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教会直播 | 城关教会直播 | 江镜教会直播 [城关教会星期一、三、五晚19:10有直播,其它只有安息日直播]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橄榄园 >> 高·认识基督 >> 文章内容

圣经的成书史与权威 4

编号:8768 | 添加时间:08-08-11 14:06:55 | 浏览量:

壹. 圣经之译本

一、 古译本

圣经主要的古译本如下:

(一). 七十士(希腊文)译本

(Septuagint,简称LXX)【主前150年】

又称希腊大圣经,相传系在希腊时代由埃及之托勒密王朝二世 (或译为多利买二世) 非拉铁非延请犹大之七十二位文士(注:来自12支派,每支派6人)于埃及之亚历山太城的大图书馆用取自耶路撒冷得来之希伯来原本译成希腊文,供说希腊语的基督徒使用。其内容包括希伯来文圣经之24卷(注:即现在旧约全部,参第六(一)2节)与另外17卷次经(注:罗马天主教采用其中12卷)。

首五卷摩西五经完成于主前285年~247年间,其余陆续于主前150年全部翻译完成。此译本在所有译本中最具有权威性,在耶稣时代也已被普遍与广泛的应用。此外由于新约也是用希腊文写的,因此引用旧约的地方多取自七十士译本。此译本广为基督教会所使用,后来在巴勒斯坦再经修订,引发其它希腊文译本的产生。这些译本虽名为参考七十士译本,但却不完全依据,可谓独立的译本。可惜这些译本只剩片段,只出现在第三世纪俄利根的合参本(Origen''s Hexapla)。

(二). 亚奎拉(希腊文)译本

(Aquila)【主后130年】

依据希伯来经文,甚至文法结构不是希腊文,却类似希伯来文,有很浓厚的犹太传统。

(三). 辛玛古(希腊文)译本

(Symmachus)【主后180~192年】

译笔严谨,甚为第四世纪教父耶柔米(Jerome)推崇,有撒玛利亚的背景,仍带有浓厚的希伯来色彩。

(四). 古拉丁文译本

【第二世纪】

依据七十士译本再译而成,新约缺希伯来书、雅各书与彼得后书。

(五). 古叙利亚文译本

(Old Syriac)【第二世纪】

为叙利亚人所用(不含次经,且新约缺雅各书、彼得前后书、约翰一二三书、犹大书与启示录)

(六). 埃及古文译本

(Coptic)【第二世纪】

埃及古文译本分为南方与北方两种方言版本,但没有完整的旧约版本,已保留下者有五经、诗篇、约伯记、箴言及先知书。在基督徒中间流行,有不少用词使用外来语--希腊文。

(七). 亚兰文译本

(Targums)【巴勒斯坦:第二世纪,巴比伦:第五世纪】

主后第一世纪,希伯来语文已不再流行,连会堂的礼拜文也采用亚兰文,因此应当时的需要而有亚兰文译本。主后二百年左右,有犹太教义集出版。巴比伦的亚兰文译本则是在五世纪时巴比伦的犹太人所编辑,内容主要为先知书及五经)。许多经文采意译,不使用直译。

(八). 杜多勋(希腊文)译本

(Theodotion)【第二世纪后期】

译者是在以弗所归化犹太教,译文中多处补充七十士译本之不足。在经文评鉴方面很有价值。

(九). 修正(希腊文)译本

(Lucian of Antionch)【第四世纪】

耶柔米在主后396年特别提出七十士译本有三种修正版,希斯修(Hesychius)、该撒利亚(Caesarea)及路西亚(Lucian)。第三修正版编者为路西亚,地点在安提阿,日期为主后第四世纪(路西亚在312年离世)。内容方面似受死海古卷的影响。在经文评鉴方面最有价值。

(十). 别西大(叙利亚)译本

(Peshito Syriac)【第四世纪】

依据古叙利亚之译本(注:不含次经)再译而成,又称通俗叙利亚文译本,为叙利亚教会所应用。

(十一). 依索匹亚(又译:埃提阿伯)(阿拉伯)译本

(Ethiopic)【旧约第四世纪,新约第五世纪】

也在早期教会出现,属闪系阿拉伯文的西南支,译自七十士(希腊文)译本。

(十二). 哥德译本

(Gothic)【第四世纪】

(十三). 乔治亚(高加索)译本

【第四世纪】

(十四). 武加大(拉丁文)译本

(Vulgate)【404年】

此为旧拉丁文译本之修正本,又称通俗拉丁文译本,为教父耶柔米(St. Jerome)于主后382~404年间所译。此译本作为西方之圣经约有一千年之久。旧约除诗篇外全部由希伯来文译成。1546年天特会议后,将此拉丁文圣经之内容确定为除了原39卷圣经之外,也包括了许多次经的内容,总共46卷。另外再将玛拿西祷告书与二本以斯得拉伪经列成附录。有关天主教的拉丁文圣经目录详附录一。

(十五). 亚美尼亚译本

【第五世纪】

文字优美,甚至被称为「版本之后」,旧约译自武加大(拉丁文)译本,新约译自希腊文与叙利亚文译本。

(十六). 亚拉伯译本

【第五世纪】

(十七). 译自武加大

(拉丁文)译本

(十八). 斯拉夫译本

(Slavic)【第九世纪】

二、 今译本

到目前为止,据统计全部圣经或局部圣经已译成超过二千种以上之方言,估计全世界98%的人都能读到自己方言的圣经。以下特将对我们关系较密切之英文与中文译本加以讨论:

(一). 英文译本

主要之英文译本如下:

1. 威克立夫圣经(Wyclifs Bible) 1382年,1397年修订】

由于翻译完成时间在活版印刷术1454年发明以前,故只有手抄本,为第一本英文圣经,是由威克立夫依通俗拉丁文译本再译而成。此译本公开后,使一般人也有机会接触到圣经,罗马教会的解释不再被视为绝对权威,因此教皇首先竭力反对,不过此举也酝酿了宗教改革运动的发生。威克立夫死后,他的遗体被反对者用火焚烧,并且将骨灰拋入河中。

2. 丁达尔圣经(Tyndales Bible) 1525年】

由丁达尔依据原来之希腊文与希伯来文圣经译成,比威克立夫圣经更能准确与清晰的表达圣经的原意。此一圣经付印后曾被暗藏在货物的包裹中偷运到英国。他因翻译圣经而被迫到处逃亡,后来于1536年10月6日被上级僧侣处以烧死的刑罚,时年46岁。

3. 可弗达尔圣经(Coverdales Bible )1535年】

由可弗达尔从荷兰文与拉丁文圣经译成。

4. 马修圣经(Matthews Bible)1537年】

由罗吉士(Rogers)抄自丁达尔圣经与可弗达尔圣经。

5. 大圣经(Great Bible)1539年】

可弗达尔(化名马太)根据拉丁文圣经、丁达尔圣经、可弗达尔圣经与马修圣经合编而成。

6. 日内瓦圣经(Geneva Bible) 1560年】

由逃离到日内瓦的更正教学者依丁达尔圣经 (Tyndale’s Bible)与大圣经改译而成,曾盛行一时。为英王钦定本出版前最广为使用的圣经。

7. 主教圣经 (Bishops Bible) 1568年】

由日内瓦圣经改编而成,由英国大主教派克所主导,专供英国圣公会使用。

8. 英王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简称KJV)与新钦定本 1611年,新版1997年】

英王James一世于1604年任命47位学者去校订当时正式使用的「主教圣经」(Bishop’s Bible),使之尽可能接近原文真理,历时七年。此一译本内容受丁达尔圣经之影响很大,原是专供苏格兰的长老会与英格兰的监督会在公共礼拜时所用。但300年来,这本圣经已成为英语世界中最重要的家用圣经。1997年再对用词方面讲求现代化,且加上新式标点符号后出版新钦定本。

9. 英国修定本(English Revised Version)【新约1881年,全书1885年】

依英王钦定本修正而来。

10. 美国标准本(American Standard Bible,简称ASB)与新版美国标准本(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简称NASB)1901年;新版1963年,全书1970年】

由51位英国人与32位美国人依英王钦定本以更清楚易解之文字翻译而成,许多神学院喜欢以此译本作为研究圣经的教材。为天主教圣经,此后又有新版美国标准本(简称NASB)完成修订。

11. 犹太教圣经(简称NJPS)【1917年,新译1982年】

原美国犹太人所用的圣经,为十九世纪所印行的。犹太出版社虽曾计画出版另一部译本(M. Jastrow 主编,1892至1903年),但未完成。不过1917年仍照传统经文版圣经译本。1962年再综合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的信仰,照传统经文,译成旧约,于1982年出版新译圣经(New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Bible),甚有价值。

12. 芝加哥圣经(Chicago Bible 【新约1923年,旧约1927年,全书1931年,加次经1937年】

由顾德斯比(Goodspeed)主持译事与出版,芝加哥大学特别予以倡导,使其普遍流行。在1931年合成全部圣经(定名为The Bible:An American Translation)。

13. 修订标准本(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简称RSV)【新约1946年,旧约1952年,次经1957年;再修订1959年、1971年、1990年】

为天主教圣经,自1930至1957年,由美国学者所组成的委员会在许多大教派的美国教会授权之下,在国家教会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和国际宗教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Religious Education)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对美国标准本的修订,同时另加上次经的翻译。当初的任务是翻译出一本能提供「现代学者对经文意义的最佳了解,同时将这种了解以一种公共崇拜和私人灵修都适合使用的英文措辞方式表达出来。而且还要保留如英王钦定本 (KJV) 般在英语文学界拥有崇高地位的特性。」

人们对于此译本的态度是复杂的,在美国和英国很多人都推崇它是一本可信赖的、也是最新的现代英文译本,它保留了英王钦定本的高雅,同时也使教会中的任何老少教友都能了解。

不过也有人对于这版本和翻译者也有批评,他们认为译文中「现代主义者」(Modernist)的思想过于浓厚。但是也有另一批学者则持另一种想法,他们觉得这些译者仍深受传统语言所束缚,他们应当在译文上表现更多的创作力和新颖性,这版本为要尝试在形式上同时是古典的,也是现代的,因此有些缺点也是难免的。

14. 福音书现代英文译本(The Gospel in Modern English)【1952年】、行动中的年轻教会(即使徒行传译本)(The Young Church in Action)【1955年】、启示录【1957年】、新约现代英文译本 (The New Testament in Modern English)1958年】与四先知书 (Four Prophets)1963年】

英国的J.B Philips自1947年以「给年轻教会的信」为题,陆续出版了有关新约及四先知:阿摩司、何西阿书、第一以赛亚书、弥迦书的译本。Phillip的译文通常相当活泼,接近意译,他的翻译有三个原则:

(1). 译文读来不觉得像是译文;

(2). 译者不应当将自己的观点置于译文中,强叫人接受。

译者当尽他最大的努力使其与读者之间传达的效果,就如同圣经作者对其原读者所产生的影响一样。

15. 扩大本圣经 (Amplified Bible) 【新约1958年,约伯记至玛拉基书1962年,创世纪至以斯帖记1964年,全书于1965年出版】

这译本基本上是在乐可门基金会(Lockman Foundation)的赞助下,由France E. Siewert的作品发展而成的。逐步就译成部份分批出版。

此译本为要尽可能的列出所有与主要希伯来文(及希腊文)单字相等的英文单字,并将多样的英文单字和词组以括号插置于经文中,用来表示主要圣经单字和词组之意义的范围,其结果造成译文非常冗长。例如:林前十13在修订标准本 (RSV译本)只用44个字,但本译本却使用了139个字。

此外,此译本也常将己意以括号插入于经文中,如创一26则译成"God Said, Let Us(Father, Son, and Holy Spirit)Make Mankind in Our image"《即:神说:我们(父、子与圣灵)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括号中之(父、子与圣灵)即为译者自行加入者。因此使用这译本时应格外谨慎小心。

16. 新世界译本圣经 (The New World Translation Of The Holy Scriptures) 1960年、1971年】

耶和华见证人于1960年出版此译本的目的是「在可以被了解的情形下,尽可能依照原文」,因此很少出现意译。于1971年它更以五种语言出版。这译本有一大特点,就是将神的名字忠实地译成Jehovah (Yahweh)《即:耶和华(雅巍)》,译者认为古代的编者或抄写者以主(Lord)或神(God)的字眼取代替原先使用耶和华的作法都是不对的,应重新使用耶和华的名。(例如:创世记十八3),它在序言中即公开谴责现代译本以主(The Lord)一词来隐藏神的名Jehovah或Yahweh。

此译本在英文文体的表现方面常常略显笨拙与不够优雅,由于它企图通过译文和经文的注释来辩护耶和华见证人会的教义,因而也折损了它的使用价值。

17. 新英文圣经(The New English Bible,简称NEB)【新约1961年,全书1970年】

苏格兰教会于1946年提出从事这新译本的建议的。不久,英国、威尔斯和爱尔兰的教会、美国的主要自由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公理会、长老会和贵格会等)以及美国和苏格兰的圣经公会都支持这项计画。

这译本所根据的旧约希伯来和亚兰语经文是传统经文的最新版本。不过译者根据死海抄卷、古代版本以及不同的希伯来文抄本和推测做了很多的改变。所有经变更的翻译、希伯来文的字面意义、专有名词的意义、经文的改正、资料排列秩序的改变等均在附注中标示出来。

新约则不根据固定的希腊经文,译者们仔细地考虑各种古代抄本和各不同版本的不同见解,选择看来是最原始的字,并在附注中记下其它尚有可能选择的重要字。译本也提供了旧约、次经和新约的一般导论介绍,所以读者可以了解到各部份翻译时所牵涉到的程序和问题。经文的印刷是采分段式的,各段前面并加有标题。

新英文圣经是一本真正的新译本而不是修订一本既有的译本,它几乎没有字对字的直译,它使用通俗的、庄严的、有效的与直接的英语成语,并且避免使用古老的辞句和现今俚语,当然一些英国的习惯用语也偶而会出现。

这版本是为公私场合均可阅读使用而设计的,不过也受到极大的批评。它集有英国和苏格兰最好的圣经学者的联合学识及不列颠群岛主要非罗马天主教之教会正式授权。

18. 今日圣经意译本(或译『新力圣经』)(The Living Bible Paraphrased,简称LB)【新约1962年,全书1967年】

此译本着重意译,它认定比翻译更进一步的意译就是适当的注释。在这本意译圣经中实在有颇大部份的批注,它的批注正如它的序言所说的是「一种严格的福音地位」。

在文学的翻译上,不受原文排列的约束,它尽量以不同的字来表达作者的思想,因此圣经的诗体部份几乎都译成散文。

译文中附有经文的脚注,他们提出不同的翻译作为作者所暗示的意义。不过其暗示的意义,有时候却超过经文所不曾有的含意(例:参约十三20;罗三21和来五7、九18的脚注。),有时候自行更改圣经的叙述(例:诗篇一三二篇原为第三人称,但译本改用第一人称,使大卫成了该诗篇的作者)。

此外,不正确及不合宜的翻译也常出现在这译本上。例如「良心的树」,创世记二9.17原译为「分别善恶的树」,这是强将希腊思想灌入希伯来文圣经的文句中之不被外界接受的作法。而保罗对于「拯救」和「称义」这些字的意义也不适当地被译成「到天堂」(罗一16、17,三21,四4、5);难译的部分也不加以翻译(例:可十三30)。

译文中辞句的简洁固然讨喜,但过份的简洁常不能完整表达全文的真义。例:林前十三:l只简译成"I would only be making noise",而林前十五:58亦只译成"Nothing you do for the Lord is ever wasted"。因此倘若阅读此译本时,应有其它译本在旁比较是比较适当的!

19. 给现代人的福音(Good News For Modern Man)──现代英文版圣经(Today''s English Version,简称TEV)【新约1966年】

美国圣经公会的圣经学者和翻译专家Robert G. Bratcher于1964年以「正确时机」(The Right Time)为题,从新约的马可福音开始着手翻译,此后在英美二国学者所组成的咨询委员会之协助下,Bratcher在1966年出版了他的整本新约译本-给现代人的福音--现代英文版圣经。

现代英文版是采用现代语言的新译本。它不使用传统的圣经词汇和文体,其高可读性和掌握意译的真实与正确性为其特点。译文插有Annie Valloton的简单生动线条画来说明经文。段落的标题和有效的分节对阅读亦甚有帮助。此外并将新约中所提到的名词、地名及人名以辞典方式加以批注,重要主题、人、地、事件亦以索引方式方便检索,增加了这使用者的实用性。

20. 耶路撒冷圣经 (The Jerusalem Bible,简称JB) 1966年】

为天主教圣经,此译本的编者是利物浦(Liverpool)基督学院(Christ''s College)的Alexander Jones,他在27位同工之协助下,以耶路撒冷著名的Dominican教派人士Roland De Vaux所领导的一群学者于1948至1954年间所从事之译作,并以1956年出版的法文译本为基础从事英文圣经的翻译,翻译时并特别着重反映对于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圣经之忠实。

译本内容包括罗马天主教称为第二正典的书(新教称为次经)。此一译本附有导论性之文章、丰富的脚注、表格和地图,是罗马天主教很重要的一种富自由学术色彩之译本。

虽然译者的神学思想在某些地方均有附记(例如马太一25,十八18,十九9,但对于有关历史批判通常表现得很保守,此外对于某些古卷抄本没有的经文,虽然他们有不同意见,但也都列入客观的译文中(如可十六9、20;约五31~34;六53~八11),并以脚注加以说明。

21. 新美国圣经 (The New American Bible,简称NAB)1970年】

此译本为在Episcopal Committee Of the Confraternity of Christian Doctrine的支持下,动用约五十位学者(其中有四位是新教徒)用了几乎廿五年的时间从原文直接翻译而来,属天主教圣经。

从事这新译本的灵感来自1943年罗马教皇的通论,它准许自原文翻译圣经并批准和「分离的弟兄们合作」工作。所以罗马天主教的圣经学者便开始此一领域的工作。

此译文(含有次经)整体来说文笔甚为流畅与熟练,只有很少数特殊之罗马天主教教义出现在导论和脚注中。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一样也都加以采用。

22. 新国际版本圣经 (The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简称NIV) 【新约1973年,旧约1976年】

此译本是在纽约圣经公会的支持与赞助下,有意要成为保守派和福音派教会的「标准版本」。来自34个不同教会组织,分成20个小组,动用约一百多个保守派、福音派的新学者共同参与此事工,当初出版此译本的目的是为针对那些一方面不满足于具有所谓「自由」倾向色彩的修订标准本(RSV)、新英文圣经 (NEB) 版本圣经,另一方面又不满足于今日流行于保守派圈内的意译本和扩大本圣经(诸如The Living Bible Paraphrased, The Amplified Bible)的人而作的。

23. 福音圣经(Good News Bible)【1976年】

将原只有新约的「给现代人的福音」增加旧约之译文,由美国圣经公会合并出版之。

(二). 中文译本

重要之中文译本如下:

1. 景教译本【第七世纪】

最早的中文圣经译本可以从景教碑文上查考。在1625年,陕西西安附近发见一石刻的碑文,上面刻着「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颂」。从这碑文中,可以得知景教(注:基督教之涅斯多留派,兴起于公元五世纪)于唐太宗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时传入中国,在纪念碑文上有「经……二十七部」、「真经」、「旧法」(指旧约圣经)等字样。从这石碑上的几处记载来看,我们可以确信,当第七世纪的前半期中,至少新约已译成中文。可惜这个译本至今没有流传下来,不过另从中国的历史中,也可以找出一些材料,证明汉文的圣经译本早已存在。

2. 天主教侩侣译本【第十三至十七世纪】

来华的天主教僧侣也有译经之作,从十三世纪起,元朝圣方济会译成新约及诗篇,明朝利玛窦译成「十诫」,书名为「琦人十规」(1584年)。天主教出版《圣经直解》(1636年)有福音书的经文。

3. 马士曼译本(John Marshman Version)【文言文新约1811年,全书1822年】

十九世纪初,不断有人将圣经的部份译成中文,但鲜少有全部译完者。最早的全译本当推在印度所出版的译本。马士曼(John Marshman)是英国浸信会在印度的传教师,这个译本是先由拉沙(Joannes Lassar)于十九世纪初年在印度加尔各答城中一个英印大学中开始着手的。不久他迁往萨兰普尔(Serampore)与马士曼合作,以文言文体译成。

4. 马礼逊(米怜)译本(Robert Morrison Version) 【文言文新约1814年,全书1824年】

当马士曼与拉沙在印度将圣经译成汉文时,第一位来华的复原派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也在广州从事同样的工作。他在1807年到了广州以后,就以大英博物馆稿本(大约是十七世纪天主教会的译本,只包括四福音、使徒行传、保罗书信和希伯来书第一章。)作为根据,开始翻译圣经。在1810年使徒行传最先印成,第二年,路加福音也译毕付印。经大英圣经公会和几位私人经济上的帮助,马礼逊得以继续他的工作,至1813年,完成新约圣经全部翻译,1814年出版。同年另一位传教士米怜(William Milne)参加合作,与马礼逊同译旧约。旧约圣经译文的完成是在1819年,全书于1824年于马来西亚的麻六甲出版,共分二十一卷。

马礼逊译本和马士曼译本比较起来,因有相同的蓝本作为根据,因此差异不大。

5. 四人修正本──「新遗诏书」【文言文新约1837年,全书1840年】

马礼逊和马士曼这两个译本,只能应付当时的需要,后来由于西方传教士渐渐增多,随即感觉圣经有重译之必要。当时有四个人合组的一个小委员会开始工作,新约圣经的译本于1835年完成,于1836年再由麦都思作了一次最后的订正,1837年于巴塔维亚(Batavia)出皈,定名为「新遗诏书」,共计325页,是石印本,在太平天国军队中甚为流行。在以后的十至十二年中,复原派教会都以这册为主要的圣经译本。旧约译本于1840年完成,计有665页。

6. 郭实腊译本【文言文新约1840年】

7. 委办译本(Delegates Version,又称代表译本)【文言文新约1852年,全书1854年】

当英美两国传教机关于1843年决定把圣经重新翻译后,当时由英国伦敦会、公理会、美国浸信会和马礼逊教育会等派出代表,于1843年在香港聚会,议决之重要决定如下:

(1). 应将圣经译成中文,广为发行。

(2). 将当时所有的译本送交一委员会,以便作全面的订正。

(3). 上述的委员会须预备一中文旧约译本,以与这新约订正本相符合。

(4). 汉文圣经译本在意义上必须与希伯来及希腊原文相切合,但在成语、文体、体裁上可依照中国文字的样式撰写。

(5). 译文应以「公认经文」为蓝本。

(6). 凡度量及钱币名称,均须换算成中国的数目,自然界事物也须采用相同的名称。

(7). 关于「受洗」名词,浸信会与非浸信会可在同一译本中,分印两种版本,除这名词以外,其它均应相同。

(8). 关于「上帝」名词,译者称「神」或称「上帝」可随己意,但这问题必须交给总委员会作最后的审断。

(9). 凡传教士能胜任翻译者,均须参与事工。

(10). 订正工作分为下列五部分分别进行:(a)使徒行传、希伯来书、彼得后书。(b)马可福音、哥林多前后书。(c)马太福音、腓立比书、腓利门书。(d)路加福音、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e)约翰福音、约翰书信、犹大书、启示录。

(11). 订正本的印行,并非一部分人的工作,乃是全体成员共同合作。

u 新约

根据以上的议决案,这翻译的工作遂由各地的传教士分别担任(惜不久浸信会宣告退出,而以马士曼译本为根据另行出版)。1847年6月于上海麦都思住宅举行初次的代表会议,他们先将各地传教士所交来的新约译稿加以审阅,以便作最后的决定。不幸代表对于名词上的意见如「上帝」与「神」仍非常坚持,最后决定,在印行新约时,出版的机关可随自己的主张,称「神」或称「上帝」均可。于是美华圣经公会采用「神」字,大英圣经公会采用「上帝」二字。

u 旧约

改订旧约圣经的工作极为重大,从翻译新约的经验看来,联合翻译的计画实在难以推动。于是代表们在1849年12月开会商议,不再继续原来的计画,而把这件工作托付一个由教士组成的代表委员会,他们第一次会议,于1850年8月3日举行。不久因为意见不合,伦敦会的代表麦都思、施敦力与米怜诸人于1851年宣告退出。不过他们仍自己依照改订新约的原则,进行旧约的改订,并且请了理雅各来帮助。从此以后遂有两个团体,各自依照自己的翻译原则进行同样的改订旧约的工作。

麦都思和他的同事所担任的改订本于1853年完成,而于翌年出版。因为这与代表委员会所译的新约订在一起,所以全书就以「委办译本圣经为名」。

这「委办译本」虽然说是改订,但根本上却是新译的文字。这个译本经一位中国学者王韬先生的帮助加以修饰,从文笔方面来说,比以前进步,但从原文的意义上说,却因所用的辞句近乎中国哲学上的说法,而牺牲了许多准确的地方,较不合基督教义的见解。这译本多年之间为教徒所通用。

8. 高德译本(Goddard 【文言文新约1853年,全书1868年】

浸信会宣教士高德对于洗礼坚持用「浸礼」之用词,他译完创世记至利未记后,因健康欠佳,由另两位宣教士(E.C. Lord与W.Dean)接续完成。

9. 南京官话(新约)译本【官话新约1856年】

根据宣教士在中国传教之需要,除了文理和浅文理译本之外,还有一件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口语的官话译本。在当时,其译文随着中国文字的改革同时进行。1856年新约圣经出版,这译本称为南京官话(新约)译本。

10. 麦都思译本【官话新约1857年】

11. 裨治文译本【文言文新约1859年,全书1862年】

12. 北京官话译本【官话新约1866年,改订版1872年,全书1878年】

由于南京官话(新约)译本有许多缺点,于是北京一个委员会便着手进行第二种官话译本初版于1866年在北京印行,改订本在1872年出版。关于「上帝」与「圣灵」的译名,又起了一次争辩。就「上帝」而言,有「神」、「上帝」与「天主」三种不同主张。协议结果,在出版时可有三种版本,由大英圣经公会印行「上帝」与「天主」两种,美华圣经公会印行「神」字一种。这个译本出版以后,便取代了文理圣经的地位,该译本的文笔挺拔、简洁、清晰,更不用土语,因此为人乐于使用。

13. 施约瑟译本(Bishop Sehereschewsky)【官话旧约1874年,全书178年;浅文理全书1902年】

在北京官话(新约)译本发行之后,施约瑟在1874年出版了官话的旧约译本。经订正后,在1878年由大英圣经公会将施约瑟所译官话旧约与北京官话译本的新约合订成一部圣经全书,在多年之间通行全中国。这册旧约译本译笔忠实,译文流畅。后来施约瑟又再度完成新旧约浅文理之翻译,全书于1902年出版。

14. 罗尔德译本【文言文1885年】

15. 扬格非译本(John Griffifth) 【浅文理新约1885年,修订本1889年;官话新约1889年,全书1905年】

北京官话新约译本,虽然有许多优点,但还是有人觉得北方的语气太重,不能适合南方的需要,于是大英圣经公会和苏格兰圣经公会又请求杨格非再翻译一册圣经白话的译本,杨氏的新约官话译本于1889年出版,旧约于1905年译成,这个新译本是根据他1885年的浅文理译本改译而成。

16. 白汉理译本(John Burdon Henry Blodger)【浅文理新约1889年】

17. 国语和合译本(Union Version)

《浅文理和合译本》新约1904年;《文理和合译本》新约1907年,旧约1919年;《官话和合译本》新约1906年,全书1919年;《新标点和合本》,全书1989年】

由于来中国的传教士各自翻译、推销自己的译本,有碍宣教事工的推展。而当时地方性方言的圣经也有上海、福建、宁波、广东、厦门、兴化、苏州、潮州、温州与客家话等译本。因此,1890年在圣经公会的主导之下,在上海召开英、美圣经公会的宣教师大会,会中决定组成翻译委员会。他们的口号为「圣经唯一,译本则三」(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s),并且以1885年英文之英国修正本作为新译本之主要根据,推行合一译本。当时成立三组委员会,分别负责翻译《文理和合译本》、《浅文理和合译本》和《官话和合译本》三种统一的译本。特别有关官话部分,他们翻译的原则如下:

(1). 译文须为白话,使凡识字的人都能了解。

(2). 译文须为普通的语言,不可使用本地的土语。

(3). 文体必须易解,但也必须清丽可诵。

(4). 译文须与原文切合。

(5). 喻解之处,应竭尽所能,直接译出,不可仅译大意。

全体译员初次在1891年聚会,在这三个翻译委员会中,官话委员会的工作较慢。其原因为由官话至国语,名称改变还不是主要的原因,而考虑的是在流行问题。白话那时仍不被士大夫阶级重视,认为是不登大雅之堂。但这创造性的译经,竟成为白话运动主要的先锋。为了中译词涉及教会的信仰及习惯用语──上帝或神、圣灵或灵、洗礼或浸礼,由各圣经公会自行决定。直至今日圣经公会有「上帝」版与「神」版。浸信会特别得到圣经公会特许,印行「神」版,并且将「洗」礼改为「浸」礼。

至1907年三种译本的新约圣经分别出版,当年当各教会联合举行马礼逊前来中国百周年纪念时,由于当时一般的写作已渐趋向浅白的文体,与会代表遂建议将文理和浅文理两组合并。全书文理与官话译本均于1919年出版。从始至终费了超过27年的工夫。目前《官话和合译本》已成为现今华人教会使用最广的中文圣经,也就是今天简称的《和合本》圣经。

八十年来,《和合本》不断流传与使用。然而因当初所用标点、编排方式皆属十九世纪之型态,于是圣经公会又在1989年重新采用新标点、新型态编印与出版《新标点和合本》。

18. 吕振中(Lu Chen-chung)译本 【新约1952年,全书1972年】

由香港的吕振中个人从事的圣经的中译工作。他曾在1946年完成「新约初稿」(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出版)。1949年3月在英国圣经公会资助下于香港继续译经工作。1952年出版「新约新译修缟」, 1972年再出版「旧新约圣经」(The Holy Bible:A New Translation)。由于他一生之执着与努力,母校香港大学于1973年4月12日特颁予荣誉神学博士学位,其时距离他原毕业日期(1922年)已有五十一年之久。

19. 思高圣经学会(Pontifical Biblical Commission译本 1969年】

此译本为天主教中文圣经,思高圣经学会为符合梵谛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期望,参考五个圣经公会联合印行的圣经希腊文译本翻译而成,定名为「中文新旧约合订本」。除附次经之外,还有三种附录:(一)历代大祭司一览表,(二)圣经与世界大事年表,(三)圣经教义索引。

20. 现代中文译本(英文简称为TCVToday''s Chinese Version)【新约1975年,附诗篇1976年,全书1979年,修订版1997.

依据「给现代人的福音(Good News For Modern Man) 」──现代英文版圣经(Today''s English Version,简称TEV)改译而成,由联合圣经公会出版。

在六○年代,圣经公会接受教会及信徒们的反应,认为和合译本许多用词未免太古旧,因此就有重新翻译及修订之议。1971年秋由许牧世教授、骆维仁博士和周联华博士以「意义相符、效果相等」的原则,重新翻译中文圣经。此译本改译的理由如下:

(1). 由于考古学的贡献与许多较接近使徒时代的原文圣经抄本相继发现,用此作为新译本的依据,更能有效阐明真理。

(2). 由于语言会随时代而演变,为避免同一语词因时代不同而产生不同意义,使经文受到后来读者的误解,因此圣经需有符合时代用语的新译本出现。

当初《和合本》完成时,当时的读者能读懂或认为通顺的语句,今天的读者可能觉得难以明白。故此译本撇弃《和合本》中语意难明的字句,以提供忠实、通顺易懂、注重口语化、颂读流畅又具时代特色的文句为最高指导原则。

因此,本译本特别强调「听」和「读」同样重要。随着广播事业的发展,「聆听」也是信息取得的方式之一,因此文句若太典雅、洗炼以致诵读不顺口,或不能一听就明白,就必须修改。《现代中文译本》遵照此原则,例如将原诗篇廿三3《和合本》译为「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此外也把「义路」改译为「正直的路」,使更口语话。

此译本对音译的处理原则为尽可能减少音译词语(如:太五22节「拉加」、「摩利」译为「废物」和「蠢东西」;约十一16「低土马」译为「双胞胎」;太六24「玛门」译为「金钱」)。度量衡制度采用国际通用的公制,时间则照现代国际通用的计算法。

21. 当代圣经【新约1976年,旧约1978年】

根据新力圣经(The Living Bible)翻译而成。

22. 圣经新译本【新约1976年,旧约1992年,全书向导本1992年】

1972在洛克门基金会(The Lockman Foundation)赞助下,原则以该基金会出版的美国标准新版(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为蓝本,由编译委员会罗致华人圣经学者参与订定。1993年由香港天道书楼出版。

译文中最大的特色,为改译人名时避免不雅之联想,如「流便」改为「流本」、「尼哥底母」改为「尼哥德慕」、「友阿爹」改为「友阿嫡」、「阿尼西母」改为「欧尼西慕」。此外每一卷书都附简介,对读者也有极大助益。译文流畅,批注易读。

23. 启导本【1989年】

利用国语和合本增加注释编辑而成(1989)

【注: 使用时应注意, 其神观、安息日之见解与本教会不同】

近年中文新译本不断的推出为华人教会可喜的现象。圣经本身的真理互古常存,万世常新。但由于语言在不同的时代有其独特的性质与表现,为适合当代的需要,也有必要在语文中有所更新,中文新译本的陆续出现,对于真理并无妨害,因为在多方比较下正可看出原圣经记事的真相。

又称希腊大圣经,相传系在希腊时代由埃及之托勒密王朝二世 (或译为多利买二世) 非拉铁非延请犹大之七十二位文士(注:来自12支派,每支派6人)于埃及之亚历山太城的大图书馆用取自耶路撒冷得来之希伯来原本译成希腊文,供说希腊语的基督徒使用。其内容包括希伯来文圣经之24卷(注:即现在旧约全部,参第六(一)2节)与另外17卷次经(注:罗马天主教采用其中12卷)。

首五卷摩西五经完成于主前285年~247年间,其余陆续于主前150年全部翻译完成。此译本在所有译本中最具有权威性,在耶稣时代也已被普遍与广泛的应用。此外由于新约也是用希腊文写的,因此引用旧约的地方多取自七十士译本。此译本广为基督教会所使用,后来在巴勒斯坦再经修订,引发其它希腊文译本的产生。这些译本虽名为参考七十士译本,但却不完全依据,可谓独立的译本。可惜这些译本只剩片段,只出现在第三世纪俄利根的合参本(Origen''s Hexapla)。

(二). 亚奎拉(希腊文)译本

(Aquila)【主后130年】

依据希伯来经文,甚至文法结构不是希腊文,却类似希伯来文,有很浓厚的犹太传统。

(三). 辛玛古(希腊文)译本

(Symmachus)【主后180~192年】

译笔严谨,甚为第四世纪教父耶柔米(Jerome)推崇,有撒玛利亚的背景,仍带有浓厚的希伯来色彩。

(四). 古拉丁文译本

【第二世纪】

依据七十士译本再译而成,新约缺希伯来书、雅各书与彼得后书。

(五). 古叙利亚文译本

(Old Syriac)【第二世纪】

为叙利亚人所用(不含次经,且新约缺雅各书、彼得前后书、约翰一二三书、犹大书与启示录)

(六). 埃及古文译本

(Coptic)【第二世纪】

埃及古文译本分为南方与北方两种方言版本,但没有完整的旧约版本,已保留下者有五经、诗篇、约伯记、箴言及先知书。在基督徒中间流行,有不少用词使用外来语--希腊文。

(七). 亚兰文译本

(Targums)【巴勒斯坦:第二世纪,巴比伦:第五世纪】

主后第一世纪,希伯来语文已不再流行,连会堂的礼拜文也采用亚兰文,因此应当时的需要而有亚兰文译本。主后二百年左右,有犹太教义集出版。巴比伦的亚兰文译本则是在五世纪时巴比伦的犹太人所编辑,内容主要为先知书及五经)。许多经文采意译,不使用直译。

(八). 杜多勋(希腊文)译本

(Theodotion)【第二世纪后期】

译者是在以弗所归化犹太教,译文中多处补充七十士译本之不足。在经文评鉴方面很有价值。

(九). 修正(希腊文)译本

(Lucian of Antionch)【第四世纪】

耶柔米在主后396年特别提出七十士译本有三种修正版,希斯修(Hesychius)、该撒利亚(Caesarea)及路西亚(Lucian)。第三修正版编者为路西亚,地点在安提阿,日期为主后第四世纪(路西亚在312年离世)。内容方面似受死海古卷的影响。在经文评鉴方面最有价值。

(十). 别西大(叙利亚)译本

(Peshito Syriac)【第四世纪】

依据古叙利亚之译本(注:不含次经)再译而成,又称通俗叙利亚文译本,为叙利亚教会所应用。

(十一). 依索匹亚(又译:埃提阿伯)(阿拉伯)译本

(Ethiopic)【旧约第四世纪,新约第五世纪】

也在早期教会出现,属闪系阿拉伯文的西南支,译自七十士(希腊文)译本。

(十二). 哥德译本

(Gothic)【第四世纪】

(十三). 乔治亚(高加索)译本

【第四世纪】

(十四). 武加大(拉丁文)译本

(Vulgate)【404年】

此为旧拉丁文译本之修正本,又称通俗拉丁文译本,为教父耶柔米(St. Jerome)于主后382~404年间所译。此译本作为西方之圣经约有一千年之久。旧约除诗篇外全部由希伯来文译成。1546年天特会议后,将此拉丁文圣经之内容确定为除了原39卷圣经之外,也包括了许多次经的内容,总共46卷。另外再将玛拿西祷告书与二本以斯得拉伪经列成附录。有关天主教的拉丁文圣经目录详附录一。

(十五). 亚美尼亚译本

【第五世纪】

文字优美,甚至被称为「版本之后」,旧约译自武加大(拉丁文)译本,新约译自希腊文与叙利亚文译本。

(十六). 亚拉伯译本

【第五世纪】

(十七). 译自武加大

(拉丁文)译本

(十八). 斯拉夫译本

(Slavic)【第九世纪】

二、 今译本

到目前为止,据统计全部圣经或局部圣经已译成超过二千种以上之方言,估计全世界98%的人都能读到自己方言的圣经。以下特将对我们关系较密切之英文与中文译本加以讨论:

(一). 英文译本

主要之英文译本如下:

1. 威克立夫圣经(Wyclifs Bible) 1382年,1397年修订】

由于翻译完成时间在活版印刷术1454年发明以前,故只有手抄本,为第一本英文圣经,是由威克立夫依通俗拉丁文译本再译而成。此译本公开后,使一般人也有机会接触到圣经,罗马教会的解释不再被视为绝对权威,因此教皇首先竭力反对,不过此举也酝酿了宗教改革运动的发生。威克立夫死后,他的遗体被反对者用火焚烧,并且将骨灰拋入河中。

2. 丁达尔圣经(Tyndales Bible) 1525年】

由丁达尔依据原来之希腊文与希伯来文圣经译成,比威克立夫圣经更能准确与清晰的表达圣经的原意。此一圣经付印后曾被暗藏在货物的包裹中偷运到英国。他因翻译圣经而被迫到处逃亡,后来于1536年10月6日被上级僧侣处以烧死的刑罚,时年46岁。

3. 可弗达尔圣经(Coverdales Bible )1535年】

由可弗达尔从荷兰文与拉丁文圣经译成。

4. 马修圣经(Matthews Bible)1537年】

由罗吉士(Rogers)抄自丁达尔圣经与可弗达尔圣经。

5. 大圣经(Great Bible)1539年】

可弗达尔(化名马太)根据拉丁文圣经、丁达尔圣经、可弗达尔圣经与马修圣经合编而成。

6. 日内瓦圣经(Geneva Bible) 1560年】

由逃离到日内瓦的更正教学者依丁达尔圣经 (Tyndale’s Bible)与大圣经改译而成,曾盛行一时。为英王钦定本出版前最广为使用的圣经。

7. 主教圣经 (Bishops Bible) 1568年】

由日内瓦圣经改编而成,由英国大主教派克所主导,专供英国圣公会使用。

8. 英王钦定本(King James Version,简称KJV)与新钦定本 1611年,新版1997年】

英王James一世于1604年任命47位学者去校订当时正式使用的「主教圣经」(Bishop’s Bible),使之尽可能接近原文真理,历时七年。此一译本内容受丁达尔圣经之影响很大,原是专供苏格兰的长老会与英格兰的监督会在公共礼拜时所用。但300年来,这本圣经已成为英语世界中最重要的家用圣经。1997年再对用词方面讲求现代化,且加上新式标点符号后出版新钦定本。

9. 英国修定本(English Revised Version)【新约1881年,全书1885年】

依英王钦定本修正而来。

10. 美国标准本(American Standard Bible,简称ASB)与新版美国标准本(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简称NASB)1901年;新版1963年,全书1970年】

由51位英国人与32位美国人依英王钦定本以更清楚易解之文字翻译而成,许多神学院喜欢以此译本作为研究圣经的教材。为天主教圣经,此后又有新版美国标准本(简称NASB)完成修订。

11. 犹太教圣经(简称NJPS)【1917年,新译1982年】

原美国犹太人所用的圣经,为十九世纪所印行的。犹太出版社虽曾计画出版另一部译本(M. Jastrow 主编,1892至1903年),但未完成。不过1917年仍照传统经文版圣经译本。1962年再综合基督教、天主教、犹太教的信仰,照传统经文,译成旧约,于1982年出版新译圣经(New Jewish Publication Society Bible),甚有价值。

12. 芝加哥圣经(Chicago Bible 【新约1923年,旧约1927年,全书1931年,加次经1937年】

由顾德斯比(Goodspeed)主持译事与出版,芝加哥大学特别予以倡导,使其普遍流行。在1931年合成全部圣经(定名为The Bible:An American Translation)。

13. 修订标准本(Revised Standard Version,简称RSV)【新约1946年,旧约1952年,次经1957年;再修订1959年、1971年、1990年】

为天主教圣经,自1930至1957年,由美国学者所组成的委员会在许多大教派的美国教会授权之下,在国家教会协会(National Council of Churches)和国际宗教教育协会(International Council of Religious Education)的共同努力下,完成了对美国标准本的修订,同时另加上次经的翻译。当初的任务是翻译出一本能提供「现代学者对经文意义的最佳了解,同时将这种了解以一种公共崇拜和私人灵修都适合使用的英文措辞方式表达出来。而且还要保留如英王钦定本 (KJV) 般在英语文学界拥有崇高地位的特性。」

人们对于此译本的态度是复杂的,在美国和英国很多人都推崇它是一本可信赖的、也是最新的现代英文译本,它保留了英王钦定本的高雅,同时也使教会中的任何老少教友都能了解。

不过也有人对于这版本和翻译者也有批评,他们认为译文中「现代主义者」(Modernist)的思想过于浓厚。但是也有另一批学者则持另一种想法,他们觉得这些译者仍深受传统语言所束缚,他们应当在译文上表现更多的创作力和新颖性,这版本为要尝试在形式上同时是古典的,也是现代的,因此有些缺点也是难免的。

14. 福音书现代英文译本(The Gospel in Modern English)【1952年】、行动中的年轻教会(即使徒行传译本)(The Young Church in Action)【1955年】、启示录【1957年】、新约现代英文译本 (The New Testament in Modern English)1958年】与四先知书 (Four Prophets)1963年】

英国的J.B Philips自1947年以「给年轻教会的信」为题,陆续出版了有关新约及四先知:阿摩司、何西阿书、第一以赛亚书、弥迦书的译本。Phillip的译文通常相当活泼,接近意译,他的翻译有三个原则:

(1). 译文读来不觉得像是译文;

(2). 译者不应当将自己的观点置于译文中,强叫人接受。

译者当尽他最大的努力使其与读者之间传达的效果,就如同圣经作者对其原读者所产生的影响一样。

15. 扩大本圣经 (Amplified Bible) 【新约1958年,约伯记至玛拉基书1962年,创世纪至以斯帖记1964年,全书于1965年出版】

这译本基本上是在乐可门基金会(Lockman Foundation)的赞助下,由France E. Siewert的作品发展而成的。逐步就译成部份分批出版。

此译本为要尽可能的列出所有与主要希伯来文(及希腊文)单字相等的英文单字,并将多样的英文单字和词组以括号插置于经文中,用来表示主要圣经单字和词组之意义的范围,其结果造成译文非常冗长。例如:林前十13在修订标准本 (RSV译本)只用44个字,但本译本却使用了139个字。

此外,此译本也常将己意以括号插入于经文中,如创一26则译成"God Said, Let Us(Father, Son, and Holy Spirit)Make Mankind in Our image"《即:神说:我们(父、子与圣灵)照着我们的形像造人》。括号中之(父、子与圣灵)即为译者自行加入者。因此使用这译本时应格外谨慎小心。

16. 新世界译本圣经 (The New World Translation Of The Holy Scriptures) 1960年、1971年】

耶和华见证人于1960年出版此译本的目的是「在可以被了解的情形下,尽可能依照原文」,因此很少出现意译。于1971年它更以五种语言出版。这译本有一大特点,就是将神的名字忠实地译成Jehovah (Yahweh)《即:耶和华(雅巍)》,译者认为古代的编者或抄写者以主(Lord)或神(God)的字眼取代替原先使用耶和华的作法都是不对的,应重新使用耶和华的名。(例如:创世记十八3),它在序言中即公开谴责现代译本以主(The Lord)一词来隐藏神的名Jehovah或Yahweh。

此译本在英文文体的表现方面常常略显笨拙与不够优雅,由于它企图通过译文和经文的注释来辩护耶和华见证人会的教义,因而也折损了它的使用价值。

17. 新英文圣经(The New English Bible,简称NEB)【新约1961年,全书1970年】

苏格兰教会于1946年提出从事这新译本的建议的。不久,英国、威尔斯和爱尔兰的教会、美国的主要自由教会(卫理公会、浸信会、公理会、长老会和贵格会等)以及美国和苏格兰的圣经公会都支持这项计画。

这译本所根据的旧约希伯来和亚兰语经文是传统经文的最新版本。不过译者根据死海抄卷、古代版本以及不同的希伯来文抄本和推测做了很多的改变。所有经变更的翻译、希伯来文的字面意义、专有名词的意义、经文的改正、资料排列秩序的改变等均在附注中标示出来。

新约则不根据固定的希腊经文,译者们仔细地考虑各种古代抄本和各不同版本的不同见解,选择看来是最原始的字,并在附注中记下其它尚有可能选择的重要字。译本也提供了旧约、次经和新约的一般导论介绍,所以读者可以了解到各部份翻译时所牵涉到的程序和问题。经文的印刷是采分段式的,各段前面并加有标题。

新英文圣经是一本真正的新译本而不是修订一本既有的译本,它几乎没有字对字的直译,它使用通俗的、庄严的、有效的与直接的英语成语,并且避免使用古老的辞句和现今俚语,当然一些英国的习惯用语也偶而会出现。

这版本是为公私场合均可阅读使用而设计的,不过也受到极大的批评。它集有英国和苏格兰最好的圣经学者的联合学识及不列颠群岛主要非罗马天主教之教会正式授权。

18. 今日圣经意译本(或译『新力圣经』)(The Living Bible Paraphrased,简称LB)【新约1962年,全书1967年】

此译本着重意译,它认定比翻译更进一步的意译就是适当的注释。在这本意译圣经中实在有颇大部份的批注,它的批注正如它的序言所说的是「一种严格的福音地位」。

在文学的翻译上,不受原文排列的约束,它尽量以不同的字来表达作者的思想,因此圣经的诗体部份几乎都译成散文。

译文中附有经文的脚注,他们提出不同的翻译作为作者所暗示的意义。不过其暗示的意义,有时候却超过经文所不曾有的含意(例:参约十三20;罗三21和来五7、九18的脚注。),有时候自行更改圣经的叙述(例:诗篇一三二篇原为第三人称,但译本改用第一人称,使大卫成了该诗篇的作者)。

此外,不正确及不合宜的翻译也常出现在这译本上。例如「良心的树」,创世记二9.17原译为「分别善恶的树」,这是强将希腊思想灌入希伯来文圣经的文句中之不被外界接受的作法。而保罗对于「拯救」和「称义」这些字的意义也不适当地被译成「到天堂」(罗一16、17,三21,四4、5);难译的部分也不加以翻译(例:可十三30)。

译文中辞句的简洁固然讨喜,但过份的简洁常不能完整表达全文的真义。例:林前十三:l只简译成"I would only be making noise",而林前十五:58亦只译成"Nothing you do for the Lord is ever wasted"。因此倘若阅读此译本时,应有其它译本在旁比较是比较适当的!

19. 给现代人的福音(Good News For Modern Man)──现代英文版圣经(Today''s English Version,简称TEV)【新约1966年】

美国圣经公会的圣经学者和翻译专家Robert G. Bratcher于1964年以「正确时机」(The Right Time)为题,从新约的马可福音开始着手翻译,此后在英美二国学者所组成的咨询委员会之协助下,Bratcher在1966年出版了他的整本新约译本-给现代人的福音--现代英文版圣经。

现代英文版是采用现代语言的新译本。它不使用传统的圣经词汇和文体,其高可读性和掌握意译的真实与正确性为其特点。译文插有Annie Valloton的简单生动线条画来说明经文。段落的标题和有效的分节对阅读亦甚有帮助。此外并将新约中所提到的名词、地名及人名以辞典方式加以批注,重要主题、人、地、事件亦以索引方式方便检索,增加了这使用者的实用性。

20. 耶路撒冷圣经 (The Jerusalem Bible,简称JB) 1966年】

为天主教圣经,此译本的编者是利物浦(Liverpool)基督学院(Christ''s College)的Alexander Jones,他在27位同工之协助下,以耶路撒冷著名的Dominican教派人士Roland De Vaux所领导的一群学者于1948至1954年间所从事之译作,并以1956年出版的法文译本为基础从事英文圣经的翻译,翻译时并特别着重反映对于希伯来文和希腊文圣经之忠实。

译本内容包括罗马天主教称为第二正典的书(新教称为次经)。此一译本附有导论性之文章、丰富的脚注、表格和地图,是罗马天主教很重要的一种富自由学术色彩之译本。

虽然译者的神学思想在某些地方均有附记(例如马太一25,十八18,十九9,但对于有关历史批判通常表现得很保守,此外对于某些古卷抄本没有的经文,虽然他们有不同意见,但也都列入客观的译文中(如可十六9、20;约五31~34;六53~八11),并以脚注加以说明。

21. 新美国圣经 (The New American Bible,简称NAB)1970年】

此译本为在Episcopal Committee Of the Confraternity of Christian Doctrine的支持下,动用约五十位学者(其中有四位是新教徒)用了几乎廿五年的时间从原文直接翻译而来,属天主教圣经。

从事这新译本的灵感来自1943年罗马教皇的通论,它准许自原文翻译圣经并批准和「分离的弟兄们合作」工作。所以罗马天主教的圣经学者便开始此一领域的工作。

此译文(含有次经)整体来说文笔甚为流畅与熟练,只有很少数特殊之罗马天主教教义出现在导论和脚注中。新教徒和天主教徒一样也都加以采用。

22. 新国际版本圣经 (The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简称NIV) 【新约1973年,旧约1976年】

此译本是在纽约圣经公会的支持与赞助下,有意要成为保守派和福音派教会的「标准版本」。来自34个不同教会组织,分成20个小组,动用约一百多个保守派、福音派的新学者共同参与此事工,当初出版此译本的目的是为针对那些一方面不满足于具有所谓「自由」倾向色彩的修订标准本(RSV)、新英文圣经 (NEB) 版本圣经,另一方面又不满足于今日流行于保守派圈内的意译本和扩大本圣经(诸如The Living Bible Paraphrased, The Amplified Bible)的人而作的。

23. 福音圣经(Good News Bible)【1976年】

将原只有新约的「给现代人的福音」增加旧约之译文,由美国圣经公会合并出版之。

(二). 中文译本

重要之中文译本如下:

1. 景教译本【第七世纪】

最早的中文圣经译本可以从景教碑文上查考。在1625年,陕西西安附近发见一石刻的碑文,上面刻着「大秦景教流行中国碑颂」。从这碑文中,可以得知景教(注:基督教之涅斯多留派,兴起于公元五世纪)于唐太宗贞观九年(公元635年)时传入中国,在纪念碑文上有「经……二十七部」、「真经」、「旧法」(指旧约圣经)等字样。从这石碑上的几处记载来看,我们可以确信,当第七世纪的前半期中,至少新约已译成中文。可惜这个译本至今没有流传下来,不过另从中国的历史中,也可以找出一些材料,证明汉文的圣经译本早已存在。

2. 天主教侩侣译本【第十三至十七世纪】

来华的天主教僧侣也有译经之作,从十三世纪起,元朝圣方济会译成新约及诗篇,明朝利玛窦译成「十诫」,书名为「琦人十规」(1584年)。天主教出版《圣经直解》(1636年)有福音书的经文。

3. 马士曼译本(John Marshman Version)【文言文新约1811年,全书1822年】

十九世纪初,不断有人将圣经的部份译成中文,但鲜少有全部译完者。最早的全译本当推在印度所出版的译本。马士曼(John Marshman)是英国浸信会在印度的传教师,这个译本是先由拉沙(Joannes Lassar)于十九世纪初年在印度加尔各答城中一个英印大学中开始着手的。不久他迁往萨兰普尔(Serampore)与马士曼合作,以文言文体译成。

4. 马礼逊(米怜)译本(Robert Morrison Version) 【文言文新约1814年,全书1824年】

当马士曼与拉沙在印度将圣经译成汉文时,第一位来华的复原派传教士马礼逊(Robert Morrison)也在广州从事同样的工作。他在1807年到了广州以后,就以大英博物馆稿本(大约是十七世纪天主教会的译本,只包括四福音、使徒行传、保罗书信和希伯来书第一章。)作为根据,开始翻译圣经。在1810年使徒行传最先印成,第二年,路加福音也译毕付印。经大英圣经公会和几位私人经济上的帮助,马礼逊得以继续他的工作,至1813年,完成新约圣经全部翻译,1814年出版。同年另一位传教士米怜(William Milne)参加合作,与马礼逊同译旧约。旧约圣经译文的完成是在1819年,全书于1824年于马来西亚的麻六甲出版,共分二十一卷。

马礼逊译本和马士曼译本比较起来,因有相同的蓝本作为根据,因此差异不大。

5. 四人修正本──「新遗诏书」【文言文新约1837年,全书1840年】

马礼逊和马士曼这两个译本,只能应付当时的需要,后来由于西方传教士渐渐增多,随即感觉圣经有重译之必要。当时有四个人合组的一个小委员会开始工作,新约圣经的译本于1835年完成,于1836年再由麦都思作了一次最后的订正,1837年于巴塔维亚(Batavia)出皈,定名为「新遗诏书」,共计325页,是石印本,在太平天国军队中甚为流行。在以后的十至十二年中,复原派教会都以这册为主要的圣经译本。旧约译本于1840年完成,计有665页。

6. 郭实腊译本【文言文新约1840年】

7. 委办译本(Delegates Version,又称代表译本)【文言文新约1852年,全书1854年】

当英美两国传教机关于1843年决定把圣经重新翻译后,当时由英国伦敦会、公理会、美国浸信会和马礼逊教育会等派出代表,于1843年在香港聚会,议决之重要决定如下:

(1). 应将圣经译成中文,广为发行。

(2). 将当时所有的译本送交一委员会,以便作全面的订正。

(3). 上述的委员会须预备一中文旧约译本,以与这新约订正本相符合。

(4). 汉文圣经译本在意义上必须与希伯来及希腊原文相切合,但在成语、文体、体裁上可依照中国文字的样式撰写。

(5). 译文应以「公认经文」为蓝本。

(6). 凡度量及钱币名称,均须换算成中国的数目,自然界事物也须采用相同的名称。

(7). 关于「受洗」名词,浸信会与非浸信会可在同一译本中,分印两种版本,除这名词以外,其它均应相同。

(8). 关于「上帝」名词,译者称「神」或称「上帝」可随己意,但这问题必须交给总委员会作最后的审断。

(9). 凡传教士能胜任翻译者,均须参与事工。

(10). 订正工作分为下列五部分分别进行:(a)使徒行传、希伯来书、彼得后书。(b)马可福音、哥林多前后书。(c)马太福音、腓立比书、腓利门书。(d)路加福音、罗马书、加拉太书、以弗所书。(e)约翰福音、约翰书信、犹大书、启示录。

(11). 订正本的印行,并非一部分人的工作,乃是全体成员共同合作。

u 新约

根据以上的议决案,这翻译的工作遂由各地的传教士分别担任(惜不久浸信会宣告退出,而以马士曼译本为根据另行出版)。1847年6月于上海麦都思住宅举行初次的代表会议,他们先将各地传教士所交来的新约译稿加以审阅,以便作最后的决定。不幸代表对于名词上的意见如「上帝」与「神」仍非常坚持,最后决定,在印行新约时,出版的机关可随自己的主张,称「神」或称「上帝」均可。于是美华圣经公会采用「神」字,大英圣经公会采用「上帝」二字。

u 旧约

改订旧约圣经的工作极为重大,从翻译新约的经验看来,联合翻译的计画实在难以推动。于是代表们在1849年12月开会商议,不再继续原来的计画,而把这件工作托付一个由教士组成的代表委员会,他们第一次会议,于1850年8月3日举行。不久因为意见不合,伦敦会的代表麦都思、施敦力与米怜诸人于1851年宣告退出。不过他们仍自己依照改订新约的原则,进行旧约的改订,并且请了理雅各来帮助。从此以后遂有两个团体,各自依照自己的翻译原则进行同样的改订旧约的工作。

麦都思和他的同事所担任的改订本于1853年完成,而于翌年出版。因为这与代表委员会所译的新约订在一起,所以全书就以「委办译本圣经为名」。

这「委办译本」虽然说是改订,但根本上却是新译的文字。这个译本经一位中国学者王韬先生的帮助加以修饰,从文笔方面来说,比以前进步,但从原文的意义上说,却因所用的辞句近乎中国哲学上的说法,而牺牲了许多准确的地方,较不合基督教义的见解。这译本多年之间为教徒所通用。

8. 高德译本(Goddard 【文言文新约1853年,全书1868年】

浸信会宣教士高德对于洗礼坚持用「浸礼」之用词,他译完创世记至利未记后,因健康欠佳,由另两位宣教士(E.C. Lord与W.Dean)接续完成。

9. 南京官话(新约)译本【官话新约1856年】

根据宣教士在中国传教之需要,除了文理和浅文理译本之外,还有一件最重要的工作,便是口语的官话译本。在当时,其译文随着中国文字的改革同时进行。1856年新约圣经出版,这译本称为南京官话(新约)译本。

10. 麦都思译本【官话新约1857年】

11. 裨治文译本【文言文新约1859年,全书1862年】

12. 北京官话译本【官话新约1866年,改订版1872年,全书1878年】

由于南京官话(新约)译本有许多缺点,于是北京一个委员会便着手进行第二种官话译本初版于1866年在北京印行,改订本在1872年出版。关于「上帝」与「圣灵」的译名,又起了一次争辩。就「上帝」而言,有「神」、「上帝」与「天主」三种不同主张。协议结果,在出版时可有三种版本,由大英圣经公会印行「上帝」与「天主」两种,美华圣经公会印行「神」字一种。这个译本出版以后,便取代了文理圣经的地位,该译本的文笔挺拔、简洁、清晰,更不用土语,因此为人乐于使用。

13. 施约瑟译本(Bishop Sehereschewsky)【官话旧约1874年,全书178年;浅文理全书1902年】

在北京官话(新约)译本发行之后,施约瑟在1874年出版了官话的旧约译本。经订正后,在1878年由大英圣经公会将施约瑟所译官话旧约与北京官话译本的新约合订成一部圣经全书,在多年之间通行全中国。这册旧约译本译笔忠实,译文流畅。后来施约瑟又再度完成新旧约浅文理之翻译,全书于1902年出版。

14. 罗尔德译本【文言文1885年】

15. 扬格非译本(John Griffifth) 【浅文理新约1885年,修订本1889年;官话新约1889年,全书1905年】

北京官话新约译本,虽然有许多优点,但还是有人觉得北方的语气太重,不能适合南方的需要,于是大英圣经公会和苏格兰圣经公会又请求杨格非再翻译一册圣经白话的译本,杨氏的新约官话译本于1889年出版,旧约于1905年译成,这个新译本是根据他1885年的浅文理译本改译而成。

16. 白汉理译本(John Burdon Henry Blodger)【浅文理新约1889年】

17. 国语和合译本(Union Version)

《浅文理和合译本》新约1904年;《文理和合译本》新约1907年,旧约1919年;《官话和合译本》新约1906年,全书1919年;《新标点和合本》,全书1989年】

由于来中国的传教士各自翻译、推销自己的译本,有碍宣教事工的推展。而当时地方性方言的圣经也有上海、福建、宁波、广东、厦门、兴化、苏州、潮州、温州与客家话等译本。因此,1890年在圣经公会的主导之下,在上海召开英、美圣经公会的宣教师大会,会中决定组成翻译委员会。他们的口号为「圣经唯一,译本则三」(One Bible in three versions),并且以1885年英文之英国修正本作为新译本之主要根据,推行合一译本。当时成立三组委员会,分别负责翻译《文理和合译本》、《浅文理和合译本》和《官话和合译本》三种统一的译本。特别有关官话部分,他们翻译的原则如下:

(1). 译文须为白话,使凡识字的人都能了解。

(2). 译文须为普通的语言,不可使用本地的土语。

(3). 文体必须易解,但也必须清丽可诵。

(4). 译文须与原文切合。

(5). 喻解之处,应竭尽所能,直接译出,不可仅译大意。

全体译员初次在1891年聚会,在这三个翻译委员会中,官话委员会的工作较慢。其原因为由官话至国语,名称改变还不是主要的原因,而考虑的是在流行问题。白话那时仍不被士大夫阶级重视,认为是不登大雅之堂。但这创造性的译经,竟成为白话运动主要的先锋。为了中译词涉及教会的信仰及习惯用语──上帝或神、圣灵或灵、洗礼或浸礼,由各圣经公会自行决定。直至今日圣经公会有「上帝」版与「神」版。浸信会特别得到圣经公会特许,印行「神」版,并且将「洗」礼改为「浸」礼。

至1907年三种译本的新约圣经分别出版,当年当各教会联合举行马礼逊前来中国百周年纪念时,由于当时一般的写作已渐趋向浅白的文体,与会代表遂建议将文理和浅文理两组合并。全书文理与官话译本均于1919年出版。从始至终费了超过27年的工夫。目前《官话和合译本》已成为现今华人教会使用最广的中文圣经,也就是今天简称的《和合本》圣经。

八十年来,《和合本》不断流传与使用。然而因当初所用标点、编排方式皆属十九世纪之型态,于是圣经公会又在1989年重新采用新标点、新型态编印与出版《新标点和合本》。

18. 吕振中(Lu Chen-chung)译本 【新约1952年,全书1972年】

由香港的吕振中个人从事的圣经的中译工作。他曾在1946年完成「新约初稿」(燕京大学宗教学院出版)。1949年3月在英国圣经公会资助下于香港继续译经工作。1952年出版「新约新译修缟」, 1972年再出版「旧新约圣经」(The Holy Bible:A New Translation)。由于他一生之执着与努力,母校香港大学于1973年4月12日特颁予荣誉神学博士学位,其时距离他原毕业日期(1922年)已有五十一年之久。

19. 思高圣经学会(Pontifical Biblical Commission译本 1969年】

此译本为天主教中文圣经,思高圣经学会为符合梵谛冈第二届大公会议的期望,参考五个圣经公会联合印行的圣经希腊文译本翻译而成,定名为「中文新旧约合订本」。除附次经之外,还有三种附录:(一)历代大祭司一览表,(二)圣经与世界大事年表,(三)圣经教义索引。

20. 现代中文译本(英文简称为TCVToday''s Chinese Version)【新约1975年,附诗篇1976年,全书1979年,修订版1997.

依据「给现代人的福音(Good News For Modern Man) 」──现代英文版圣经(Today''s English Version,简称TEV)改译而成,由联合圣经公会出版。

在六○年代,圣经公会接受教会及信徒们的反应,认为和合译本许多用词未免太古旧,因此就有重新翻译及修订之议。1971年秋由许牧世教授、骆维仁博士和周联华博士以「意义相符、效果相等」的原则,重新翻译中文圣经。此译本改译的理由如下:

(1). 由于考古学的贡献与许多较接近使徒时代的原文圣经抄本相继发现,用此作为新译本的依据,更能有效阐明真理。

(2). 由于语言会随时代而演变,为避免同一语词因时代不同而产生不同意义,使经文受到后来读者的误解,因此圣经需有符合时代用语的新译本出现。

当初《和合本》完成时,当时的读者能读懂或认为通顺的语句,今天的读者可能觉得难以明白。故此译本撇弃《和合本》中语意难明的字句,以提供忠实、通顺易懂、注重口语化、颂读流畅又具时代特色的文句为最高指导原则。

因此,本译本特别强调「听」和「读」同样重要。随着广播事业的发展,「聆听」也是信息取得的方式之一,因此文句若太典雅、洗炼以致诵读不顺口,或不能一听就明白,就必须修改。《现代中文译本》遵照此原则,例如将原诗篇廿三3《和合本》译为「为自己的名引导我走义路」;此外也把「义路」改译为「正直的路」,使更口语话。

此译本对音译的处理原则为尽可能减少音译词语(如:太五22节「拉加」、「摩利」译为「废物」和「蠢东西」;约十一16「低土马」译为「双胞胎」;太六24「玛门」译为「金钱」)。度量衡制度采用国际通用的公制,时间则照现代国际通用的计算法。

21. 当代圣经【新约1976年,旧约1978年】

根据新力圣经(The Living Bible)翻译而成。

22. 圣经新译本【新约1976年,旧约1992年,全书向导本1992年】

1972在洛克门基金会(The Lockman Foundation)赞助下,原则以该基金会出版的美国标准新版(New American Standard Bible)为蓝本,由编译委员会罗致华人圣经学者参与订定。1993年由香港天道书楼出版。

译文中最大的特色,为改译人名时避免不雅之联想,如「流便」改为「流本」、「尼哥底母」改为「尼哥德慕」、「友阿爹」改为「友阿嫡」、「阿尼西母」改为「欧尼西慕」。此外每一卷书都附简介,对读者也有极大助益。译文流畅,批注易读。

23. 启导本【1989年】

利用国语和合本增加注释编辑而成(1989)

【注: 使用时应注意, 其神观、安息日之见解与本教会不同】

近年中文新译本不断的推出为华人教会可喜的现象。圣经本身的真理互古常存,万世常新。但由于语言在不同的时代有其独特的性质与表现,为适合当代的需要,也有必要在语文中有所更新,中文新译本的陆续出现,对于真理并无妨害,因为在多方比较下正可看出原圣经记事的真相。


 

上一篇:圣经的成书史与权威 5  下一篇:圣经的成书史与权威 3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牧者的资格

·事奉神

·姐妹的事奉

·事奉不要孤单

·您的事奉有创意吗?

·教会专职服事者的工作伦理

·你当走的路甚远

·轰轰烈烈的复兴

·悲悲惨惨的逃跑

·从新得力的秘诀

·你当走的路甚远

·神政与民主

·没有不能平静的风浪

·神的言语为何稀少

·从玛拉到以琳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