正式向本会挑战!至此,邪灵的真面目已经显露无遗了。
 
江女士所以如此狂热,肆无忌惮的诋毁各教派,乃因: 由T牧师接受「女先知
」的职分,而自以为她是神在这世代所兴起的唯一的先知(蒋伯熙先生的布道传
单)。 深信T牧师指着她所发出「神要行大事,不但要震动中国及东方,还要
震动全世界」的预言(江着《圣灵行传》7页)。 深信她自己所受「1966年,神
要将那极其威猛的复兴灵火,借着『基督灵恩布道团』带到台湾,到处燃烧,直
燃烧到地极万邦」的启示(江着《看哪!神荣耀的作为》5~6页)。 身染舌癌
绝症,知道自己已经不久于人世,1966年的大复兴年又迫在睫前(江着《以斯帖
记讲义》77~78页)。 但最根本的原因是,自高自大,眼中无人,给邪灵乘虚
而入所致。
 
如今,1966年已经悄悄的溜了,江女士也早就死于舌癌了!但我们却未曾看见「
极其威猛的复兴灵火」被带到台湾,更没见过它燃烧到地极万邦;「不但要震动
中国及东方,还要震动全世界」的预言,也没有应验。江端仪女士是不是神所兴
起的「女先知」?她所得到的是什么灵?她所受的启示是否可靠?我们已经看得
很清楚了。
 
2.扰乱新竹教会
1964年8月,新竹教会陈XX弟兄看过《生命证道集》之后,认为作者江端仪女士
有神与她同工,只是信仰有些偏差,便开始与她通信,并将本会所发行有关基本
教义的福音传单和小册等,寄给她做参考。目的是想要改变她的观念,使她接受
本会的信仰,并且期待她与我们携手合作(江端仪着《以斯帖记讲义》80~81页
),以便早日将真道传遍天下。只因陈弟兄对本会的基本教义了解不足,以致在
书信往来的过程中,日渐认为江女士的信仰才对,而赞同她的主张。
 
更可怕的是,到了1965年1月或2月,竟然以新竹教会的传道房为聚会场所,并且
邀请无知的信徒去参加;聚会的程序则仿照「新约教会」的方式──「说方言、
翻方言、求启示」,又用录音机全程录音。那一段期间,新竹教会的传道房所以
会变成新约教会的巢穴,乃因驻牧传道李XX执事除了新竹教会之外,还要驻牧
台北教会。而台北教会是大教会,工作计画特别多,传道的驻牧日数每个月需要
占用三周;而且传道每个月三天的假期,也要挪移到驻牧新竹教会那一周。如此
七除八扣的结果,传道驻牧新竹教会的日数,实际上每个月仅仅四天而已。由于
这个缘故,新竹教会的传道房大部分的日子都是空着的,所以那一群叛徒要以「
新约教会」的方式在传道房聚会,是极其容易的事,不足为奇。
 
在新竹教会陈弟兄之前,最早与江女士通信的是神学院的学生陈XX。1964年4月
19日,江女士给他致覆,要他脱离本会,归入「新约教会」。覆函的开头说:「
已接到你的来信及真耶稣教会的书籍,我想你可能离开神召会,到真耶稣教会去
了。因为真耶稣教会把许多重要的真理搞错了,所以我在主前很挂念你,也常为
你祷告,求主开你属灵的眼睛,使你知道,你现今走错了路。」
 
我所以说新竹教会陈弟兄与江女士通信,始自1964年8月,乃因同年9月1日江女士
给他致覆说:「接到您们(系指新竹教会陈XX和神学生陈XX)的来信及寄来
的书籍,在主里谢谢您们的爱心。以前我在星马传道,看见张巴拿巴的真耶稣教
会之书籍,及一般未重生之信徒,使我对真耶稣教会发生极大的反感。」
 
1964年12月22日,江女士寄一份油印信给本会一些受她迷惑的信徒,一落笔就说:
「你若一天不离开真耶稣教会,一天都会被那些在乎字句不在乎灵,不合真理
所迷惑或困扰。」同月24日,又寄出一份油印函给他们说:「深知在真耶稣教会
中有许多诚心寻求真理的人,主必不丢弃凡寻求祂的人,祂必向每一位寻求祂的
人显现。我们天天为此祷告,愿施恩的主亲自将祂自己的羊,从各方各族领回,
归入祂的羊圈──全无人意组识,只让圣灵掌权的新约教会的真理中。」新竹教
会那一群叛徒,当然也有收到这两份油印信。
 
江女士敌挡本会的手段,愈来愈毒辣。1965年11月14日,她寄一封信给新竹教会
陈XX和游XX两位弟兄,煽惑他们摇撼本会的信仰根基。信上说:「你们实在
是神的灵所印证的属神的工人,是神为新约教会所预备的,这是满有属灵荣光的
真职事。我天天为弟兄们祷告,求神借着弟兄们作最实际的工,使你们成为攻打
魔鬼的利器!愿神借着你们摇撼真耶稣教会错误的根基,使那些拦阻人亲近神的
,引人走错路的错谬学说,全然倒塌。请继续为虎尾蔡老弟兄(系指虎尾教会蔡
XX执事)祷告,在主里扶持帮助他。近日范绍翔弟兄去虎尾,求神使用范弟兄
(我的同工)坚固蔡老弟兄,把神的心意告诉他,使他不失落这大福分。」江女
士不但武断本会的信仰根基是错误,甚至大胆毁谤本会是魔鬼!到了这个地步,
邪灵的真面目已经完全暴露了!
 
总会接到新竹教会的洪执事和驻牧传道的报告,认为事态严重,而决定派人去处
理。1965年2月24日,总会召开了第47次总会负责人暨传道者联席会议。提案讨论
中,正在商议此案的人选时,陈XX传道说,新竹教会陈XX是他的哥哥,为了
顾念手足之情,他必须去劝导他。与会的圣职人员都认为陈传道确实是最适当的
人选,便全场一致赞成他的请愿。但出乎意料之外,陈传道不仅未能完成任务,
劝导他哥哥回头,反而加入那个叛变的组织,参与他们扰乱教会的活动了。
 
事态日益严重,1965年11月初,总会便差派林奉来执事到新竹教会去处理。11月
14日,总会召开第五届第四次临时负责人会议时,依据林奉来执事的报告,对于
新竹教会以陈XX为首的叛变之处理,效果并不理想。于是通过甲号案之决议,
暂时差派我去驻牧新竹教会,同时差派林奉来执事去驻牧虎尾教会。那时候,虎
尾教会蔡XX执事已经接受了江女士的信仰,正在扰乱虎尾教会。1965年12月5日,
总会召开第48次传道者暨总会负责人联席会议时,讨论提案的第一号案是,蔡
XX背教,当如何处理案;经与会的圣职人员讨论的结果,全体赞成革职除名。
1965年12月7日,江女士由香港来台北主持同工聚会数日。12月9日,由台北寄一
封信给本会XXX弟兄,要他即刻往台北去见她一面。信中提到,她见到游、蔡
弟兄。这位游弟兄便是新竹教会游XX弟兄,蔡弟兄则是虎尾教会蔡执事。为了
保守虎尾教会的同灵不至于受迷惑,那时候的确急须差派一位外地的传道去驻牧。
 
11月15日,我受总会差派到新竹教会去驻牧三星期。那一段日子,除了逐家去劝
导受迷的信徒回头之外,晚间和安息日的崇拜聚会,每一次都详细讲解本会的基
本教义。我认为那些信徒所以会受迷,乃因对本会的信仰了解不够深入的缘故,
所以必须再一次灌输,我们的前辈所留给我们的「共信之道」(多一4),也就是
他们从主领受的「纯正话语的规模」(提后一13)。
 
结果,接受劝导而重返主「羊圈」的(约十16),竟然寥寥无几!最后,我极其
无奈的警告那些受迷颇深的信徒说:「你们现在还不知道自己走错了路,将来如
果知道错了,就要实时回来。最重要的是,千万不可领受新约教会的洗礼,免得
被除名啊!」他们的反应当然是嗤之以鼻,这乃是意料中之事。不久,新竹教会
有一位同灵告诉我说,那些叛徒已经去新约教会受洗,总数是10个人;小孩子虽
然没有受洗(小孩子不可以受洗,是新约教会的主张),却都跟随父母到他们的
教会去了。
 
接到了这个报告,我立刻去找他们。我对他们说:「我听到一个消息说,你们已
经去新约教会受洗了。依照总会的规定,凡属本会的信徒若再接受其它教派的洗
礼,则视同背教行为,应予以除名处分。不过你们年幼的儿女因为没去受洗,所
以不会被除名。将来你们若知道错了,记得要吩咐他们回来真耶稣教会呀!」但
他们却以强硬的语气回答我说:「赶快除名吧!只要天上有名就好,地上无名没
有关系啦!」对于如此执迷不悟的人,我们又有什么办法挽回他们呢?
 
新竹教会那位传达这消息给我的同灵又说,那些受迷的信徒去新约教会受洗的时
候,带头的陈XX弟兄因为没有去,所以受了他们的责难。为了求证这件事,我
便到陈弟兄服务的县政府去找他。我问他说:「听说你没去新约教会受洗,这到
底是怎么一回事啊?」他回答说:「我再三考虑过了,如果新约教会的信仰才对,
我这一次虽然没去受洗,以后还有机会;如果真耶稣教会的信仰才对,而我却
去新约教会受洗,以后想回头就没有门路啦!」我心里想:考虑周到,真聪明!
问题是,那些信徒所以会去新约教会受洗,乃因被他误导所致。日后每当想起这
件往事的时候,陈XX难道不会自责吗?
 
那一批去新约教会受洗的信徒虽然是10个人,但因那些未受洗的小孩子也跟从他
们的父母到新约教会去,所以离开我们而去的总数大约是40人左右。新竹教会的
信徒数本来就不多,一下子流失这么多人,聚会人数就更少了。感谢主的怜悯,
新竹教会的同灵却因为这次的打击而醒悟过来,而常常彼此激励说:「大家要发
起热心,每天都要来参加聚会呀!不然,聚会人数就更少啦!」结果,聚会人数
比较原来相差并不算很多。这真是不幸中之大幸,因祸得福也!
 
1965年12月4日,总会召开第五届第五次负责人会议时,我向在座的诸位负责人报
告新竹教会的近况: 王XX弟兄本来预定今天要去新约教会受洗,只因被陈X
X太太反对而没去。 陈XX太太对本会的信仰非常坚持,一直反对她的丈夫去
新约教会。 近来陈XX似乎已经开始醒悟,所以竭力阻止他所带领那一批人,
吩咐他们不可去新约教会受洗。
 
简益真长老报告: 总会召开第47次总会负责人暨传道者联席会议的时候,陈X
X传道请求总会差派他去新竹劝导他哥哥陈XX回头。 不久,陈XX传道写信
向总会报告:「新竹教会很平静,他们都很单纯,请总会放心。」我致覆函给他
说:「不要欺骗总会!」 后来觉得问题严重,不宜再耽误,便打电话请他来总
会作详实的报告;结果,他当众承认他撒谎,并且表示要悔改。
 
3.迟来的悔悟
过了两三年,不知道什么缘故,那些叛徒竟然脱离了新约教会。1968年11月7日,
另外租赁房子,挂上「真耶稣教会」的招牌,并且聘请陈XX传道为驻牧传道,
就开始聚会了。总会接到这个消息之后,为了商议因应之对策,随即于11月14日
召开第六届第10次临时负责人会议,并决议实时发函去阻止他们。理由是,「财
团法人真耶稣教会台湾总会」乃是向政府立案,有法律保障的宗教团体;此外任
何人若未经本总会之同意,而擅自设置「真耶稣教会」者,则视同侵犯本总会的
权益之不法行为。因此,若不即刻卸除「真耶稣教会」之招牌,本总会必向政府
有关单位举发。
 
11月17日,总会接到他们的覆函说:「『真』字并不稀罕,可以弃之不用,即日
起改称为『圣耶稣教会』……云云。」当日总会召开第六届第九次常务负责人会
议,商议此事。案题是:新竹陈XX等不受劝,如何处理案。决议是,以公文劝
告之。公文之内容即: 第一次,差派丁德周传道去劝导他们。 第二次,差派
杨约翰、蔡守道二位执事去劝导他们。 第三次,以公文劝告,限本月25日以前
答复。
 
杨约翰执事受总会差派到新竹去劝告陈XX等之后,回来向总会报告: 陈XX
说,他们不是反叛,而是自立教会。 陈XX又说,请总会静静观察他们的行为,
不必急于处理。 凡被除名的信徒,都被容纳来参加他们的聚会。
为了「陈XX等人不听劝勉,宽限期间已经届满,应如何处理」这个案题,总会
分别于1969年1月18日及3月2日,召开第六届第12次及第14次负责人会议。讨论的
结果是,依照决议,执行除名处分。
 
陈氏兄弟二人因为没去新约教会受洗,所以当初并未与那十个叛徒一起被除名。
后来因为擅自设置「真耶稣教会」,受总会阻止;紧接着竟然变本加厉,改称为
「圣耶稣教会」,而自立门户!虽经总会一再派人去劝导,并且一再宽限回头之
期间,却始终执迷不悟。因此,总会只好忍痛将陈氏兄弟二人予以开除会籍之处
分,这是历史上一件非常遗憾的事;至于他们的家属则因无知而随从他们,并非
存心要脱离本会,所以没被除名。
 
再过一段日子,「圣耶稣教会」因为信徒所奉献的金额不多,无法支付房租和驻
牧传道的月薪,便无可奈何的退还房屋,并终止崇拜聚会了。到了这个地步,「
圣耶稣教会」实质上形同虚设,如此短命的教派,在台湾基督教界谅必史无前例
!于是该会的信徒(包括陈氏兄弟和他们的家属),为了寻求一个归属感,以及
固定的聚会场所,只好又回来参加我们的崇拜聚会了。
 
对于他们回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这件事,当初我们所采取的态度是:既不予以拒绝,
也不表示欢迎。我们所以不拒绝他们,乃因开除背教者之会籍,是遵循教会的
教规,依法办理的必要措施;如今,他们若真的迷途知返,要向神忏悔,则是他
们与神之间的直接关系,我们当然没有理由反对;至于他们悔改的诚意如何,以
及神究竟会饶恕他们到什么程度,我们只能说,神才知道。再者,我们所以不表
示欢迎,第一是,他们因为背教而被除名,已经不属于我们这一群,所以我们与
他们之间,必须保持一段距离(约壹二18~19;约贰10~11;多三10~11);第
二是,他们刚刚回来的时候,我们完全不了解他们真实的动机是什么?前面所说,
他们要向神忏悔,不过是我们为他们所作善意的解释罢了。因此,为了防备他
们施展渗透的手段,以异端混乱真道,进而分裂教会,我们必须提高警觉,并且
要与他们保持适当的距离。
 
这件教会史上令人哀痛的回忆,使我联想到与此类似的另外一项不幸事件,在此
顺便叙述其来龙去脉,作我们彼此的鉴戒。1950年代,我驻牧台中教会的时候,
有一批来自中国大陆的外省籍信徒离开我们,归属于别的教派。其中印象特别深
刻,令我终身难忘的是张XX的背教事件,他是台中教会的执事,也是台湾总会
的负责人之一。当我接到消息,知道他决定离开真耶稣教会的时候,我便与台湾
总会的负责人,也是台中教会的教务负责人陈扬真长老去找他,竭力劝他回头。
但他却说:「你们无须再劝我,我不可能回去真耶稣教会了。不过你们也不必为
我伤心,因为我并没有离开耶稣,我只是离开真耶稣教会而已。」接着又说:「
耶稣是全人类的救主,惟有耶稣能叫人得救,教会并不能叫人得救;只要相信耶
稣为救主,无论归属于那一个教会都能得救。」
 
针对他这种似是而非的教会观,我提醒他说:「张执事,你错了!因为圣经说,
基督是教会的头,教会是基督的身体(弗四15;西一18、24);头与身体的关系
极其密切,不可予以割离。所以你不可以说,人的得救与教会完全没有关系。再
者,堪称为『基督的身体』之教会,必须具备三项条件。第一、基督的身体必须
有基督的灵,即有圣灵(弗一23;罗八9);受圣灵的人,必定会『说方言』(徒
十44~47,十一15),能『用方言祷告』(林前十四14~15)。第二、基督的身
体必须说基督的话(太廿八20),即有真理;一切基本教义,都要有清楚的圣经
根据(弗二19~20;提前三15;加一6~9)。第三、基督的身体必须能显出基督
的能力(路六19),即能行神迹;在向外传福音的时候,随时随地都可以彰显神
迹奇事,以证实所传的是真道(可十六20;罗十五18~19;来二4)。真耶稣教会
因为具备了这三项条件,所以堪称为基督的身体,能把各人在基督里完完全全的
引到神面前(西一28)。你现在想要归属的XX会,并没有具备这些条件;你若
归属这种教会,今后你在心灵上会有平安吗?」
 
看看他的反应,似乎无动于衷,求去之意非常坚定。于是我又提醒他说:「你既
然认为归属于任何教会都能得救,为什么非离开真耶稣教会不可呢?除非你可以
断定归属于真耶稣教会的结果是灭亡!」这些话可能命中他的要害,所以他突然
变了脸色,咬牙切齿的说:「我看XXX执事,越看越不顺眼!」然后,逐项列
出那位执事令他气愤的事实来。我说:「人究竟是人,并不是神。任何人都有软
弱,难免会犯错,有时候也可能伤害了别人。所以我们应该仰首看神,而不要低
头看人。」只因他对那位执事早已恨之入骨,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所以这些劝
慰的话对他并没有什么帮助。
 
张XX离开真耶稣教会之后,先在XX会所经营的文字中心看店大约一两年之久。
然后,于1959年就读于那个教会所属的神学院。由于他对圣经的道理认识不少,
而且有讲道恩赐的缘故,所以该神学院特准他跳级,只读两年就毕业了。毕业
后,受聘在台中市中华路XX会担任传道师。那一段期间,大家看他无法挽回,
况且他已经表示不可能回来,所以于1960年2月22日,总会召开第19次长执会(后
来改称为「圣职人员会议」)时,经与会的长老、执事和传道者讨论的结果,决
议予以开除会籍之处分,并将本案交给台中教会宣布之。
 
1965年1月,张XX突然回来找陈扬真长老说,有一次他在讲道的时候强调:「信
了耶稣之后,如果没有受圣灵,还是不能得救,而受圣灵的凭据是『会说方言』。」
聚会后,那个教会的职务人员警告他说:「今后不准你再讲这种道理!」他
说:「圣经是这样说的呀!」但那个职务人员却反驳他说:「我们所信的不是那
样!」从那时候开始,他心里就一直很难过,所以现在想回来真耶稣教会当传道。
陈长老回答他说:「你要回来当传道?这怎么可能?你早就被除名啦!」第二
天,他又回来向陈长老表明:「我想通了,即使不可以当传道,扫会堂也好!」
陈长老说:「你是被长执会除名的,所以你要回来扫会堂,也需要经长执会商议
后,才能作决定啊!」
 
1965年2月22日,总会召开第24次长执暨传道者联席会议时,讨论提案中的庚号案
是:张XX申请复籍案(总会负责人会提)。针对这个复籍案,我站起来发言:
 背教前,张XX曾于总会负责人暨传道者联席会议中表示,他所以会由XXX
会归入真耶稣教会,乃因真耶稣教会是中国人所创设的,而我是中国人。可见他
归入本会的动机并不纯正,而且始终未曾改变他的教会观。 除名前,好几位圣
职人员分为三次去劝导他,他却不听劝。他身为执事,而且是总会负责人,当然
知道离开教会必被除名;由此可知,他是觉悟被除名,才决定要离开的。 离开
之前,他甚至将本会所发行的书籍全部退还给本会,表示从今以后与我们一刀两
断。 如果他真的认定本会才对,而实实在在要悔改,为什么不吩咐他的家属回
来参加我们的聚会呢?
 
讨论将近尾声的时候,我说:「教会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张XX要回来忏悔,
是他与神之间的直接关系,我们并不拒绝他。最重要的是,他必须谦卑认错,
切实悔改,而不要以『恢复会籍』为交换条件。主耶稣救赎我们,并没有讲条件,
乃是白白为我们舍命,白白称我们为义;如今一个因背教而被除名的人想要回
头,有什么资格谈条件呢?因此,准许他回来参加我们的聚会,是我们最大的宽
容度;至于复籍问题,则不必考虑。」
 
此案的决议是:无限期保留此案。其含意便是,今后视其必要,随时都可以再议;
但该次会议,并未准许张XX复籍。
 
会议结束后,为向张XX传达长执暨传道者联席会议这项决议,陈扬真长老特地
去访问他。结果扑了空,徒劳无功而返。据他的邻居说,张XX已经被封立为牧
师,并且应聘去驻牧虎尾(云林县)XX会了。第二天,陈长老来教会参加聚会
的时候,带着气愤的语气告诉我说:「张XX既然不告而别,也不留下连络地址
或电话给我们,我们也无须专程到虎尾去向他传达联席会的决议了!现在就等他
主动来找我们再说吧!」
 
4.魔鬼的攻击
为了劝导那些受迷惑颇深的信徒回头,于1965年11月15日,我受总会差派去驻牧
了新竹教会,前后三星期。那时候,我竟然患了失眠、耳鸣、目眩、小便白浊,
以及神经衰弱等疾病;尤其是失眠症最严重,每天都要到深夜两三点钟才能浅睡
一下,午休时间很短,更无法入眠。我受了这些疾病的折磨,大约有两年之久。
事后思考,我所以突然患了这些病,可能是感受那一次的任务非常艰巨,心理上
的负荷过重所致,但最根本的原因则是魔鬼的攻击。
 
后来,求医于台中教会郭明钦叔父,他是一位医术高明的中医师。我一连去拜访
他三次,但他却始终找不到有效的药方;而只是说,这些病都很难治好,尤其是
失眠症。第四次再去拜访他的时候,他便向我叙述,台中教会王来伯父患了严重
的失眠症,医药罔效,后来借着祷告,蒙主治好的见证。然后,一直注视着我,
似乎在解读我的感受一般。我知道他所以要向我作这个见证的用意,便不好意思
再问他有没有查到药方,而下定决心,开始禁食祷告,求主医治我了。没有多久
,患了两年的失眠、耳鸣、目眩、小便白浊,以及神经衰弱等疾病,都得着医治
了。感谢主的怜悯,赞美主的大权能!
 
1965年12月4日,总会召开第五届第五次负责人会议时,我向与会的负责人报告,
新竹教会受异端扰乱的始末与近况。报告完,便进入「讨论提案」。其中,甲号
案的案题是:发行反驳「江端仪指摘本会教义错误」之专刊案。决议是:刊登于
《圣灵报》月刊上。
 
该次总会负责人会议所以通过这个案题,乃因江端仪女士的著作,除了处女作《
生命证道集》之外,几乎每一本书都在指摘她所认为的「真耶稣教会的错误信仰
」。于是为了巩固本会海内外同灵的信仰根基,同时也要向基督教界声明本会合
乎圣经真理的信仰立场,以正视听,我便义不容辞地接受这个任务了。那时候江
女士的著作已经推出10本,而历时仅仅两年之久;其高速度的写作能力,正如她
自己所形容的「快手笔」,确实罕见。有人说,这或许因为她从前当电影明星的
时候,背过太多「台词」的缘故;除此之外,我认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即
得力于邪灵的帮助。
 
1965年12月上旬,受总会派任的工作告一段落,从新竹教会回来台中之后,为了
完成总会所托付的新任务,我便下一番工夫,夜以继日,仔细研究江端仪女士的
全部著作。然后,以《江端仪所受的灵》为题,逐项反驳江女士与真理抵触的主
张,自1966年元月起,连载于《圣灵报》月刊上;到12月,刊完全文,集印成书
,次年3月出版,全书约16万字。
 
那一段日子,每天都写到深夜两三点钟才休息;反正患了失眠症,早一点上床也
没用啊!有一天晚上,我刚刚上床就看见一个大约七十多岁的老人,蓄日式短须
、打蝴蝶结领带、穿著燕尾服西装、高高瘦瘦的身材,重重的压在我身上。我要
喊「哈利路亚」,却喊不出来;等到喊出声音来,牠就不见了。当天,高雄教会
林XX弟兄来台中办事,我留他同宿于我的寝室。当我大声喊出「哈利路亚」的
时候,他在梦中突然被惊醒,慌张的问:「什么事啊?」我说:「魔鬼来啦!」
于是他脱口而说「哈利路亚」,而且语气中略带恐惧感。我说:「跑掉啦!」然
后,我心里想:块头那么高大,竟然胆小如鼠!
 
那时候,设立于公园路的台湾总会和台中教会正在扩建大楼,台中教会暂时迁到
左邻「中央制冰厂」阳台上临时搭建的屋子,总会和神学院则租用斜对面的「郭
东周外科医院」。郭东周老医师已经离世,但他的儿子却不愿意在原址行医,而
将他的医院迁到斗六去,所以我们才能租用那栋大楼。我的寝室在四楼,神学院
院长林悟真长老则住宿在三楼,他房间的天花板便是我房间的水泥地板。林长老
说,在深夜,他有几次听见天花板上面有人在行走的脚步声。那时候我已经就寝
,不可能在房间走来走去;就算下床走几步,隔一层水泥地板,他也听不到的。
偶尔他也会听见衣橱里面有怪声,但用力打开橱门,却什么也没发现。有些同灵
说,他们曾经在半夜听见有人在上楼或下楼的足音,却看不到人。有几个神学生
总觉得,那栋大楼好象有鬼。有一天,正对面一家西药房的老板觉得很不可思议
的告诉我们说,自从我们搬来那栋大楼之后,他曾在半夜看过几次,有三个穿著
白衣的人,在大楼的阳台上走来走去。而他所说的阳台,就在我寝室的门外呀!
由这些迹象推测,郭老医师的儿子所以要迁到外县市去行医,也许是因为那栋大

楼经常都在闹鬼的缘故吧?


 

上一篇:四、从灵战所学到的教训  下一篇:叁、灵界的争战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胜敌三“因”

·面对灵异世界

·饮于一位圣灵 — 明辨圣灵

·对神迹的认识

·对启示、异象、异梦的正确

·撒但的试探

·对撒但的一点浅识

·一件美事

·环境和信仰

·人生与宗教信仰

·视听工作的重要性

·被圣灵充满

·如何做好师生沟通

·如何带领孩子祷告

·陪谈百问百答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