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教会直播 | 城关教会直播 | 江镜教会直播 [城关教会星期一、三、五晚19:10有直播,其它只有安息日直播]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事工学习 >> 五大教义释疑 >> 文章内容

圣餐礼(二)

编号:6278 | 添加时间:05-12-07 19:13:06 | 浏览量:

第五节 献 祭  
罗马教献弥撒祭,比东正教考究。他们以为此祭是十字架体血献在弥撒祭中,时时代人受死,代人赎罪,故基督仅一次献祭于十字架,而能有新生能力。无论远迩古今,死人活人,凡献弥撒祭者,其供献弥撒之盼望,得以成全。尤其不拘信徒多寡有无,惟有神甫在,即称满意,其尊视弥撒祭如此,故举行亦无间断。他们又说,饼酒所以能化为基督的真体,乃在乎神甫口头的祝圣;基督当日设立圣餐时,乃授使徒以神甫之职,所以惟有受职的神甫才能举行圣餐。  
罗马教出版的《教义信箱》一书,论到弥撒时引用「天特大会」(Council of Trent)的话说: 在天主教会中有真的祭祀,就是弥撒,是耶稣基督亲自设立的──就是在饼与酒的外形下献上的祂的身与血。 弥撒的祭祀与耶稣基督在十架上所献的祭一样,祂是祭司也是牺牲;惟一不同之处在于所献供物,在十架上有血流出来,在天主教堂的祭坛上无血。所献的乃是挽回祭,能赎我们的罪;耶稣基督的献上,乃是为了活人或死人的罪。弥撒与十架上所献的祭一样有效;因为基督无限的救功可以临到我们。 弥撒虽是单献给神,但有时也可以用以尊敬或纪念众圣徒。弥撒是基督在最后晚餐时设立的,就是在祂将在十架的祭坛献上而死前(来十5),为要救赎我们(来十12),故赐给祂教会一个有形的祭礼,以纪念祂在十字架上流血所献的祭。 基督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为大祭司(诗一一○4),祂借着饼与酒将祂的身与血供献给神。 最后,祂设立使徒为新约的祭司,不断献上同样的祭,直到祂再来(林前十一26)。祂对他们说:「你们也应当如此行,为的是纪念我。」(路廿二19;林前十一24)。
资料来源:《信》书100页;《百》书1002页;《罗》书135页。
更正:所谓「弥撒」(Missa),乃来自希伯来文「献祭」(Missah)一词。罗马教举办圣餐礼要做弥撒,是毫无圣经根据的。兹就他们所坚持的主张,逐条更正如下: 基督在十字架上献上自己,与献弥撒祭不同。十字架的献祭只有一次,主的受死也只有一次(来十10、12、14);弥撒祭却要常献,说主时时代人受死。 所谓「供献弥撒之盼望」,就是赎罪。主耶稣曾对犹太人说:「你们若不信我是基督,必要死在罪中。」(约八24)。所以只有活人才有分于赎罪的恩典,死人在这事上毫无盼望;说穿了,罗马教为死人所做的弥撒,不过是诈财的手段而已。主当日设立圣餐时,曾对门徒说:「你们拿着吃,你们都喝这个。」(太廿六26~27);保罗也说:「你们每逢吃这饼,喝这杯,是表明(吕译本作「传布」)主的死,直等到祂来。」(林前十一26)。可见举办圣餐礼时,主持者必须讲道,传布主的死,也必须有听道和领受圣餐的人在场。但罗马教却没有信徒在场也要献弥撒祭,而且只有祭典,没有讲道,一天重复几次。所谓「基督授使徒以神甫之职」,以及「神甫才有权举办圣餐礼」等问题,都是毫无圣经根据的。罗马教既说祝圣后的饼已变成主真实的身体,又说有主的血在内;但在此却说「在天主教堂的祭坛上无血」,岂不是自相矛盾吗? 圣餐不是祭祀,怎能说是挽回祭?惟有基督在十字架上所献的,才是我们的挽回祭(罗三25;约壹二1~2)。 那些早已安息的众圣徒,根本用不着我们纪念他们,我们所当纪念的只有主的死而已(林前十一23~26);圣经更没有记载,弥撒的祭物可以充当尊敬或纪念众圣徒的用途。 基督在最后晚餐时并没有设立弥撒,也没有将饼和杯献给神。希伯来书十章5节的「身体」,是基督的肉身,并不是圣餐用的饼。基督固然按着麦基洗德的等次为大祭司,却没有借着饼与酒将祂的身与血供献给神。新约时代是「万人祭司」(彼前二9;启五9~10)的时代,谁都可以直接见神(来十19~20);所谓「基督设立使徒为祭司」,以及认为「神甫继承使徒的祭司职」等问题,都属无稽之谈。
再者,对于罗马教视圣餐为祭祀这问题,信义宗也予以反对说:「圣礼是神所设,且是祂的动作;祭祀是人的动作。在圣礼中,神赐东西给人;在祭祀中,人献东西给神。圣餐是神赐人饼酒,且确证基督的体血在其中,作祂赦人罪,爱人,赐恩给人的凭据。有人以为在圣餐中藉行礼的祭司的手,将基督的体血献给神,藉以为我们的罪与神复和,那完全与圣经的道理相反。圣餐使人想到神的爱,且报告罪得赦免与赐给种种福气,只要人以信仰去接受。这样看来,圣餐便不是祭祀了。」(见《教》书106页)。
第三章 路德的圣餐观
路德(Luther,Martin 1483~1546)是德国虔诚的修道士,复原教(Protestants)改教运动最伟大的领袖。1505年,入奥古斯丁僧院研究神学。1511年,被僧院遗往罗马,亲睹罗马教的腐败,大为震惊。1517年,公布九十五条,指摘教皇的错误。结果,受了梦想不到的欢迎,前后只历两周,已普及全德。戴在尔(Tetzel,John 1465~1519)等人,起而反击,路德便著书答复他们。于是,此事又引起两个争论问题,就是: 圣餐的效能,在乎领受者的信德如何; 教皇没有至上的权威。1520年,教皇发出路德宣咒令,路德却毫无畏惧,投火焚毁。1521年,举开沃木斯(Worms)国会,公审路德,命其承认错误,收回前言;但路德却坚据圣经,不稍让步,使教皇穷于应付。自此,各地纷纷响应,势力广大,路德的改教运动便进入了全盛时期。
资料来源:《大》书1490~1492页;《信》书118页。
路德的圣餐观深受罗马教的影响是不能否认的事实,他虽然反对「变质说」而另倡新说,我们却仍可看出它是由该说脱胎而来的。「人们如果不直觉地领会修道生活对路德的影响的话,就无法正确地了解路德的圣餐观。」毕允国此言并不过分。为了证实他的话,毕氏又说:「事实上,奥古斯丁会的修士对弥撒非常虔诚热心,而这一点对路德产生了积极的价值,并且在他心灵中所留下的印象是永不可磨灭的。一个很著名的故事,说他在初做弥撒时,他几乎要从圣坛那里跑开,因为他非常畏惧接近临在的活神。这故事的细节虽然颇值得怀疑,然而它却是基于某一实在的经验,一个对奥秘不可抹煞的印象,和一种对临在的敬畏。」(见《圣》书108页)。
路德所倡的便是「合质论」(Consubstantiation),谓基督之体血,依上主之全能与意旨,并基督自身无所不在之妙用,真实存在饼酒中,凡参与者都能真实领受。但这却不是说饼酒的实质变化,乃是说基督的体血在其元素中共存,与饼酒之质,一而二,二而一。路德又反对罗马教所谓「基督的体血继续存在祝谢后被保存着的元素中」之说,而主张基督的体血存在元素中乃只限于进行典礼时。
资料来源:《百》书1003页;《大》书604页。
路德对真实临在的教义,从未稍予怀疑。他用比喻说明这观点说:「人不单用文字表达他的思想,也以印章及律师的印证加于其上,使所立的约永久有效且真实。基督对祂的约也是如此,祂把最有力、最高贵的印证,就是祂的真身体与宝血在饼酒中加于祂的约上。」他又更进一步说:「基督的两性既能同时并存,那么,饼的本质的也就不需消灭了。在基督如此,在圣餐礼也是如此。当神的本性有形有体的居住在基督里面时,基督的人性并不需要化质;神的神性与人性共存,两性各自保持完整,未被破坏;这个人就是神,这位神就是人。」  
资料来源:《圣》书113、115页。  
路德所坚持的是「肉身的临在」。当慈运理问他说:「基督的身体如何能同时在神的右边,又在圣坛之上?」时,他答称:「基督的临在为充满的临在。」原来,「主体无所不在说」(Ubiquity)是路德圣餐教义的基石。所谓「主体无所不在」,乃指那位成肉身的神无所不在而说的。
资料来源:《圣》书175、119~121页。
更正:主耶稣当日所说的是「这是我的身体……这是我立约的血」(太廿六26、28),而不是「我的体血要临在饼酒中」,或「我的体血与饼酒共存」。「这是」二字,已足以推翻了「合质论」而有余!但这却不是说,经祝谢后,饼酒立即变成主耶稣属物质的体血,如罗马教所主张的「变质说」;乃是说,在灵里变成主的体血,圣经称它们为「灵食」和「灵饮」(吕振中译本:林前十3~4)。 
 
路德的矛盾处是:一面坚持肉身的临在,从未稍予怀疑;一面却主张主体无所不在,想藉以自圆其说。这种矛盾,不但慈运理不能满意,就是连加尔文也是不能接受的。就前者而言,复活后的基督已经是灵体,而不是肉身,所以不受时间与空间之限制(约廿19、26;太廿八20),那里还有与饼酒共存的肉身呢?就后者而言,所谓「主体无所不在」,只能作复活后的灵体解(弗一23,四9~10),而绝对不能作肉身解,所以即使「临在说」对,也不能硬指它为肉身的临在的。关于这个难题,路德曾苦费心机,试图区别主在世时卑微的身体,和复活后荣耀的身体,指出我们没有理由不信后者能同时临在各处,或完全不临在什么地方,因此,祂那荣耀的身体必然临在这圣礼中。加尔文认为路德这种说明,已超过了「肉身临在」的范围,他说:「一个这样定义的身体,事实上只是灵魂的别称罢了。肉身就是肉身,灵就是灵;身体既是要占有一定的空间、限度与形式,那么,基督的身体也必然如此。」(见《圣》书191~192页)。
第四章 信义宗的圣餐观
「信义宗」(The 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是十六世纪改教运动的产物,在福音主义教派中为最古且最大的宗派。“Evangelical Lutheran Church”一语,照字直译,应该是「福音路德教会」;其所以称为「信义宗」,或因路德曾强调福音的根本要道为「因信称义」之故。信义宗起初叫做「路德教会」(Lutheran Church),乃罗马教为讥讽路德派的人而起的;路德虽然忌用它,但路德派的人却终于以此自称。
资料来源:《大》书1494页。
信义宗的圣餐观如下:
 
第一节 材 料  
用饼与酒,不像罗马教只用饼。饼酒的形式与资料不拘,惟取日用食料。论饼,不必注意种类。不论大麦、小麦,或米做的;有酵的,或无酵的;咸的、甜的,或不咸不甜的;或刀切,或手擘。论酒,其分量、性质、颜色都不成问题。近来通用者,大抵系无酵薄饼,与葡萄汁。  
资料来源:《信》书142~143页;《教》书88~89页。
更正:要用面粉做的无酵饼(出十二8、15~20;林前五7~8),且不得加甜咸等调味料。分饼时,要用手擘开(太廿六26),不得用刀切。其次是宜用葡萄汁(太廿六29),不可用酒;因为酒是发过酵的,且在圣礼上用酒也不合适(利十8~9;结四十四21)。
 
第二节 领 法
圣餐效力永远常存,与圣洗相同,所以必须虔敬跪在圣台前领受;却不像罗马教有敬拜饼酒之意,不过视为圣事,郑重举行而已。
资料来源:《信》书142~143页。
更正:圣经只说,「到了晚上,耶稣和十二个门徒坐席。」又说,在这席上,耶稣祝谢饼和杯,递给门徒吃喝(太廿六20、26~28)。并没有说,门徒「虔敬跪在圣台前领受」。
 
第三节 限 制  
一、非信徒不得领受(林前十一29)。罗马教却没有这种限制。
资料来源:《信》书142页。  
此点与本会相同。  
二、小孩不得领受,因为尚无省察的知识(林前十一28)。
资料来源:《信》书143页。  
更正:圣经没有这种限制。小孩子虽然没有信心,也可以接受浸礼;同样,不会省察也可以领受圣餐。其余论据,请参考本书116页倒数9行~4行。
 
第四节 奥 秘  
信义宗认为圣餐礼是教会最圣洁最奥妙的圣礼,他们说: 圣礼的效力是永远常存,直到救主再来,世界变新为止。 圣礼中有神的恩赐,所以人因信接受圣礼,即能坚固信德,养摄灵魂,并有得救与成圣的确据。圣餐中有基督同在,但非寻常同在,仅于圣餐时能得之。 饼酒与体血化合(林前十16),在领受时可以同享,非言语文字所能传达。 基督本应许与信徒同在,直到世界末日,所以特别藉饼酒有形的食物,应验在圣礼内,间接给与人以无穷的圣恩。 圣餐中,信徒能听主的声音,见主真实的形状(启三20)。 天上的与世界的物质,各存自己的实质,举行圣餐的时候,人由同一动作中真正领受了。  
资料来源:《信》书140~144页;《教》书98页。
更正:各点与本会相同。均以「合质论」为论据,不合乎圣经,请参看本书127页1行~128页1行。基督应许与信徒同在,直到世界末了,乃指圣灵降临而言(太廿八20;约十四16~18),与饼酒无关。 启示录三章廿节这段经文乃是说,惟有切实悔改的人,主才要与他同在(14~20),也与圣餐无关。


 

上一篇:圣餐礼(三)  下一篇:圣餐礼(一)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牧者的资格

·事奉神

·姐妹的事奉

·事奉不要孤单

·您的事奉有创意吗?

·教会专职服事者的工作伦理

·你当走的路甚远

·轰轰烈烈的复兴

·悲悲惨惨的逃跑

·从新得力的秘诀

·你当走的路甚远

·神政与民主

·没有不能平静的风浪

·神的言语为何稀少

·从玛拉到以琳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