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站 | 国际论坛 | 圣经在线 | 学习问答 | FTP共享 | 代祷 | 搜索 | 团契 | 相册 | 上传 | 最新 | 地图 | 手机 | QQ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天堂地狱 >> 文章内容

地狱天堂,在一场重病中……

编号:2323 | 添加时间:05-06-11 20:16:19 | 浏览量:

薛梅宋仔,女,1959年生。家住福清市港头镇芦华村。属真耶稣教会芦华教会。

身染重病

1984年,我不幸得了急性子宫恶瘤,下半身浮肿奇大,连正常的裤子都不能穿,只能用特制的厚布裹住下半身。起先还勉强支撑着干活,后来就瘫在床上,难已起来了。丈夫用板车将我拉到港头镇高岭村卫生所,医生诊后,断是难治之症,说我数日内必死无疑。医生虽勉强为我打了针、输了液,但依然相信我随时有死亡的可能,故不让我住下,当天傍晚就硬打发丈夫将我拉回家。丈夫无奈之下将我拉回家,当时我已奄奄一息,丈夫痛苦不已,嚎啕大哭。翌日清早,不甘心看着我死亡的丈夫,又将我拉到高岭卫生所,哀求医生无论如何尽力救我。医生最后说:“我这里尚有一种药,不知能否治好你妻子,这种药价钱昂贵,一小瓶子值160元人民币(这在当时乃是一大笔钱)。”丈夫救我心切,就让医生为我打了此药剂。医生对丈夫说:“你妻子打了此药剂后,若能哭闹、乱动,说明有救;若无任何反应,就没治了。”一天一夜,我没有任何反应,医生对我彻底失望了,就驱赶丈夫将我拉回家。丈夫不甘心我就此而亡,竟将我转往福州医院;医生看过我的病情后,也劝我丈夫将我拉回家,说我回生乏术,为我备置后事吧。丈夫闻罢医生的话,差点晕倒在地。于是,我被送回家,家人为我备置寿棺、寿衣,等我断气。

梦遇奇人

有一天下午,约三时左右,我于迷迷糊糊中,看见三个穿着白衣的人从我大门飞入,来到我床边,他们满面金光,甚是威严;在我仔细端详时,突然也发现我的床边还站着三个穿着黑衣的人,只见他们满脸是血,身上布满包扎伤口的医用胶布,很是怕人。三个黑衣人拉着我的手,哭着劝我:“你今天跟我们走吧!因为你平时在田地、山园干活时,总是诅咒自己快点死,脱离这个人生苦海。今天,我们特地来带你走。”我见他们样子可怕,就拒绝随他们走。那三个白衣人在旁边一脸微笑着唱诗,甚是吸引人,我就表示要随这三个白衣人走。可那三个黑衣人总是要拉我跟他们走。只见三个白衣人斥责他们,说不能强迫我,要跟谁走,由我自己来决定。我还是表示要随白衣人去,可黑衣人依然要拉我走。正当我们僵持不下时,白衣人对黑衣人说:“先带她去看看两个地方,再由她自己作决定。”黑衣人无言,表示认同。于是,我就随他们而去。

正行时,我好奇地问道:“你们要带我到哪里去?”黑衣人抢先回答说:“我们要带你去看地狱。”我问:“什么是地狱?”黑衣人说:“你去了就知道了。”我看脚下的路,突然发现路上布满荆棘,心里一悚,就感觉脚底的棘透过鞋子而刺着我的脚,我走了几步,就蹲下来,表示不能走了。三个黑衣人径直在前头走着,三个白衣人在我的后头走着,见我不能走,就对我说:“我们在前头走,你就踩着我们的脚印走。”说着他们就赶在前头,他们的脚踩在荆棘上,留下了一个个脚印,我就踩着他们的脚印而行——奇怪,竟然再没有感到脚底疼痛。

游历地狱

不知不觉中,我们来到了一幢深深长长的房子前。只见门口站着一个守门人,看见我来到,就对黑衣人说:“这人时候还没有到,你们怎么把她带来了?”黑衣人说:“她平常老是叫着要死,说世上每天死那么多人,她自己怎么还不死!我们见她这么想死,就将她带来,好满足她的心愿。”于是,守门人让我们进入,我看到里头阴沉沉,光线较暗,甚是吓人。只见有一条通道,通向深处,通道两旁是一间间的房子(从一扇扇门可以看出),每一扇门前均站着一个守门人。

黑衣人对第一扇门的守门人说了一句话,他就打开了门,让我进去。我发现房间里有床铺,却没有人;就问黑衣人:“怎么没有人呢?”他们回答我:“此房专为世上病人所设,时候一到,他们就一个接一个地来到。”我出来,第二个守门人开启了第二间房,只见里头有许多大树,每棵树上均吊着几条绳子。我问其故,黑衣人介绍说:“这是专为那些不想活的人预备的,时候一到,世人会纷纷拿起绳子套进自己的脖子的。”我一听,心里甚惧,就退出来。在他们的带领下,我进入第三个房间,看到里头有许多瓦缸、瓦罐,地上还散乱落着碎瓦片。我又问其因,黑衣人回答我说,缸里、罐里所装的乃是世人所喝的毒药。我问为何不见一人呢?黑衣人说:“你要看见人,我们就让你看。”话音刚落,突然哗啦啦在我面前出现了一大批人,只见他们进入这个房间里,纷纷在大小缸里、罐里舀起东西喝,其中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孩,哭着来到缸前,拿起瓢子,舀起里头的东西喝。我问其所喝的东西如何?她说乃是毒药,每天均要喝,每一次喝时她都难受非常。我说:“既然不好喝,那你就不要喝了!”她哭着说:“这是这里的规矩,不喝也得喝。”我想去夺她的碗,不让她喝;却被白衣人喝住,白衣人说:“这是她(那个女孩子)应当喝的。”我不忍心看下去,就出来,进入另一个房间,但见里头关着众多的小孩,浑身湿淋淋的,他们在大声哭嚎着,甚是悲惨。我问其因,白衣人答说:“这是世间落入海里、河里、沟里而溺死的孩子。”我又问道:“小孩子怪可怜的,为何不将他们放出去?”白衣人说:“这是黑衣人所管的,我们无权将他们放出来。”接着,我来到了第五个房间,看到里头的人均是穿着红黄相间的长衣、长褂,手上拿着铃铛,头上戴着帽子,看过去象是和尚、道士、术士、神棍之类的人;问一下,果然是这一类交鬼、拜佛的人……

欢看天堂

每进入一个房间,均有白衣人和黑衣人随着、带着。渐渐地,我看怕了,不想再看下去。黑衣人对我说:“这就是地狱的情况。怎么样,你也进去吧?”我赶紧说:“我不想进地狱。”我转过身,对白衣人说:“你们带我去你们的地方吧!”白衣人点点头,就带我出地狱。一走出地狱的大门,就发觉外头阳光灿烂,风景优美。三个白衣人带着我飞了一会儿,来到一栋雄伟高大的楼前,只见门前也站着一个守门人。守门人问白衣人:“这人还没有信主,为何将她带到这里来?”白衣人说:“她已看过地狱,让她再看看这里,好使她改变而真正信主,而且会去向人传扬。”守门人就让我们进去。进入里面,我被其间的光明、辉煌所惊住,那里非常美丽、壮观,用言语实难形容。里头也有一条通道,通向光明的深处,两旁也有一扇扇的门,说明那是一个个房间,只是每个门口没有站着守门人。白衣人带我进入第一个房间,只见里头摆着一张桌子,旁边整齐地排列着椅子。我问其因,白衣人答说是信徒聚会的地方。然后来到第二个房间,见许多人跪着祷告,还有人站着,来回走动,为那些跪着的人按手祷告。我也赶紧跪下,口里自语:“我也是信主的。”却见白衣人将我拉起,说:“你现在不能跪下,因为你还没有真正信主。”我问白衣人:“是否也有我的房间?”白衣人说:“有。”就带我来到另一个房间,我进入,坐在床上,看着金光闪烁的房间,我对白衣人说:“我就在这里吧!我不想回去了。”白衣人说:“你现在还不能在这里,你的时候还没有到。你要赶紧回家,你的丈夫和儿女哭得很伤心。”我执意不想回去,说:“我都病成这个样子,还回去干什么?回去还不是等死?”白衣人说:“你先回去吧!下午五时,我们还会再来,那时要为你动手术。”说毕,突然不见了,我就清醒了过来——发现自己依然在床上。对于五时白衣人是否会来医治我,我心里还是半信半疑。当时,我尚未信主,婆婆早就劝我信主,我总是一口回绝,甚至拿脏话侮辱主。在我病重时,丈夫在婆婆的劝导下,也只是刚刚信主,还没有什么信心,也不热切祷告。

病获医治

下午五时。在我似睡非睡中,我发现有五个白衣人出现,唱着诗步入我的房间,来到我的床边,其中有一个还端着一个大盘子,里头有各种手术器具。突然我看到床边还站着五个穿着黑衣的人,只见他们满面是伤、是血,哭着劝我要跟他们走。我已经见过地狱的情景,就坚定表示不跟他们走。我转向白衣人,表示要跟从他们。白衣人对我说:“你平常生病,你婆婆为你祷告,而且向主许愿,说你好了就乐捐五毛钱(当时五毛钱已是不少)。可是,你每一次好了以后,当你婆婆要你还愿乐捐时,你总是一口回绝。你许愿怎能不还愿呢?”我知道白衣人所言属实,就不吭声。白衣人说:“你婆婆的许愿乐捐,累积起来,现在有五元钱。我们为你动完手术后,你就会好起来,一好起来,就要将欠主的五元钱还给主。你还要为主作见证!”我不住地点头,表示会遵从白衣人的话去行。白衣人就将我抬起,放在一个手术架上,然后为我动手术。我分明听到手术器具碰撞的声音,以及手术刀切着我的皮肉、内脏的声音。一会儿后,白衣人从我腹中取出一长串东西给我看,我发现那上头长着许多小肉瘤子,血淋淋的。白衣人切出瘤子后,又将我的腹部缝合起来。然后和我打了招呼,就唱着诗飞走了。当即,我就醒了过来,已不见了白衣人和黑衣人,却发现自己的身上不再有疼痛,而且能坐起,甚至下床走路!要知道,我已躺床好些天了。我顿然相信所经历的异象是真的!我起床后,丈夫为我整理床铺,发现被单上血迹斑斑,而且还有药棉、药布!丈夫和我惊得目瞪口呆。自此,我好了起来。几近死亡的不治之人,竟能奇迹般地痊愈,这个“奇迹”同样使村里村外的人惊诧莫名。

归信基督

我自嫁到夫家来时,婆婆就已信主,她经常劝我信主,说信主的人真有福气;我不但没有接受她的劝导,反而骂她是傻瓜,说世上哪有什么神啊、主啊,认为她信主乃是受人的骗。每遇灾祸时,婆婆总是迫切祷告主,求主保守、帮忙。感谢主,每次主总是为我们帮了忙、解了围,婆婆对主满心感激,而我对主却依然心存怀疑、鄙弃。通过这次死里逃生的经历,我真正认识了主的真实、伟大,真正知道了有天堂、地狱的存在,同时认识到自己的丑恶、败坏。我象约伯一样厌恶自己后,对主更生发出一份爱心和信心,对天堂永生更是充满着向往。如今,我活着,真的只是为了做成将来得救的功夫,为了将来进入那个荣美无比的国度。不仅我因之而接受了主,丈夫也为此而真正信服主,并且更加热爱主。如今,全家归主,活在主的恩典之中,无比喜乐、知足。


 

上一篇:上主是真确的,天堂是实在的  下一篇:无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 证 码:
自动登录

没有注册
找回密码 游客浏览
最新推荐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基督徒的宇宙观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王钦如]

·神所要祭-悔改[翁惟清]


最新文章  

·约伯记

·传道书

·耶利米书

·耶利米哀歌

·哥林多后书

·提摩太前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安息日

·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本质

·基督徒苦难观

·论神人合一

·论人生的机运

·在试炼中要以为大喜乐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