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站 | 国际论坛 | 圣经在线 | 学习问答 | FTP共享 | 代祷 | 搜索 | 团契 | 相册 | 上传 | 最新 | 地图 | 手机 | QQ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捆绑得释 >> 文章内容

靠主全释放

编号:2937 | 添加时间:05-06-13 08:44:59 | 浏览量:

余珠英,女,1957年生。家住福清市江镜镇酒店村。属真耶稣教会江镜教会。
女:突患麻痹症
女儿秀兰三岁时,突然不能行走,往医院就诊,医生断为小儿麻痹症,因其是抱养的,其生母要我去做迷信,我起先没有应承,后经不住她的软硬缠磨,就往邻村一位巫婆家求医——当时我的信仰并不清楚,灵命幼稚得可怜。这位巫婆说我是信主的,不接受我的事;我就骗说我没有信主,她说我额头上有一个十字架。我听毕甚感惊奇,可是我没有罢手,乃是转到别处去求神问鬼了。三年来,我为迷信之事花尽了钱财,费尽了气力。每逢初一、十五,我就进入村上的庙祠,为其间所摆设的众多偶像设案、烧香,献牲祭拜。虽如此虔诚、恳切,女儿的腿却依然没有好起来。此时,我已对巫婆、神汉产生了彻底的失望。在我向最后一位巫婆求医时,她在上坛作法时,竟然向我指出我女儿的病乃是出于魔鬼的伤害,并说我这三年来东跑西窜地做迷信,全是受了魔鬼的捉弄;这位巫婆还劝导我回头再去信主。我闻罢,对魔鬼所起的不再是失望之心,而是厌恶、愤恨之心了。
女:靠主好起来
此时,我想回头的念头,时刻自心底涌起。有一个晚上,我竟然做了一个梦,见自己在往天上飞翔,前方一片光明灿烂,我想去看看天堂到底是什么样子。在往上飞时,我突然唱起诗歌来,这诗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因为我从未唱过,却又是那么熟悉——因我唱得那么自然、投入。我心里非常欣悦,平日里的愁云惨雾,此刻一扫而光。在我就要进入那光明的所在时,突然醒了过来。醒来后,我向身边的丈夫叙说刚才梦里所见的,并为他唱起了那首动听的诗歌(直至2000年11月参加了教会的妇女团契时,我才知道所唱的诗歌是《赞美诗》第179首)。经历了这个异梦,并在一位主内姐妹的鼓励下,我终于鼓起勇气,重新来到了教会——在主膝前,我又成了他所爱的一个儿女。回到主前,我向主恸切认罪,祈主赦免我的无知和败坏,同时求主赶逐恶魔,使女儿的腿病痊愈。非常奇妙,归主没有多久,女儿的病就逐渐好转,到最后完全好了——她已能如正常人一样行走了。
己:肩部突遭袭
归主后,女儿不但得到了恩典,我也亲身尝受了主恩的滋味。有一天,我和村上几位妇人,坐在停在路边的手扶拖拉机上,要去海上作业。因为驾驶员回家吃饭尚未来到,我们就在车上等他。我坐在车头,双手扶住车的两个扶手,嘴里吃着东西。有一位坐在后头的妇人,想和我开玩笑,就趁我不注意,用拳头击了我一下右肩胛,并大声喊道:“嘿!吃什么?”因我正专注地吃着东西,经她这么一吆喝,我吓了一跳,受了她这一拳头,我顿感右肩胛被击处十分疼痛。当时,我以为只是一时疼痛,过后就无事了,于是驾驶员来后,我也随着下海了。可是到了海上,我还是感到疼痛揪心而无法作业。傍晚时分,我随大家艰难地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时,感觉肩胛更痛了。一会儿后,发觉这种痛感延伸到了头部,那夜真是苦不堪言。翌日即往医院就诊,医生检查后,并未发现什么内伤,看到我的痛苦状,医生也觉得奇怪。我想住院治疗,医生说不必了。于是,拿了些药回到家里。服了药后,并没有好转。又往别的医院去看,依然检查不出什么毛病来。前后共看了二十多位医生、拳师,服了他们所开的如小山般的药,病情却没有丝毫的起色。此时,神经开始出现一些错乱,小信的丈夫就劝我再去做迷信。此时,我突然神志清楚过来,认识到这事可能又出于魔鬼摆设的鬼计——想诱我再次投入它们的网罗,我就坚定信心,靠主到底。
己:教堂里晕倒
有一个安息日,聚会结束后,当我站起身时,突然感到四肢乏力而晕倒在地,口吐白沫,其状甚骇人。当弟兄姐妹将我扶到坐椅上时,我分明感到自己的头颅分裂为两半,灵魂和身体也好象分开似的。总觉得有一股强劲的势力,在拉着我,要将我拖向冥冥的黑暗之处。弟兄姐妹围在我旁边,拼命地为我祷告。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发现自己的头颅重新合在一起——同时也觉得自己的灵魂重新回到身体时,我的神志开始恢复过来,大家看见我的嘴在动,嘴里吐出几个微弱的字:“主啊!快救我!”弟兄姐妹见状,更加同心迫切地祷告。稍顷,我睁开眼睛,完全清醒过来,就在弟兄姐妹的搀扶下,回到了家里。
己:经历了神迹
数日来,我的身体依然感到疲惫、虚弱。一天中午,我发觉病情加重,人非常难受,吃不下午饭。下午一时多,丈夫躺在我身边午睡。我因为难受而无法入睡,就微弱地张着口,向主轻声祈祷。忆及自己一段时间来被病痛折磨的过程,心里非常忧伤,眼泪象水一样从两颊边淌下。近二时,我于恍惚中,看见床边立着一个架子,架上吊着输液瓶,输液管垂下,针头插入我的左腕上。我看到瓶子里的药水已输完,我的血正被抽入,流入瓶内。我很紧张,就大声喊着丈夫:“快起来!我的血被抽入瓶内了。”丈夫被我叫醒,发现床边并无架子和输液瓶,就说我可能是做梦了。我说我分明看见了啊!不但看见,我还感觉到左腕上留着一种拔出针头后的疼痛——这种疼痛延续了半个小时后,才渐渐消失。
夫:看见了异象
我和丈夫马上起来祷告,在祷告时,丈夫觉得眼前有一只东西在飞,好象蝴蝶一样,长着一对翅膀。这只东西向前飞着,两只翅膀突然合拢而变成了一扇门。只见三四个人在朝着这扇门走去,他们均是白衣白帽装束,其中有一个的手上还拿着一个吊盐水用的架子。近到门前,门突然打开了,三四个人进去了,门也随着关起来了。丈夫正感稀奇时,眼前的景象突然消失了。祷告后,我起来方便,竟排出了许多的尿,就象跟真的挂瓶那样!经历这个异象后,我开始好起来,几天后就痊愈了。自此,不但我热心了起来,小信的丈夫也对主产生了更大的信心和热诚。
神:要我作见证
关于自己和女儿的见证,我曾在江镜教会作过,因碍于胆小,故不敢在其他教会作。岂知此事也不蒙神悦。有一个晚上,我梦见自己肚子疼得厉害,被家人放在担架上,要送往医院抢救。路过一条小河,人将担架放下,我竟从架上走下来,然后进入水中,跪在水里祷告。正祷告时,看见前方水面上立着两个白衣人,他们开口对我说:“你要去作见证!”声音洪亮,十分悦耳。我一惊,就抬起来,发现他们不见了——此时,我也清醒了过来。醒后明白了自己的责任,从此有机会就尽量向人作自己和女儿的见证,以荣耀神的名。


 

上一篇:因酒惹鬼上身  下一篇:回到主前,恶魔方去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 证 码:
自动登录

没有注册
找回密码 游客浏览
最新推荐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基督徒的宇宙观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王钦如]

·神所要祭-悔改[翁惟清]


最新文章  

·约伯记

·传道书

·耶利米书

·耶利米哀歌

·哥林多后书

·提摩太前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安息日

·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本质

·基督徒苦难观

·论神人合一

·论人生的机运

·在试炼中要以为大喜乐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