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教会直播 | 城关教会直播 | 江镜教会直播 [城关教会星期一、三、五晚19:10有直播,其它只有安息日直播]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橄榄园 >> 高·传扬基督 >> 文章内容

圣地的认识(上)

编号:8822 | 添加时间:08-09-17 14:22:24 | 浏览量:

《信仰与专题》


第一篇 圣地概论

壹.圣地的起缘
古代的迦南地;巴勒斯坦地和今天所谓的「圣地」,其实都指同一块土地,也就是耶和华真神应许给亚伯拉罕及其后裔以色列民的「应许之地」(申命记卅四4)。
公元前2091~1991年间,耶和华神拣选了亚伯兰,要他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到祂应许的地方(参:创世记十二1-3),重新建立一个新的宗族,也就是敬拜独一的神;过信仰式的生活的民族。因着这位信心之父亚伯拉罕的行动,从此不但开启了希伯来民族史,形成了圣经的历史(因为圣经的历史就是希伯来民族史),同时这块蒙神应许并且赏赐的迦南地,就成了圣民坚守的圣地,从希伯来民族演变到今天的犹太人,历经四千多年,选民和这块土地,建立了不可分割的关系。以致于到了今天,纔有牵绊着整个世界的中东之争,形成了国际局势的焦点。
不过话讲回来,原是一个区区二万四千平方公里的弹丸之地,又是介于中东几个游牧民族的活动之地,何以成了世界认的「圣地」,其原因何在呢?推论起来,大概有几个因素:

一、是神心目中的中心之地
打开圣经来看,其中所列及的人名、地名,不胜枚举,但有些人名地名,只偶尔出现个一次、二次,频率不高,但有些人、地名则一提再提,在圣经的地位上,显得极为不寻常,其重要性不在话下。地名方面;例如亚拉腊山,在圣经中出现的次数不超过5次,又如伯拉大河在圣经中出现的次数,也不过是10次左右,然而在圣经中,题到有关迦南地的地名和迭事,就不计其数了。可见,要研究圣经,就不能不研究这圣民历史舞台的圣地了。
尤其要注意的是,在圣经地理之范围中,我们应该有一个观念,即无论是从历史的观念或是从神的观念来探讨,毕竟小小的迦南地,始终是世界的中心,当然也是圣经地理的中心了,因为从圣经里头就可以看出,耶和华不仅以这地作为旧约世界的中心,它也是世界的中心(肚脐,The narel of the earth 参:以西结书卅八12)。既然如此,圣地的研究在人文和宗教上,就必有它的重要性了,故此,从人类的历史和圣经的角度作为出发点,这块土地是多么值得关怀和注意。

二、是救赎真理的寄托之地
我们再次回到耶和华的拣选一事来想,耶和华在历经人类二千多年的历史之,何以拣选亚伯兰及其后裔,神的这种作法,其意义何在呢?不外乎是要完成祂拯救世人的计画工程,这个计画对人类而言,不但是长远而且是浩大的,也因为出于神的主动,万族纔得以重得盼望和光明。
保罗写信给罗马教会时,告诉他们说:『这样说来,犹太人有甚么长处……,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神的圣言交托他们。』(罗马书三1-2)。足见犹太人(更正确的说,是以色列人),是圣言的受托者,也就是救赎计画受托的民族。今天这个计画是关乎万民,当然也包括我们,而我们既当明白神的圣言──圣经的真理,研究犹太人的相关历史,是有其必要性和关连性了。
犹太人的历史、文化、风情,无一不是起源于他们所居住的迦南之地,而圣经是记载以色列(犹太)史和神救赎世人的计画书,所以我们就得了解圣地历史地理,也就是中东的巴勒斯坦之历史地理。

三、是真神应许给选民之地
「神的应许」,可以说是神学上的主题之一,这位神也可以称为「应许之神」,「应许之主」。因为耶和华神在历史上,曾不断的对某些个人或族群作不同的应许,祂曾对国家、民族作过应许,尤其是有关救赎的工作和计画,是向全人类所作最伟大的应许。至于迦南美地,是耶和华神应许赐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土地和产业,在祂的应许中,有其贯彻性和预表性。正因为有其贯彻性,所以今天的犹太人,纔能在亡国二千年后再复国,并且仍旧归回到迦南美地,重新建立一个新的以色列国,就如古代先知阿摩司所预言的:「……重建大卫倒塌的帐棚。」(参:阿摩司书九11)。这是人类历史上,一项伟大的神迹,所以能如此应验,乃出于耶和华神的应许,因祂是不能背乎自己的神(参:提摩太后书二13)。
至于所谓的预表性;乃因以色列人是「耶和华的选民」,他们是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后裔,是耶和华从埃及呼召出来的。今天的真信徒,正是神的选民,『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加拉太书三29),所以无论是属世的迦南美地,或是属灵的迦南美地──真教会,我们都要去认识的了解神应许的真正意义。所以可以这样说,无论是属世的迦南地,或是属灵的教会,其间的居民既是神的圣民,其地则称为「圣地」。

四、是耶稣与门徒工作之地
以色列国这块地,历来都是那么的吸引基督徒,甚至视为「圣地」,而不断的前往朝圣,或进而研究当地的文物,这其中有很简单理由,因为这块土地曾经是基督耶稣降生、成长、工作、传道、受苦直到死后复活的地方,祂就在这里宣扬真理、驱赶恶鬼、医治病痛,施行神迹,遍地都留下了主耶稣的脚迹,甚至为了成全人类的救赎大工,祂在斯土上,流汗、流泪,最后,流血舍命,这里真真实实是祂和门徒工作的地方,如果要真正了解他们的生平事迹,体认他们的辛劳,就是亲自走访本地都值得,何况是书本上的学习。

五、是全世界教会之发祥地
使徒时代,使徒和众门徒为了传扬基督,宣扬基督耶稣的救恩,同样的和主耶稣一样,也受到非常的迫害,甚至为道殉身亦在所不惜,众门徒仍然是前扑后继,毫不畏惧的凭信承受,这里是他们信道、宣道、殉道的地方,而使徒行传这一卷圣经等于是他们血泪史。
除这之外,圣地也是一神教教的起源之地,是真理的发源地,更是普世教会之发祥地点,历史上的第一间神殿──所罗门圣殿(历代志上三~七章),建立于耶路撒冷,历史上第一间的教会(使徒行传一、二章),也同样的在耶路撒冷建立起来,这和末后的救赎都有十分密切的关系,我们岂可以不知道圣地的历史和地理环境呢?
居于以上五个理由,这块弹丸之地,算是配称「圣地」而不为过。


贰.圣地的研究

一、是神心目中的中心之地
打开圣经来看,其中所列之人名、地名,不计其数,有些只出现过一、二次,但有些就一提再提,在地名方面;如亚拉腊山,在圣经中出现的次数,不超过五次,又如伯拉大河,在圣经中出现的次数,也不过是十次左右,然而在圣经中,题到有关迦南地的地名和事件,就不计其数了,可见要研究圣经,岂能不研究圣地呢?必须先从圣经史地开始的。
在第二篇「圣经地理之范围」中,我们就提出一个观念,就是──迦南地是圣经地理之中心,因为从圣经里头就可以看得出来,耶和华不仅以这地为旧约世界的中心,它也是世界的中心<肚脐,The narel of the earth 参:以西结书三十八12>,既然如此,圣地的研究在人文和宗教上,就必有它重要的一环我们真理的研究上,就不可忽略圣地圣史的重要性了;故此,从圣经的角度来看,这块地是多么值得探讨。

二、是救赎真理的寄托之地
保罗写信给罗马教会时,告诉他们:『这样说来,犹太人有甚么长处……,凡事大有好处,第一是神的圣言交托他们』(罗马书三1~2),足见犹太人是圣言的受托者,而我们既然要明白神的圣言──圣经的真理,当然研究犹太人的相关历史,是有其必要性的,而犹太人的历史、文化,当然就发生在他们所居住的地方,尤其是迦南地。
既然圣经是记载以色列<犹太>史,里面所记载的事迹也都发生于此地,所以我们就得了解圣地地理。

三、是真神应许给选民之地
「神的应许」,可以说是神学上的主题之一,祂也可以称为「应许之神」,「应许之主」。耶和华神曾对个人作过不同的应许,也曾对国家、民族作过应许,尤其是有关救赎的工作和计画,是祂向全人类所作最伟大的应许。
迦南美地,是耶和华神,应许赐给亚伯拉罕和他后裔的地方,祂的应许有其贯彻性和预表性,正因为有其贯彻性,所以今天的犹太人,纔能在亡国二千年后再复国,并且仍旧归回到迦南美地,重新建立以色列国,就如阿摩司先知所预言的:「重建大卫倒塌的帐棚」(参:阿摩司九书11),这是人类历史上,一项伟大的神迹,之所以能如此,仍因出于耶和华神的应许,祂是不能背乎自己的(参:提摩太后书二13)。所谓的预表性;乃因以色列人是「耶和华的选民」,他们是亚伯拉罕、以撒、以色列的后裔,是耶和华从埃及呼召出来的。今天的真信徒,正是神的选民,『既属乎基督,就是亚伯拉罕的后裔』(加拉太书三29),所以无论是属世的迦南美地,或是属灵的迦南美地──真教会,我们都要去认识的了解神应许的真正意义。

四、是耶稣与门徒工作之地
以色列国这块地,历来都是那么的吸引基督徒,甚至视为「圣地」,而不断的亲自去朝圣,或进而研究当地的文物,理由很简单,因为这里曾经是主耶稣降生、成长、工作、传道、受苦的地方,祂就在这儿传道、赶鬼、治病,遍地都有主耶稣的脚迹,甚至为了成全人类的救赎大工,祂在斯土上,流汗、流泪,最后还流血丧命,这里真真实实是祂和门徒工作的地方,如果要真正了解他们的生平事迹,体认他们的辛劳,甚至亲自走访当地都值得,何况是书本上的学习。

五、是全世界教会之发祥地
使徒时代,使徒和众门徒为了传扬基督,宣扬基督耶稣的救恩,同样的和主耶稣一样,也受到非常的迫害,甚至为道殉身亦在所不惜,众门徒仍然是前扑后继,毫不畏惧的凭信承受,这里是他们信道、宣道、殉道的地方,而使徒行传这一卷圣经等于是他们血泪史。
圣地不但是宗教的起源地,是真理的发源地,也是全世界教会之发祥地,而历史上第一间教会,就是建立在耶路撒冷,这和末后的真教会有太密切的关系了,我们岂可以不知道圣地的历史和地理环境呢?

居于以上五个重要的理由,我们就该详细研究圣地的地理,以便每一位基督徒,在学习之后,一方面能增进对迦南地地理常识的了解,同时也感受到真神的伟大和祂救赎的可贵。
不过若撇开圣经的主观立场,纯粹以历史的角度作客观分析的话,迦南美地本非以色列人<犹太人>所拥有之地,他们或自称或被称为「希伯来」,表明他们是「过大河而来」的,而此地原是属亚兰人<叙利亚人>所有。以色列主观的认定;这块土地是耶和华应许给他们的,就毫不客气的占领此地,未免太霸道了些。
但话说回来,从圣经中我们也确信;耶和华不但是万主之主、万王之王,且是造天地万物的真神,祂要将这地给谁就给谁,何人能向祂饶舌呢?神既将此地「应许」给以色列民,此地就称为「应许之地」,而全世界也只有这地被这样称呼。


叁.圣地的位置
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这块圣地的地理位置;圣经中提到迦南地时,虽然有很多的用词,如:「圣地」、「迦南地」、「应许之地」、「以色列地」、「流奶与蜜之地」……,然而其每一个名词,都有其历史的渊源和意义,这一点,是每一位研读圣经史地的人,必然会注意到的。其中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名词,就是「从但到别是巴」(参:撒母耳记上三19、20;撒母耳记下二10);「但」城是以色列的最北之城,「别是巴」是以色列的南地之城。因此,只要一提到「从但到别是巴」,指的是以色列全地的意思。既然「从但到别是巴」指的是以色列的全境,那么我们就有一个范围可以探讨这块土地到底有多大,又位置在那里了。
如果以经纬度来说明的话;它是介于东经34~36度、北纬31~33.5度,可知它的东西横跨二度,南北有2.5度长,呈东西狭而南北长的地形。但若以地图的位置而言;它正处于黑海、地中海、红海、死海和里海,五海之间。其总面积约24,000平方公里,约台湾的三分之二大,可见它不是一块很大的土地。


肆、圣地的疆域
以色列人从神的应许,以及后摩西的遗言中,对于他们的产业固然有一个大概的邹形(参:创世记十五18-21;出埃及记廿三31;民数记卅四1-15),但她的幅员不容易确定。
首先我们要知道的是这块圣地的地理位置;圣经中提到迦南地时,虽然有很多的用词,然而其每一个名词,都有其历史的渊源和意义,这一点,是每一位研读圣经史地的人,必然会注意到的。
其中有一个比较特别的名词,就是「从但到别是巴」(参:撒母耳记上三19、20;撒母耳记下二10);「但」城是以色列的最北之城,但非最北之处,因在其北的疆域中尚涵盖黑门山及其附近的山丘,同样的,「别是巴」虽是以色列地的南地之城,但整个南地还有极其广扩的旷野和沙漠。因此,所谓的「从但到别是巴」,指的是以色列全境的意思,但其实范围还不只如此而。
既然「从但到别是巴」指的是以色列的全境,那么我们就有一个范围可以探讨这块土地到底有多大,又位置在其么地方。如果以地理上贯用的经纬度来说明的话,她是处于东经34~36度、北纬31~33.5度之间,可知它东到西横跨二度,南到北有二点五度的长,呈东西狭而南北长的地形。
那么,圣经如何描述这块土地的范围呢?从耶和华晓谕摩西的叙述中,对于圣地的四界,有了一个概略的说明(民数记卅四1-12):
一、 东界:从哈萨以南画到示番为东界。这界从示番下到亚延东边的利比拉,又要达到基尼烈湖(加利利海)的东边。这界下到约但河,通到盐海为止。
二、南界:从盐海东头绕到亚克拉滨坡的南边,接连到寻,直通到加低斯巴尼亚,又通到哈萨亚达,接连到押们。从押们转到埃及小河,直通到海(地中海)为止。
三、西界:西边以大海即地中海为界。
四、北界:从大海起,直到何珥山,到哈马口,通到西达达,又通到西斐仑,直到哈萨以。

综观以色列这个国家,其地理位置正处于黑海、地中海、红海、死海和里海等五海之间;她并非一个土地广大的国家,土地总面积约在24,000平方公里左右,约为台湾的三分之二,但由于是选民历史的重要舞台,再加上欧、亚、非自古以来的陆运枢纽,难免就成了世界的焦点。


伍、圣地的名称
论到圣地的称呼,全世界的国家或地区,其称呼像迦南地这么多的地方,恐怕也难出其右了,非常的少见,这和她历史、人文的背景有极大的关系,以下就简单介绍和探讨各名称的由来:

一、迦南地
「迦南地」称呼,和这块的土地的先住之民有极大的关系,她是最常见的称呼。我们知道,「迦南」这个名字,在圣经中,出现得非常早,原来他是挪亚的孙,含的儿子,也就是含为他所取的名字。「迦南」一词其意义是「洼地、鄙陋low」之意。可能因他的性情像含一样,行为不好,生活缺乏谨慎,以致于受挪亚的咒诅(参:创世记九18)。
「迦南」这个名称,是犹太人时常使用的称呼,而圣地西部之沿海之地果真是名符其实的低洼地,既然是低洼地区,再加上迦南地是迦南的子孙先居住之地,故称之为「迦南地」,是理所当然的了。

二、应许之地
但「应许之地」这个名称,又是很多犹太、以色列人所喜欢的称呼。它是第二个熟悉的称呼,之所以为多人使用称呼的「应许之地」,因为此地乃耶和华应许要给信心之父亚伯拉罕,以及他的子孙,作为永远承受的产业,供后代世世代代长远的住所。约瑟与摩西都如此称呼(创世记五十24;申命记卅四4)。
当撒拉去世时,亚伯拉罕尚且得花400舍客勒的银子,向赫人以弗仑买一块地,以安葬他的妻子(参:创世记二十三1-16)。直到过了四百多年约在1400年约书亚带领百姓进入迦南美地,耶和华终于实现了祂向信心之父亚伯拉罕所应许的诺言,让以色列民进入应许之地,开创了应许之地的名号,神国的历史从此开始。

三、流奶与蜜之地
摩西告诉以色列百姓;『……你们要守我今日所吩咐的一切诫命,使你们胆壮,能以进去,得你们所要得的那地,并使你们的日子,在耶和华向你们列祖起誓应许给他们和他们后裔的地上得以长久,那是流奶与蜜之地』(申命记十一8-9)。
「流奶与蜜之地」是对迦南地极甜美的形容,在基督教的国度中,是一个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称呼,经上已有多次的记载(出埃及记三8、17,十三5;利未记二十24;民数记十三27,十四8,十六13;申命记六3),总计,至少有18次之多,它也是神的百姓以及他们的先祖,历来所心仪之地。所谓「流奶」,也就是产奶的牛、羊多,牛羊多,奶汁纔会充沛,摩西虽然未能如愿,进入迦南地一睹美地,但体会得出摆在面前的这块应许之地,是何等的佳美(对当地而言)。因此,他语重心长的提醒面前新生代的百姓说:『你要谨慎,免得忘记耶和华你的神,不守祂的诫命、典章、律例,就是我今日所吩咐你的,恐怕你吃得饱足,建造美好的房屋居住,你的牛羊加多,你的金银增添,并你所有的全都加增,你就心高气傲,忘记耶和华你的神……。』(申命记八11~14)。
又所谓「流蜜」,乃是指蜂蜜多产量充足,既然蜂多蜜也多,可见酿蜜的花不少。在一个为沙漠、旷野大量覆盖之贫瘠的土地上,花草树木的珍贵是可想而知的,耶和华却应许祂的子民,拥有这么一块美好的国土,这恩典何其大,也难怪周围各国家民族,终日觊觎这地。

四、圣地
迦南地被称为圣地(The holy land),不仅是远近驰名,举世公认,且是近代以色列人和全世界的基督徒,最喜爱使用的称呼。先知撒迦利亚预言锡安的重建,说:『锡安城阿!应当欢乐歌唱,因为我来要住在你中间,这是耶和华说的,那时必有许多国归附耶和华,作祂的子民,祂要住在你中间,你就知道万军之耶和华差遣我到你那里去了,耶和华必收回犹大作祂圣地的分,必再拣选耶路撒冷……』(撒迦利亚书二10-12),圣经在此处出现了「圣地」(The holy land)一名,用以称呼以色列地。

五、以色列地
「以色列」(创世记卅二24~28),这个名词,延用至今最少也有三千多年了,这名称的意思是「和神战胜的Who prevails with God」或「神的太子Prince of God」。其典故是来自雅各和神的摔跤一事。
雅各为了躲避哥哥以扫的报复,在舅舅家逗留了20年,并且娶妻生子,由于拉班和其子的脸色不好,终于促其逃离巴旦亚兰,踏上返乡之路。蒙神的一再保守看顾,纔得以和其兄尽弃前嫌,重归于好。在这整个过程当中,最关键的时刻,就是雅博渡口的那一夜,他和神的使者摔跤,直到黎明,那人见自己胜不过,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那人说;「天黎明了,容我去罢」!雅各说:「你不给我祝福,我就不容你去」,那人说:「你名叫甚么﹖」,他说:「我名叫雅各」,那人说:「你的名不要再叫雅各,要叫以色列,因为你与神与人较力,都得了胜……。』(创世记卅二24~28),从此,这名广范使用(参:创世记卅五10、21、22;出埃及记三11、16、28;利未记十6;列王记上八30)。

六、希伯来人之地
希伯来人(Hebrew)原意是──「渡过河的人Apassrer over」(参:创世记十四13),指的是;越过河而来的人;也就是从伯拉大河那边过来的人,包括当时的以实玛利、以东、摩押、亚扪等民族。亚伯拉罕既然是从伯拉大河东边的吾珥和哈兰之地过来的,所以他的后代于当时被称为希伯来人,是极自然的情形,他们居住之地,就顺理成章的称为「希伯来人之地」。

七、叙利亚
另外有一个比较特殊的称呼,就是「叙利亚」(Syria),这个名称的使用,是有其时段性的,而非普遍性的,它仅仅出现于希腊马其顿国的时代。
原来在亚历山大统治希腊时期,他特将以色列地和北方的亚兰所属之地,并为一行政区域,同时称它为叙利亚,纔有这么一个称呼。后来马其颓王亚历山大王年轻就去逝,希腊迅速的解析分崩,王国后来分裂成四城邦,形成后来的四小国(其实也不小),迦南地仍然属叙利亚的范国之一部份。
到了罗马统治的时代,又将这地区分设为另一省,乃称为叙利亚省,以致于在历史上,纔有这么一段事情的记载:『当那些日子,该撒亚古士督有旨意下来,叫天下人民都报名上册,这是居里扭作叙利亚巡抚的时候,头一次行报名的事……,约瑟也从加利利的拿撒勒城上犹太去,到了大卫的城,名伯利恒,因他本是大卫一族一家的人,要和他所聘之妻马利亚,一同报名上册,那时马利亚的身孕已经重了,他们在那里的时候,利亚马的产期到了,就生了头胎的儿子,用布包起来,放在马槽里……。』(路加福音二1-7)。因为有这个事件的历史背景,以致于耶稣基督正如历代先知所预言的而降(弥迦书五2-3),准确而无差误的应验。
四福音书中记载;后来主耶稣走遍加利利在各会堂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祂的名声就传遍了「叙利亚」(马太福音四23)。这也是这块地称为「叙利亚」的原由。

八、犹太
又四福音书中,有关基督出生的描述,只有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两卷有较详细的记载。值得注意的是;「犹太」这个名称,几次的出现,都是在马太福音(马太福音二1、5,三1)。
本卷在叙述主耶稣降生时,经上如此记载:『当希律王的时候,耶稣生在犹太的伯利恒……。』(马太福音二1)。有人认为马太之所以会刻意使用「犹太」这个名称,可能和他的爱国情操有密切的关系。反观其它的福音书,在描述主耶稣的降生时,则没有使用「犹太」这个名称了。

九、巴勒斯坦
「巴勒斯坦」之名,原意就是「非利士人之地」,用这个名称称这块地,其实不但是太人所不悦,也用之不当,这个名称不适于用之于迦南地的称呼,「非利人之地」原是在沿地中海之西岸地区的一个狭长平原,北起沙伦平原之南的约帕,南至书珥旷野,东至中央山麓之示非拉丘陵地,南北长约100公里,平均宽度约45公里,这一带平原是非利早期定居的地方。
非利士人原是含的子孙(参:创世记十14),早期住在迦斐托──即希腊的克里特岛。早在希伯来民族移居迦南地之前,就从海岛移居此平原,是一海上民族,身材高大善于捕鱼和农耕,是迦南地的外族之一。但何以把迦南地称为非利士地呢?
首先从地理方面来看,此段平原属国际沿海大道通过之地,古代北方的亚兰、亚述、巴比伦、推罗、西顿,以及土耳其的赫特帝国与非洲的埃及交通,无不经由此地,是古代东、西、南陆路往来的必经之地,此走廊正好是非利士之地,故习惯如此称之。
但若从政治和文化方面来看,罗马政府的一贯政策,就是消灭异族,尤其是对民族意识极强的犹太人,更是如此,既然古时希腊文和拉丁文,是罗马的官方文字,于是常以「巴勒斯坦」作为犹太国的代表,而绝不采用「以色列」或「犹太」等字眼称此地,。罗马帝国以为如此一来,就可以使以色列、犹太人渐次遗忘其祖国,让此名自世界消失。结果正好相反,以色列国今犹在,罗马帝国安在哉!

所以根据前面的介绍,让我们知道,这块区区之地,至少有九种以上的称呼。


第二篇 圣地的地形

在圣经历史地理中,对圣地地形的认识是初阶的学习。
基本上,圣地的地形可以分成:1.海岸平原;2.中央山地;3.示非拉丘陵地;4.约但河谷;5.及河东高原等五个大型区域。以下就依圣地的地形,由西向东一一说明:

壹、沿海平原
当我们打开地图时,在欧、亚、非三洲之间,以蔚蓝的地中海(Mediterranean Sea)最为明显了,它的东侧海岸,正是美称为「流奶与蜜」的以色列地,这块细长的地中海沿岸,是陆陆续续连接的平原,在地理上可简单的划分为四个小区:

一、亚柯平原(Accho Plain)
这个平原介于腓尼基的利他尼河(Litani River)之南,以色列的迦密山之北,如果不是因为国界的关系,其实它是北部腓尼基平原的南伸。
这段海岸线的正中央有一亚柯港,因此就称为亚柯平原。希腊大帝国之后,归属埃及时,将亚柯港改称为多利买了(Ptolema 参:使徒行传廿一7),到了近代以色列国复国之后,因国防以及交通上的需要,就另在亚柯平原南端的海湾,辟建以色列的第二大港──海法港(Haifa)。
亚柯平原境内,对巴勒斯坦的地形比较之,算是相当平坦的地块,属于地中海型的气候,夏天干燥冬天寒湿,季节分明,故适于冬、夏作物的耕作,是国内的第二粮仓,却因多属村庄,所以历史上未曾出现过大城镇。

二、多珥平原
迦密山是由地中海向东南展延的小山脉,其山脉内曲和地中海之间的狭长平原,多珥城就在其间,此平原以多珥河与沙仑平原为界。
多珥平原是迦密山沙土的冲积平原,冬季有迦密山挡其东、北二方的风雪,加上春、秋两季的水量丰富,故土地非常的肥沃,气候宜人,早期非利人在迁徙移民时,就大量移入,纔在此地建立多珥城。所以此平原也就以多珥一名命之。
约书亚带领以色列民进入迦南地并一一克服当地土著,先南后北的占领了全地。夏琐王耶宾听见约书来犯时,就联合北方诸王,与约书亚的大军于米伦水边一战,当时北方联军中分别是玛顿王约巴、伸仑王押煞王,还有亚拉巴高原并多珥山岗的诸王,这是多珥在圣经中最早出现的记载。这些外族虽败于以色列民,不过选民并没有趁胜而消除之,以致到士师时代,多珥仍是外族占领和居住之城(士师记一27)。

三、沙仑平原(Sharon Plain)
海岸平原的第三个小区是沙仑平原,这个区域介于迦密山南,非利士平原之北,地中海岸东,以法莲山地之西,是整个以色列地之中,仅次于非利士平原的第二大平原。
沙仑平原地势平坦,海边有沙丘,土地肥沃,尤其在一个布满炎热的沙漠或高山,缺乏花卉的西亚里头,这儿却能在雨后的春天,到处开出漂亮而茂盛的野花(以赛亚卅五2),古代诗人作诗,形容新婚中的佳偶说:『我是沙仑的玫瑰花,是谷中的百合花,我的佳偶在女子中,好象百合花在荆棘内。』(雅歌二1-2)。其北部从前有橡树林,也是古代的牧场(历代志上廿七29)。因此,畜牧业颇为发达。
除了以上部分可供参考之外,其范围内,尚有许多与选民有关的历史(参:约书亚记十九40-4;8历代志下二16;约拿书一章;马太福音十六13;使徒行传八、廿一8;廿三~四章)。
近代由于以色列国的复国成功,犹太人了解到地中海的航运,对该国有很大的重要性,因此效法古人,在约帕城北方的沙丘上,再重新建了一座现代化的新港──特拉维夫(Tela.viv),作为以色列国在地中海的进出港,并且在军事上监控西部海域之要港,其港市规模相当大,就是作为收复耶路撒冷之前的临时首都。

四、匠人之谷
在整排的沿海平原中,以匠人之谷是一个最特殊的地区,她的地理位置并不明确,在圣经的记载中,也仅仅出现过一次。当尼希米重修圣城振兴信仰时,便雅悯人就来住在此谷(尼希米记十一31-36)。
此谷自旧约时期至新约的罗马时代,有三大城颇具盛名,即:约帕、吕大和安提帕。扫罗当王,常与外族打仗,『那时以色列全地没有一个铁匠,因为非利士人说,恐怕希伯来人制造刀枪。以色列人要磨锄、犁、斧、铲,就下到非利士人那里去。』(撒母耳记上十三19)。
由于匠人之谷区域小,故在地理上常被含盖在沙仑平原之内,而没被单独突显,故常被忽略掉。

五、非利士平原<Philistia Plain>
从沙仑平原往南走,一过约帕,就进入了非利士平原了,国人所谓的「巴勒斯坦」,其原来的意思指的就是非利士地,罗马的执政者,存心要将「以色列」这名从历史上涂抹掉,就称这地为非利士人之地,纔有尔后的巴勒斯坦的名称,这名是犹太人最厌恶的,然而却曾经是阿拉伯(回教)世界最欢迎的称呼。
另外一点是,从此平原南下经埃及,是通往非洲之要道,如使徒时代的埃提阿伯太监,他到耶路撒冷去敬拜神,就得来往于这地方,即是一例,故此自古以来,这一地带又称为「非利士走廊」或「迦萨走廊」。
非利士地是迦南地中,数一数二的美地,它是一块美好的平原,除了在沿海一带有较高的沙丘,不适宜耕种外,大部分都是肥沃的土地,以致成了对面迦斐托岛上之民,最早移居的地区,并且长久与以色列相争的对手。这平原介于犹太山地和示非拉小山之西(即犹大南地,中央山脉之南段),埃及小河之北,地中海之东,沙仑平原之南,由于土地肥沃,地形较平坦,无论是耕作或交通,都发展得很快,因此不但定耕甚早,自古居民就不少,所以形成了很多的城邑,其中非利士地的五大城,就是以革伦、亚实突、亚实基伦、迦特和迦萨,在历史上都极负盛名。
选民史上,另有一熟悉之地,即基拉耳,它就在迦萨城之南,属非利士地的境内,只要从此地再往南一步,马上进入埃及的范围,算是非利士平原之南端,亚伯拉罕曾来此过住(参:创世记廿1),到了以撒时,和亚伯拉罕时一样,发生了饥荒,『……以撒就往基拉耳去,到非利士人的王亚比米勒那里,耶和华向以撒显现,说:你不要下埃及去,要住在我所指示你的地,你寄居在这地,我必与你同在……』(参:创世记廿六章),以撒在那一年,果然有百倍的收成,他就昌大,日增月盛,成了大富户,能「百倍的收成」是一则大神迹,「日增月盛」是神的祝福,所以唯有住在神指定之地,不下「埃及」──罪恶的世界(参:约翰壹书二14-17),主耶稣无不在今生和来世祝福的。
本区又紧邻于犹大南地上的犹大支派,从南地有缓慢而下之丘陵,故此平原成为非利士和以色列两民族之古战场(参:士师记十五14、15、20;撒母耳记上四1)。
士师时代的末期,以色列人与非利士人战于以便以谢和亚弗之间,祭司以利的两个儿子何弗尼和非尼哈随着约柜出征,以为选民有约柜同行就必胜无疑,其实是大错特错了,以色列人不但大败,而且以色列的步兵仆倒了三万,两个作恶多端的儿子被杀,连神的约柜也被抢走了,年老的以利竟倒地颈折而亡,此战至为惨烈(参:撒母耳记上四~六章),接着约柜也来了一次国外流浪记;先是从以便以谢抬到亚实突,以致使非利士人庙中的大衮成了「大滚」,并引起亚实突人的痔疮大发,就把约柜运到迦特去,结果痔疮仍然带到迦特,于是再转运到以革伦,可笑的是竟有人因惊吓而死,未死的人都生了痔疮,到处叫苦连天,约柜就在非利士地漂荡了七个月(参:撒母耳记上五章,六1;撒母耳记上七1-2)。


贰、中央山地
迦南地的地形大概是北高而南渐低,中央高而两侧低的一个情形,从北部黎巴嫩山南端的加利利,经中部的以法莲山地,到犹大山地及南地,这条纵走的山脉丘陵,即中央山地,由于中东一带,平地炎热,且多布满沙漠,凉爽的高地则适宜居住,因此,中央山地竟成了迦南地之精华地带,其理由如下:
1.山区都不高,较高的如希伯仑山1,271公尺,且山势是渐渐的升高,渐渐的降低,不似台湾高山,都由北到南高山绵延不止,本区山丘上下缓缓,影响交通不大。
2.山坡之地有水有草,介于海岸平原和约但河谷之间,海拔不高,约500-1000公尺,非常适合牧养羊群、牛群,当然有水草可牧羊牧牛,产业就越多。
3.丘陵上并有较多的可耕之地,自然而然的,人口就会集中在此,于是形成了不少的城邑。
4.历来西亚一带的政局,就不是非常稳定,无论是战时的逃难,或是平时的防盗,山上是良好的避难所及安居地区,因此,在附近仇敌多加上碰上战争时,就逃到山上,而他们的城也就造在山上了(参:路加福音二十一21)。

住在山上对这儿的百姓固然有这么多的好处,不过由于中央山地一带,所有山脉的标高都约在400~1000公尺左右,山低水就少,水只得多取自井里头,所以就要挖井,且要挖得深,否则不易汲水,难免也就有一些井边故事发生(参:创世记卅七23-24;约翰福音四章)。
不过整个中央山地,依其地形,可划分为:加利利山地、撒玛利亚(以法莲)山地、犹大山地、南地等四个小区,这四个小区,在圣经中常常提及,其情形大概如下:

一、加利利山地(Galilee)
所谓「加利利」,原来的字意是「区域」,这个区域是一个高于海平面的「山区」,四周均为一环环的山势所圈住,因此,从其它各地进入本区时,必须攀越山林而入。
加利利山地位于圣地的北部山区,原属拿弗他利之山区,可是自从以色列人住进迦南之后,始终没有将迦南居民尽行赶出(参:士师记一33),因此在旧约时代就被视为外邦人之地,伟大的预言者以赛亚曾如此预言:『……从前神使西布伦地和拿弗他利地被藐视,末后却使这沿海的路约但河外,外邦人的加利利地,得着荣耀。』(以赛亚书九1)。
本区虽然地势高且多山,却是古代欧、亚、非三大洲交通的要道,在山丘绵延之间,一条经北部的米伦湖南边,另一条道路则经加利利海南边沿岸,分别和约但河东的亚兰(今之叙利亚)往来通行。
事实上加利利山区因北高南低,又分上加利利和下加利利两种环境:
1.上加利利<Upper Galilee>
上加利利起于黎巴嫩山脉的南端,以利他尼河为界,西为腓尼基平原,东有约但河上游与米伦湖,海拔在1,000公尺左右,冬季较为寒冷,不过入春以后气候相当凉爽,加上水量充足,森木颇为茂盛,因此土地肥沃,所以山坡上适宜种植葡萄和橄榄,故以盛产葡萄美酒和橄榄油闻名,这可说是「老天」的赏赐,尤其橄榄油是古代以色列地,生活上的必需品,一者,可供点灯照亮之用。二者可作现代人使用之肥皂的代替品,涂抹刚出生的婴孩,既有洁净作用,亦可润肤。三者,可作药品缚伤。四者,橄榄可腌制成菜肴,故橄榄是以色列地重要的经济作物。
由于这儿耕种人口多,故村庄也就多,如哥拉汛、伯赛大都是耳熟能详的乡城,另有夏琐、拉玛(异于以法莲山地之拉玛),所以本区可以说是人口较密集,城镇较多且热闹的精华区之一。
2.下加利利<Lower Galilee>
下加利利北接上加利利,东至加利利的西岸,西抵亚柯平原的东侧,南是耶斯列平原,其地形则是一群500~700公尺高的山脉,这些山脉均为独立山峰,而非带状山脉,最有名的山,非他泊山莫属,其海拔约643公尺。
这儿也是气候良好的山区,当然农业十分的发达,人烟也跟着稠密,除了西侧的加利利海,因低于海平面,海风受阻挡,以致其四周沿岸较为炎热,其著名的乡城有迦百农、迦拿、拿撒勒、拿因、马加丹、提比哩亚,全境分属拿弗他利、以萨迦、西布伦三支派。
公元前536年开始,波斯王古列(Cyrus),统治了这块流奶与蜜之地,被掳至巴比伦地七十年(606~536 B.C.)的犹大百姓,得以蒙恩返国重建耶城圣殿,设巴萨带领第一批百姓,自国外回来,由于此处水多土肥,适宜耕作,于是有人留住于本区,这些返国之民多数为犹大支派之民,他们返国之后,分别居住在加利利的北部、东部,以及南部犹大支派原有之地带。
新约圣经(New Testament)中的四福音书所记载,发生在这儿的事迹也是一箩筐,吾人对于下加加利地区,照理也会比较有概念;属犹大支派的约瑟、马利亚夫妇,他们都是住在下加利利的拿撒勒城,这城后来就成了主耶稣的故乡,所以称主耶稣为「拿撒勒人」。不但如此,这儿亦是那些加利利海捕鱼之门徒的故乡,所以只要稍加注意圣经地理,及熟悉四福音书,就会注意到,当时很多事迹,都发生在这地区。
总而言之,从整个加利利地形来看,由下加利利到上加利利再上到黎巴嫩山,犹如台阶一般的,步步高升,渐上渐高,难怪是迦南的精华区。

二、耶斯列平原(Jezreel Plain)
耶斯列意为──神播种(苗圃)。其位置在迦密山的东边一带,沿基顺河和耶斯列河(约但河支流)的小盆地,因横在南北纵走之中央山脉之间,地形则为狭长带状,由于它将中央山脉横切,地势平坦且仅在海拔10公尺以下,所以其山脉的断口处,自然就成为古今的亚、非间(埃及)陆路的交通要冲。
耶斯列平原又名米吉多平原,今日称为以斯德伦平原,历史上,这个平原是个非常热闹的地区,其原因和此地地形有不可分开的关系(参:士师记六33-35;列王记上廿一章1-6;列王记上十八41~46;约书亚记十二21;启示录十六16)。
从以上的史料,可以了解到耶斯列平原在以色列的交通、政治、军事上,具有何等重要的关键地位。

三、撒玛利亚山地(Samaria)
撒玛利亚山地又称为以法莲山地(Ephraim),在新约圣经中称之为撒玛利亚山地,其意义──是「加倍结果子的Double fruitful」。它的地理位置,就是在耶斯列平原的南边,东抵约但河中游的西侧,西临沙仑平原,和南方的犹大山地相连,这一大片的区域,大部分在海拔1,000公尺以下。
地区内实际上分成二小山区;北侧是撒玛利亚山地,南侧是以法莲山地,新约圣经以「撒玛利亚」称呼全区,而旧约圣经则以「以法莲山地」称此地(参:约翰福音四1;使徒行传八1,九31)。这里不但地段好,风光亦极佳,因此,亚哈之父暗利王,以二他连得的银子,向「撒玛」买了撒玛利亚,并在山上造大城,且以「撒玛利亚」取为其名(列王记上十六24),它的意思是「安全的守望塔Peace of the watch tower」,在亚哈登基为王之后,就以此城为其首都。如今在山上西部,尚有亚哈之象牙宫旧址,后来他纔另在耶斯列建别都,于是这两座城后来分别成为北朝以色列国之首都和行政中心。
本地区的条件良好,加上交通运输四通八达,尤其由东边入城甚为方便。不过这个优点,却也成了这城的致命伤,因为反而让仇敌轻易的由东边长趋直入,故此,在历史上,撒玛利亚城就有多次被围攻的记录(参:列王记上二十1;列王记下六24;列王记下十七5)。反观耶路撒冷城,前来围城者,均是超级强国,所以在古代的历史上,只有亚述、巴比伦,还有后来的土耳其人曾经攻入过,其它四周的民族,只能望城兴叹!可望而不可及,它是一个不易攻取的城(参:撒母耳记下五6-9)。以法莲山地的山峰,最北有基利波山(Gilboa──涌出Pouring out),是扫罗家的伤心之地,父子四口均丧命此地(参:撒母耳上卅一章)。再接着南下约20公里,即以法莲山地的中部,是本山区的主峰以巴路山<Mt. Of Ebal──石stone>,海拔约有1028公尺,摩西曾将咒诅的话向百姓陈明在此山。接着往南下去仅几公里,有陈明祝福之话的基利心山(Mt. of Gerizim──割下者The cutters off),其海拔约963公尺。所以这一带算是山峰的密集地带。就经济方面来说,由于它的西侧山坡面向地中海,迎着由西而来的海风,雨量充足,加上土地肥沃,所以土产丰富,适合农牧业的发展,橄榄也是当地的特产。
至于本区的东侧,因迎向沙漠吹来的热风,土地干旱和荒凉,是游牧地区。本区开发极早,亚伯拉罕初到迦南时,以本区为其生活圈,寄居于此(参:创世记十二章),北朝以色列国,又以此地为其腹地,并以撒玛利亚为其京城,因此,本区不但有不少是历史上古城,且是历史上的名城,如夹在以巴路山和基利心山之间的示剑,及以利和撒母耳时的示罗,其它有撒玛利亚、叙加、伯特利、多坍、比色。

四、犹大山地(Judaea)
如果伏瞰以色列全境,犹大山地是偏于南部,但它纔是圣地的中心,更是四福音记述的重心,因为吾人确信,圣经内中有永生(约翰福音六39),更是神所默示的经典(提摩太后书二16),而其中有关的史地,一部分就是发生在此地,不但以色列人的宗教中心在此,历史上的犹大名君执政于此,希伯仑曾是大卫为王七年半的地方(参:撒母耳记下五1-5)。而道成肉身来世的基督,也降生于此区的伯利恒,故此,本区有其历史、预言和救赎方面的意义。
犹大山地就在以法莲山地之南,东界于约但河下游和加利利海西岸,西抵非利士平原之东,也是施波拉山的东麓之东,最南就是别是巴了。整区山脉可以说是以法莲山的延续,希伯仑附近的希伯仑山,其主峰是海拔1272公尺,但因在其东的约但河下游河谷极深,是世界上最低的河谷,此谷到死海一带时,已降至海平面下约400公尺,在一高一低的衬托之下纔使得河谷两岸的山脉,显得高峻雄巍,其实谷左的犹大山地,除了主峰上千公尺之外,余者都在1000公尺之下,如以北部圣城为中心,其城东附近的橄榄山,也仅仅893公尺,耶路撒冷城本身和其间的圣殿,都建在摩利亚山上,这山头是古时亚伯拉罕献独子的山(参:创世记二十二2;历代志下三1),整座山的地势不见得高。由于长时间为回教民族所占领,他们就在这个往昔被称为圣殿山的山上,建筑了金、银顶寺。
这区的山势是分散之山,与北边之山脉连绵不同,故以赛亚书论到末日教会的兴旺时,在其预言中,就描述到这一带的地形,他如此形容说:『末后的日子,耶和华殿的山必坚立,超乎诸山,高举过于万岭,万民都要流归这山,必有许多国的民前往,说;来罢!我们登耶和华的山,奔雅各神的殿,主必将祂的道教训我们,我们也要行祂的路,因为训诲必出于锡安,耶和华的言语必出于耶路撒冷……』(参:以赛亚书二章)。可知,锡安山在此居高位,超乎诸山,由上往下,可俯视群领,山山如一撮撮的土堆于其下,犹大全国的最高峰──希伯仑山,也在本区。
犹大山地的农牧业,可说是平均发展,其西北部雨量略多,所以尚足以耕作而有农产品,其它地方因缺乏充足的雨水,部分地区形成山野,可适宜游牧生活,所以农业和畜牧平均开发,而牛、羊遍野更是这里的一大特色。至于东部,土质就差多了,因为靠近死海,这一带则是干旱、高温,是个完全不适于一般百姓居住的荒地,目前倒是成了观光性质较重的地区。
不过如果从全国的土地来评论,犹大山地有几个特色:
1.粮食之家
犹大地的伯利恒(Bethlehem)在耶路撒冷南方,其原意是──粮食的仓库(Houseof bread,参:撒母耳记下廿三14),土地尚好再加上气温凉爽,正常情形,麦子的产量很多,可以如此说「本地熟犹大足」,南朝京都建于粮仓中,是再好不过了。路得记里头,孝媳路得和财主波阿斯,就是在这一大片的田园之间,爆发出这一段温馨的爱情之火(参:路得记)。
2.最佳的国防要地
古代由于无今日所谓的空防,山上是最佳的保障,故此,迦南地的先住民中,也只有非利士人住在西部的海岸平原,余者都择山地而居,既安全又凉爽,城邑自然而然的就集中在山上了。
犹大地拥有良好的国防,东部有约但河与死海之裂沟与外地隔绝,西侧则有死海作为保障,所以在历史上未曾有外族人自东部攻入。天然屏障是非常重要的,如:圣经中的约伯记,里头提到约伯住在「乌斯」(Uz),「乌斯」本是闪之孙亚兰长子所传之族名,其位置约在今叙利亚南部,离犹大不远。当时的约伯虽家财万贯,牛、羊、骆驼成群,却因为在环境上毫无屏障之下,示巴人和迦勒底人可轻易的侵入,将他的财产洗劫一空了(参:约伯记一章)。流便、迦得和玛拿西二支派半,没跟大部份的百姓过约但河去分地,径自要求留在约但河东,也就是亚摩利王西宏,以及巴珊王噩的辖区内(民数记卅二33),这是不智的作法,因在这块大平原上,根本谈不上任何天然国防,唯有靠坚强的军力纔能自保。话说犹大山地,它就不同了,其北部有以法莲高山为屏,东南方又有阿拉伯沙漠的阻隔,其南又是旷野,西则越施波拉山地濒临地中海岸平原,这么好的一个国防地理所构成的天然要寨,是本区不为外族入侵的主要原因,自然也就成了人口和物质的集散区了。
本区所形成的城市多且有名,如:耶路撒冷<是世界有名的国都和圣城>,附近尚有伯大尼、伯利恒、基列耶琳、亚杜兰、耶末、拉玛、以马忤斯……等城。在西部有以实陶和锁拉,而南部则有大卫登基为王7年半的希伯仑了,所以南朝虽然仅拥有二支派(犹大和西缅),版图范围大不如北朝以色列,但由于地理、地形的优越,所以足以和北朝及四周的外族抗衡,甚至国祚比北朝更长久。
3.世界的宗教中心
以常态来看,基督的降生和救赎的计画要和这儿发生地理关系的可能性应该不是很高纔对,更諻论此地要成为世界宗教的中心,然而事情确实是这样成就了。
耶稣住的拿撒勒,与这儿的距离颇远,在当时来说,本不致会来此纔是,但早在施洗约翰的母亲以利沙伯怀他身孕时,马利亚因亦得应许要从圣灵怀孕,就即刻来访以利沙伯,从拿撒勒城到犹大山地,即从下加利利走到犹大山地,大约要走了二百公里之远(参:路加福音一39)。后来耶稣不但降生于这儿的伯利恒,并且工作于此,传道于此,再加上圣殿自古也建于此,圣灵也降于此,教会于此形成,这一切宗教上之事迹的不断产生,使得本区的重要性,远超过本国,而成了国际性的宗教圣地。
犹大原意是赞美,从雅各在临终前的祝福中,很显然的看得出来,驯良的支派分得美好的土地,狡猾的支派得不到好的土地,若从整体来评论的话,犹大山地算是不错的土地,而流便支派所得的土地,就差多了,这是出于神奇妙的赏赐和安排,绝非偶然,因此吾人应该诚心去接受和相信长辈的祝福,更要口出祝福的言语(参:彼得前书三8-10)。

五、南地(Negev)
此处所谓的「南地」,不是指南部地方,乃是专有的地理名称(英译──Negev),其位置在犹大山地以南,即别示巴以南直到旷野,若要再正确的了解它的范围,即死海西南,犹大山地之南,下抵埃及小河为止。可以说是犹大山地的延伸,北方的山系在此,向广大的原野消失,所以地势由北向南,缓缓的下降,不再有高山,而地势且转低平。
南地是圣地的南境,百科全书中称它南境,非常有意义,由于南地位置夹于阿拉伯沙漠、西乃旷野以及地中海之间,全区非常干旱,土地呈现旷野或半沙漠状态,却因此而成为迦南地南边的天然保障。一大片的旷野,就成了游牧民族的天堂。
亚玛力人是区本最活跃的民族,且族性凶暴强悍,他们视本区为该族人的故乡,并且长久占据这里,甚至不容他族通过,客旅或商队常遭欺侮,从埃及出来的选民,就曾和他们战于利非订,并且世代为仇(参:出埃及记十七章),在百姓分地时,就把这地归给西缅支派居住。不过在这一片广大的旷野和沙漠中,人口很稀少,名城也不多,吾人较熟悉的大概只有洗革拉、希斯伦、加低斯。
以色列人的祖宗亚伯拉罕和以撒,都曾来南地住过,当亚伯拉罕蒙耶和华神呼召时,立刻离开本地、本族父家,就从哈兰起行,一边走一边筑坛献祭,绕行两河流域的上源进入迦南地,经示剑、伯特利,渐渐往南地来(创世记十二9,十三1、3),这一趟路下来,吾人难以想象到路途是多远又多艰辛,尤其在一个完全凭借原始交通工具的时代,就因神的吩咐,走了那么久远,彻底的和本地、本族、父家割舍,他的确配被称为义,且称为信心之父(参:罗马书四章)。而后,亚伯拉罕住在南地的别是巴时,其妻撒拉去世,他就向赫人购地,葬撒拉于犹大山地的希伯仑(创世记廿三17-20),三年后纔想起为以撒娶妻,那时的以撒已四十岁了(参:创世记十七17,廿三1,廿五20),而别是巴即以撒和利百加结婚的地方(创世记廿一33,廿四62)。
提到别是巴这「盟誓的井」,亚伯拉罕和以撒,都分别和非利士人起过争端,何以他们的王亚比米勒,会来找亚伯拉罕和后来以撒的碴呢?都是为了「水」,在这儿掘到井水易,那么为甚么又与他们立盟誓呢?也因为有「水」,在这干瘪炎热的荒地,能每掘必有水,这简直是神迹,所以彼此立约,当地就起名为──别是巴(Beer-sheba),意为「盟誓的井」(创世记廿一22-34,廿六章)。
水是生命之本,无水就不能生存,吾人可饮「生命的水」──圣灵,是大神迹也是大恩典。总归发生在别是巴的事迹,不胜枚举(参:约翰福音四章)。


叁、示非拉丘陵(Shephelah)
示非拉原意是「低地」的意思,这是因为从高下探的关系,其实在地理上,她属于高突的丘陵地,这个地区比起中央山地的面积而言,是小的太多了,那么何以会受到重视,甚至另视其地区,为单独的一区呢?主要的原因是;(1)在地理上,它自成一区,高于西边的非利士高原,却又低于东边的犹大山地,(2)尤其是古代交通不便的时期,这一山区的五个山谷,是进出耶路撒冷到撒玛利亚,或到加利利之间的必经途径。它们自北一直到南,分别是;亚雅仑谷、梭烈谷、以拉谷、洗法谷(圣经无记载)、河西谷(圣经无记载)。是故,本山地在地形上有其独立性,在地理上有其重要性,所以被视为中央山地的另外一区。
这块小山地,之所以称为「施波拉」山地,原意──是「洼地」,其实这一山地仅是非利士平原与犹大山地之间的山麓小丘(参:历代志下廿八18;耶利米书十七26),最高处约在海拔数百公尺而已,地势不高,也非平地,所以站在500~1,000尺上的犹大山地俯视示非拉山地当然是低矮的洼地了,难怪称之为「示非拉」。
示非拉的地势,是一山头零散而不相连之山区,与北边和东边那种山脉连绵,毫不相同,由于它们虽高却不很高,气温稍凉,所以那里有丰美的草地,而且桑树成林,桑树多则多桑虫,且产丝,所以这儿可能有发达的桑业和布业(参:列王记上十27;历代志上廿七28)。
犹大人和非利士人,在历史上关系密切,他们前后移居到迦南地,形成了两族的冲突,时而非利士人统治犹大人,又时而犹大人攻克非利士人,这儿是历史上的战场,历史上记载很多(参:士师记十四、十五章;撒母耳记下五;撒母耳记上六12;历代志下廿六10)。由于施波拉山区,也是迦南地的一部份精华地带,所以也有几个出名的古城,像:「亚雅仑」、「伯示麦」、「亭拿」、「玛基大」……,都闻名一时。


肆、约但河谷(Valley of Jordan)
只要打开地图,俯视整个中东地理环境,约但河和其所形成的河谷,在地形上至为明显且易辨认,是迦南地一个非常独特的地形。
论约但河的长度,本来是不堪与世界上的其它大河相比。其水利功能,也不及世界其它大河来得重要,但其知名度,却有凌驾全球其它大河之势,这除了地理环境的因素之外,最重的是和宗教有密切的关系。因约但河流域,是普及于世界各地之犹太教、伊斯兰教及基督教的发源地,随着这些宗教文化的普及,「约但河」一名,也就为世界各地所认识,难怪其知名度也就高了。
话说回来,约但河虽然不算很长(全长大约265公里),但从地理上看得出来,它的谷地非常的深壑,犹如在地球表面,深深的划下一刀似的,使它成了世界上唯一低于海平面的河谷,也等于是世界之沟,同时对西亚(中东)一带的地理环境和气候,亦产生了很大的影响。
「约但」,原来就有──落下者(Descender),或──水地(The water place)的意义,其发源地是黑门山之北,近3,000公尺高的利巴嫩对山间之户勒湖(Lake of Huleh参:圣经人名地名汇编 p.310),集雪水、雨水和泉水成河,然后由北向南直冲而下,在短短不到50公里之内,水位就降到和海平面等齐的地方而注入米伦湖(Lake Merom),过了米伦湖直至流入加利利海时,已在海平面下约210公尺,再流出加利利海之后,河势仍然下降,直到盐海时,其湖面已降到海平面下约400公尺了,即如其河名「降下」之意。此沟就这样地从黑门山开始,串了米伦湖、加利利海、盐海(亚拉巴海),直接到非洲之东北角。
约但河的实际距离,约在156公里左右,然而从发源地到终点,居然一口气下降了三、四百公尺,一方面落差大,加上水的流速急,故河道则严重弯曲,河道蜿蜒若蛇,以致河道长200公里,加上从该撒利亚到米伦湖的65公里,总长是265公里。可惜的是河道弯曲,水流快,又有215公里以上低于海平面(米伦湖到加利利海15公里),因此,既无水上交通之利,也谈不上灌溉之用,缺乏水利的功能。闷热和低湿的沿岸,人烟稀少,成了毒蛇、野兽和虫类的温床,不过倒也成了迦南全地的天然要隘、自然屏障及界限。源自北部黎巴嫩山的大量雪水和泉水,流经米伦湖(现今已淤塞,只剩浅水池)和加利利海,往南直抵死海(盐海),若以直线距离来说,约有100公里之长,但因流经高山、旷野、沙漠……等各同的土质,形成河身变化极大,河道弯曲太多,以致把沿岸的河谷,切割成变化多端的六个地段,即四个河谷以及两个湖渤,依序为;(1)黎巴嫩与黑门之间,(2)黑门山根至加利利海北岸,(3)加利利海本身,(4)加利利海至死海,(5)死海本身。
以上的五段河谷,从2至5这四段,都在圣地的范围之内,加利利海和死海两湖,将在「圣地的湖与海」单元说明,其余两段就简略说明于之:

一、黑门山根至加利利海北岸
上约但河段即所谓的「上约但河」段,是黑门山根至加利利海北段这段河谷,这段河谷的地形,以米伦湖为中心,其北是由海平面渐渐升高,米伦湖之南则由海平面渐渐降低下来,此后的约但河,均低于海平面,一直深陷至水平面下约400公尺的死海。
1.米伦湖之北
由于源头的河水,大量的流入此谷,水势极汹涌,所以谷里的泥泽、苇塘和肥美的草场很多,河岸有大片树林,是约但河谷最精华的地段。
此地古名拉亿,是巴勒斯坦古代北面的门户,不但是亚伯拉罕入迦南的途径,凡是从北而来的军队,此地也是必经之地。「但」族人占领时,先夺取拉亿城,其址在该撒利亚腓立比之南约10公里处,并改拉亿(Lais)城名为但(参:士师记十八27-31),「但」名至今仍在。公元前189年,安提阿格得到圣地,就是先在此胜战。后来的十字军西来和回教争战时,就是屡次受阻于这儿的泮尼亚斯。
公元前20年,罗马皇帝奥古士都将此地赐大希律,到了他的儿子腓力时,就在被分封的地区里,修建泮尼亚斯旧城,改名该撒利亚,就是后来的该撒利亚腓立比,使其有别于另一该撒利亚<是大希律建于迦密山南约65公里处>,其位正好在黑门山的山麓,约但河的源头,东南北三面环山。主耶稣就曾抵此境内,和门徒论及自己是谁(参:马太福音十六13-20)。
2.米伦湖(Lake Merom)
米伦湖位于约但河上游,为约但河自黑门山源流而下,未及50公里处,所注入的第一个湖,这湖的湖面约海拔80公尺之高,其长约5.6公里,而宽则1公里(仅供参考,不很确定)。米伦湖又称为「米伦水」,因为米伦湖的湖水,已往原本就很浅,再加上长期沙土的淤积,于是湖水的深度渐渐减少,现在除了约但河的河道有河水流经之外,米伦湖已经被泥土所填满,成了一个干湖。
以色列史中,有关米伦湖的记载只有一处,即在旧约的约书亚时代(参:约书亚记十一5-7)。到了新约时代,此湖就不再被提及了。话说摩西的接棒者约书亚,他的确是一个军事家,从他征服迦南地的军事行动,就可看出他确实被智能的灵充满,不只百姓肯听从他,使他的统御的工作顺利地从摩西的手中转移过来,而且,他的作战计画还是经过相当的筹算;他带领选民自什亭进入耶和哥之后,面对的是广阔的应许之地和强悍的迦南各族,约书亚并非鲁莽的勇往直前,他先攻下耶利哥及艾城,接收基遍,把迦南地从腹中横切,分成南北两半,然后先南后北的蚕食鲸吞。南方大战则于基遍一带,顺利的打败南方异族,回到吉甲之后,北方『这诸王会合,来到米伦水边,一同安营,要与以色列人争战…,于是约书亚率领一切兵丁,在米伦水边突然向前,攻打他们。』(约书亚记十一5-7)。于是将他们尽行杀灭。尔后,就不再有关于米伦湖的记载的出现了。
3.米伦湖之南
古时的米伦湖,因为沙土沉积的关系,今天只能说是米伦水,整个湖仅剩下一摊浅水而已,湖迹几乎从近代的地图上消失了。
自米伦湖到加利利海,谷长约12公里,此段的约但河,只像一条狭窄的深沟而已,沟的深度,20余公尺之深,于此东可以遥望河东的巴山高原,而西则可看到耸立的中央山地。往南由于谷壁断崖深邃,一旦雨季来临,山上汇集的大量水分,则狂泻而下,于是沿着约但河谷,迅速的「灌注」到加利利海。
本段的范围并不宽阔,历史比较没有名城,不过在米伦水西南的夏琐城(Hazor),曾是迦南族的京都,约书亚时代素来在诸国中为王的夏琐王耶宾,联合玛顿王约巴、伸仑王、押煞王,以及基尼烈南的亚拉巴高原、多珥山岗的诸王,还有迦南人、亚摩利人、赫人、比利洗人、耶希斯人、希未人,这诸王会合,来到米伦水边和以色列人争战,耶和华将他们交在以色列人手里,以色列人就击杀他们,追赶他们到西顿大城<今黎巴嫩境>,到米斯利弗玛音,直到东边米斯巴的平原,约书亚照耶和华的吩咐他的去行,砍断他们马的蹄筋,用火焚烧他们的车辆,约书亚回头夺了夏琐,用刀击杀夏琐王,就在那时,将此城用火焚烧了(参:约书亚十一章)。士师以笏死后,以色列人又行耶和华眼中看为恶的事,耶和华再度把他们付与在夏琐作王的迦南王耶宾手中,他的将军是西西拉,当然再下去的历史吾人就知道了;女士师底波拉和巴拉大败他们于他泊山,西西拉丧命于基尼人希百之妻雅亿的帐棚里,神使迦南王耶宾,被以色列人制伏了,并将耶宾灭绝了(参:士师记四章)。由上述可知,这里还是古时重要的战场。

二、加利利海至死海──下约但河段
从加利利海至死海,这一段约但河谷,其河道约有200公里,有趣的是;在这宽直的河谷,约但河的河道竟弯弯曲曲,并且深浅不一,两旁的坡崖尽是白灰泥,所以每逢雨季来临,大量的水从上游冲涮而下,带来大量的泥沙,就形成了一块河谷平原,东西宽度自5~20公里不等,每逢四月前后,河水涨过两岸,白灰泥随河水覆盖这块冲积平原,成为绝佳肥料,因此有大遍的良田和丛林,其它尚有泥泽和苇塘,河水缓缓的经由三角形之沙洲,注入加利利海。
下约但段河谷,东是基列山的山崖,高约900多公尺,西有中路山和基利心山山系,尤其标高963公尺的基利心山就在其西侧,山既高沟又深,使基利心山显得非常高嵩。但由于旱季长,从十月到隔年的二、三月,还有夏季期间,河谷热至三、四十度以上,所以除了种植之外,人们则少住平原上,种地的人们,都住到凉爽的高处,故此,纔有耶何耶大的儿子出比拿雅,在下雪的时候,有狮子可杀(参:撒母耳记下廿三20)。
这段谷道,在炎热、野兽又多,以及大平原缺乏国防的三个因素下,居民稀少,城市必然也就不多,河东有伯亚兰、亚当城、疏割及基列雅比等处,河西则有伯珊和耶利哥:伯珊城(Beth-shan>,又称为伯善(Beth-shean),原意都是「安全之家」(House of safety),属玛拿西的一城,位于耶斯列谷入约但河处之西岸(约书亚记十七11)。
河东的基列雅比(Jabesh-gilead),距西北方的伯善城约有12公里之远,早在士师时代(1,400~1,100 B.C.>,就曾因基列雅比人不参与对便雅悯人的征讨,一切男子和已嫁的女子尽遭杀戮,使得不到女子为妻的便雅悯人,可抢自基列雅比的女子为妻(参:士师书记廿~廿一章)。到了扫罗时,因『亚扪人的王拿辖上来,对着基列雅比安营……,说你们若由我剜出你们各人的右眼,以此凌辱以色列众人,我就与你们立约……』(撒母耳记上十一1-2),受了先知撒母耳膏油的扫罗,被神的灵大大感动之余,登高一呼,立刻率领33万的以色列和犹大百姓,将大吹大擂的亚扪军尽除,不留一人。事经40年(1,053~1,013 B.C.),当扫罗和其子丧命于基利波,非利士人将他的军装放在亚斯他录庙里,而将他的尸身钉在伯珊的城墙上(参:撒母耳上卅一7-13),来伯珊夺取扫罗和其子尸身,葬于雅比的,就是在河东的基列雅比人,基列雅比人以及他们的后代,这种知恩不忘和图报的精神,至为感人,更想不到的是,扫罗生前的一则善行,在他罹难后,竟然得到了回报,在这人情味渐渐淡薄的世代,扫罗和基列雅比人之间的表现,值现代人的深思!

三、加利利海(Sea Galilee)
约但河所注入的第二个「湖」,就是加利利海,位于巴勒斯坦的东北部,北距米伦湖还不到15公里。由于其四周地势的变化多,加上是迦南地最大的淡水湖,不但风景极为优美,鱼产量也不少,湖中出产闻名的彼得鱼。因此,是该地区最大且最重要的淡水湖。
加利利海亦称太巴列湖(大不列颠百科全书p.260),其余尚有四个名称,共计有六个名称,从其称呼中,可以探知它的意义及其名的由来:
1.加利利海(Galilee)
加利利在希伯来文是「区域」的意思(马太福音四18)。
圣经最早出现加利利这个名称,是在以色列王比加年间,亚述王提革拉毘列色带兵入侵北朝,夺取了以色列北部的加加利及其附近的一大片土地时(列王记下十五29-31),当时的加加利海就有此名称了。
2.基尼烈湖(Chinnereth)
基尼烈,原意是竖琴(Harp),因其湖状如大卫所使用之竖琴。这湖名在圣经中约出现七次,都是记载在旧约(参:民数记卅四11;申命记三17;约书亚记十一2,十二3,十三27,十九35;列王记上十五20),但在新约则未曾使用过这称呼。
3.革尼撒勒湖(Gennesaret)
革尼撒勒,即「王子之花园」的意思<Garden of theprince>,可能是因其西边有一风景美丽的革尼撒勒平原,而称之。这个名称的出现和基尼烈正好相反,它在旧约完全没出现过,却在新约出现三次,不过这三次是记载与主耶稣有关的两件事迹:(1)是主耶稣来此,藉下网的神迹,拣选了彼得、雅各和约翰(路加福音五1-11)。(2)是主耶稣抵此,凡摸祂衣裳繸子的,都得痊愈(马太福音十四34;马可福音六53-56)。
4.提比哩亚海(Tiberias)
这个名称在圣经中出现三次,且都在新约中(约翰福音六1、23,廿一1),也是指加利利海而言,是阿拉伯人最喜欢用的称呼。提比哩亚的意思是──来自河神(From the tiber,as river God),此称呼原是在加利利海滨的一个城邑的名,为分封之王希律所建,建城之初,为了讨好当时在位的罗马皇帝提比留该撒大帝,在城盖好之后,以其名命之(参:圣经人名地名汇编p.332),尔后,甚至因此城在利利海边,就称加利利海为提比哩亚海。
约但河的河道到这里,已低于海平面约210公尺了,河水极为清澈,在此深洼之地,形成了加利利海,其最深处在湖的北部,约45~50公尺之间,湖面呈梨状,南北约20公里,东西约9~12公里(参:百科全书p.870),周围地区气候良好,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水量特别充足,自古就是迦南各族争夺之地。新约时代,更是主耶稣足迹所常到之地,祂巡回宣道的时候,就常常往来于加利利海两岸,以及四周的许多城邑或乡村,和此湖的关系至为密切。主耶稣长大的拿撒勒,距加利利海,约20公里而已,属下加利利区,当时的本区聚集了各式人种,其中犹太人占了大多数,主耶稣那些温和门徒和狂热的奋锐党人,多出于此区(参:应许之地小百科P.6),难怪这儿成了主耶稣的工作一大重点,祂走遍加利利一带,在各会堂里教训人,传天国的福音,医治百姓各样的病症(马太福音四23),并且常常到此湖沿岸的伯赛大(Bethsaida)、哥拉汛(Cho-razin)、迦百农(Capernaum)、马加丹(Magadan)、提比哩里亚(Tiberias),且到稍远的低加波利(Decapolis),大行神迹:
1.在伯赛大
四福音所记载的「伯赛大」,其实是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在约但河东旷野加利利的东北岸,另一个是在下加利利,也在加利利沿岸(约翰福音一44)。这两个地方都是主耶去过之处:『他们来到伯赛大,有人带一个瞎子来,求耶稣摸祂,耶稣拉着瞎子的手,领他到村外,就吐唾沫在他眼睛上,按手在他身上……,他定睛一看,就复了原,样样都看得清楚了』(马可福音八22-25)。此伯赛大是属于前者,即约但河东的伯赛大,也就是主耶稣以五个饼两条鱼分给五千个人吃的地方(马可福音六32-44;路加福音九10;约六1-21)。「伯赛大」在希伯来文的意思是「渔家」,分封之王腓力在此建城,并以奥古斯都之女犹丽亚的名命之,全名为「伯赛大犹丽亚」。主耶稣曾多次在此行神迹,但此城的人心硬,不肯相信接纳祂,所以主耶纔警告他们:『……伯赛大啊!你有祸了,因为在你们中间所行的异能,若行在推罗、西顿,他们早已披痲蒙灰坐在地上悔改了,当审判的日子,推罗、西顿所受的,比你们所受的还容呢!』(路加福音十13-14)。
至于另一个伯赛大,在加利利海的西南岸,是使徒腓力、彼得、安得烈三人的家乡,主耶稣就是来此拣选「真以色列人」──拿但业的地方(参:约翰福音一44-48)。彼得的岳母蒙主医治热病,就是在这城(马可福音一29-31)。
2.在哥拉汛
在加利利海的北方约2公里处,和伯赛大一样,都是同时为主耶稣所责备的城(路加福音十13-14)。足见这地方的人,他们的罪恶亦是何其大,其心又何其坚硬。主耶稣曾否来此,圣经没有明确的交代,不过对当地人的罪恶生活,至少祂知之甚详。
3.在迦百农
伯赛大、哥拉汛和迦百农三个城的罪恶,都是一齐被主提及的,主耶稣说:『迦百农阿!你已经升到天上,将来必推下阴间』(参:马太福音十一23-24;路加福音十15)。迦百农是在加利利的西北岸,主耶稣在这儿行过不少的神迹,如:医治百夫长的仆人(马太福音八5-13);赦罪并医治四个人抬来的瘫子(马可福音二1-12),又如:在会堂里赶出附在人身之污鬼(路加福音四31-37)。
但是枉费主耶稣连连在迦百农行了这么多的神迹奇事,竟然还建立不了民众对祂的信心,难怪祂会感叹并责备他们的罪恶和心硬。
4.在提比哩亚
这个称呼是约翰对加利利海最喜欢的名称,圣经中三次的出现,都在约翰福音里头(参:约翰福音六1、23,廿一1),原因何在,很值得探讨。有关这三次的记载;第一次是提到主耶稣变饼给五千人吃之前,就是渡过提比哩亚海,然后到山上去的(约翰福音六1)。第二次记载;主耶稣变饼之后,『……有几只小船从在提比哩亚来,靠近主祝谢后分饼给人吃的地方』(约翰福音六23)。不过叫人印像最深的,应该是第三次;耶稣在提比哩亚海边,又向门徒显现,再次要他们把网撒在船的右边,那网满了大鱼,共153条,鱼多网没破,并且三问西门彼得:『你爱我比这些更深么?』,要他回头,去牧养祂的羊(参:约翰福音廿一章)。一个人在蒙主大爱之后,究竟是仍眷恋着「船和网」,或是肯拋下这一切,爱主更深呢﹖提比哩亚海边的三问,很值得我们去深思。
除了以上发生在加利利海四周城乡的事迹外,尚有三则发生在加利利海上的事迹:(1)主在革尼撒勒湖(加利利海)边教训人,并且藉网鱼的神迹,拣选西门彼得、雅各和约翰三人(路加福音五1-11);(2)加利利海船上斥责加利利海,风和浪就平静了(马太福音八23-27)。(3)另一伟大的神迹是耶稣履海,这海就是加利利海(参:马太福音十四22-33;马可福音六45-52;约翰福音六16-21)。
加利利海的北边山高海面低,每当太阳一晒,海面上的气温就起变化。因此,海上就有大风大浪,难怪主稣在船上睡的时候,海面本是平静的,忽然起了大风暴。彼得也曾在水面上走,因见风浪甚大,就害怕,便喊着说:『主啊,救我!』(马太福音十四30)。世间犹如大海,每每有难料之意外,俗云:「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个人每逢困顿之际,除了如彼得呼求主搭救之外,也别无他法了。
加利利海的湖水,主要来自约但河,同时湖泊对约但河,也起了调节和澄清的作用,湖中淡水鱼种类多,近代以出产「彼得鱼」闻名,以色列国复国以来,北面与东面的环湖平原已引水灌溉,改进耕作技术,农业得到发展,湖上有汽轮来往于湖滨城镇之间(参:大不列颠百科全书)。

四、死海(Dead Sea)
死海是约但河所注入的第三个「湖」,也是约但河的终点站,整个湖已深陷地底400公尺,是地球上位置最低的海了。这个海的确配称为海,其南北的长度有70公里,东西则较窄,最宽处约17公里,是迦南地最大的内陆海(湖)。
地理上除了称此海为「死海」之外,至少尚有四个不同的称呼,即:盐海(Salt Sea)、东海(East Sea)、亚拉巴海(Arabia Sea)和罗得海(Lot Sea),总括这五个名称,都各自具有其名称的由来及意义:
1.死海
圣经里并没有「死海」的称呼,在公元一百多年后,纔开绐希腊文称呼此海(参:圣经地理.真耶稣教会台湾总会编印p.39)。它是约但河的河水经加利利海后,再往南约200公里,往下注入而形成的海。顾名思义,之所以会称它为「死海」,是因河水有入而不能出,于是形成一大片的死水,水中无鱼类或其它生物的生存,索性就如此称之。
2.盐海
盐海(参:创世记十四3;申命记三17;约书亚记三16),因为陷入地底下约400公尺,再加上炎热的气温,使水份大量的蒸发,加上没有与其它的湖沼相通,故含盐质甚浓。死海的盐份浓度极高,水中的含盐度高达百分之廿六(100公斤的海水可晒出6~7公斤的盐),与一般海洋的百分之三、四相比,高出太多了,因此浮力很大,以致旅客仰卧其水中时,竟不下沉,死海反成不死之海,因此称之为「盐海」,一点都不为过。
3.东海
这海位于以色列国的政治、宗教中心,也是人口汇集的耶路撒冷之东边,故称之为东海(约珥书二20)与耶路撒冷城相距20多公里而已。
4.亚拉巴海
「亚拉巴」,希伯来文之意是「干燥、不毛之地」,由于死海的地理位置低于海平面400公尺,已经够炎热了,加上它的四周非常的干燥,水分蒸发奇快,自古以来就是人烟稀少的野地,甚难到达之处,右侧即是亚拉巴(阿拉伯_旷野,故又以亚拉巴海称之。
5.罗得海
现在的阿拉伯人称之为罗得海,因为罗得曾住在 死海海边之所多玛城的关系(创世记十九1)。自古以来,死海一直被认为毫无用处之海,不像加利利海,不但是淡水,可供饮用及灌溉,而且湖中鱼量充足,颇有经济价值,不过近来的死海犹如咸鱼翻身;因人们已经发现,至少这个海有四个特色:
海深却无生物,是一般湖、海所没有的现象。
‚油质多,四周是石油的矿区,西订谷(创世记十四9)就有许多石漆坑(石漆即是沥青),这儿所产的石漆,为北非,尤其是埃及人所需求。
ƒ水中有许多矿产,以前是一无用处之海,岂知却是神为选民所预备之水矿,除了盐的产量多外,水中的稀有矿藏,也极为丰富,是世界各国所注目的焦点,实在是以色列之宝库。
„其实它也是以色列国<犹大>之天然保障,仇敌不易自东边入侵,颇有国防价值。若从历史的角度来看,死海和周围一带,既然是个所谓:「荒无人烟」的地方,照理是死寂一片纔对,其实不然,历史上这儿可热闹得很:
a.最早为耶和华从天降火毁灭的二城,所多玛和蛾摩拉(Sodom & Gomorr ah),就在死海南端浅水之处。创世记记载:这二城罪大恶极,罪恶可说是达到神的耳中,故神和祂的使者亲自下来查看,简直不敢相信祂所造的人,竟堕落到这种程度,二城之中,连十个义人都找不出,就可知其恶之严重。
b.虽然死海是个四周空旷、人烟稀少之地,然而却曾是闻名的古战场,历史上的四个大战役,均发生于其西南之狭径中<参:百科全书p.909>:四王和五王之战(参:创世记十四章),暗拉非等四王联军,就是由巴比伦出师,往南经彼得拉之大道,立刻北进,经亚玛力人与亚摩利人之地,转而下至死海西岸中点的隐基底,再居高临下进攻所多玛及其它五王的联军,这趟路途极为艰困,却是五王始料不及,可说战术运用成功,四王得胜,五王被败。
南朝约沙法王时代,也有一战役(参:历代志下廿章),摩押人和亚扪人又有米乌尼人、西珥山人,一同来攻击约沙法,也是绕行死海之南端,北上隐基底之处,入侵犹大国,『约法沙……就设立了歌唱的人,颂赞耶和华,使他们穿上圣洁的礼服,走在军前赞美耶和华』(历代志下廿21),于是神使仇敌全军溃乱,自相残杀,没有一个逃脱的,这次犹大国蒙神拯救,打败外族的联军。
亚哈之子约兰当王时,摩押人背叛,约兰王就联合犹大王约法沙并以东王出兵讨伐(参:列王记下三章),先是以利沙指示他们掘沟疏水并解渴,然后经死海之南端而追杀摩押人,但也因以色列人遭遇耶和华的大怒<原因不详>,未竟全功而退。
罗马人在毁灭圣城后(70A.D.),忠勇的犹太人坚守马赛大(Masada)而拒不投降,由于其垒立于海平面200公尺,高出死海水面600多公尺,敌军易守难攻,罗马兵在末次倾全力围攻时,犹太全军全部战殁,余者亦自杀,以免落于罗马人手中,其状甚为悲壮,可见这块被视为死寂无用之荒地,曾是人类相残之所在。
从以上四大战役之惨烈的情形来看,这地方还是兵家作战时的必经之地。
c.至于这儿的历史古迹还有一处值得一提的,就是死海东岸的玛开路(Machaerus>坚垒,这地方是希律禁锢施洗约翰之所在,约翰是新约初期最早的传道人,也是主耶稣的开路先锋,却因为指责希律之恶,而遭受监禁,最后就是在此监狱中,被斩首殉身(参:马可福音六14-29)。
d.近代则以「死海古卷」(Dead sea scroll)的出土,最为轰动和珍贵,一九四七年,在死海西北角之昆兰的山洞里,发现了几缸的皮卷,其中有以赛亚书的手抄本,因此也引起了大量的考古工作,也称这些手抄皮卷为死海古卷。
从以上可知米伦湖、加利利海、死海是巴勒斯坦的三个较大且具历史湖渤,它们除了靠着约但河串连起来之外,在历史上更是缔造了不少的重要史迹。


伍、河东高原
接下来要介绍的地区,是约但河东的东部高地。约但流河东本不属耶和华对亚伯拉罕应许之地的范围,记得在介绍犹大山地时,就题及其原因;之所以耶和华无意给选民这片土地,是和其缺乏国防条件大有关系,而流便、迦得和玛拿西半支流,在旷野漂荡了40年后,一下子看到河东这片美好的大草原,在毫无国防观念的情形下,便向摩西求取这地,后经耶和华神的应允,于是两支派半的百姓,在攻取迦南全境之后,就留在约但河东(参:民数记卅二章),使以色列国,额外的取得了这片高原,圣地的范围也加大了,因此河东高原也成了圣地。
约但河东的地势,一则山高,而且临深邃的约但河谷,南北从黑门山到死海,东西从约但河到沙漠地带,拉出一片200余公里长,40~200公里宽的高地平原,此高原约为海拔900公尺上下,天气清凉,与西南二地的情形,大不相同,其状如一堵墙,是圣地奇绝的佳景之一。
除了当地居民,一般人心目中的中东地带,多是炎热、干杆、缺水的大漠,那会想到河东高原一带,冬季常见遍雪数日,还有雪凝不化铺满地面的现像,所以阿拉伯人称此地为「冷气之家」,冬季寒冷,夏季则云雾雨露弥漫,极为凉爽,只有在深谷地区,得不着风很炎热。
河东高原的地势,因高于河西的河岸区域,从北向南,正好有耶末河、雅博河、亚嫩三条河的河水,由东向西,横向注入约但河,同时把河东高原,切割成三个明显的小区域,从北自南即:

一、巴珊高原(Bashan)
本区是在约但河上游与东部沙漠之间,北从圣地北界的黑门山起,一直到耶末河,南北相距约100公里。
靠北,是今日著名的「戈兰」高地,地处约但河上游区,多山且多湖泽,到处是森林与草原,巴珊的橡树和松树特多(以赛亚书二13,三十9;撒迦利亚书十一2),尤其古代船只所用的桨,其木料往往取自这儿的橡木(参:以西结书廿七6),而「巴珊公牛」的凶猛,因诗人形容而揭露出来(诗篇廿二12),自古以来,这地方有公绵羊、公山羊等畜牧业(以西结书卅九18)。近世以来,由于本区介于以、黎、叙三国之敏感地带,是以色列之水源区,因此受到战争之影响,人口递减以致地旷人稀。
至于靠南,也就是约但河谷上游的东南部,是浩兰高原(Hauran),浩兰的原意──是「空洼」,从黑门山往南远看这地,的确像个低洼区域,其实地势还是颇高。它是圣地的另一主要粮仓,土地非常的肥美,在深谷里有多道的河流,水势潺潺,至为丰沛,冬天有雪,夏令有雨,再加上这地段的气候良好,土地肥沃,地质适于耕种,自然就有广大的麦田,因此以出产大麦、小麦而出名,。又此地也适宜畜牧业,以出产肥美的牛而著称(参:申命记卅二14;诗篇廿二12)。
不过可以了解的是:历史以来,巴珊高原就是以色列国和亚兰(叙利亚),军事上的必争之地,大马色城(大马士革),就在高原的东北角,2,000多年来,一直是亚兰人的京都,也是世界上最古者的首都之一。到了罗马时期,本区归分封之王腓力所管辖。近世以来,由于本区介于以、黎、叙三国间之敏感地带;是以色列国之水源区,因此,受到战争之影响,人口递减,以致地广人稀,农牧一落千丈。

二、基列高原(Gilead)
从巴珊高原南,越过耶末河,立刻进入基列高原,其范围包括整个雅博河流域,南抵摩押和希实本之地界。雅博河曾因雅各和神的使者在此摔跤,因此而「一夜」闻名(参:创世记卅二章),此河就把基列高原切割为二了,北半部为玛拿西半支派所占,而南半部则归迦得支派所有。历史上就有这么一段的记载:『摩西将亚摩利王西宏的国和巴珊噩的国,连那地和周围的城邑,都给了迦得子孙和流便子孙,并约瑟的儿子玛拿西半支派……,玛拿西的儿子玛吉他的子孙往基列去,占了那地,赶出那里的亚摩利人,摩西将基列赐给玛拿西的儿子玛吉,他子孙就住在那里』(民数记卅二33-40)。
基列高原均在海拔一千公尺上下的山地,自古以来,和北部的巴珊高原一样,以橡树和畜牧业闻名,诗中之诗的雅歌,新郎称赞新妇:『我的佳偶,你甚美丽,你的眼在帕子内好象鸽子眼,你的头发如同山羊群,卧在基列山旁』(雅歌四1),足见本区畜牧业的发达,使得诗人以他日常所见的山羊群,作为对新妇美发之赞,文词既实际又典雅有情又有景。还有,这儿另有一特产,为其它地方所少的,就是「乳香」一物,学习圣经的人都知道,乳香是以色列人生活和宗教上,不可或缺之药品,东方的博士朝见婴孩耶稣时,他们所携带的三样礼物,乳香即是其中之一样(马太福音二11),但很少人注意到,圣地的何处,是此物的产地,基列高原就是乳香的重要产地(参:耶利米书八22,四六11)。
土地平坦,水质良好,物产非常丰富的基列高原,自然而然的就成了四周民族的垂涎之地,这是预料得到的事,尤其其四周所环绕的,不外是沙漠、旷野、溪谷的情况之下,各游牧民族无不极力争夺,然而此区却因缺乏天然的国防摒障,以致自古以来,东方游牧民族或大国,都轻而易举的侵入,住东方的亚扪族,多次来此扣关(参:士师记十17),以致不能安居。也许是这个原因,我们才体会约但河东这么一块佳美之地,疼爱选民的耶和华真神,何以不将约但河东的基列高原,赐给以色列民。可叹的是;选民常常无法,也不愿体会神的用心,总是顺着自我的欲望,一味的向主妄求,有时是求不到的,但纵然求到了,其后果又如何呢?不外是信心堕落了,尤甚者,反成了基督的仇敌(参:雅歌四3-4;诗一○六15),凭己意而求,究竟何益呢!
经过长久的年代,本地区又有了小小变化,就是到了罗马时期,也就是主耶稣的时代,巴珊与基列高地合称为「低加波利」,它是第一世纪有名的希腊城邦,它也是10个希腊城市组成的,故以十城区称之,即所谓的「低加波利」这十个城市可确定的八个是:
(1)希波(Hippos)
(2)加大拉(Gadara)
(3)拿法拉(Raphana)
(4)彼拉(Pella)
(5)提翁(Di-on)
(6)格拉撒(Gerasa)
(7)非拉铁非(Philadelphia)
(8)西多波利(Scythopolis)
以及两个不确定的城,可能是
(9)大马士革(Damascus)
(10)亚比拉(Abila)

这「十个城」,西多波利(可能是后来的伯善城)是唯一在约但河西的城市。四福音记载:主耶稣所医治那「群」鬼所附的人,吩咐他回家去,见证耶稣为他所行的是何等大的事,那人就走了,在低加波利传扬耶稣为他作了何等大的事(马可福音五1-21)。

3.摩押高原(Moab)
死海之东的高原,是古代摩押族的大本营,地理上也就称之为摩押高原,这高原的范围;北接于基列高原南的希实本,东到亚嫩河上游北岸的大沙漠,南则止于亚嫩河的南岸地区,和以东为邻,面积并不是很大,东西约60公里,南北则约90公里,全区的地形不外是海拔1,000公尺以下的山地及旷野,树林和草原已不如基列平原的多了,时有旷野或沙漠之地形出现。
摩押人是罗得的后裔(参:创世记十九23-38),罗得在神眼中,尚能算一个义人,不但拥有亚伯拉罕家族那股接待客人的热忱,且因所、蛾二城之人不法的事,他的义心天天伤痛(参:创世记十九;彼得后书二8),然而可悲的是,因为他及两女儿之恶行,以致摩押人被逐出选民的门外,而且虽过十代,也不得入神的会(参:申命记廿三3;尼希米记十三1),永远成了被咒诅的民族,义人的后代,反成了受咒诅之民,实在是一个热心的信徒,值得省思、探讨并引以为鉴的历史教训。
摩押地常被称为迦南地的门槛,不仅是东入迦南可由此入,它又如门槛般的高于对岸的迦南地,以色列民40年的旷野流荡,摩押是最后一站,选民就是从北侧的约但河段进入应许之地,耶和华早在公元前二千年,向亚伯拉罕的应许,经过六百年之后,终于实现了祂的诺言,这个应许是伟大的,而神的信实也是可靠的。
不过预表律法的摩西,并没有进入迦南地,耶和华让摩西从摩押平原,登上毘斯迦山顶的尼波山,此山是摩押地的北界,隔约但河与耶利哥、圣城耶路撒冷遥遥相对,耶和华神把基列全地直到但、拿弗他利全地、以法莲、玛拿西的全地直到西海<地中海>,南地和棕树城──耶利哥的平原,直到琐珥,都指给他看,之后,一代神人也是选民的领袖摩西,就在山上与世长辞,40年的旷野旅途生活,期盼进入的流奶与蜜之已摆在眼前,却因一时的大意,怒中说错了话,被拒于美地之前(参:民数记廿10-13),虽然这当中有耶和华的美意和教训,但每当读及此段历史,无不叫人为摩西的被拒,嘘唏不已。
到了士师时代,以色列与摩押有多次的交兵,甚至百姓被「魔压」(参:士师记三章),然而叫后人最值得注意的就是;「摩押人十代都不得入神会」的训示纔在耳中绕过之际,竟然出了一位孝媳路得(Ruth),打破了这个训令(参:路得记),如中国俗语所说:「孝子感动天」,耶和华并没有真正断绝这被咒诅之民,而且因为路得的孝行,竟成了荣耀的族系,属肉和属灵的君王,都从她而出。
因此,从中东的历史来看,不仅是摩押人与以色列人,有密切的关系,其它各族与以色列人,均有历史的渊源:
a.摩押人──是亚伯拉罕之子罗得与其长女,乱伦而生的后裔(参:创世记十九38)。
b.亚扪人──是亚伯拉罕之子罗得与其次女,乱伦而生的后裔(参:创世记十九38)。
c.米甸人──是亚伯拉罕的继弦基土拉之妻,婚后所生的后裔(参:创世记廿六1-6)。
d.以东人──是亚伯拉罕之孙以扫之后裔(创世记廿五30,廿二3)。

从以上的介绍,对整个圣地之地理环境,我们应该有一个概略性的认识,也可以想象得到,以一个民族不大,也谈不上有甚么特殊条件的希伯来民族,竟能蒙神的应许,而得到中东一带最好的土地,本就该规规矩矩的遵守祂的圣训,好好的珍惜这份白白而得的恩典纔对,事实不然,历史证明了以色列人的悖逆,以致自食其果,国破家亡,被逐离家园,在世界各处流荡,过了两千多年寄人篱下的悲惨生活,硬心背主所付出的代价,实在不小。今天,总算蒙主的怜悯和允许,自公元1948年起,得以复国返乡,这些历史和教训对吾人在信仰上,也应该有所警惕才对。


 

上一篇:面对试探  下一篇:教会的增长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牧者的资格

·事奉神

·姐妹的事奉

·事奉不要孤单

·您的事奉有创意吗?

·教会专职服事者的工作伦理

·你当走的路甚远

·轰轰烈烈的复兴

·悲悲惨惨的逃跑

·从新得力的秘诀

·你当走的路甚远

·神政与民主

·没有不能平静的风浪

·神的言语为何稀少

·从玛拉到以琳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