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专题频道 >> 婚恋的秘密 >> 文章内容

婚姻与信仰

编号:4983 | 添加时间:05-07-17 22:37:23 | 浏览量:

 
    “你到全教会的姐妹当中去寻找,我想从一万个姐妹当中,绝对找不出第二个像我这么倒霉的人!”她那充满着哀怨却倔强的眼神,因激动而微微抖颤的沙哑声音,老是盘旋在我的脑海中,回响在我的耳际,使我的心沉痛,但现在我除了为她祷告外,还能替她做什么呢?
    我早就听说过她的不幸遭遇,却没想到在一次的教会访问工作时,偶然能在她亲戚家见到她。
    她——阿玉——那天告诉我她今年二十六岁,站在她身旁的小女儿已满三岁了。她是某教会的信徒。小学时跟着母亲信主后,就乖乖地参加儿童聚会,上中学后也会参加过几次在暑期举办的学生灵恩会。她爱主、爱教会,时时努力做一个好信徒,在婚姻的事上也顺从教会的安排,听从母亲的话,与主内的弟兄结婚了。但她所得到的是什么呢?“我自信,我绝对对得起神,是神待我不公平。到这个地步,你还叫我祷告?对不起,我办不到!”随着两道酸泪,她把满腹的委屈与牢骚一并倾吐出来:

    阿玉的丈夫阿福,诞生在真教会信徒家,在婴儿时期即受了洗,从小在主耶稣与母亲双重的爱中平安地长大成人。服兵役前,他与其他同灵的青年并无两样,勤于参加聚会,热心服事主。可是在服役期间,因为在心灵空虚时没有提高警觉、约束己心,所以中了魔鬼的圈套,陷入爱的泥淖中,爱上了一位外邦女孩。她就是他在生活枯燥、心灵苦闷时能接触的唯一异性----理发小姐。他们两个人都十分认真,决定等阿福服役期满,返乡就职后就结婚。阿福一直把这事隐瞒着,没告诉家人。

   不知情的母亲在家里托人在教会为阿福找位合适的姐妹,结果邻近教会的阿玉被选上了。阿玉对于介绍人所提出的这门婚事,没有任何意见,她交给母亲去决定。因为在四年前姐姐要结婚时,母亲那痛不欲生的情景深深地刻印在脑海中,她当时所立下的决心,至今仍固若盘石,她心里反复思想着当时的诺言:“我绝对与教会的弟兄结婚,不让母亲为我的婚事操心。”姐姐自由恋爱,嫁给外邦人,在结婚那天,就拿香去跪拜男方的祖先牌位,轻易地把天国的永生抛弃了;母亲曾为此伤心地哭了好几天。阿玉觉得姐姐的做法太愚昧了,她为了今生暂时的幸福而叛逆神,又得罪母亲;因此在婚事上一定要服从教会的安排,相信顺从神又孝顺父母的人,一定会蒙福的。

    阿福终于回来了。全家上下都以愉快的笑容迎接他,阿福也满心喜乐,感谢主保佑自己平安归来,他抱着很大的希望,准备好好地开拓自己的前途。久别重聚,他与家人有叙不完的话题,尤其在成家立业的事上,他与母亲都不约而同地有“先成家,后立业”的想法,使母子俩更开心也更亲近。但当他提出与一位信仰不同,且没念过什么书的理发小姐结婚的要求的,母亲因震惊过度,脸色发白,目瞪口呆,手指着阿福,半响才迸出一句话:“逆子!”这件事带给母亲的打击何其大!自从年轻时信主以来,她一心一意想把儿女看管好,带领儿女走在主路上,可是长子和次子在婚姻上都让她失望,因为两位媳妇都是外邦人,虽然婚后她们也都信了主,但是她在心理上总觉得对主有所亏欠;因此把希望寄托在这个儿子身上,盼望她能娶主内的姐妹。如今,她的期望也落了空,儿子所选择的对象实在令她难堪,且伤透了她的心。这次母亲一反常态,突然变得坚定又固执,她宣布阿福的婚事绝对由她来做主。不管阿福怎样心碎的苦苦哀求、反抗,也不管儿子对女友的感情有多深,更不理会家人替阿福的求情,她一意孤行,  阿福和阿玉的婚事决定下来了。

    这件事除了阿福的家人外没有人知道,当然介绍人也完全不知情,否则绝对不会进行这门婚事的。阿福看到一切已成为定局,再也没有挽回的希望,一切美梦已成为泡影,就不再为此事努力、挣扎了。不过一颗因怀恨而欲炸的心,使他的脾气变得暴躁;他恨母亲的蛮横无理,更嫁祸于阿玉。要不是愚蠢的阿玉盲目的答应嫁给他,母亲再专制也无法得逞。“好,等着瞧吧!阿玉,看你以后有多大的能耐来忍受我的折磨!”不过阿福到底是从小在主内长大的青年,他还有敬畏神的心,因此到最后还是向命运低了头,与女友断绝往来,在会堂与阿玉完婚了。

    在新婚期间,阿福一时忘不了女友,她的影子无时无刻不在他的脑子里出现。属于过去的事,在回忆里总是被披上一层美丽的薄纱,加上阿福不断地把它美化、理想化,因此出现在他思念中的理发小姐已为十全十美的女性,与天天跟他生活在一起的“面目可憎”的阿玉,简直有天壤之别,每次见到阿玉,心头就涌上一般无名火,无辜的阿玉莫名其妙的成为他的出气筒。阿玉真是痛苦极了!冷淡、不讲理的新婚丈夫,从结婚那天起,就好像谁得罪了他似的,终日皱着眉头,表情暗淡,态度恶劣,从不把新婚的妻子看在眼里。“我什么地方得罪了他?既然那么讨厌我,为什么要和我结婚?”阿玉尝尽了被冷落的寂寞与痛苦,加上满脑子的疑问与不满,使她的情绪低落到了极点。虽然婆婆对她百般的爱护,带给她一点安慰。但这有什么用呢?她天天生活在焦虑、彷徨与空虚之中,“哦,这就是我的蜜月!”

    自从婚事遇到挫折后,阿福的整个人生观都变了。他觉得生活毫无意义,失去了往日的欢乐,显得颓丧、消沉,终日游手好闲,结婚三个月后还不肯找事做。为此常与母亲冲突:“一个结过婚的男人,难道可以不负起养家的责任吗?”母亲连劝带责备地要求他做些正经事。他却理直气壮地反唇相讥:“是您自己看重,为您自己所娶的媳妇儿,与我何干?”他那荒谬不逊的措词叫人难以忍受,但到底是她所最宠爱的孩儿,母亲还是忍不来了,并且暗地里为他祷告,希望时间能冲淡他的创伤。但是阿玉可受不了,“这么不负责且无能的丈夫,我跟他一辈子拿什么来保障生活?”尤其当她发现自己怀孕后,心里越加惊慌,希望丈夫能为将要诞生的孩子,打下生活的基础。为此她对丈夫已是好话说尽,可是阿福不但没有任何反应,还责怪妻子唠叨。阿玉已经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时常与他发生口角。阿福一点都不觉得自己理亏,在心理上总认为自己是“被害者”,因此故意说些最难听的话来伤阿玉的心。阿玉觉得万念俱灰,她负气回娘家去了,她下定决心,除非阿福亲自来赔不是,否则休想要我重跨他们黄家的门一步!她这一回就是两个月,不管什么人都劝不动她。阿玉的母亲想尽办法,费尽口舌也都改变不了她的决定。她始终都是那一句话:“除非阿福亲自来道歉,否则……”

    两个月后,有一天婆婆一大早就赶来,见了阿玉,急促地哀求着说:“事情不好了,无论如何,请你跟我回去一趟!”阿玉见婆婆慌张、忧愁的神色,知道出了什么意外,也就不再坚持,与婆婆一起回到夫家。到了家后,阿玉虽然急于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个性倔强的她,无论在什么场合都不肯认输;她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走进房间,看到家俱上面蒙上一层厚厚的灰尘,显然阿福已好几天没进过房间。婆婆从背后跟进来,习惯地压低声音说:“阿福离家出走了!”阿玉听了之后,面无表情,既不惊讶,也不表示关怀,因为她想:“离家到那儿去?到朋友家走一走,不然就是良心发现找工作去了吧?”婆婆看到阿玉没有反应,她不知该如何启齿,但事情既然发生了,能掩饰于一时,如何永久的隐瞒下去?她终于下定决心,想把事情的真象讲出来,但对媳妇的歉疚与对儿子的愤怒,百感交集化成眼泪,她抽搐着道出事情的始末:

    阿福在半个月前突然失踪了。经过家人苦苦找寻,终于在他的旧情人的家找到了他,他居然与理发小姐同居起来了!母亲闻讯赶去责备他,但他有他的说词,他说是被阿玉“逼”得来此下策的;要不是阿玉先离家出走,他也绝对不会旧情复发。阿福痛苦地流着泪说:“妈,我已经犯了第七诫,没有悔改的机会了,请您不要逼我回去!”“啊,多么无知、懦弱、不负责的儿子!真是白费了我二十多年的心血!她感到极度的愤怒,但又想回来,若是当初她答应阿福与理发小姐结婚,也不会发生今天的不幸。她转念,逼儿子下地狱的祸首就是自己时,她又感到后悔,歉疚且哀伤。她颓然地踏上归途,现在只有求媳妇原谅,并请她合作,以她的真诚感动阿福回来回来……。

    对阿玉来说,真如晴天霹雳,为什么这种事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为什么?过度的刺激使她一时感觉到全身的血液往头上冲,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她茫然忘记了自己的存在,失去了知觉。“阿玉!阿玉!”婆婆惶恐的喊叫声唤醒了她,叫她回到现实的世界里。她倒在床上嚎啕大哭。她满心满脑子的只有恨!恨!恨!“哦,天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事?神为什么用这种残忍的方法来惩罚我?传道口口声声说神是公义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可是神啊!你的公义在那里?我遵守你的诫命,孝顺母亲,照母亲的意思嫁给同灵的弟兄;但我所得到的是这样难堪的丈夫,难道这就是公义的报赏?哼,罢了!”阿玉因婚姻遭遇到了意想不到的挫折,承受不了这么大的打击,精神崩溃,对主的信仰在一瞬间破产了!

    阿福自从叛逆神与女友同居后,彻底地堕落了。为了麻醉心灵上的痛苦,他开始抽烟、喝酒、赌博、不务正业,只知伸手向情妇要钱。情妇基于对阿福的怜悯与对他家人报复的复杂心理,默默地替人理发养着他。但这种生活能维持多久呢?

    当阿福离家出走后,阿玉就留在婆家待产,等女儿出生后,她把孩子交给婆婆扶养,自己到外面工作去了。她痛下决心,绝不与阿福离婚,打算牺牲一生的幸福与那“理发的”争斗到底……。

    我了解了阿玉目前的情形后,觉得很不安,照阿玉的想法,所有的亲人与有关的人全辜负了她,连神都失去了公义,她是唯一的被害者。但我觉得故事里的主要人物,个个都那么堪怜,尤其她实在不该怀疑神的公义与慈悲。我有太多太多的话想告诉她,可是从那儿说起?怎样才能叫她不受到伤害,自然地接受?她说:“我已经很久没有祷告了,圣灵也已经离开我了。你叫我去教会,可是我现在一进教会就感觉头好像爆炸一样,讲台上讲的,一句也听不进去。不过我虽然不聚会不祷告,但是祭过偶像的东西与血我都不吃,我不会叛教的。”听她的口气大有将来站在审判台前,要“审判”神为什么可以待她如此不公平的气慨哩!唉,她以为一个人受了洗,只要不吃血和祭物,不拜偶像,不犯淫就无条件的可以进天国呢!

    我多么想纠正她错误的观念,愿意帮助她醒悟过来!可是她目前的信仰情况,灵性软弱得如同一个长期绝食、快要断气的人一样,只能喝一点流质食物,让她的肠胃慢慢适应,才能发生消化作用。如果急着叫她吃,那么好意喂她吃下的任何的营养食品,都有发生反作用的可能性,也许反而促使她提早丧命。最令人遗憾的是阿玉的母亲,看到阿玉婚后的遭遇是如此的不幸;而那嫁给外邦人的大女儿却事业发达,生活美满,时时拿钱回来孝敬她,因此母亲对神与教会的信心整个都动摇了。加上阿玉埋怨母亲,要不是母亲劝她嫁给阿福,她随便嫁给当时热烈的追求她的几个外邦男孩中的任一个胜过阿福几千倍;因而母女终于反目,阿玉负气离开娘家,母亲也负气离开教会了。

    阿福已经被魔鬼吞噬了,拿永生的福气来换取爱情,实在不值得!枉费了教会把他从儿童聚会到青年聚会不断的栽培所费的心血。道理听了那么多,还不懂得倚靠神;辨别是非,克制情欲的能力居然如此的薄弱!连人生的目的是什么都没有弄清楚。神让我们来到这个世界,目的在“荣神益人”,人生一生当中应做的事太多了,结婚只是人生过程中的一部分。为了婚姻不如意就万念俱灰,放弃事业,抛弃养家的责任,丢弃服务于社会、国家的义务,变成软骨头的男人,成为社会的寄生虫;这哪像一个以荣神益人为人生目的的基督徒?

    阿福的母亲也真令人遗憾!不愿儿女与外邦通婚,应该早早就培养这个观念,平常多了解儿女的生活情形与心思意念,尽力预防此事的发生。但是不幸的事情就既然已发生了,就只得成全他们,活生生的拆开一对感情深刻的情侣,叫他与另一个人结婚,会产生怎样的后果,应该是可以想像得到的,尤其儿子婚后与媳妇感情不睦,媳妇负气回娘家时,她不应该任凭媳妇长时间的离开儿子,应该谋求对策,来防止不幸后果的发生。但现在一切都完了!

    我了解阿玉目前的心灵状况,她如同孤独的漂流在汪洋中的一叶扁舟,急需要靠岸,但我应该怎样帮助她?说些不着边际的慰词,怕她认为我在说虚伪的风凉话,而引起她的反感;说的重一点又怕伤及她的要害而造成千古恨!我必须先与她建立感情,使她相信我是完全出于一片真挚的同灵爱。想帮助她恢复对主的信心。可是我发现阿玉受了创伤的心,至今还在滴血,唯有主才能替她疗伤。只要她肯跪下来祷告,只要她肯亲近教会,敞开心门接受道理的滋润,她的创伤才会逐渐痊愈的。我多么希望阿玉能接受我们的心意,让她明白,有同灵在为她祷告,关怀她的生活,她并不孤独。但她说她不能到教会来,因为她再过两天就要离开了。不过她又说,也许以后还会回来,教会在哪里她知道,她高兴的时候会自己来。

    等阿玉来到教会,心理渐渐恢复平衡后,我要告诉她所犯的许多过错。首先,在婚前要交托神,那么就要贵在交托到底,不要半途遇到苦难,就发生怀疑,甚至埋怨神不公义。因为神有他的旨意、他的定期、他的方法;渺小的被造者,岂能测度神的智慧,要求他照你的意思成全一件事?当牧人约伯受试炼时,因为所受的灾难非常严重使他无法忍受,以致说了自义的话时,以利户对他说:“你以为有理,或以为你的公义胜过神的公义。论到全能者,我们不能测度。他大有能力,有公平和大义,必不苦待人。”(伯35:2;37:23)当约伯认罪自责的时候,神加倍的赐福就临到了。

    心地善良、敬畏神的约瑟,无缘无故的被卖到埃及为奴,且祸不单行,受陷害而被下在监里。他并没有做过错事,为什么神要让他遭遇如此苦难?他不知道,但他不埋怨神,也不怀疑神的公义;因为他明白,只要在行为上问心无愧,就可以心安理得地生活下去,神安排人到顺境或逆境,自有他的美意,被造者无权过问,更不能胡乱猜测神的大作为。后来约瑟替同牢的酒政解梦,酒政满怀感激,答应约瑟被释放回到王宫后,要向王求恩洗刷约瑟的冤情。约瑟以为这是神所安排的好机会,他恢复自由的时候快要到了。他望眼欲穿,日夜盼望,苦苦地等待;但这一等就是两年,毫无下落。原来酒政出狱后,把约瑟所托之事全忘光了!这个故事看到这里,连我们读者都会替约瑟抱不平;但约瑟本身呢?他仍然满心感谢神,倚靠神,这种交托到底的坚强信心何等可贵!在这期间,魔鬼当然时时向他的心进攻,叫他反叛神;但约瑟胜利了,他在言语与行为上始终做个完全人。受苦的日期一满,他由牢里的囚犯一跃而成为大埃及国的宰相,并救了父家所有人口免饿死于大饥荒中。“为何约瑟无缘无故地受了长期的困苦?”到此真象大白,不必赘言。要是酒政当时照着约瑟的意思在王面前美言几句,约瑟因而被释放,他无疑的会立刻回迦南地,那么神的计划就被破坏了。看到最后的结局时,我们才能明白原来酒政忘记约瑟的所托是出于神;若是约瑟无法忍耐到底,因此叛逆神,那么神可以藉着他人来完成他的旨意,而约瑟本人就得不到尊荣。

    阿玉说“从一万个姐妹中找不出像我这么倒霉的人!”我想:她假如明白神的公义与他的旨意,知道人只要一味地忍耐、顺服就必得福的大道理;那么看到新婚丈夫天天闷闷不乐,无缘无故的乱发脾气时,她会机警地觉察出,他必定是受了什么打击,神从一万个姐妹当中选中了我,要我治愈他内心的创伤。不一定要去探究到底,有些事不知道反而比知道了更好。当发挥同灵爱,一味地以笑容与温柔、体贴去对待他,至于受了何种创伤,勉励阿福常参加聚会,多祷告亲近神,让阿福的情绪慢慢稳定下来,他自然体会出还是同灵的妻子好;他对阿玉就会由惭愧而感激,慢慢地产生浓厚的感情,负起养家的责任,过他荣神益人的生涯了。要阿玉这样做,当然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但我们基督徒都应该学习主耶稣被钉在十字架上,还为迫害他的人祷告的博爱精神;只要我们愿意这样做,神会帮助我们做到的,其实阿福婚后暴躁的行为,只是一时的现象,他到底是在主内长大的青年,他有敬畏神的心,只不过是因为一时心情平静不下来,难免有不正常的表现,这时阿玉的反唇相讥给他火上加油,加上阿玉一怒之下跑回娘家才造成了不可收拾的后果。阿福的母亲实在不应该任凭不知情的媳妇,回娘家长期的住下来。她应当劝媳妇回来,不一定要向媳妇说明真象,她可以婉转地告诉媳妇,现在阿福的心理好像不大正常,他以前不是这样子的,请媳妇暂时忍耐一下,婆媳俩一起为阿福祷告,相信阿玉会被婆婆诚恳的态度所感动,心情会软下来的。但现在……!只有留给人不尽的叹息罢了。

    现在我不知道阿玉在那里,但我仍为她祷告,盼望主怜悯她,感动她,有一天会回到教会。她说她绝对没有做错事,但是她怀疑神的公义,甚至掩面不见神就是大罪了。但愿她虚心求神赦免!
    △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吗?(罗9:21)
    人算什么?凭什么对神提出他应对自己如何如何的要求?现在阿福的灵命是完了,但肉体上仍是夫妻,为了孩子,求主施恩,使阿福回心转意,回家团圆,做正当的事业,负起养家的责任。但这就要看阿玉的信心如何了!
    △窑匠用泥作的器皿,在他的手中作坏了,他又用这泥另作别的器皿。窑匠看怎样好,就怎样做。(耶18:4)
    △在人这是不能的,在神凡事都能。(太19:26)

    在教会里,绝大部分的信徒都过着美满的婚姻生活,但偶尔也会看到像阿玉那种不幸的例子。我观察许多同灵,遇到不幸的婚姻时,都能甘心面对现实,一面祷告求告主帮助自己经得起磨炼,以免主的圣名因自己而蒙羞;一面默默地结着圣灵的佳果仁爱、和平、忍耐、恩慈、良善、温柔、节制(加5:22-23)。这些同灵后来都得到意想不到的祝福。

   
神是绝对公义的!


 

上一篇:婚姻vs.抉择  下一篇:婚姻的真理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胜敌三“因”

·面对灵异世界

·饮于一位圣灵 — 明辨圣灵

·对神迹的认识

·对启示、异象、异梦的正确

·撒但的试探

·对撒但的一点浅识

·一件美事

·环境和信仰

·人生与宗教信仰

·视听工作的重要性

·被圣灵充满

·如何做好师生沟通

·如何带领孩子祷告

·陪谈百问百答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