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专题频道 >> 论安息日 >> 文章内容

反对安息日者的理由与根据

编号:8289 | 添加时间:07-10-09 16:13:37 | 浏览量:

安息日是第七日,这是圣经绝对的根据,但,守七日的第一日为主日的人,他们却反对守安息日(第七日)的人,当然他们不能凭空的反对,也不能毫无理由而反对,他们不赞同甚至反对,都有其相当的理由与根据,这些理由与根据在他们看来似乎是绝对不错的,而且力主不休,但,在守第七日的人,他们却认为太谬解,理由不足,根本否认,在这种双方的争执论战下,要判断一个正确的答案,必须赖晨星出现在我们底心里(彼后一19),亲自指示明白,并按着正意分解真道,凡事以圣经为绝对的标准去讲解(赛八20),如此必能晓得神的经纶而放弃错误的谬见,并接受真光之照耀,现就以反对安息日者的理由与根据,作一番检讨。

(A)、我们不是以色列人,未在埃及为奴,何必遵守安息日,纪念神的创造与救赎呢﹖  神拯救以色人脱离为奴的埃及后,到了西乃山,神把安息日放进十诫之内,除了更显出它的尊严性以外,更是要以色列人勿忘了两件事,换句话说即要以色列百姓永远的纪念神的创造(出廿11)和神的救赎(申于15)。因此有人说:这是以色列人的事情与外邦人根本无关,这话对吗﹖就创造说:神创造了宇宙万物(创一章;约一3;西一16;来一2、11),又造了始祖亚当(创一26、27,二7),又从一本造出万族(徒十七26),万物都是借着衪有的,我们也是借着衪有的(林前八6),难道我们不是神创造吗﹖外邦人不也是在神伟大之创造内吗﹖都是的,既然是神创造的,就应当纪念神创造之恩。就救赎方面说:我们虽然没有在埃及为奴,但我们却在撒但的权下,作过罪的奴仆(约八34;罗六17,20;彼后二19),虽然未曾从埃及出来,但我们这些蒙基督宝血救赎成为新造的人(林后五17),即脱离了罪的辖制,成为义人;靠着神恩的救赎,脱离了黑暗与魔鬼的掌权(徒廿六18;启五9),归向神,出了属灵的埃及地-罪恶的世界,免受罪的苦楚而死亡,这样我们这些外邦的信者,也同样蒙神的救赎,岂不应当纪念神的救赎吗﹖所以按肉体上,我们虽然不是以色列人,但,我们这些外邦的信徒仍然是在神的创造与救赎之内,故必须纪念遵守安息圣日。

(B)、安息日是神与以色列人立约的证据(出卅一16),与外邦人无关,故我们不必遵守安息日,这话对吗﹖  这种说法不见得是对的,神将安息日赐给以色列人为立约的根据,目的是要使他们知耶和华是他们的神(结廿20),也是使他们成为圣的(出卅一13;结廿12),虽然这样是否与外邦人完全无关吗﹖难道神只作犹太人的神么﹖不也是外邦人的神吗﹖(罗三29)神不也是使外邦人成为圣的吗﹖(林前一2,六11)从属灵方面说,我们这些外邦的信徒因信基督,领受衪宝血的洁净,罪赦得圣灵,证明是属基督的人了(罗八9),就是蒙拣选的族类(彼前二9),作亚伯拉罕的后裔(加三27~29),就是真的犹太人了(罗三28、29)。既然是真的犹太人,还能说安息日与我们无关吗﹖旧约时代的外邦人,只要他们与神联合、尽力事奉神、爱神的名,谨守纪念安息圣日,这种人神要领他到神的圣山(赛五六6、7),享受真安息日之福;可见外邦人可以享受神安息日之约及一切福乐,况且,安息日为人设立的(可二27),不是单为以色列人设立的,因为安息日早在西乃山二千多年前,创世之初就有了,试问:那时有没有以色列人呢﹖圣经有否记载亚当夫妇俩是以色列人吗﹖可见安息日不单只为以色列人而设立,乃是为了普天下的人类,请问:以色列人才是人吗﹖我们不是人吗﹖既然是人,我们就有享受安息日的权利;切记,守安息日不是义务、不是律法,也非诫命;乃是享受!休息!权利也! 

(C)、新约时代的人既靠恩得救,就无须守诫命,这话对否﹖  反对守安息日的人说:旧约律法时代已经过去了,新约时代的人乃在恩典之下,律法之上,也因信称义(罗二22,五1;腓三9;加二16),靠着主莫大之救恩而得救(弗二8;多三5),绝非靠行律法守诫命而得救,因为凡是要靠律法称义的,是与基督隔绝,从恩典中坠落了(加五4);因此新约时代的信徒不必守诫命了。滔滔有理,似是而非,实大有「因信废了律法」之险(罗三31),难道新约时代靠恩得救,就可以奸淫,杀人或不孝父母吗﹖主明训说:「你若要进入永生,就当遵守诫命。」(太十九17、19)保罗也说:「受割礼与无受割礼都算不得什么,只要守神的诫命就是了」(林前七19),主耶稣是否叫我们靠恩得救就不须守诫命吗﹖保罗有没有说:因信称义就可废去诫命吗﹖难道新约时代的人是在恩典之下,不在律法之下就可以犯罪吗﹖断乎不可(罗六15)。无论如何「因信称义」「靠恩得救」与遵守神的诫命总不致与因信耶稣进永生有相互矛盾之处,主耶稣带无限的恩典到世上来(约一14),因衪所带来的恩典,为我们「涂抹了律例上所写的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他撤去,钉在十字架上。」(西二14),「先前的条例,因软弱无用,所以废掉了。」(来七15),使我们在衪的恩典中,遵守包括爱神爱人的十诫(可十二30、31),而真正得到自由福乐的安息日之恩典,毫无辖制与痛苦,只有喜乐与享受而已,因此,靠恩得救,因信称义固是重要,但,遵守神诫命也是不可忽略的,千万别太疏忽自由而抹煞了道德性的十诫,以致不能进入永生,那可后悔无及了。

(D)、主耶稣有否废掉安息日﹖他有否遵守安息日﹖  反对守安息日的人说:主耶稣已把安息日废掉了,所以我们不必遵守,这也是毫无根据的论法,真的耶稣在世时把安息日废掉吗﹖他没有遵守吗﹖圣经可以解答我们这个问题。主耶稣并无改变创世以来神所设立的「第七日」安息日,衪更照平常的规矩,在安息日进会堂读经教训人(路四16、31;可一21),又在安息日行善事,医治人的疾病,扶助人的软弱(路六6~11;约五1~16;路十三10~17;约九1~16),圣经从没有记载耶稣废掉安息日,神所命定的「第七日」耶稣在世都照样作(约五19),衪给我们留下榜样,叫我们跟随衪的脚踪行(彼前二21),切勿再硬心不守了。也有人说:主耶稣生在律法之下(加四4),当然要照规则守安息日(路四16)、受割礼(路二21)、被献给神(路二22、23)、守逾越节(路二41、42,廿二7、8)和住棚节(约七2 、14),又得遵守律法上一切的条例,现在的基督徒已不在律法之下(罗六14),何须守安息日呢﹖如果要效法的话,应全部效法主才是对的,是完全的;这样的说法,更是无根据的,主耶稣在十字架上受死,已灭了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弗二15、16 ;来七15,九10;西二14)当然这些可以不必守了,但是,安息日却没废掉,它是永存的(太五17),所以耶稣遵守了,我们更要遵守。假若主果真废掉安息日,一定会遭受到攻击的,试想主在安息日行善治病,已遭受犹太人之攻击了(路十三10~14),何况衪废掉安息日其争闹当然更甚的,但圣经并没有记载主因废掉安息日而与犹太人争闹,相反的,衪更照平常的规矩进会堂,若是主真的废掉安息日,那么衪在世时绝不会守安息日的,因为主断不背乎自己(提后二13),主既然没有废掉安息日,并且是遵守安息日,那么我们也须照主所行的去行(约壹二6),如此,必能蒙神大大的祝福。

(E)、使徒有无废掉安息日﹖他们是否遵守安息日﹖  有人说:初期使徒时代的教会,都没有守安息日,他们已把安息日废掉了,这也是太无根据的论说,使徒们非但没有改变安息日,而且更在安息日照着平常的规矩,进会堂讲论圣经(徒十七12),丝毫无记载使徒们废掉安息日,圣经只记着他们虔诫的遵守着安息日,兹引证几段圣经证实之!

(1) 在安提阿教会,保罗和巴拿巴在安息日进会堂念律法和先知的书……到了下安息日,合城的人几乎都来聚集,要听神的道(徒十三14、15、44)。

(2) 在腓立比,保罗和西拉「当安息日,出城门到了河边,祷告的地方,向聚会的妇女们讲道。」(徒十六13)。

(3) 在帖撒罗尼迦,保罗与西拉按照素常的规矩进会堂,一连三个安息日,本着圣经与他辩论(徒十七1、2)。

(4) 在哥林多,「每逢安息日,保罗在会堂辩论劝化犹太人希利尼人。」(徒十八4)

(5) 雅各布在耶路撒冷,向那些归主的外邦人决定规条时,见证安息日的事实说:「从古以来,摩西的书,在各城有人传讲,每逢安息日在会堂诵读。」(徒十五21)

(6) 主的门徒,在安息日都遵着诫命安息了(路廿三56)。

  以上几节足证实主的门徒,仍是遵守安息日,绝对找不出使徒们废掉安息日的记载。假若真的废掉安息日,一定会受到犹太人的谴责,试想当时保罗只废掉割礼的事,犹太人就与他大大的分争辨论,实甚激烈(徒十五1~5),而且圣经也记载很多废掉割礼的事(林前七18、19;加五2~12;西二11),假若保罗果真把安息日废掉,为何犹太人毫无争论呢﹖故使徒一定没有废除安息日。或有人要问:保罗在安息日进会堂,目的是要和那些想见他的人会面而已(徒十七1~4,十八1~5、11),并非为了守安息日而进会堂,但,我们再看使徒行传十六章十二节至十五节这一段就知道,保罗确实为守安息日而聚会,并无他因;也有人说:保罗因犹太人不信耶稣是基督,所以趁着犹太人守安息日的日子与他们辩论(徒十八1~4,十七1、2)。但是,圣经明文记着保罗在安息日本着圣经劝化『犹太人』和『希利尼人』(徒十八4,十七4,十六14),可见他安息日进会堂并不单为犹太人而进去,更是为了外邦人;为了守主的圣安息日而进去,这是不容我们否认的。以上查考过了,使徒不但没有废掉安息日,更是虔诚热心的按照平素的规矩,遵守安息圣日(徒十七2;路廿三56),愿我们都能效法他们,像他们效法基督一样(林前十一1),在安息日切实的纪念神,使我们蒙受安息日一切的福气。

(F)、在耶路撒冷使徒开会决议几件大事,其中并无叫人守安息日,所以我们也不必守了,这话对吗﹖  这是丁良才牧师在他所著论『安息日与主』一书中第三十三页所讲的话,这种说法,实太过份了,大有『强解』经书之险;难道安息日不放在那几样的事上就可以不遵守吗﹖可由此证明安息日是废掉的吗﹖他们开会之决议事项为何不把安息日放进去﹖因为他们都很规矩的遵守了,故不必再加进去,如果因不放进那几件事里就否定了遵守安息日,那真是自取其咎,假使如丁牧师所说的话是真,那么,杀人,拜偶像,不孝父母……等都未列在那几件事里,是否也可以妄任不守呢﹖这种人正如保罗所说:「已经有人自以为有这学问,就偏离了真道」,「讲论那些敌真道似是而非的学问。」(提前六21、20),这种人如果再执迷不醒,茫茫不悟,那将来的大审判,火湖里必有他的份儿(启廿一8),惟愿圣灵启开心窍,使能明白一切的真理。

(G)、新约时代的人,当纪念主的复活日(七日的第一日)而庆祝之:

  反对守安息日的人常说:自主耶稣复活以后,安息日已移转到七日的第一日,为使我们纪念庆祝主的复活日。要知道这事实最好把新约中提到主复活日的事综合起来,加再研讨,就可明白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是否因而代替了原来的安息日。

  主死后,再从死里复活,这是福音的事实(林前十五3,4),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也是事实,但这只不过是证明主死后第三天复活的预言之应验罢了,绝无以此日代替第七日的作用。根据何理由使主复活的日子取代了安息日﹖这是难找出真理的根据;主是安息日的主,我们相信衪必永远支持衪的安息日,查考圣经从没看过主吩咐门徒在衪复活后要把安息日改到七日的第一日,既然没有,我们又何苦自作聪明更改神的诫命,致遭神怒罚呢﹖或者有人要说:主在七日的第一日从死里复活,我们理当在此日纪念主的复活,使徒时代一样,这也是虚构的理论,我们只知道圣经叫我们纪念主的死(林前十一24~26),并没有吩咐我们要纪念主的复活日,那是自己捏造的纪念日,经中只有明文的记载主是七日的第一日复活,但并没有叫我们纪念主复活日的规定,就是当时的门徒,亦无纪念复活日的记载,引证于下:

(1) 「安息日将尽,七日的头一日,天快亮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那个马利亚,来看坟墓。」(太廿八1),按此节的历史,乃是记载主复活的事实,并非声明安息日已改变了,也不能看出门徒正在纪念主的复活日,所以马太在此把复活日当作普通的日子,没有命人遵守主的复活日。

(2) 「安息日过去了,抹大拉的马利亚,和雅各布的母亲马利亚,并撒罗米买了香膏,要去膏耶稣的身体,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出太阳的时候,他们来到坟墓那里。」(可十六1、2),「七日的第一日清早,耶稣复活了,就先向抹大拉的马利亚显现。」(可十六9),马可在这里述说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他也同样地意思-就是证明耶稣确实从死里复活了。在此节里我们当注意的是马可一共提起两个日子,一个是有尊贵的称呼,神圣的日子-安息日,另一个是寻常的日子-七日的第一日,所以「主复活日」不但不是门徒所纪念的,也非取代了安息日,更由此节明白了「新约的安息日」与「旧约的安息日」在日子方面是同一的。

(3) 「那日是预备日,安息日也快到了。……他们便在安息日遵着诫命守安息了」「七日的第一日,黎明的时候,那些妇女带着所预备的香料,来到坟墓前。」(路廿三54~56,廿四1)这是路加另一次提起主复活的事实,他没有改变安息日,更没有吩咐人纪念主的复活日,他仍视「七日的第一日」为平常的工作日罢了。较重要的是在此两处经文里提起了三个日子,「预备日」、「安息日」、「七日的第一日」,就是今日的「星期五,星期六,星期日」;由此可知新约中的安息日是那一天,也可使我们效法他们在安息日遵着诫命守安息了,所以此节提起的七日的第一日并不能证明门徒纪念主的复活日。

(4) 「七日的第一日清早,天还黑的时候,抹大拉的马利亚来到坟墓那里,看见石头挪开了。」(约廿1)这也是约翰证实主复活的事实,也没有将任何尊称加在「七日的第一日」上面,让我们遵守纪念。

  以上所提到的七日的第一日,都是为了证明耶稣复活的正确性,其义意不过是证明主复活预言之应验而已,丝毫找不出要我们纪念主复活日的记载。还有一个证明,可明白门徒绝非纪念主的复活日;因为当时的门徒对于主复活的事根本不相信,还谈得上庆祝主复活吗﹖下几节圣经证实之!G9;○抹大拉的马利亚去告诉那个向来跟随耶稣的人……他们听见耶稣复活了,被马利亚看见,却是不信(可十六10、11)。主复活以后,门徒中间有两个人,往乡下去,走路的时候,耶稣变了形像向他们显现,他们就去告诉其余的门徒,其余的门徒,也是不信。」(可十六12、13)。就在此时,耶稣亲自显现,责备他们不信,心里刚硬,因为他们不信那些在他复活以后看见他的人(可十六14;路廿四36~40)。

  基于以上之经节就可知门徒对于主复活的事,还是深疑不信,那里谈得上纪念呢﹖因此新约时代并不能因主在七日的第一日复活,而更变安息日,因为(1)、主没有命定。(2)、使徒没有吩咐,也没有遵守。(3)、圣经也没叫我们纪念主的复活日。(4)、七日的第一日都没有任何尊称──或称为圣日,也未蒙神的祝福。所以我们不遵守纪念主的复活日,仍然按照神自创世以来所命定的安息圣日-第七日。

(H)、有人说:新约时代的信徒,当改换守主日,这话对吗﹖  反对遵守安息日的人说:新约时代的信徒,无须守安息日,应改守主日-(复活日)即七日的第一日。他们引启示录一章十节所记的主日为据,他们解释这个『主日』说是主的复活日-七日的第一日,因此称主复活的日子为「主日」。这样主张固甚容易,然要证明「主日」就是主的复活日-七日的第一日那就困难了;守星期日的人,至今都没办法以圣经来解释主日即七日的第一日,因为启示录一章十节并没有说明主日究竟是一周中的那一天,欲明白「主日」是那一天,须得从别的地方去找。主日既然圣经没有明文说那一天或指七日的第一日,那么这得看看其余的圣经了,主耶稣说:「人子是安息日的主」(可二28)那么,「主日」即「安息日」了,这却有明确的证据;在以赛亚先知书内神说:「你若在安息日掉转你的脚步,在我圣日不以操作为喜乐,称安息日为可喜乐的;称耶和华的圣日为可尊重的………」(赛五八13、14)

这里把「安息日」称为「我(神)的圣日」所以每周的第七日-圣安息日即「主日」是明确的。

  从圣经中找出那一日为主日并不困难,在(尼八9;出廿10)都把安息日称为「神的圣日」,可见「主日」就是安息日,这是绝对的正确,因此我们对于「主日」的结论是:『主日』不是七日的第一日,『主日』不是主的复活日,也不是星期日,『主日』乃是神的圣日-安息日。『主日』即基督为主的一日-每周的第七日。

  (I)、有人引「诗篇一一八篇廿四节」说主复活的日子为神所定的,所以应在此日纪念神所定的复活日,这话对否﹖  这种引证未免太可笑了,难道神所指定的日子,就专指着主的复活日吗﹖未见得是这样吧!「主为罪人死的日子」岂非神所定的吗﹖(罗五6),而「主降生的日子」何尝不是神所指定的时日呢﹖(加四4),故此节所说神所定的日子绝非单指着主的复活日而言,而且上述那些日子到了时候皆应验了,但圣经从未叫我们在这些日子内举行任何纪念,故主的复活日虽已应验,但,我们无须特别纪念庆祝此日,只有安息日是神命定要我们谨守遵行并纪念的(出廿8)。

(J)、约翰二十章十九节不是记着使徒们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纪念主复活吗﹖  根据此节而欲断定主更改了安息日一变而为守复活日,这未免太牵强了,解经绝不可随便乱扯,更不可断章取义,对于本节的解释也是一样,今提出三点理由证实这说法是错误的:

(1) 在这里使徒们根本无纪念主复活之意,只不过是随便聚集而已,因为圣经明说:

「门徒所在的地方,因怕犹太人,门都关了。」既然是「因怕关门」那里是纪念主复活日的聚会呢﹖况且当时他们之中,还有人怀疑主复活的事(太廿八17;约廿25),既然有疑惑,还能有快乐的心情共同聚会,庆祝主的复活日吗﹖此其一(2) 主这次在七日的第一日显现,但,以后并非都循着此例,因为主向门徒显现是无定期的,故在那晚显现后,过了八天再次向他们显现(约廿26),假若七日的第一日为门徒庆祝纪念主复活日的定例,那为何过了八天再向门徒显现呢﹖何不再过七天显现呢﹖所以七日的第一日绝非门徒庆祝主复活日的惯例。此其二(3) 他们那天的聚集是在七日的第一日「晚上」,既是晚上就是现在的星期六晚,因为一天只有一个晚上,而且圣经对于日子的计算法是从今天下午六时至明天下午六时止为一整天(参利廿三32),就是从日落起至明日落时止。因为圣经说:「有晚上,有早晨,这是头一日。」(创一5)而所谓的「晚上」是从日落时起(参申十六6;可一32;尼十三15~19),因此门徒在七日的第一日晚上聚集,就是现在的星期六晚也;这样看来,守星期日的人,为何不在星期六晚纪念主复活而却在星期日白天举行﹖所以不能根据此节而证明使徒们改变安息日至七日的第一日;也不能说主在这日显现就证明安息日被改,如果主要改变安息日为(星期日)也绝不在「那日(七日的第一日)晚上」此其三  以上三点足以证明门徒绝无在七日的第一日纪念主复活之意,更无因此而更改安息日,这是显然明确的,绝不容再硬嘴否认的。

(K)、使徒行传二十章七节不是记载保罗在七日的第一日与信徒一同聚集礼拜吗﹖可见使徒时代已把安息日改移至七日的第一日,为纪念主的复活日,这话对吗﹖  这一次无疑的留下一次宗教集会的记录,这实值得我们研究,反对安息日的人说:保罗那时也是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擘饼,可见当时守七日的第一日为「主日」是不错的,使徒留下这好的榜样,供给新约时代的信徒作佳范,一大遍的理论,但,有三点理由可证明它是错的G8;(1) 保罗此次到特罗亚来,已住了七天(徒廿6),「因为要次日起行」(七节),所以举行一个特别聚会,与他辞别并讲论道理擘饼等等,所以此次聚会,只能看作是别离的特别聚会,并非专为庆祝主复活而举行的定例崇拜。

(2) 假若以他们举行擘饼的事,就认为是纪念主复活,那么,使徒行传二章四十六节记载门徒天天擘饼,聚会是否他们天天纪念主的复活日呢﹖擘饼聚会不能看作一种定规的动作,因为那是常有的事,当然更不能认为是在七日的第一日举行纪念主复日,而盲然无凭的更改安息日。

(3) 他们这次的聚会是在夜间举行的,因为经上说:「我们聚会的那座楼上,有好些灯烛。」(八节)「保罗因为要次日起行,就与他们讲论,直到半夜。」(七节)这一天又是在七日的第一日,就是由星期六日落起至星期日日落时止(利廿三32,尼十三19、22;可一32;创一5)。而且一天只有一个晚上,这样看来,保罗这次主领的晚礼拜是在第一日晚-即今星期六晚上了,他们一直聚会到天亮即今星期日早,似此,他们这次的聚会,也并非像今日所遵行星期日的白昼礼拜,因此,拿这次的礼拜时间,也不能配合今日的礼拜日崇拜。

  以上所查考的,就知道那些以这节圣经作为使徒守星期日的人,并不能由此节得到有力的明证与慰藉;我们不能承认此节为使徒纪念七日的第一日根据是因:(1) 这是特别的离别前聚会,非定例的宗教礼拜。(2)擘饼聚会也非有定期,更不能因此而认为是固定的礼拜。(3)七日的第一日晚即今星期六晚而非星期日,故我们仍旧纪念第七日的安息圣日。

(L)、有人引:林前十六章二节说:使徒时代的信徒每当七日的第一日,必须到教会去奉献,共同聚会、颂赞……捐献………这话对吗﹖  根据这段圣经要证明安息日已更改,真是无力,为了明了起见,我们把新译本对此节的译法照抄于下,以供研究上之参考,林前十六2:「每逢安息周底第一日,你们各人要照自己所得的赢余,放在身边储藏着,免得我来的时候捐款才要现凑。」犹太人遵守安息日是纯律法的制度,故对于遵守安息日甚严,在此日不能作任何事,保罗同情他们,所以叫他们每在守安息日回去后,各人有机会计算上星期神祝福多少,盈余多少,又叫他们把所要奉献的留着,储藏在身边-家中,等到保罗来后,才一齐凑集,送到耶路撒冷,供圣徒之急需,假如不在星期日把所奉献的留着,保罗来再临时开捐,那很麻烦,因此才吩咐他们如此作,所以此节不能说早期的基督教会,在七日的第一日聚会拜神、奉献,保罗的真意亦非如此,他只不过是叫他们在七日第一日(过了安息日),即星期日将各人之盈余之钱储留身边,奉给教会,岂能以此为更改安息日的根据呢﹖  

(M)、歌罗西二章十六、十七节说安息日不过是影儿、预表,那形体基督既已来了,安息日可以不用了,这话对吗﹖  经文:「又涂抹了在律例上所写,攻击我们,有碍于我们的字据,把他撤去,钉在十字架上……所以不拘在饮食上或节期、月朔、安息日,都不可让人论断你们,这些原是后事的影儿,那形体却是基督。」(西二14~17)还有一节相似的经文是在以弗所书二章十五节:「而且以自己的身体,废掉冤仇,就是那记在律法上的规条。」依据这两处经文可给我们一个答案,我们欲解答此问题时,必先查明这里所说的安息日是指着那种安息日,是一周制的安息日﹖或是节期的安息日﹖照此两节所记可确知定是节期的安息日,利未记廿三章里记载好多节期的安息日,列举于于下:

  吹角日的安息日-七月一日(利廿三23~25;民廿九1)。

  赎罪日的安息日-七月十日(利廿三26~32)。

  住棚节的安息日-七月十五日(利廿三35)。

          七月廿二日(利廿三36)。

  这些安息日是在「耶和华的安息日以外的。」(利廿三38)

  我们转看西二16节的安息日,它是指着节期的安息日,有两个原因:(1)安息日在原文及英文均为多数,即「这些安息日」,可见是指着节期的多数安息日。(2)十四节明文说:是在「律例上所写的」,弗二15节说:「律法上的规条」如此必非指每周的安息日,因为它不是记在摩西的律法上,这两点就是知它是节期的安息日,所以西二17节才说:这些节期的安息日「原是后事的影儿」基督 借着十字架的功劳已把它废去,钉在十字架上,所以这些我们不必守了,但是,神的安息日却不然,它是永远的坚存,是爱神爱人的总纲,绝不可废掉,是必须永远遵守纪念的。

(N)、保罗在加拉太四章十节说:「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所以说大家彼此不要为着日子而争论,安息日也好,星期日也好,反正自己主意坚定就好了。(罗十四5、6)这种说法对吗﹖  经文:「有人看这日比那日强,有人看日日都是一样,只是各人心意要坚定,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吃的人是为主吃,因他感谢神,不吃的人,是为主不吃,也感谢神。」(罗十四5、6)

  经文:「你们谨守日子、月分、节期、年分我为你们害怕,恐怕在你们身上枉费了工夫。」(加四10)

  这两处经文是有密切又连带关系的,保罗在这两句之内,也表现同样的意思,这样我们更能清楚了解保罗的原意如何。有人说:安息日,星期日,都是相同的,只要拣选了一个日子,为主而守就好了,何必那么认真斤斤计较,点点留神呢﹖这种说法对否,以下三点理由分辨之!G8;(1) 罗马书的「这日」「那日」「日日」根本不是指着安息日说的,那些都是没有根据的妄论,难道「这日」是专指星期六或星期日吗﹖「那日」,是专指星期日或星期六吗﹖「日日」,是否就单指着星期六和星期日两天说的吗﹖仔细想想,检讨自己,就知道所说的完全错误,毫无根据,在人意的立论上也根本打不通,星期一不是这日吗﹖星期三不是那日吗﹖一周间的七天不是日日吗﹖所以这里所说的日子,不能指为星期六或星期日而言。

(2) 此两处所指的是那些日子﹖按罗马书那节前后文看起来,可给我们下个结论来。

它的前后文皆被「吃」的事情包含着,而且是有的吃,有的不吃,使我们看出这些日子就是某些禁食的日子和节日,这些日子,按加拉太书四章十节则译为,「谨守律法上的日子」,换句话说:这些日子就是律法上所记的某些日子,而在这些日子里又有禁食的日子与非禁食的日子,所以才谈到吃的问题去,那么旧约以色列人,真有这些禁食的日子吗﹖有的,由以赛亚先知所写的书可看出一定有禁食的日子(参赛五八3~5),今简列于下:

  赎罪日的禁食(利十六29~31;廿三27~32)。

  普珥日的禁食(斯九31)。

  尼赫迈亚时代七月廿四日的禁食(尼九1)。

  其它五月、七月、十月的禁食(亚八19)。

  四月的禁食(耶卅九2)。

  五月的禁食(参耶五二12、13)。

  七月的禁食(参王下廿五25;亚七5)。

  十月的禁食(耶卅九1)。

  或一周两次的禁食(法利赛人)(路十八12)。

  以上这些都是旧约以色列民所守律法上的禁食日子,他们对于这些纪念日很慎重举行,甚至禁食,但是,至新约时代以来,他们仍旧沿守不误,甚至有的人主张,某一日比某一日好,或谓「某一禁食日比某一日好,有的在某日禁食,有的不禁食,情形很紊乱,有的尊重日子,谨守此日,所以保罗说:「我为你们害怕」,又在罗马书说不要为着日子而争辩,也不必议论那些吃与不吃的问题,他说:「守日的人,是为主守的;不守日的,也是为主不守(原文加此句)吃的人是为主吃,不吃的人,也是为主不吃。」只要凡事为着荣耀主而行就好了(林前十31)。不必争论那些问题,他只要真的作到「活着是为主活,死了也是为主死。」(罗十四7)不必认真争论那些日子。因为那些都无济于事,都成为过去的了,如今各人须要意志坚定,放下这些无益的日子,这才是保罗的原意,这样的解释方是合理的。

  所以想用这两节经文为凭据,要把安息日与星期日置以同等的地位看待那是不行的,也绝非两日都是一样的,更非星期日比某一日都好,按我们所知只有第七日才是神命定的圣日,是要我们谨守的,这样我们不能同意于星期日,相反的,我们拥护谨守第七日的安息圣日,是合理的。

(O)、有人说:「希伯来书四章九节记着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这「另有一安息日的安息」就是星期日这句话对吗﹖  兹为研究上便利明了起见,我们把此节经文用原文及吕氏新译本写出来作参考。

  原文:「这样看来,必另有一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  吕氏译:「这样看来,就有一个安息日式的安息,为神底子民保留着了。」  世界充满了劳苦、愁烦、忧惧、不安、痛苦,主耶稣到世上来,为的是要拯救有罪的人类脱离死亡,在今生得安息,在来世也得到安息(太十一28、29),这是我们信耶稣的最终目的,也是主亲口说的应许(来四1),使凡相信衪的人,得以进入那安息(来四3)-即永远在天的安息,因为那进入安息的,乃是歇了自己的工,正如神歇了他的工一样(来四10),这也正是启示录所说:「从今以后,在主里面死的人有福了,圣灵说是的,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也随着他们。」(启十四13)

这才算真的进入那永远的安息,也是(来四9)的真意。这样解释也许有人不服又要问了,第八节不是说:「神再题别的日子吗﹖又第七节不是也说:「在戴维书上,又指定一日吗﹖」这明明指着安息日以外的一个别的日子-就是星期日。这种说法也不见得正确,你根据什么指定那个日子就是今日的星期日呢﹖就是让你找遍了圣经也无法拿出证据来证实之,现在我们把此处两个日子,解释一下。「若是乔舒亚已叫他们享了安息,后来神就不再题别的日子了。」此意乃是说:假若在旧约的以色列人,已享受了安息,神就不用再题一个日子,使他们仰望,乔舒亚领百姓进入迦南地,肉体上虽然有个安息之地,有了寄托;但,这只不过在肉体上的安息而已,在灵性上,将来的永远安息,他们根本没有,因此神就再题别的日子-就是主耶稣要作救赎主,拯救他们进入永远安息,可知这个日子就是主作救赎主的日子(加四4~7),因为经上说:「这些人都是因信得了美好的证据,却仍未得所应许的,因为神给我们预备了更美的事,叫他们若不与我们同得就不能完全。」(来十一39、40)也正如主所说:「你们的祖宗,亚伯拉罕欢欢喜喜的仰望我的日子,既看见了就快乐。」(约八57)所以古时乔舒亚还没叫他们得享安息,所以神就再题别的日子-主的救赎日,使他们得享永远的安息。再一句:「过了多年,就在戴维书上,又限定一日。」这限定一日也非星期日,请看戴维书上如何记载:「因为他是我们的神,我们是衪草场的羊,是衪手下的民,惟愿你们不可硬着心 。」(诗九五7)这乃是预言主耶稣要降世作我们的牧人(诗廿三;约十11~14),作我们的神,我们要作衪的子民(彼前二9),这一天实现时,我们不可再灰心不听主的话,才免致不能进入那永远的安息,(来四3),也正如摩西所预言:「我必在他们弟兄中间,给他们兴起一位先知像你,我要将当说的话传给他,他将我一切所吩咐的,都传给他们,谁不听他奉我名所说的话,我必讨谁的罪。」(申十八18~19)所以对于在戴维书上又限定一日这句话我们可下一个结论,就是说:以色列民在旷野因为背逆,不信,以至不能进入安息,那么神就限定一日-主降世为救赎主的日子,叫人要听他的话,不违背,就能享受永远安息,这才是本节的真意,所以来四章九节的意义乃是说:必另有一安息(永远属天的安息)为神的子民存留,也是说有一个安息日式的安息(灵、肉双面都安息的永远安息)为我们存留,我们既有这等大的盼望与应许,就应竭力进入那安息,免得有人学那不信从的样子跌倒了(来四11)。

(P)、安息日是否得救的印记呢﹖  安息日会的人,因为过份的主张安息日的问题,所以把安息日解释得越经了,正如强解经书一样,这样作法也太危险了,所谓的「过及等于不及」是也,他们解释安息日是神的印「即得救之印记,我们当然承认没有遵守安息日的人,非但不能得神的祝福,而且将来进天国也成了一个极大的问题,即难以进入永远的安息,这是事实;但我们难以置信说安息日就是圣经所指示的得救之印记,我们大大的,肯定的,否认此说,安息日是得救的印记吗﹖不是的,圣灵才是得救的印记,引证经文如下:「你们既听见真理的道,就是那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衪,就受了所应许的圣灵为印记。」(弗一13)

  「他又用印印了我们,并赐圣灵在我们心里作凭据。」(林后一22)

  「不要叫神的圣灵担忧,你们原是受了他的印记,等候得赎的日子来到。」(弗四30)

  试问安息日会的人,能从圣经中找出安息日是得救的印记吗﹖没办法,圣灵才是唯一得救的印记,切勿再主张过甚而废掉神的旨意,那可就自取沉沦了。

  以上第五段所查考的是反对安息者所主张的理由与根据,我们也一一的解释过了,他们之所以主张守星期日-复活日是因沿着旧习,而他们又何尝不知这不是起初的安息日,然他们硬说安息日早在主耶稣以及使徒时代就被废掉,更改了,将这更废的责任都推在耶稣与使徒们的身上,但,事实上是谁更改安息日为星期日﹖这也是值得另段讨论的重要问题。


 

上一篇:论律法的安息日与恩典的安息日  下一篇:安息日之被更改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胜敌三“因”

·面对灵异世界

·饮于一位圣灵 — 明辨圣灵

·对神迹的认识

·对启示、异象、异梦的正确

·撒但的试探

·对撒但的一点浅识

·一件美事

·环境和信仰

·人生与宗教信仰

·视听工作的重要性

·被圣灵充满

·如何做好师生沟通

·如何带领孩子祷告

·陪谈百问百答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