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站 | 国际论坛 | 圣经在线 | 学习问答 | FTP共享 | 代祷 | 搜索 | 团契 | 相册 | 上传 | 最新 | 地图 | 手机 | QQ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归真写照 >> 文章内容

林放见证

编号:2649 | 添加时间:05-06-12 20:50:11 | 浏览量: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无神论抑或有神论?
我在非基督教的家庭长大,家庭成员中不但没有基督徒,也没有任何其他宗教的信徒和一般青少年一样,从小学、初中就接受了无神论、进化论思想,认为这些思想是科学的。
可是,我似乎从懂事起,心中就有个疑问:“世界上为什么会有我?”“我从哪里来?”
夏夜乘凉时,爱抬头望着广褒、深遂、浩瀚、美丽的星空。心中常常会问:“宇宙究竟有多大,除了星星以外,没有其他东西了么?到底还有什么没有?宇宙到底是怎么有的?”
而大人回答是“本来如此”不能令我满意,使心中的问号消失。
十五岁那一年,我去了广东,来到父母亲身边(我原在上海外婆家长大)。父母亲因是企业领导,所以家庭物质生活条件很好,而且越来越好,到酒店吃山珍海味、身穿名牌服装,出门坐名牌小汽车,住房拥有空调,受到别人的尊重、礼遇……但有了这一切并不等於没有了烦恼、痛苦,这一切享受皆不能除去心中种种烦恼、忧虑等痛苦,而越发感觉物质享受不过如此,人生的空虚,这一切“享受”不能带给我心灵深处的喜乐、平安、满足,我真盼望一种长久的快乐,却总得不着,即使有快乐,不过是暂时的。
高中时代,我寻求看两件我认为比一切都重要的事物:宇宙人生的真理;内在永恒的快乐。那时,我从图书馆、书店翻阅了不少书,从中我看到了许多科学上的新课题、新发现,使我感觉到唯物主义与科学并不能划等号,无神论不见得是真理,有神论不一定是迷信,更有杰出之科学家,是虔诚的基督徒。
我从书上了解到古今中外不同派别的哲学思想,越多接触,越多迷茫,不知孰是孰非。世界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人生到底有何意义?问号更多!
虽然有些思想很高尚、有道德、有理想,但只能治国平天下,不能解答我内心的疑问,带给我喜乐、改变我的性情、除去我的烦恼。
释迦牟尼抑或耶稣?
后来,我从收音机里收听到了基督教的福音广播,渐渐对基督教产生了兴趣,基督教信仰中有神、耶稣、创造、天国、救赎,有人将这些斥为迷信、神话,但是不研究,随便下定论,本身是不科学的,我倒是愿意先了解、分析后再下断言。此时我虽未确认有神、耶稣的救赎,但我听着基督教的道理,感受到在哲学书中找不到的超越、圣洁、温暖、平安、希望,感觉自己的心灵走进了一个崭新的领域。
“到底有没有神?”“基督教是真理吗?”这些疑问出现在我心中。一方面疑问,一方面也希望宇宙之上确有一位慈爱、公义的真神,若真是有,那么能解答我幼时即开始缠绕心间的疑惑。
我听到基督教福音广播最早是在我刚上初中的时候(一九八二年),那时听到广播中主张创造论,反对进化论,根本不以为然,但现在透过福音广播的讲解,我开始相信宇宙中有一位真神,他创造了天地万物。
又有一次,从我亲戚家看到一本佛教的书,那本书很通俗,以问答的形式说明佛教的理论,我看后感觉很有道理,因此,又对佛教产生了兴趣。
那时,我觉得,也许宗教比那些哲学,政治学说更深奥,能指明宇宙的奥秘、人生的真谛,使人能得到真正永恒的快乐,因此我很愿意花毕生的精力去探索。
1989年寒假,我认识了一位好朋友的父亲,他是佛教徒,家中摆着许多偶象。就信仰问题,我和他谈了好几个小时,他劝我信佛教和他一起打坐,我答应了,于是在晚上睡觉前跟他学习打坐。我又向他借了一本佛教的书。
离开他家之后,我在上海市中心看到了一间美式大教堂,因着对基督教的兴趣,我就进去,买了一本圣经。得到圣经,如获至宝,虽住然不明白真理却爱读。
这时,我认为佛教、基督教两者都很有道理,我都不愿放弃。
于是,我既照福音广播中的样子向主耶稣祷告,又照我朋友的父亲的样子常常打坐,从打坐中感受到某种平静,却没有真正的平安、喜乐,盼望、把握,只是死寂一片。
这样过了一段时间,我觉得这两种信仰是非常不同的,而且格格不入,基督教主张,有一位至高的主宰真神,他创造了宇宙万有,人有罪,靠自己不能脱离罪及由罪而来的痛苦死亡,惟靠耶稣基督十字架的救赎,才能脱离,并享永生。而佛教主张没有造物主,也没有救赎主,只有靠自己的修行,才能脱离苦海,世界是虚幻的。
如此不同之两种信仰,岂能同时接受,于是我开始思索,徘徊于两者之间,到底哪一种信仰是永恒的真理,我要选择真理的一方,作为一生的信奉。
感谢主的引导,使我想到,若没有造物主,为何世界万物是有规律的,若靠自己就可以脱离苦海,为何现今许多练功、打坐者出现偏差,甚至精神失常变成残废人……?
这么说来,耶稣的道理比释迦牟尼的道理合理,耶稣所传的才是真正的真理!于是我下定决心,不信释迦牟尼,相信耶稣。这是在1989年,我高中毕业那一年。 天主教抑或基督教?
选择了信耶稣以后,我还不懂如何来信。如何过信仰生活。急着找教堂,去做礼拜。一开始,我到了当地(广东湛江)的天主教堂,每个礼拜天都去。在这里我发现天主教与福音广播中的信仰不同,虽然同信一位真神,用同一本圣经,却在教义上有许多不同。比如崇敬马利亚(他们称之为“圣母”)、告解、炼狱说、教阶制、神职人员独身制、教宗制等。
原来基督教有三大分支,天主教、东正教、新教,天主教与东正教在教义上基本相同,只是东正教不承认罗马教宗。新教是十六世纪宗教改革运动产生的,目标是修正天主教中的错误信仰,使信仰回到圣经,可是各改教家见仁见智,所主张各有不同,而粗成各种不同的教会,统称“新教”或“复原教”,“更正教”“改正教”等,在我们中国,也被称为“耶稣教”或“基督教”(下文中,皆使用“基督教”之称呼)。
到底天主教的信仰正确,还是基督教的信仰正确,我有一次向一位天主教的修生问了这个问题,他很开明地说:你可以自己选择。他并且应我要求,带我找到了当地的基督教堂。
经比较发现,天主教崇敬马利亚为,以马利亚为无罪者、告解、教宗制、炼狱说等,皆不符合圣经。天主教的历史虽然悠久,但毕竟不是主耶稣亲自设立的,原初之使徒时代教会并不象今日之天主教,天主教是在使徒离世后,基督教成为罗马帝国国教后,渐渐形成的。十六世纪,马下路德等因为发现了天主教信仰中有诸多不合圣经者,遂发动改教运动,以回收圣经。基督教单崇拜真神,礼拜不重仪式,注重心灵,信徒直接向神认罪、祷告是符合圣经的。而圣经是神的话、神所默示指示真理的书,它是信仰的依据、真理的标准,神的旨意写明在圣经中,因此符合圣经的观点才是正确的。因此,我选择了基督教。
“主日”抑或安息日
信耶稣以后,我的人生就有了方向,找到了真神,明白了人生的意义,心中开始有一丝平安、喜乐、安慰与盼望,但好多毛病未改,抽烟、说脏话等……。
接受了基督教之后又出现了一个问题,基督教内哪一个宗派更正宗,最符合圣经呢?基督教约有三千多宗派,我们所在教堂,属“浸信会”的,而中国基督教协会会长属“圣公会”的。
我看了一些基督教的书籍,发现洗礼的正确方式应是浸礼,因为洗礼的希腊原文就是“浸”。现在许多教会实行的点水礼实无圣经根据。
1990年夏天,我由广东回上海,途经广州。逗留期间,我去了广州最大的一座教堂,在那里,我遇见了一位教会的同工,他热情地接待了我,并和我交通,他告诉我关于安息日的道理,翻圣经给我看,我发现守安息日是十诫之第四条,主耶稣也未将它废掉,反而强调不可废掉诫命中任何一条(太5:17-20)。这位同工又告诉我,现在守礼拜天是天主教更改的,圣经中也确有此预言(但7:25)。我了解到这位同工是“基督复临安息日会”的,但不管他是哪一个教派,所传的道理既然是圣经真理,就当接受这种道理。我听了他的讲解后,发现守安息日确系圣经真理,有充足的圣经根据,因此,我很快就接受了安息日的真理。
当时不但接受了安息日的真理,而且对“安息日会”有很大的好感。认为他们比一般教会更注重圣经,该会信徒普遍比守礼拜天的信徒更虔诚、更有爱心。
回湛江后,即向教会中的某些人讲安息日的问题,结果遭到反驳。但是,他们提出的不守安息日的理由,不是以令我信服,曾在上海,我问过一位有名的牧师,他的看法,也不能令我满意。若说安息日只是旧约的,那么新约时代,主耶稣却未曾废之,强调全守诫命,若说主耶稣在七日的第一日(即礼拜天)复活,而以此为“主日”取代安息日,以纪念主复活,那么,主耶稣却从未如此宣布过,而(启1:10)“主日”原文为“主的日子”,在此处未明说主日是七日中的哪一天,若真要看作某一天, 安息日倒是有根据的, 因主耶稣曾说他是“安息日的主”(可2:28),神也称安息日为“我圣日”“耶和华的圣日”(赛58:13-14)。
有些所谓疑难经节,若深入、细致地研究,用以经解经,查考原文字义等方法,还是能解决的,如:来4:9、西2:16、罗14:5-6、加4:10等。
新约时代,不必守安息日的圣经根据实在没有。他们不但未说服我,反而使我更确信安息日的真理。
立志奉献
1990年9月至1991年7月,我在一个公司做临时工,(之前读了一年国际贸易,后放弃了),工余时间,常看圣经及其他基督教书籍,很喜欢找一些较懂圣经的义工交谈,当时有一个强烈愿望,就是愿意全身奉献给主,作一名传道人,专心传扬耶稣宝贵的福音。因我体认福音是真理,而传扬真理多么有意义、有价值。
1991年农历正月初六,我在湛江教堂接受了洗礼,不过是点水礼的方式,我当时很希望接受浸礼,因洗礼之原文即是“浸”所以,在我心灵深处对此不太满意,但有一个为此开眨的想法是:反正信了就得救,洗礼与得救没有关系,不过是形式问题,点水礼就点水礼,就这样吧。
不久教会里收到了神学院的报名表,教会负责人问我想不想考,我表示很愿意,后来三自会同意了,宗教局也同意了,我已填表寄到广东省两会。最后只剩下我父母这一关了,因他们未信主,惟恐阻挡,我迫切地祷告主,求主应允、开路,结果我父母同意了:“自己的路自己走”。
入学考试后,我天天向主祷告,求主让我录取,我愿奉献一生给主。日思夜想自己能进入神学院学习。我父母亲只给我一次机会考神学,若此次考不上,即不会让我再考。因此,我心里很紧张,金陵神学院还是最高学府,祷告也就很迫切。
终于,在1991年9月初,我收到了南京金陵协和神学院的录取通知书,我非常高兴,感谢主的恩典!
安息日会抑或真耶稣教会?
到了神学院之后,我也向我同学表明,我是主张守安息日的,可许多同学不以为然,甚至反对。因此我有一种孤独感。后来同寝室的一位四年级同学向我介绍,他们班中有同学是“真耶稣教会”的,他们也是守安息日的。
我听说后,很高兴。在这之前,已经听说“真耶稣教会”了,觉得会名很特别,也不知道真耶稣教会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教会,只是听说此会也守安息日,守息日并非安息日会独有。
于是,我就找了真耶稣教会的同学郑家政、翁翠琴(来自福建大田、福清)交通。他们守安息日,我就感到很亲热。但从他们又了解到真耶稣教会与安息日会不完全一样。真耶稣教会有五大教义,除安息日外,还有洗礼、洗脚礼、圣餐礼、灵洗等教义,与其他教会观点不同。经过与他们交通,并看了真耶稣教会的书籍,发现真耶稣教会的道理很符合圣经,他们主张守圣经中的安息日,洗礼用浸礼的方式,圣餐用无酵饼、葡萄汁,我都较能接受,而且我们以前在原教会安息日会时,经查考圣经,也明白这些道理。但为什么非要在活水里面洗礼,而且还要面向下不可?为什么说方言才是受圣灵的唯一凭据,为什么洗礼与得救有关,不经过此种活水浸礼,就影响得救?在我先入为主的思想中,有的与真耶稣教会的观点一致,有的则不一致。例如,我虽然主张守安息、行浸礼,但我认为“一次得救就永远得救”,只要口认心信,就马上得救,以后不管犯多大的罪,只要信,照样得救,永不会失落,浸礼等只是信徒当行的,并不与得救有关。
另外,我更为大惑不解的是,若照真耶稣教会的教义来衡量,许多基督徒(古今中外)都不具备得救的全部条件,难道他们这么敬虔爱主,甚至为主殉道,结果还是不能得救。
我也找已从外会归真的寇可华(四年级同学)交通。她谈了福清三山真教会的所见所闻,她对此有美好的印象,如圣灵充满的会众祷告如众水、打雷的声音(启14:2),长执及一般信徒很有热心、爱心,并且小孩也有被圣灵充满说方言的,她自己在那边领受了符合圣经的活水浸礼,也受了圣灵的浸,说出“奇异的舌言”,(“方言”之原文,也称作灵言),生命发生了改变(从她同班同学中也确实了解到),体验到了真神。我很感动,也很羡慕,甚至也愿意重新接受符合圣经的浸礼。
但是对于真耶稣教会的五大教义,还不敢全部接受,原因是,照此推,那么多人不能得救,同时也不敢轻易推翻否定。原因是,确有圣经根据,圣经中确是如此,我心中徘徊不定。
另外,我进入神学院,发现基督教内不但派别多,甚至在神学界有许多不同的观点,特别在此“协和”神学院,可以到许多不同教派,不同神学流派的声音──“解放神学”“希望神学”“辩证神学”“生生神学”“黑人神学”“妇女神学”“水牛神学”……。老师与老师观点也不一致,莫衷一是……。
我心中很痛苦,虽然说是信耶稣,读一本圣经,不知在教义上字如何认识、实行。老师说要兼容并包、互相尊重,但怎么也无法同时同意、接受两种截然不同甚至对立的观点。主说:惟独遵行天父旨意的,才能进天国,可是神的旨意到底是什么?我又该何去何从?教会该往何处去?对于真耶稣教会的道理,我既不敢接受,也不敢彻底拒绝,我心中陷入深深的矛盾中。
我找到了真神,也愿意亲近他,但还没有找到灵修的正确途径,得救的正路。 当时安息日会的观点我最易接受,安息日会也有实行浸礼,因此,1992年上半年,我写信给上海安息日会的牧师,要求去该会接受浸礼。我与他曾通信好几次,他多很快回信,可此次去信后,他迟迟未来信,一直到放暑假,离校都未收到他的来信,若他很快来信,表示同意的话,我决定去他处接受浸礼了。
1992年7月,放暑假前,我和另外几位一般教会的同学, 都想到福清真耶稣教会去看看,本着冷静观察,慎思明辨的态度,以求了解真耶稣教会到底是异端抑或比其他教会更符合圣经。
于是,郑家政弟兄带我们五位同学一起从南京去了福清市三山镇那里的真耶稣教会。
到了三山教会之后,我们五位同学中有一位就这样说:这里真有一种天国的影像的感觉。我看了心中也确有这样的感受。
当天晚上参加三山教会的晚间聚会,非常的奇妙,与其他教会比起来有一种全新的感受:虽然我坐完为车很疲劳,但一进入会堂听到赞美诗的歌声,精神很振奋。这是他们聚会前的诗颂。他们中有不少儿童,一个个很安静、很乖,不吵不闹,认认真真地唱诗,他们当时是用福清话唱的,但我感觉好象是天国里天使的歌声一样,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属灵的美妙动听。我在上海一些有名的大教堂里,听过高水准的诗班献唱,从发声、技巧来说,他们也许是一流的,但灵里面的感受却大不如这些“乡下人”所唱的,我记得当时所唱的是本会赞美诗195首“羡慕福地”,是啊,到这里似乎真的象到了“福地”一样。很美!
聚会正式开始。他们的祷告不象一般教会一人领祷,而是大家同声开口祷告,这时,我就听到他们祷告中说方言的声音,感觉真的很雄壮有力,同时,我又怀疑,这真是圣经中的灵言吗?为什么多是单音调,而不是如说外语一样,身体为何这样震动,而不象跳舞一样,不难看吗?
在三山教堂,一连好几天,王钦如执事(现在长老)萧荣光、詹大堂传道等,陪着我们几个同学在会堂一楼的会客室里,交通关于五大教义的问题。我们实在要观察、查考一下,到底五大教义是否真理。
当时,我们几个同学都提出了许多疑问,甚至反驳,我心中一直是那种矛盾,既不敢全部接受,也不敢彻底拒绝。接受道理的一个重大障碍就是:按真耶稣教会的教义为标准,历史上许多虔诚之士难道不能得救?
我对真教会洗礼教义之疑点主要有两个:(1) 洗礼有赦罪重生的功效与得救有关,(徒2:38、约3:5、多3:5)先入先主的观念是洗礼只是蒙恩的见证,得救后才去受洗,以公开承认自己是基督徒,见证罪已被赦。(2) 洗礼一定要在活水中进行,我觉得主未吩咐门徒一定要到活水中洗礼,只要信而受洗(浸)。可是圣经中的洗礼确均在野外施行,主耶稣在约但河受洗。施洗约翰也在哀嫩(原文为“泉”)为人施洗(约3:),圣经本无池水浸礼的根据,而且圣经预言中也说给大卫家开一个洗罪的“泉源”(亚13:1)。
我觉得洗礼是否在活水中,无关紧要,只要受“浸”就可以了。但圣经中确无池浸的根据,我一下子也无法否定活水的必要性。
我对真教会圣灵教义的疑点, 主要在说方言是受圣灵的唯一凭据(徒2: 4;
10:44-47;19:1-7),我以前总认为一信主即有圣灵同在,敬虔爱主者肯定有圣灵,不然,他们难道不得救吗?我用“委婉”的话对他们说:“如果圣经中有说方言是受圣灵的唯一凭据这话,我就接受”。可是他们问我:“除了说方言之外,还有没有其他凭据?”这个我倒是真的没有从圣经里发现除说方言以外的其他凭据。但是“那些人”怎么办?──始终是我接受真理的障碍。
王执事告诉我:“他们是否得救,这是神的事情,得救在乎神,我们不必为他们担忧。”
我们提很多问题,甚至辩论,其实都是为辩明得救真理的究竟,找到正确的门路,欲得到“真理是什么?”的答案,害怕自己走错了路,不是故意抵挡。我心中实在矛盾重重,甚至感觉痛苦。
我内心深处也确知,圣经是证明真道的唯一根据,判断是非凭某一个“权威人士”,不能凭某些人的敬虔表现,而无视圣经的标准,忽视圣经真理的全备,神的话方是准绳,但那么多的人,难道错了,连得救的条件都未完全具备?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人……想不通。
在三山教会期间,有一天早晨,一位同学欢喜地告诉我,他受圣灵了,长老为其按手,方言即如泉涌。非常喜乐。我心中不以为然,又有点羡慕。
在三山教会的这些日子里,我的心好复杂。欣赏他们的爱心,朴实、和蔼可亲、
谦卑、忠实于圣经,在其他教会也有爱主敬虔之士,但在这里的感受是全新的。如天国影像充满生命力的教会,言语说不出来。虽然我还未完全接受他们所主张的教义。
五大教义中,最难接受的就是洗礼与圣灵两个教义,其余,特别是安息日,我较能接受。
好几天会客室里的座谈,都未使我从疑团重重中突破,但他们的爱心感动了我,他们所讲的都根据圣经,我实在无法否定。
7月18日安息日中午,王执事替我送来了隔天(7月19日)往广州(回家)的汽车票,眼看这次到三山,不会接受真教会的教义,更不要谈重新洗礼、圣灵充满……。
中午休息时,心中矛盾加剧,乎拿圣经,呆望着圣经中的字“福音是神的大能,……。
另外,我想干脆到安息日会去受浸,他们的道理容易接受。信仰生活正经历又一次的选择,心中是一个大大的问号。
休息后,同学提议到楼上(主会堂)祷告一下,因为明天要走。于是,我们几位同学一起上楼,跪在讲台前的台阶上祷告。
其中有的同学已受圣灵,祷告中有说灵言,而我没有受圣灵,静静的,也不怎么开口祷告。
但这时我在主面前说了一句真心话:“主啊,如果我还没有受圣灵的话,求你赐给我圣灵。”因为至此时,我还不知自己究竟有否圣灵,按真教会来说,我还没有,因没有说灵言,按外教会来说,我已有圣灵,若没有,何以上神学,奉献给主?哪一种理论对,我不知道,因此我该不该求圣灵,我都不知道,若有了何必求,所以我只能这样祷告:“如果还没有的话。”……
没想到,约过了两分钟,舌头即开始卷动,发出奇异的舌音,我想这可能是灵言,因为只振中按原文翻译的圣经“说方言”一词,即译为“卷舌头说话”。
我想若真的能说灵言,那不是很好吗?于是我即按照,我从郑家政的圣经所夹的一张纸条所示的真耶稣教会的祷告方法来祷告,我跪直了,说:“奉主耶稣圣名祷告,哈利路亚,赞美主耶稣”。我想把“哈利路亚赞美主耶稣”重复祷告下去,没想到,只说了一遍,舌头即不由自主跳动,卷动起来,大声发出奇异的舌音,一直不停。此时头脑非常清楚,只是舌头在圣灵的感动、激动下发出奇妙的舌音。
王执事他们在教堂隔壁他的家中,听到从教堂传来很大的响声,不知发生何事,急忙放下手中的工作,赶到教堂,尚有其他兄姐也闻声赶到,原来是我受圣灵了!
他们好多人跪在旁边替我祷告,按手在我头上,圣灵更加充满我,甚至身体开始震动起来,有时双手张开上伸,感觉好似瀑布从上倾泻浇灌下来,跪在台阶上被圣灵提起,跪跳,灵言泉涌不停。我感觉奇妙,我本来不喜欢他们祷告中灵言的声音,我说出来的怎么与他们一样?我不喜欢他们身体震动的样子,我身体震动的样子怎么也与他们一样?……
祷告约莫20分钟后,传道人按手在我头上,说“阿们!”我灵言祷告、身体震动立即停止,我站起来后,王执事证实:“林放今天圣灵大充满!”陈娟姐说:“好象才生的婴孩”──重生了。
此刻,我不知如何用语言表达我的感受,只说:“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满身大汗,眼里流着泪水,却感爱到从心灵深处有一种无比的喜乐涌上来,这是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无法用言语表达的,笔是难以形容的无比的喜乐,它驱散了从我来到这世上以来所有的忧愁、烦恼,在这种喜乐中,充满了属灵的安静,从此以后属灵的平安常在我里面,我以往渴慕的内在的真快乐终于得到了!
后来第二遍、第三遍祷告,只要我迫切祷告,都会说出灵言,我确已受了圣灵,我直接体验了受圣灵,对于说灵言是受圣灵唯一凭据的问题,很自然地明白了、理解了、接受了!无法辩驳。
在祷告中,我想,我已从灵生,但未从水生,还得要领受合经训之洗礼,才是完全。
荣光传道告诉我,未受洗即得圣灵,是神的特别怜悯,但我们无法把握自己何时离世,而洗礼是得救的要件。
于是,我向王执事提出受浸的要求,王执事答应了,并说等晚间聚会后。
晚间聚会结束后,我又要求王执事再给我查一遍洗礼的道理。因心中尚有疑惑,他耐心地又带我到会客室,再简要地查了关于洗礼的问题,我当时接受了,原来,洗礼有赦罪功较是因圣灵的见证,洗礼中,由于圣灵的运行,圣灵、水、血,三样归于一,而浸在水中,等于浸在主的宝血中(约壹5:),他宝血涂抹我们一切的原罪、本罪。另外,洗礼地点,圣经中的根据,只有在野外活水中,如约但河、哀嫩等,没有在池子中洗礼的根据,在活水中洗礼,从意义上讲,也能表达救恩特征,而死水中受洗实在没有圣经根据,也无法表达属灵意义,并且耶2:13中,也暗示池水洗礼是神所厌恶的,所以活水中洗礼肯定合乎圣经,何乐而不为呢?
若洗礼无关进天国、得永生之大事,只是一种仪式,主何必在即将离开门徒升天前特别交待,临别留言,岂非重要,可见洗礼之重要性,实关乎这位独一救主拯救人类之大工。
王执事这次给我查考洗礼的道理,可能不到五分钟,我就想通了,我立即要求受洗,并要求给我施洗,他答应了。这是我受了圣灵,被圣灵引导的缘故。
晚上约10点左右,许多同灵陪伴着我和另一位同学(原受丁光训主教施点水洗)一起到教堂附近田野间的小河中接受合乎圣经的洗礼,真正地罪担脱落,真正地归主名下,真正地成为基督徒。
回来后,在教堂领受了与主有分的洗脚礼和圣餐,终于回到了天父家中,享受真正的属灵团契。圣礼结束,回寝室上床后,迟迟未入眠,心中充满无比的喜乐、平安,多么甘甜,永远不能忘怀──1992年7月18 日重生回到慈爱天父怀抱中的日子,这是我人生的转折点、里程碑。后来,1993年1 月回到三山教会看到讲台前的台阶上我受圣灵的地方时,好亲切、好感动……。诚如另一位同学所云,这个地方是人生道路的伯特利!……
1992年7月离开三山教会后,在主耶稣的带领下,我的生命发生了改变,一切坏习惯得以戒除,读经会受感动、有亮光,祷告被圣灵充满,对真教会的教义越来越理解、接受,有一次荣光、大堂传道来南京参加校庆,这是自上次三山分手的第一次见面,我对他们说:现在对真教会的教义“越想越通”。原来是“越想越不通”。
圣经是衡量是非之准绳,证明真道的标准,得救之正路只有一条,我要对自己灵魂得救负责,就要按此标准而信而行,效法挪亚顺命之佳范,必进神国(约14:6、箴14:12)。其他教派中真正敬虔者,必蒙主记念(徒10:4), 其信徒是否得救,这是神的事情,在乎神,神必照各人所行的报应各人,“赏罚在我(主)”不在“人”,到时神必有合理、公正、公义,令人心服的审判。(启22:7、22:12)
既然圣经明示了洗礼的属灵功效──赦罪、重生,洗礼的正确方法──于活水中全身入水,信主时不一定受圣灵,受圣灵时必说灵言,诫命任何一条(包括安息日)不可废去,洗脚与主有分,圣餐用无酵饼、葡萄汁,而真理只有一条,主只一次交付真道给门徒,就应绝对地按此而接受、施行。信仰、行走天路,灵魂得救的事上绝不可冒险,亚当、夏娃在蛇“不一定死”的引诱下,冒险尝了禁果,结果被逐出伊甸园,丧失永生,今日的我们何苦重蹈始祖覆辙,在灵魂得救的事上作一次冒险呢?不按圣经实行浸礼,反图方便实行点水礼,不按诫命守安息日,反照遗传守星期日,如使徒未有说灵言的体验,自认为已受圣灵充满……这不是在信仰上冒险吗?请注意:天国不是“冒险家的乐园”。有人说:一信即可得救,一次得救永远得救,可是,信并不是空洞的,没有行为的信心是死的信心,这种信心不能救人,不信圣经原本的真道,这信可靠吗?主耶稣说过天国是努力进入(太11:12)。保罗说:恐惧战兢,作成得救的工夫(腓2:12)。
基督的新妇──真教会只有一个,初代早雨圣灵亲自建设的使徒时代真教会以及末世晚雨圣雨所建设的恢复使徒时代教会的真耶稣教会,因她有圣灵同在而属于基督,传扬全备福音──一次交付圣徒的真道,主耶稣的纯正教训,建立在使徒和先知的根基上,有主耶稣为房角石,有神迹奇事随着证明所传之道。进入此末世方舟,靠圣灵行事,结灵果,才有得救之把握确据。
1993年1月有王宏利同学、罗晓霞姐妹等10多人到福清三山教会。与我一样,查考道理、受圣灵,最后受浸归真,罗晓霞姐妹回南京后传真理给她家中聚会点的信徒(外教会)听,大多接受,很快得圣灵,于3月1日受浸归真。
南京教会建立,人数不断增加,圣工逐渐繁忙。我们神学院归真同学常来南京教会帮忙圣工(如讲道、探访、陪谈等),其间蒙主不断培育,诸辉兄妹关心辅导。1995年神学院毕业那年,我原属教会(广东湛江外教会)开会不接收我回去工作,因我加入了真耶稣教会,已与他们教派(浸信会)信仰不同,在真教会长老、传道建议,南京教会的要求下,毕业后,我留在南京教会驻牧,很不配地成为一名真耶稣教会的专职传道工人,为主耶稣传扬得救之全备福音。至今已近三年,尚软弱幼稚,仍需主不断带领,众兄妹之扶持、指正。虽远离充满享受的家庭,但为主传扬真福音最有价值、最有意义、最幸福。
从传福音牧养教会的实际中,更发现五大教义乃纯正之道,真耶稣教会确系得救的教会。
回想过去,我的心路历程,经过了好几次的选择:无神论与有神论,我选择了有神论(罗1:19-20);释迦牟尼与耶稣,我选择了耶稣(徒4:12);天主教与基督教,我选择了基督教(加1:6-9);礼拜天与安息日,我选择了安息日(太5:17-20);安息日会与真耶稣教会,我选择了真耶稣教会(赛2:2)。至此,我再找不到一个比真耶稣教会的纯正真道更高更好的教义、教会、神学思想、哲学学说……我只有常圣灵牢牢地守住这宝贵的真理(提后1:13-14)。我永远选择真耶稣教会!其实,不是我选择,而是主拣选了我(约15:16), 以他的慈爱藉圣灵的大能引领我归入他的羊圈(约10:16)。
盼望你也认识真神救主并且流归这属灵的锡安圣山──真耶稣教会(赛2:2 ),得着天国的真门路(太7:14)。
最后,感谢救主耶稣,以他长阔高深的大爱,从万古之先,从万民之中拣选了我,带领我进入他安稳的方舟、温暖的家──真耶稣教会,在这里找到了宇宙人生的真理,获得了内在永恒的快乐,带着永生的盼望,传扬得救的福音──太美了! 愿荣耀归给天上的真神,阿们!
 
 
 
林放
一九九八年六月十二日


 

上一篇:罗晓霞见证  下一篇:圣灵改变了我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 证 码:
自动登录

没有注册
找回密码 游客浏览
最新推荐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基督徒的宇宙观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王钦如]

·神所要祭-悔改[翁惟清]


最新文章  

·约伯记

·传道书

·耶利米书

·耶利米哀歌

·哥林多后书

·提摩太前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安息日

·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本质

·基督徒苦难观

·论神人合一

·论人生的机运

·在试炼中要以为大喜乐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