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教会直播 | 城关教会直播 | 江镜教会直播 [城关教会星期一、三、五晚19:10有直播,其它只有安息日直播]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事工学习 >> 五大教义释疑 >> 文章内容

圣餐礼(三)

编号:6277 | 添加时间:05-12-07 19:10:52 | 浏览量:

第五章 慈运理的圣餐观  
慈运理(Zwingli,Huldreich 1484~1531)是罗马教圣品人,掌教区利赫(Zurich)城数年;也是瑞士籍宗教改革者,复原教改革宗创设人。1499年,入维也纳大学修哲学。1502年,回巴色(Basel)研究神学。1517年,与友人论废止教皇制之可能性。1518年,公然斥责发售赎罪票的参孙(Samson),且逐他出县。雷其革议会后,路德著作风靡一世,慈运理受其感动,遂以改革宗教为己任,并与路德同工几年。1523年,公布六十五条,说明基督才是唯一的中保,并指摘罗马教的教皇制、弥撒、赎罪票等,全无益处,而在形式上具体上都彰显了改革主义的特征。1526年,出《关于圣餐的明晰的说明》一书,两年后又出《关于马丁路德博士的书》一书。1529年,因对圣餐的见解迥殊,而与路德分道扬镳。慈运理改教,向以武力迫人信从,凡罗马教堂中的十架、钟楼、圣台、礼服,及一切陈设品,均被捣毁。又常搜集旧教圣物,投火焚烧,并强占礼拜堂。1531年,引起新旧教之战争,旧教向区利赫诸境进军,慈运理率兵二千敌八千之众,区军大败,慈运理阵亡;临终,慈运理说:「他们只能杀死身体,却不能杀死灵魂!」  
资料来源:《信》书154页;《大》书830~832页。
慈运理的圣餐观如下:
慈运理所主张的是「象征说」(Symbolism),而且简直是近乎轻蔑的纯象征主义。他以轻蔑的态度讥笑肉体的吃喝的幼稚观念,认为这只有在食人的民族中间才能获得承认。他与路德完全不同,认为耶稣所说「这是我的身体」一句,应作形容解,则不外乎说「这是表征我的身体」而已。晚餐的元素与基督的体血有关系,只是表号。信徒借着领受主的晚餐,表明他是基督的门徒和对基督的忠心,而且这也是领受爱和深交的象征。信徒乃在灵性上喝基督的血,吃基督的肉;所谓在灵性上吃喝基督的体血,则不外乎说尽心尽意信赖由基督而来的神的慈悲良善。 
慈运理顽固地坚持:在圣礼中只有普通的饼,一如在市场上所卖的。他说:「这是我的身体的『是』(est),乃是『代表』(significat)之意。此只有在以信心作默想时,基督的身体和血才可以说是临在;吃喝其血肉,只是描述相信祂的一种方法。祝谢餐的行动不过是信徒藉以纪念他们因基督的死亡得蒙救赎,同时也愿将他们自己事奉祂。」
资料来源:《百》书1003页;《大》书604页;《圣》书177、174~175页。  
更正:主耶稣所说的是「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立约的血」(太廿六26、28),而不是说「这表明我的身体……这表明我立约的血」,也不是说「这象征我的身体……这象征我立约的血」。 吗哪不但预表从天降下的基督,也预表圣餐的饼,为要给与世人生命的(约六30~51);保罗称它为「灵食」(林前十3),钦定版译为“spiritual meat”,就是灵食。摩西击打盘石所流出来的水,不但预表基督因被击打而流出的宝血,也预表圣餐的葡萄汁,是为立约而流的(太廿六27~28);保罗称它为「灵饮」(吕振中译本:林前十4),钦定版译为“spiritual drink”,就是灵饮。圣餐的饼和杯所以被称为「灵食」和「灵饮」,乃因经祝谢之后,饼和杯便在灵里变成主耶稣的肉和血了。 领受圣餐的人,能与基督联合,有永生,在末日得以复活(约六54~58)。 论到这肉和血的时候,主耶稣很清楚的告诉我们:「我的肉是真的食品,我的血是真的饮物。」(吕振中译本:约六55)。 「同领」二字(林前十16),在希腊原文上是「团契」(koinonia),显见领受圣餐是一种「属灵的团契」;它是信徒与基督之间的联合(约六56),也是信徒彼此之间的联合(林前十16~17)。 要领受圣餐的人,必须自己省察,预备圣洁的身心,以敬虔的态度,在严肃的气氛之下领受;哥林多教会有人违反这个原则,立刻遭受神的惩罚,留为后世的鉴戒(林前十一27~30)。 加尔文曾说:「每当新约古拉丁文译者将希腊文『奥秘』(mysterion)一词译成拉丁文时,特别是在有关神的事上时,他都用拉丁文『圣礼』(sacramentum)一词来译成。大家都知道,洗礼和圣餐在拉丁人称为『圣礼』,在希腊人则称为『奥秘』。」(见《基》书139~140页)。
显然的,圣餐确是甚难理解的奥秘,慈运理所主张的「象征说」完全不合乎真理;否则,上面七点要如何解释?
第六章 加尔文的圣餐观  
加尔文(Calvin,John 1509~1564)是法国宗教改革家,继承慈运理为复原教改革宗第二位领袖。路德公布九十五条时,他只有八岁。十四岁入巴黎大学,修拉丁文和论理学。十八岁,修法学、希腊文。记性甚强,学问宏博,十九岁已获法学博士学位。至成年时期,新旧教之战已达到高峰。性情属于内向,以退隐读书研究为至乐,屡想全心研究圣经,终其一生。但巴黎的复原教徒却默许他为领袖,请教他一切宗教问题。1535年,因改教事业不容于法国政府,乃奔往瑞士。某夜,住宿日内瓦,决定次日必往巴色(Basel),永居该地,安静读书,不再与世争。当夜,日内瓦的教牧法惹勒(Farel, Guillaume 1489~1565)来访,请他留在日内瓦推行改教运动,并且警告他说:「你若乐于静居读书,胜于神的事业,神必咒诅你。」加尔文深受感动,认为这是神的呼召,乃欣然允诺,决心放弃原来的计画,留在日内瓦与法惹勒同工,尽力于改教事业,以继承慈运理未竟之功。惟因改教宗旨具法律严酷意味,较当日慈运理尤甚,市民渐厌;乃经1538年的市民大会,以不适合土地法为理由,被逐出境。之后,日内瓦的恶风日甚,市民认为除加尔文之外,没有人能挽救这危机,便于1541年请他回来。于是,加尔文以其严厉的规律抑压一切恶风,而一新全市的面目。从此,日内瓦便成为加尔文的家乡、教区,以及活动中心。后因工作过劳,损害健康,于五十五岁逝世。 
 
加尔文虽然已死,但其神学对基督教思想上的影响却至钜,说他以后的教会几乎全为他的思想所支配,并不过分。《基督教原理》(1536年)一书,为加尔文主义及改正神学的基础,加尔文乃因出此书而成名。此外,加尔文还有许多有关神学方面的著作。
资料来源:《信》书155页;《大》书274~277页。
加尔文的圣餐观如下:  
加尔文的主张,介乎路德与慈运理之间,而似乎近于路德。他一方面如路德,主张基督现存圣餐元素中;一方面如慈运理,主张基督的身体在天,实际上绝对不在这世界。慈运理谓,圣餐仅为纪念基督的表征。加尔文视为表征,也以为印证。且云,若有活泼真诚的信仰,则基督舍身赎罪的利益,及信徒与基督互相交通的实在,都可获得。又认为凡是领受圣餐的人,经圣经的启牖,则与基督有灵性上的接触,而得永生。因此,他以真实的参与为至要。但加尔文却否认路德所坚持的「肉身临在」,而主张惟有灵性上之同在。他认为所谓吃基督的身体,乃完全是属灵的话,则因信而吃,所以不信的人与此无关。他的神观是「荣耀之主的局限说」,他说:「主荣耀的身体,如在复活后所显现的,是能见能摸的,否则,它就不是一个身体了。」路德的神观是「主体无所不在说」,他说:「基督的临在是充满的临在。」这种神观上的差异,终于使他们对圣餐产生了不同的观点。至于加尔文所以采取了这种折衷说,乃为要做路德与慈运理之间的桥梁,从中找出一条中庸之道,俾能满足两方面的需要;一为在宗教上的热诚,一为在理智上的明确。但加尔文的努力并没有成功,他们始终未能合而为一。  
加尔文观念的宗教中心,乃为他把握着奥秘的要素。在这方面他有意与慈运理争论,他喜欢称这奥秘的要素为「一种神圣的奥秘」。他确曾提到,肉身的吃喝乃为象征在灵性上吃喝基督。他说:「正如食物营养乃保存我们肉身的生命,照样,基督的身体乃是我们属灵生命的食粮和滋养。」在这里,我们有的不仅是象征,我们也有了实体。这一点是他常常觉得超乎其理解和描述之外的。  
加尔文说:「若有人问:『饼就是基督的身体否?酒就是基督的血否?』我们就回答说:『饼与酒乃是有形的表记,是代表基督的身体和血的;但是其所以将身体与血之名称加于饼和酒,乃是因为主用它们作为将身体和血分给我们的工具。』这种说法乃是很适当的。因为我们在圣餐中分领基督的身体,是一件不但不能为我们的眼目,而且也不能为我们的各种官能所了解的事,所以用饼和酒来有形地向我们表明,是很适当的。」又说:「饼不仅代表主的身体,而且也将它分给我们。所以我们在圣餐中真是领受耶稣基督的身体和血,因为主在圣餐中表明我们是领受二者;否则,说我们吃这饼,喝这杯,乃是表明我们吃祂的肉,喝祂的血,那有什么意思?」当他如此坚称圣礼乃是属神的行动和恩具时,他确有意与慈运理分开。  
加尔文强调:「我们要把自己的思想引向高天,不要把那位在天上的基督带下来,囚禁于物质之内。」这样,他怎能论述主在圣礼中的真实临在呢?他答称:「基督的能力不受任何地方性的限制,祂能把受苦的恩泽传给我们。」他认为这观念可以解决了上述的问题。在《评圣晚餐》一书中,加尔文把圣餐礼的「物质与实质」(他以为这就是主自己),和它的效力加以区别。他特别强调:「我们必须真能分享基督的身体和血,因为按照神的应许,实体必须随着表号。惟有这样,我们才能得着整个的基督,而『在祂里面才有我们所需要的完全的恩惠』。单单分享耶稣的灵性是不够的,『我们也要分享祂的人性,祂就是以这人性完全顺
服神圣父,偿还我们的过犯』。」这些论述使我们看出,加尔文已经明显的受了路德后期教训的影响。但在结论时,他又故态复萌的认为思想基督降世临在于饼酒中的事,是毫不值得的。他说:「惟恐我们减损这神性奥秘的神能,我们必须相信这是借着神那隐藏和奇妙的能力而成就的;神的灵使这分享成为实在,因此它也被称为属灵的。」  
资料来源:《大》书604页;《圣》书121、187~188、191~193页;《基》书317~318;《百》书100页。
更正:加尔文的圣餐观很复杂,也有许多矛盾。其所以如此,乃因受了路德的影响,又受了慈运理的影响,非驴非马,令人无所适从。加尔文的错误是:有时偏向路德,有时偏向慈运理,有时又想把双方熔化于一炉。原来路德和慈运理的圣餐观都不对,「这是」(太廿六26、28)二字,不但不能成为「肉身临在」的根据,而且也足以推翻「象征说」而有余。  
兹为使读者们有一个清楚的概念而计,特将加尔文的观点分类如下:   
 一、偏向路德的部分  
 
基督现存圣餐元素中。领受圣餐的人若有真信心,可蒙赦罪,与主联合,得永生。圣餐是神圣的奥秘。基督的能力不受空间限制,所以能真实临在圣礼中。必须分享基督的身体和血,才能得着整个的基督。 单单分享基督的灵性还不够,也要分享其人性。   
 
二、偏向慈运理的部分  
 
基督的身体在天,绝对不在这世界。否认肉身的临在,而主张惟有灵性上之同在。所谓吃基督的身体,乃完全是属灵的话。主张「荣耀之主的局限说」。在圣餐中分领基督的体血,是眼目和各种官能所不能了解的,所以用饼酒有形的向我们表明。要把思想引向高天,勿把基督带下来囚禁于物质之内;思想基督降世临在饼酒中,是毫不值得的。
 
三、折衷的部分  
 
是表征,也是印证。肉身的吃喝象征灵性上的吃喝,基督的身体是属灵生命的食粮和滋养。饼酒代表基督的体血,也是将体血分给我们的工具。  
我们若把上列三类中的各项要点一一对照,必觉察加尔文的圣餐观确实很复杂,而且有许多矛盾。现在我再把它们的错误逐项更正如下:  
一: 不是临在,因为主说「这是」。与本会相同。不是吃喝基督属物质的身体和血,因为祝谢后的饼和杯是在灵里变成主的身体和血(太廿六26、28;约六52、60~63)。
二:基督复活后的身体是灵体,不是肉身,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是充满宇宙的(约廿19、26;太廿八20;弗一23,四10)。 不是同在,而是变成(太廿六26、28)。与本会相同。所谓「局限说」,只能适用于主在世时的肉身,不能适用于复活后的灵体。虽然不能了解,我们却因主的应许而真实能领受,不是表明。不是合质,也不是临在,乃是变成。
三:不是表征,却可以说印证。不是象征,却可以说是灵命的食粮和滋养。不是代表,而是变成;也不是工具,而是直接领受主的身体和血。


 

上一篇:圣餐礼(四)  下一篇:圣餐礼(二)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牧者的资格

·事奉神

·姐妹的事奉

·事奉不要孤单

·您的事奉有创意吗?

·教会专职服事者的工作伦理

·你当走的路甚远

·轰轰烈烈的复兴

·悲悲惨惨的逃跑

·从新得力的秘诀

·你当走的路甚远

·神政与民主

·没有不能平静的风浪

·神的言语为何稀少

·从玛拉到以琳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