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专题频道 >> 打开圣经之钥 >> 文章内容

我的天路历程

编号:6271 | 添加时间:05-12-07 00:08:51 | 浏览量:

1923年的3月11日(农历1月11日),笔者出生于台湾的中部彰化县和美镇的乡下
户籍上登记为三男,但在我所知的,是上有五姐,下有一妹的独子。当父母生
下我的时候,可能是一喜一忧:所喜的是所盼望的儿子又生下来了;所忧的是,
是否像上面之二子又养不成,而把我送给乡村的偶像为干儿子以祈保佑。因此,
记有许多偶像名的护身符一直带到中等学校从不离身。大概为了拴住我的迷信之
故吧,舅舅送我一个金耳锤挂到入小学为止,至今左耳还留有痕迹哪。在这种笃
信偶像的家庭长大的我,能信耶稣实在做梦也没想到的。曾经有一聚会所的信徒
(是我大学时的同学),每逢星期日就想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聚会;但每次都被
我拒绝了。
 
乡下出生的我却有一点好学心,考上日治时代的台中州立台中商业学校,读了五
年毕业后,强求父母让我往日本读大学。在日本统治之下,受了歧视与欺负,萌
起抗日之心,盼望有一天能回祖国大陆去,不愿再做殖民地下的顺民,而白天在
东京中央大学读法律之余,夜间到东京外国语学校学中国话。1941年12月8日,日
本偷袭珍珠港而爆发太平洋战争。日军占领东南亚一带地区,号称大东亚共荣圈
而设立大东亚省为内阁之一省以统管其占领区。战争激烈,对其殖民地之台湾,
朝鲜(韩国)也征起兵来了。以志愿兵的美名之下强迫我们文科的大学生当兵。为
了逃兵役,我不得不离开学校,正在想办法逃往中国大陆之时,刚好大东亚省正
在招募前往中国大陆的留学生,因曾经学过中国话而得以考取了。本想往北京多
读国语,想不到是被派往广东领事馆去学奥语。当时从日本去广东必先到台湾,
然后转往广东。因许多往台湾之客船都被美国之潜水艇击沉,我就以大东亚省之
留学生的名义,勇往陆军省申请军机载我回台湾。等了多日被批准了,便到九州
的福冈过夜。被安排的旅馆,房间有沙发床,又有电话。有生以来第一次住到如
此的客房,感觉自己的身价提高了不少。坐飞机回到台湾,轰动于亲戚朋友之间
因为当时到日本要坐三天的船才能到神户,而民间未曾听过有人坐过飞机的。
父母看我平安回来,当然喜出望外;因不仅不必去当兵,又以大东亚省之留学生
名义回来,得以受人称赞尊重。回家后父母马上准备许多牲礼带我到各地的庙宇
去还愿,使我得知我在日本时,父母曾向许多的偶像祈求我的平安而许下了很多
的愿了。回到台湾之后过着每天要躲在防空壕的生活,因B29的美国轰炸机每天都
会来空袭,过着早晨起来不知能否活到晚上的不安生活。虽然往广东的行李都寄
到基隆港去了;但轰炸之激烈终于没去成,日本投降,台湾光复了。受日本统治
50年的台湾人民,当时的欢天喜地之情,是年轻一代的人所无法了解的。
 
因我懂中国话,当大陆官员来接收台湾时,我吃香了,我做了台中州厅(管辖台
中市、彰化郡、南投郡、丰原郡,一市三县的官府)之翻译官,与州长等大官同
起同坐。因此我的结婚日(1945年10月25日),州长与大官们特地到我们乡下来
参加喜宴并致祝词。台湾光复当翻译官之喜,加上结婚之双喜临门,当时是我一
生中最喜乐有光彩的时期。因家乡属彰化县之故,被彰化市警察局长聘为秘书,
在警察局任翻译工作一段时间。翌年三月,我考取台湾长官公署(台湾省政府之
前身)秘书处编辑一职,负责将日文之公报翻译成中文之工作,已是大学毕业者
的委任二级之薪俸(以后我再读四年大学之薪俸相同),但是我想赚钱以后还有
机会,读书非趁年轻时不可,而把高薪之职弃如蔽屣,再进大学攻读,加重父母
之负担,使妻子受生活之苦。本想读未学完的法律课程而考台大法律系未被录取
只好进入台湾师范学院(师范大学前身)国文系以多学中文,晚上在私立延平
大学念法律。因二二八事件延平大学被封闭,读法律之命运中断而成为第一届师
大国文系毕业生,在母校省立台中商专服务30年后退休。如今想起能在文字传道
上尽些责任,乃是神阻断我读法律的关系吧!当教员后,生活比较安定,糊里糊
涂的过日子,从未想到我会成为基督徒踏上天国的道路。
 
人的脚步为耶和华所定,人岂能明白自己的路呢?(箴言廿章 24节)。时候一到
台中教会的郭明钦老弟兄(郭子民长老之父)之一句天方夜谭似的话:「你如
果能信耶稣,遇到甚么患难困苦都能欢喜快乐。」吸引了我。当时是我失去父母
一生中最暗淡的时机,整天闷闷不乐,槁木死灰般地过日子。「患难困苦岂不
使人痛苦不堪,怎能欢喜快乐」呢?虽然是难信得来,但是如果有这种东西,我
也 要,而开始往台中教会慕道,时为1957年的暑假。两个月的暑假我几乎无一日
缺席地热心求道,结果一无所获,九月开学后,我就不再去了。过了一两个月,
遇到一件不如意的事而再前往教会去。当时台中教会正在举开秋季灵恩布道会,
我自动前往台前求圣灵,以祈求神的安慰。一跪下,身体开始振动,不知不觉眼
泪也掉了下来。开始得到圣灵的感动,尚未说方言。之后,再热心求道,不仅是
真耶稣教会,凡是台中市 的一 些教会有布道会时我都去参加了。
 
翌年元月,南台中的聚会所(小群会)布道会时,我踏进他们的教会。看到他们
的热心,又听见他们根据科学知识之证道,觉得有兴趣而常往那边教会跑。但台
中教会每星期三的见证会,见证神迹之体验也吸引了我。有一晚见证会时,我借
了寄宿在我家学生的脚踏车去听见证;聚会完,想回家时看不到我的脚踏车,询
问结果才知道被偷了。教会负责人及传道等都来安慰我,叫我不要灰心,要继续
来。教会可替我想办法。好象怕丢掉这热心的求道者。但是,很奇妙,我的心却
很平静,一点也不忧不愁,也不忿怒地走路回家。到了家向内人含笑地报告丢了
脚踏车。她以为我在骗她。等到真的看不到车子时,就骂了「你发疯啦,丢了车
子还在笑甚么?」我也不知道当时为何有如此般的心情。后来我想到了,我向神
祈求的,使我体验到了。一辆脚踏车算不了什么患难,但一辆脚踏车约值我一个
月的薪水(约一千块台币),也算一点打击。过了几天教会负责人与传道带了80
0元来,要给我丢车的补偿。我笑着说:「丢车是恩典,我向神祈求『患难中的喜
乐』,使我体验到了,我怎能收这钱呢?他们听完我的话,也同声感谢神,就带
着钱回去了。科学重实验,宗教却是重体验,这是我求道以来第一次的宝贵体验
 
在聚会所得到的三本书:到底有没有神?圣经是神所默示的吗?耶稣是神的儿子
吗?这是一位获有德国化学博士学位的信徒写的。他以科学家的观点阐明这些问
题,建立我对基督教的基本信仰。所以我喜欢到他们的教会去聚会。六月中聚会
所有一次洗礼的机会,他们问我要不要接受洗礼归入基督名下。既已尝到神恩,
内人也没有反对而决心受洗成为聚会所的信徒。但是在受洗前夜,他们给我解释
受洗之意义,并没有提起赦罪的事,而说是向神,向魔鬼,向人表明从此乃归主
名下的仪式而已,使我一颗接受洗礼的热诚被冷却了。他们说,你的罪已得赦免
了,因你已经得救了。既然我已经得救了,何必受洗呢?就因此没去接受洗礼。
聚会所的人看我没有去受洗而来找我,正好台中教会教务负责人陈扬真长老与郭
长柏弟兄(子民长老)等来看我。因我曾告诉郭弟兄要在聚会所受洗的事而来看
我究竟怎么样。他们来了之后,谈起受洗与得救等问题。当时对圣经未熟的我不
知孰是孰非,把我的脑筋搞胡涂了。之后,我想:我那一方教会都不去了,真耶
稣教会说的是这样,聚会所说的是那样,我要相信哪一方呢?我必须根据圣经自
己查考;因此,从马太福音读起,凡遇到有关洗礼、得救之经节我都把它记录下
来以资判断。
 
我对于为何神使我发起受洗的热心,又使我热心冷却而没有接受受洗之事,百思
不得其解时,我一位要好的朋友告诉我:这大概是你父母阻挡的吧,因为他们是
反对你信耶稣的。口中之意,他也是不大喜欢我去信耶稣。当我感觉我的阻碍有
这么多,我就迫切祷告,求神先赐给我圣灵,得有一个明确的证据,才有办法向
亲戚朋友交代。过了几天,郭弟兄带了从聚会所来本会受洗的黎达敏弟兄来看我
大概要来告诉我黎弟兄为何要从聚会所转到真耶稣教会之由罢。黎弟兄的国语
没听懂一半,但他劝我参加祷告会的事我答应了。我为了祈求神能先赏赐给我的
圣灵而再去参加祷告会。神怜悯我的心情,尚未受洗而先赐给我圣灵了,时为19
58年的6月25日早晨,于台中教会祷告室。早晨祷告会后,我进入祷告室,看到一
位信徒在那里唱灵歌,唱得很好听,偶而听到一两句「哈利路亚」以外,不明其
意,心中想着,好象是在唱希泊来诗歌,但想起他未上过中学,英文都不懂,怎
能唱希伯来语?顿然想起:对了,是神教他唱的,明明神在这里,我为什么不信
呢?好象遇见了天父之冲击,我大声哭起来了,身体振动之力,把手表的带子都
振断了。一喜一悔之恸哭许久。停下来之后,跪在后面的弟兄(郭子民长老)说
恭喜,恭喜,你已得圣灵,是我们的弟兄了。当时只知一生从未有过的恸哭之
外,不知舌头已在转动说灵言。这是我第二次求道所得的大体验。
 
得圣灵的第二天早晨,眼睛张开,看到天亮了,想睡也睡不着,就起来往教会参
加早祷会,如此继续多年。本来早起对我来说是一件难事,校长规定当导师者须
七点到校监督学生自习,我都常常迟到。得圣灵以后,就不再迟到了。圣灵赐给
我更宝贵的,是原来很难消除的怒气,在学校所发的脾气,常带到家里,无缘无
故地对妻子儿女发泄。在家所生的怒气,也在学校就对学生发散,迁怒之事无法
控制,真如保罗所说:「立志为善由得我,只是行出来由不得我……我真是苦啊
谁能救我脱离这取死的身体呢?」(罗七18~24)感谢神,靠着圣灵的充满获
得解决了。当我脾气无法消散时,一跪下祷告,被圣灵充满,尤其是唱起灵歌来
没几分钟就烟消云散了。圣灵是一种能力(路廿四49;亚四6;弗三16),从此
我体验到了。
 
在我求道期间,每次台中教会举行灵恩会时,负责人、传道者都会劝我受洗,我
都拒绝了,当我受圣灵之后,他们以为我会接受洗礼,但是我并没有报名要受洗
因为我还有两大问题尚未解决。第一是与乡村之偶像的父子关系,第二是拜祖
宗的问题。能引导人明白真理的圣灵(约十六13),在几个月之内,启示我明白
了。祂使我认识谁是真神,而看出作我父亲的偶像并不是真神;拜祖宗只不过是
一种风俗习惯,并不是天经地义的真理。对前者,我写了一篇「我所认识的真神
(刊登于圣灵报第155期1963年7月),对于后者我也写了一篇「论拜公妈(祖宗)
的问题」(刊登于圣灵报第157期),如今已认识到耶稣才是真神,除祂以外,
别无拯救(徒四12)了,还有甚么可踌躇不接受洗礼呢?1958年的11月16日,于
台中教会秋季灵恩会时,终于接受洗礼,归入真神名下做了真神的儿子(加四4~
7;弗四5)。
 
如今回想自1957年之夏季至1958年的秋季,约一年半的时间,真神拣选我,千辛
万苦的带领我,使我属灵的眼睛得开,从黑暗中归向光明,从撒旦权下归向真神
因信耶稣基督受洗得蒙赦罪,和一切成圣的人同得基业(徒廿六18),真神之
宏恩浩大,不知如何感谢报答才好!
 
希伯来书第十二章记载:主所爱的,祂必管教;又鞭打凡所收纳的儿子。受洗前
我体验到真神的滋味是甜的,但是受洗后,神给我的滋味却是苦的。我患了多
年的失眠症,睡不好,吃不下,排泄困难,痛苦不堪。人也变的槁木死灰,行尸
走肉,过一日如千秋,曾经想到要自杀的事。走路无力,手也发抖不能在黑板写
字,不得不请假。服务教职30年间,唯有这次请假一个月,以为非离开工作岗位
不可。精神科医师说,如此忧郁症即使好了,也会常发作,药非吃半年至三年不
可。但只要真神肯松绑,我恢复得很快,约一个月的时间就好了。但如医生所说
以后也会常发生,但不再像以前那么厉害了。神在认为我还没达到祂所定的标准
时,鞭打就再来了。虽然如此,神让我从台中教会负责人兼宗教教育系负责作起
并被按立为执事;后来还被选为台湾总会负责人及联合总会负责人。长老职是
在台湾总会文宣处工作时,圣职人员会议决定凡当常务负责人者,必改立为长老
而与林从道长老一齐被按立为长老。如今想来,因我担任圣职非圣洁不配作贵重
的器皿,而神必须常用火烧尽我的渣滓吧!因此,祂就常试炼我管教我。
 
我当教员30年,于1980年从台中商专(现在之技术学院之前身)退休,在台湾总
会文宣处服务三年。当时圣灵报的编辑由处负责一人负责,且要校对。等到《青
年团契》杂志社从台北迁来台中之后,才增加一些人员,稍具规模。1981年,我
负责文宣处后,为了配合时代潮流,过于单调之圣灵报封面,由一位神学生之建
议,以各地教会会堂之外观与风景画轮流改用彩色图,以吸引读者之兴趣。内页
也以插图补白,不用过去转接文章之法以免阅读时翻来翻去。另一方面鼓励投稿
而把向来只有32页之圣灵报自1982年之一月起增加8页篇幅,成为40页之刊物。翌
年一月又增加8页为48页之圣灵报。因此,如缺少稿件时自己不得不多写文章以补
充,而常在圣灵报中有两篇我的文章。1984年我移居美国后,多年来一直未见增
加篇幅,到2001年便改为三种刊物(圣灵报、宗教教育、青年团契)合并之如今
的大本圣灵报。
 
本人对真理研究有兴趣而于1981年12月出版真理研究第四集,收录联合总会真理
研究委员会所提出讨论的一些文章。之后,鼓励同灵多写这类文章而约半年就出
版一册,至第九集我离开文宣处为止。1984年我移民美国后,到1987年8月才有第
10集之出版,以后就没有看到这类之刊物了。因各地教会都在感觉传道者不够,
缺少讲道人员而编了预算,创设一间录音室,请传道、长执录音,出版录音带以
供家庭聚会,以应无传道时之需,并给信徒可以在家多听道理,因当时录音机已
较普遍了。创始之初,大家感觉在一小房间一人讲话不习惯而不得不亲自示范录
了几卷:基督精兵、耶稣与孔子等,如今还保存在家以为记念。仅仅三年的短暂
时间,虽然也尽力多出版一些书刊,以增补向来不多之本会书籍,惟因人力有限
未能多尽文字传道之责为憾。如留有些微之痕迹于本会文字传道圣工上,不白
站圣工岗位,便可得安慰了。
 
移民美国后,为了学习英文,就少写文章。曾经在台湾教过神学生的太极拳也忘
了。等到从东部迁到洛山矶后,再跟从大陆来的几位老师复习太极拳,并练八段
锦等,不忘多运动保持身体之健康。因为身体是神的殿,也是圣灵的殿,是重价
买来的;不仅是要保持圣洁,并且要维持健康才能荣耀神(林前三16~17,六19
~20);并且,我喜欢能多访问各国教会获得彼此的造就。为此非有健康的身体,
怎能遍走天下,周游列国,与同灵交通呢?蒙神的恩典,使我活到80岁了。人生
七十古来稀,在我年轻时平均年龄是50岁,故有「人生五十」之言。因此,我曾
想能活到七十岁多好!70岁过了,我想到先父活到75岁。如今医学进步的时代,
我非活到75岁以上便是不孝,因为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不敢毁伤孝之始也(孝经),
而求神至少让我活到75岁。如今75岁过了,对神已经无所求,何时神召我回
家安息,我欢喜接受。得救在乎归回安息(赛卅15),不仅是将来在天国的安息
如今在地上也常享受到安息,体会了「常常喜乐,不住祷告,凡是谢恩。」(
帖前五16~18)的生活,已经是在地如天了。
 
 
 


 

上一篇:论拜祖宗问题  下一篇:无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胜敌三“因”

·面对灵异世界

·饮于一位圣灵 — 明辨圣灵

·对神迹的认识

·对启示、异象、异梦的正确

·撒但的试探

·对撒但的一点浅识

·一件美事

·环境和信仰

·人生与宗教信仰

·视听工作的重要性

·被圣灵充满

·如何做好师生沟通

·如何带领孩子祷告

·陪谈百问百答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