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站 | 国际论坛 | 圣经在线 | 学习问答 | FTP共享 | 代祷 | 搜索 | 团契 | 相册 | 上传 | 最新 | 地图 | 手机 | QQ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捆绑得释 >> 文章内容

泪尽笑生作新人

编号:2945 | 添加时间:05-06-13 08:55:02 | 浏览量:

余月珠,女,1944年生。家住福清市江镜镇酒店村。属真耶稣教会江镜教会。
近佛:一人受尽恶鬼折磨
我父母向来是虔诚的佛教徒,热衷于拜鬼、问仙、祭祖、算命等迷信活动。1962年秋,因生活所迫,十八岁的我离家随姐夫到永安打工。第四天下午,我突然头晕头痛起来,痛得浑身疲软,而且发冷汗。姐夫见状,赶紧背我上医院;到了医院,我开始胡言乱语,一会儿大笑,一会又痛哭,举止十分异常。姐夫经历的事较多,他知道我是被鬼附体了,就双膝跪地,向鬼求乞,让它放过我。谁知,经姐夫求乞后,鬼竟离我而去----我的神志恢复过来。其实不是鬼发善心而离开我,也并非鬼能听从人的哀求。因为,没过几天,鬼又上了我身,而且较先前更厉害了。自然,不论我姐夫如何哀求,魔鬼再也不肯离开我了。我一阵儿发疯----会哭会笑,一阵儿又自称“仙公在身”,能为人“上坛”、“找鬼”、“觅祖”。姐夫怕我步入邪道,引致灭命,就带我回到家里。我的婆婆是一位基督徒,在外教会做礼拜,但只是一个挂名的信徒,信仰极其幼稚可怜;见我犯鬼,她一边请教会的人为我祷告,一边四处问仙拜佛,设坛祭祀。如此“双管齐下”,我并未有所好转。第二年,在我还处在疯疯颠颠的状态中,父母为我寻得一户贫苦人家,将我草草嫁过去,过早地结束了我的少女生涯。
婚后,略见好转,我和所有关心我的亲人都暗暗高兴。二十一岁那年,小孩还不到一周岁,残忍的恶魔又上了我身。这次更猖獗了----我赤身露体,披头散发,胡言乱语,四处乱跑;见物就拿,见人就打,有时还会爬树、跳沟。弄得亲人不安,村人不宁。其时,外教会的传道人和弟兄姐妹不住为我祷告,均不见效。家人又为我烧香请佛,这次请的是“大佛”,意欲让我成为巫婆,能为人“算命途”、“定是非”;同时请和尚来家为我“压坛”、“沐戒”。岂料,非但成不了巫婆,仙公,而且身上的鬼又不能离去,弄得人不象人、鬼不象鬼。丈夫厌弃我,将我送返娘家;村人鄙视我,见我就啐口沫、扔石头。我痛不欲生,几次想了断生命,均未遂。
归主:全家备尝真神福乐
二十三岁那年,走投无路的我在娘家五婶的引导下,归入真耶稣教会,真正成为神的儿女。真教会的弟兄姐妹们为我禁食祷告,同时努力为我赶鬼----我始见好转。当时我正怀着第二胎。为了能彻底脱离魔鬼的辖制,为了表明自己归主随主的坚定情怀,我不顾身上已有四个多月的身孕,毅然下水接受神圣的浸礼。受洗上来,我仿佛卸下了一付重担,仿佛解开了一层捆锁,身心感到那么的自然、轻松、畅逸和快乐。自此,缠绕我将近五年、折磨我几近死亡的恶魔,终于离我远远而去了。人们说我“捡”了一条命----以前的我复活了,是的,是慈爱全能的主把我这条命从魔鬼的凶掌中“捡”了回来。不但将我“捡”回来,而且将我的丈夫以及我们共同组建的那个家庭“捡”了回来;不但“捡”了我和丈夫的性命,更“捡”了我和丈夫的宝贵灵魂----我释放后,丈夫也接受了主,这个家从此成了一个蒙主喜悦和祝福的基督化的家庭。归主二十年来,全家人领受了长阔高深的神恩主爱,深感作为一个神的儿女是多么的幸福和满足。兹借机为儿女再作两个见证:
1992年的一天早上,女儿骑上自行车去针织厂上班。途中经过的一段路上,布满细沙和小碎砾。女儿见后头有大车来,因为紧张而使手抖动,于是,随着“扑咚”的一声,女儿和自行车一道重重摔在路中心的地上。此刻,后头的一辆汽车猛冲上来。眼看就要毙命于车轮下,女儿不禁大呼:“主耶稣啊,快来救我!”因为极度恐惧,女儿几乎晕厥过去。当她神志完全清醒时,竟发现那辆汽车的车头就挨着她的背----而她却完好无损,安然无恙!当时,非仅女儿被吓坏了,就是汽车的驾驶员也吓出了一身冷汗。而当发现女儿毫发无损,不但她自己感到惊诧,那位驾驶员更是惊讶莫名。若非全能之主的看顾和保守,岂有女儿的车轮下的逃生?
1995年的一天,儿子在福州一个工地上做工。他推着运土车,将前头装上的土推运到后头的悬崖边。本来崖边有一个固定工人守着,运土车将到崖边,他就急忙接手过去,两人一道将土倒入悬崖下。当我儿子推着车过去时,那位接手的工人刚好走开去喝水;儿子就逞能将车推到崖边,想自己一人把土倒入山崖下。岂料,因为惯性作用,到了崖边,车和人均收拢不住,儿子就和车一道坠入六十多米深的山崖下的水坑中。工地上的人赶紧跑下去救,来到坑边,发现水上没有儿子的身影,大家以为必死无疑;过了一会儿,发现水中露出一小撮头发,遂下去将我儿子救上来。救起儿子时,看到他浑身发紫浮肿,眼睛紧闭,没有气息,都以为他难以生还了。感谢主!儿子被送到医院抢救后,竟活了过来。我知道,这是神借医生之手将儿子救醒----因为当时医生对我儿子是否能生还实在没有把握。故而,当儿子活过来而且发现没有留下一点伤疤时,医生、护士以及工人们无不惊叹不已!


 

上一篇:全家齐心,恶魔无影  下一篇:祖孙蒙恩---主爱极深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 证 码:
自动登录

没有注册
找回密码 游客浏览
最新推荐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基督徒的宇宙观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王钦如]

·神所要祭-悔改[翁惟清]


最新文章  

·约伯记

·传道书

·耶利米书

·耶利米哀歌

·哥林多后书

·提摩太前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安息日

·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本质

·基督徒苦难观

·论神人合一

·论人生的机运

·在试炼中要以为大喜乐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