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站 | 国际论坛 | 圣经在线 | 学习问答 | FTP共享 | 代祷 | 搜索 | 团契 | 相册 | 上传 | 最新 | 地图 | 手机 | QQ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归真写照 >> 文章内容

罗晓霞见证

编号:2648 | 添加时间:05-06-12 20:49:09 | 浏览量:

罗晓霞,女,1960年生。家住江苏省南京市秦淮区扇骨营19—106室。属真耶稣教会南京市教会。
哈利路亚,奉主耶稣圣名作见证:
          信神,解开谜底
    我从小是生长在军人的家庭中,我的父亲从十四岁参加革命,一直到七十年代四十多岁时才从部队转业到地方上来定居。我有一个姐姐一个哥哥,母亲是个没有文化的家庭妇女。父亲因工作在外地常年不在家中,只有母亲、兄姐与我四人在家。而我们家居住的房子是很古老的。常常听老人们讲,到了夜晚,鬼常常出现,并有喊声。这使我因父亲不在家,常常感到惧怕。我母亲的性格非常活跃,常常丢下我们姐弟三人玩至深夜才归。因母亲在她家中排行最小,从小得到祖父的疼爱,所以养成贪玩的习惯。
    记忆中有一次,门口有一位老人去世,他们家人为她办后事,我也跑去看,看到这位老人的儿女,把她装棺材里。我在一旁看,心里在想,她就这样一动不动地被装棺材里,那她现在死了到那里去啦?她还知不知道她家人为她所做的一切,她以后的归宿在哪里?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后来被家人叫回去,我还在想,但始终找不到答案。就这样在这种困惑不解的年月里生活着到了七十年代初,有一天,门口的小姐妹约我晚上去她父亲厂里看电视,我答应了。晚上她与我一起去了她父亲的厂里,可到了厂里她就跪了起来,并对我说:“快走,这个礼堂原来是信神的地方,每次走到这里我很害怕。”她说完就跪走了,丢下我一人在宽敞的礼堂里。原来这礼堂是教会,文革期间被她父亲厂用来做了仓库。她走了以后,我站在那里想,信神的地方,那这位神在这里吗?怎么来信神呢?这么大的房子,人们用什么方法来用这房子呢?我站在那里很久,很久,找不到答案。后来,小女孩的父亲找到我,带我离开那做了仓库的礼堂。但这从小在我心里的谜底,始终无人帮我解开。直到一九八零年底,那时我还不知道在这世界上有一位真神存在,整天生活在罪中,对一切的享受都不放过,内心没有真正的平安,总觉得非常空虚。也就是在这个时间,与我同位的表妹突然得了怪病,晚上在睡觉中,竟不能翻身了,同时腰部感到痛,当时我们没有当一回事,想不到在一周里她连上班走路都痛,就到医院治疗,医生说:这是干活时受累了,开了药,并给予针灸治疗,我们再也没有想到这病
从此在她身上一直就不去了,长达一年半之久。
    她病情越来越重,最后已不能上班,以至无法料理自己的生活,经常去不同的医院治病,但病情终不见好转,人越来越消瘦,南京各大医院我们都去过,得到的结论都是:这种病不容易治好,即使开刀动手术也只有百分之五十的把握,而且如手术不成功,则将终生瘫痪在床。听到这种结论就不敢动手术。但不手术病情越来越严重。她的病是腰椎间盘突出,压迫坐骨神经,使腿部肌肉萎缩,发展到最后会瘫痪在床。在当时的情况之下,我们想尽一切的办法来为她求医。不管什么办法,只要能让她病情有好转,我们都会尽一切努力去做,即使是迷信,也相信。这样,使魔鬼也来控制我们。我家的一个亲戚来到我家说他的村里有一个女人会看病,而且看好了很多人。我们听信了他的话去了他的村里,找那女人给她看病。从此,她的病就更重了,因为听信给她看病的女人的话,天天在家作迷信,烧香跪拜,这样的生活将续了半年。
    到了八一年底,有一天我去厂里上班,我表妹也与我同去,但她的病情已是非常严重了,不能坐下,不能走路,不能睡觉,不能站立,腰已经弯曲了。因我们人的道路已走尽了。感谢耶稣,也就是在这一天,使我终生难忘的那天下午到晚上,我第一次听到了耶稣是全能的医生这个福音。那天下午,我表妹到我厂里不久,我厂里一个姐妹发现她坐立不安,就问我是什么回事,我把她生病的经过告诉了她,她听完之后,马上告诉我耶稣能医治她,并作了很多见证。当时我问她,那我们要给耶稣什么,他才会来为她治病呢?她听我这么说,笑了起来。她说耶稣要你的心里诚实信他。我听了心里想这可以做到。从下午到晚上十点多她一直谈耶稣行的神迹,给我读圣经。我就这样听着、听着,解开了我多年来心里的谜底:信神,以后得永生。
              信神,病得医治
    我信了耶稣福音以后,和表妹一同回家,已是晚上十点多钟。在骑车回来的路上,我心里和口里一呼求耶稣可怜她,医治她。是主亲自选召我们的,因为那位姐妹只作见证,并没有教我们怎样祷告,但主怜悯我,赐给我祷告的言语。第二天,我们就去了教会,当时的基督教山西教堂,里面有五十多人,大多是老年人,几乎没有年轻人。只有我和表妹年纪最轻,当时我二十一岁,而她十九岁。教堂的牧师见了我们非常高兴,送了我圣经、赞美诗。从那天信主一周后,我表妹病就好了,最奇妙的是在七天不到的时间里,她脸色开始红润起来,腰也挺直了,能吃饭、走路、睡觉均无痛感。在七天里,我们天天晚上跪在主前祷告一小时。这样,耶稣奇妙地医治了她。由于她没有从心里真信,她的病有时会犯,那是主要提醒她,要不可离开主。看到她七天病情好了,我告诉她:你自己信吧,我不信了。她听了以后说:你不信,我也不信。我听她如此说非常怕,因如她不信,她的病就会犯,那以后不可能好。这是主用他的方法抓住了我。我对她说:我信,你也要信,不可离开主,让主不高兴。她听后说:你信,我就信。她信主,对主不认识,怀疑,不相信神迹,所以主把这根刺加在她身上(她的病有时会犯)直到她完全相信,对主认识了。一年后,她的病完全好了,连病根都由主医治了,直到今天再也没有犯过了。真是真心信主,病得医治。
              信神,就得永生吗?
    从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初,十几年的信仰生活中,有很多的疑问,是无人帮我解释得了的。在八零年一次阑尾手术中,从手术台无影灯镜面的反射中,我看到了手术过程,此后,就患有心肌炎,心脏病,并越来越重。就是我信了耶稣以后,也为自己的病祷告,但病没有好转。经常在向别人传福音时,别人会反问我:那你的心脏病为什么没有好,你不是信神吗?我只能回答:不是耶稣不能,而是耶稣不肯。他们常说:你这样信耶稣,他为什么不肯呢?我无话可答。以后有时发病中,或快要发病时,非常惧怕,心中想我不能死,我死了到哪里去,我没有把握。我常常会发出这样的疑问,因为我没有耶稣给我的凭据,到天国的凭据──圣灵。死了,耶稣能接我去吗?如果信了耶稣就能到天国去,但信了耶稣的人并不是都合神的心意的,我就亲眼见到,一些传道工人,一般信徒会认为信仰非常好的人,却行为并不好:敢说谎对人两面派,甚至于家里人不信主,他们都无所谓。这种种的事情让我心中怀疑:天国那么好进吗?真的信神就得永生吗?
    就这样,在这种常常要发病的惧怕中,和信仰的疑惑中度过了艰难的几年。
    在这几年中神也怜悯我,加我的信心,加我的胆量。我知道,我一生的道路都是神安排的。我虽胆怯,但神却藉着圣经的话安慰我:“不要怕,只要信。”(路8:30)得到主的话,我得到了力量,又继续了我信仰的历程。
    在信仰生活中,我最喜欢的是与主说话,每天早晚都要祷告,每晚都要祷告一小时,并且非常喜乐。有一年夏天,天气非常的热,那天跪下还没祷告,全身都汗湿了,根本无法祷告,我非常着急,这样不祷告,与主没有谈话,那主夜里来了,我定不被他接走。因那时不懂圣经,晚上睡觉要穿整齐,恐怕主来到审判世界见我们穿得不整齐,会不要我们;再没有祷告,就更不蒙主悦纳了。我再次跪下,迫切的求主:你是大能的,你能把我汗水擦干,让我安心祷告。就这样,我流泪的祷告,觉得头顶上有一阵阵的凉风,吹干了我身上的汗水,并身体离地,自己觉得非常舒服,直到祷告完了。我经历了神的大爱,对主的信心更大,不论什么事,总是祷告求主。到了一九八六年,我家搬到新房子。房子很大,我每天觉得无所事事,整天看小说,整夜看电影,信心软弱下来,祷告次数减少,渐渐聚会次数也减少。本来我们是保罗堂唱诗班的,也不去唱诗班了。每天看别人的生活,那么自在,我们也想追求吃喝玩乐,也不想要信仰了。直到有一天夜里做梦,梦中景况使我心惊肉跳,使我终身难忘。我在梦中看到天上降下为来,整个世界被一片火海包围着,世人呼叫着,到处挤满了逃命的人,我与表妹也拼命跑,边跑边告诉她,不可回头看,同时觉得身后被降下来的火烫得非常疼痛,就拼命跑,拼命祷告,求主救我们的灵魂,最后跑到一片白光之处,看到很多的天使在天空中,带着一些人向天空飞去,我与表妹到此才觉得安全。后来就醒来。从做这个梦后,我再不敢软弱,又开始祷告、聚会、唱诗的生活。
               信神,终于回到神家
    到了一九九一年,有一次有几位基督教协和神学院的学生约我去小群聚会处参加聚会。当时并不知道还有教派。去了以后,听他们讲道比我原来的会堂听的比较起来,有点造就性。过了一周,我又一次去参加,刚好碰上他们举办圣餐。因我在八二年就受过点洗,我想凡受过洗就可以领,但他们拒绝我参加。我心中非常难受,又不能理解他们说的话,他们还没接纳我,所以我不能参加。我想:吃主的肉,喝主的血,就有永生生命,为什么不给领圣餐,同样信主,我实在不明白?又听他们讲道,使徒中保罗与西拉出去作工,被按手接受差派,才能有权柄,主与他们同工。我心中想:我信主到如今没有人给我按手,那我没有神的差派?!我以前所做的一切工,都没有用处吗?从这次听道后,我更加软弱,也不敢出去作工了,因为没有差派,怕所作的白白浪费时间。经常在祷告中,向神说:“主啊!我非常愿意为你作一切的工,但没有你的差派,实在不敢。但不作工,将来拿什么见主呢?”我处于非常痛苦的徘徊中。
    到了九二年底,有一天神学院的学生又来我家,对我说,他们春节去福建玩,问我要不要同行。我说好啊,我想去玩一玩。但非常奇妙的是,他们并没有告诉我哪天走。他们晚上离开我家,夜里我在睡觉中做梦,说我的聚会场所在高山下,并且门前长满了野草、荆棘,连路也没有。我看到这种情况,非常焦急,担心信徒怎么走来聚会。我就走出门外,用手拔草、荆棘,一边走,一边拔,后来越走越远。到了城里,到处是人,没有路可走。我想,信徒等我聚会,这样怎么办?我突然举起双手,身体离地飞了起来,两只手就象翅膀,飞在天空中。地面上到处是人,见我这样,就惊慌起来。我想下来,可手举高,随即人飞到云层之中,见不到地面。没有人看到我,我自由地飞在天空中,心中充满了神对我的爱。我就这样飞着,飞到一个建筑工地上,我没有办法下来。这时下面有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手中拿着扫帚,看见了我说:“你等等,我来领你走。”她用梯子接我下来,领我到一个教堂,奇怪的是,这所教堂与我原来的教堂不一样,会堂里坐满了信徒。她领我到了座位,即开始聚会,开始祷告,所有信徒都跪了下来,我更奇怪,因我们原来教堂聚会都是站着祷告;除非交通,或会后信徒要我们帮助祷告才跪下。其它正式聚会都是站着。我们自己祷告可以跪下。我这样想着,祷告结束。我走出会堂后,又飞了起来回到自己家中,见到很多人,问我到那里去了。我非常清楚,我在那里好像在天国一样,但不敢说,怕他们攻击我。我只对我表妹说:我会告诉你,但我不能对他们说,那条路通往神住的天国。就这样我醒了过来。我想这梦中的情景是什么意思?我当时不明白。一周后我到了当时对我关怀的牧师家,在我十几年的信仰中,他一直帮助我,鼓励我,希望我能出来完全奉献为主作工。他常常对我说,为主作工,一生最有价值。那天我去他家,一进去还没坐好,他就问我:最近神有没有给你什么启示?我说没有,只是做过梦。他要我说,我就把梦告诉了他,同时心中非常担心,因为他曾经说过,如果做梦飞起来,那就是主要来接走。但我说完他大笑起来说:你真有福,你以后得人要像得鱼一样。我更不明白。又不好问他,心中非常担忧,对他说:我可能要死了。他说怎么。我想我做梦飞起来了,不是主要我走吗?他说:那里,以赛亚书40章31节讲:“那等候耶和华的,必从新得力,他们必如鹰展翅上腾,他们奔跑却不困倦,行走却不疲乏。”你要得主给的力量。他并要我顺服主,多多作主工。就这样,我忧忧愁愁地离开他家。七天后,神学院学生又来我家,并告诉我明天他们就去福建真耶稣教会,去探讨圣经,而且多一张票,问我去不去。我说去,但真耶稣教会是怎么回事?他说你也可以去了解,他也不十分清楚,并且要我第二天去教堂找一个学生那里取票。这一天我都心神不安,心里乱极了,怎么还有真耶稣教会,难道我信的耶稣是假的,耶稣只有一个,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一定要去看看他们真在那里,而我又假在那里?于是第二天与另外八个学生及我的母亲一起上路了。经过两天两夜的路程,终于到了,一路我一直在想,快点到,我要早点到这里看这个神秘的教会。
    两天后,我们到了三山真耶稣教会。但我刚踏进教会的大门里,我从心灵里发出一句话:我到家了,我到家了,仿佛浪子终于回到父亲的怀抱,泪水涌出我的眼眶。我怕人看见,赶紧擦干,同时想我是怎么了,我是来看看真在什么地方,心里为什么要说我到家了。想到这里我拼命抵挡心里的话,我要安静下来,不可以冲动,要保持安静,不动声色的观察才对。但我越是这样想,心里越是有喜悦冲击着我,叫我不能安静下来,直到休息,大家都睡觉。这时我想起我们走了两天两夜还不曾睡觉,虽当时是下午两点,但需要赶紧休息才行。但睡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别人很快进入梦乡,而我睡在那里就是睡不着。十几分钟过去了,突然我听到一阵阵恐惧的音乐声,就像电影中魔鬼出现之前那种音乐声。我赶紧坐了起来,想要看个究竟。这时从门外进一个象人一样高大的怪物,径直走到我面前,我仔细一看,身体象人一样高,但头是人头兽面,全身都长满了毛。我看到这里,赶忙祷告,奉主耶稣名捆绑撒旦,败坏撒旦。我拼命祷告很多遍,但它就是不怕。这样我们双方僵持了几分钟,慢慢的它走了出去,而我却倒下发了心脏病,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已是几分钟之后了。我躺在床上想,怎么会有这种事呢?我信主十多年从没有看过魔鬼显形;且多次为别人祷告赶鬼,也未见过魔鬼这么猖狂,在大白天也敢显形吓人。但在这个教会里,魔鬼为什么也会在呢?这事使我心中增加了怀疑?同时心中更加不平安,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但心灵里有个想法,总要听听他们的道理,不然我不是白跑了一趟。我心里这样想,耐下自己急躁心情,等待着。
    晚上吃过饭后,信徒都来了。原来他们天天晚上都有聚会,听到他们唱诗,我的心灵真喜乐,我从没有听过这么好听的诗歌。虽然我曾经在外教会唱诗班,但听起来不一样。能使我心灵里喜乐的诗歌是很少听到的。但我想,不能凭他们唱几首诗,来断定他们是神喜悦的,还要再观察。唱完诗,接下来奉耶稣名开始聚会。他们就用灵言祷告。我听见他们灵言祷告的声音,就象听见山洪暴发的大水声,气势磅礴,使我吓了一跳,赶快睁眼看,他们是灵言祷告,并没有山洪暴发的大水声。但眼一闭又听到,我感到非常奇怪。就在这时铃声响了,祷告停止下来。接着开始讲道。我听到非常扎心。但我还要继续观察下去。散会后,我想从下午到晚上我都没有好好地进入祷告,晚上我要避开他们,好好地祷告。我找到了楼梯下的空间,在那里开始祷告。我迫切地求主,让我明白我所面对的一切事。这样祷告,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突然我感到整个楼层在晃动,接着听到响声。当时以为地震,我想快出去吧,不然楼倒下,我被压死无人知道。跑出来一看,原来并没有地震,而是一个神学生受圣灵了。我也跪下再开始祷告直到结束。但我始终觉得没有祷告好,只好夜里在被子里祷告了。
    夜深人静时,我正准备祷告,忽然感觉有东西在动我的被子。睁开眼睛一看,有一个鬼显出人形,对我瞪眼狂笑。我顿时吓得一身大汗,拼命用被子捂自己的身体。但鬼时不时来吓我,最后只好开灯。这一夜反反复复多次被魔鬼扰乱。天亮了,鬼也走了。我夜里的经历不敢告诉人,怕他们认为我胆小,头脑不正常。白天还要支撑精神听他们交通,但心中的问题更多了。我觉得我所信的耶稣与他们所信的不大一样。就这样,在思虑、怀疑与魔鬼的威吓中度过了二天二夜。
    第三天早晨一起床,他们神学生都在看圣经。而我还不习惯早晨读经,但又怕他们觉得我不属灵,也只好打开圣经来读。当时打开圣经是林前二章十二节这节圣经:“我们所领受的,并不是世上的灵,乃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圣经里的字突然放大,仿佛从圣经字里跳出来一般,这些字直入我的心里,我想这是神给我的,我一定要,不管魔鬼用什么办法来吓我,我都要神。这天上午的交通,圣经里一句句神的话,进了我的心里。我想为什么原来读经没有发现呢?!洗礼圣经里主明明讲的清楚,而我原所在的教会行的与圣经里的不一样。我的心开了,既然我受的洗不对,那就要受合法的洗。我心里这样想,口上却不承认,不能这么快就被同化了,被他们笑话,再等等吧!
    第三天中午,又是午睡时间。我已五天五夜没有睡过觉了,今天要好好地睡上一觉,这样想我躺在床上,刚要闭眼,三天前的鬼音乐又响起,我赶紧坐了起来,接着三天前显形的魔鬼又直跑我的面前,与仇敌相见我气愤极了,要用手打它,并且大声祷告:奉主耶稣圣名捆绑魔鬼,败坏魔鬼诡计。它好象没有听见一般,用它的爪子在我头上抓,我看见在它爪子中有一张网,从我头上拿下来,就象渔民捕鱼的网一样。拿下后它转过身来走了出去,这时我又发心脏病倒在床上。但我心里非常清楚,我感觉呼气困难,人马上要死一样,我拼命挣扎想要起来可起不来。我从心灵里呼求主:主啊!可怜我这个罪人,我这样死了不能得救,我知道自己错了,求主救我。这样祷告后,有一只大手把我托了起来,使我坐起靠在墙上,几分钟后才慢慢好。下午又一起交通,但执事谈圣灵的事时,我心中就惊慌起来,慌慌不定。我对执事说可否上楼求圣灵。执事合起圣经,我们一起上楼祷告求圣灵。执事对我们讲了求圣灵的方法后,我跪下大声祷告,喊“哈利路亚”。当我喊到第四声时,突然听到一种自己也不懂的话来,我想这是谁在说话,是我的声音吗?怎么我不懂,我听到的是鸟语的声音,我不敢睁开眼睛,心里想:是我在说话吗?我怎么变成鸟啦?我慢慢用手摸一摸自己的头看,是鸟还是我自己,一摸,是我自己。这时圣灵开了我的心,让我明白自己受了圣灵,心灵里马上大笑起来。随即圣灵责备我,我是这样的败坏、无知、不顺服;但还是给了我圣灵,马上心灵深处开始忧伤起来,失声痛哭,我终于找到了天父,到了天父怀抱,何等美好。这时铃声响起,祷告结束。我受圣灵了,心中非常喜乐,这是无法用言语能形容出来的。那天三次祷告,我都被圣灵充满,从灵里知道,魔鬼用诡计威吓我,使我对真教会有怀疑,要我的灵魂不能得救,以至沉沦。但得圣灵后,我心里一切对真理的怀疑,在圣灵帮助下完全解开明白了,真是“从神来的灵,叫我们能知道神开恩赐给我们的事”。从受圣灵开始,魔鬼就再也没有出现了。我也奇妙地认出接待我们的女孩,正是我梦中飞在天中时,用梯子接我的那位拿扫帚的女孩。以后的七天中,我天天盼望受洗。受洗那天,在海边沙滩上,我一边走向海里,一边默默祷告:“主啊!我相信你的宝血有功效,能把我的罪洗净,求主洗净我一切的罪”。到了施洗者面前,当他奉主耶稣圣名为我洗礼,按我进入水里,我感到自己真的死在海里,完全死了。当执事扶我出水面时,我象从死里经过一般,像刚生的婴儿,充满了重生的生命。罗马书六章3-4节的圣经话语,我真的体验到了!我从水里出来走向岸边,听到圣灵说:“你的病痊愈了”。我听见后嘴里讲:我好啦!我好啦!!一边走一边讲,心里高兴极了。
    受圣灵,受洗后,我与母亲一起回家,要把大好消息,把真道传与家人和朋友。但途中,我的心灵又忧伤起来:我这样回去怎么办?一个婴孩不能离开母亲的,他还没有断奶,不能吃干粮,还应依在母亲的胸怀。可是家中的聚会又怎么办呢?带着这些种种的忧伤回到了南京。
    一九九三年一月二十七日,是我回来后第一次该我讲道的聚会日。我在准备讲章时心中非常矛盾:按真理来说,应讲真道,但怕他们不接受。太多的担心使我下不了决心。由于人意,自己想,反正他们不接受,就仍讲外教会的道。这样决定了,我就要出去讲道,但始终找不着门,走来走去还是走在房内原地,怎么也走不出房间。这时聚会已经开始,我走不出去,怎么给信徒交代呢?我只有跪下祷告,求主让我明白。我祷告完了以后,听到一句话对我说:“讲使徒行传第二章”我听见心里很喜乐,也在这时,我看见了门。我对主说:主啊!愿顺服你,求你帮助我!我就到隔壁的房间开始讲道。这次讲道我体验到圣灵的帮助,引导我有条理的引证圣经章节,见证自己所经历的事,最后承认自己是真耶稣教会的信徒,并说从今天开始,我家将是真耶稣教会,给神用。你们愿来就来,不愿来就不来,我不会强迫。然后喧布散会。信徒们听见我作的见证与所说的道,纷纷说:我们就是要得救,要进天国。这么好的道理,我们从没有听过,我们也要归入真教会。听到他们这么说,我非常感动,真是人看外表,神看内心。属于神的羊,他一只也不丢弃,总要去寻找那失去的羊,直到找着。(路15:4)。就是从这一天起,他们来到真耶稣教会,就再也没离开。这是主亲自动工的。与主选召的人在一起真是何等快乐。我们每天有交通,求圣灵,时间过得非常快,转眼三十天过去了。我在回家途中的担心,忧伤消失得无影无踪。每天都有人受圣灵,有很多的见证。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金陵神学院有十多位神学生归入本会,他们来到教会,帮助讲道,做圣工及各种的事工,这完全是神的安排。经过一年时间,神的帮助引导我当上了专职传道,在本会为主作工,我也真实的体会到,我真的回到家了,心中非常踏实。
    现在我们教会已发展有近七百人,有五百六十多人受过洗礼。各项圣工都是主亲自带领。愿主在今后的路程中继续引导我们。
    写到这里,我不禁想起赞美诗307首里的词:回来吧!回来吧!不要再放荡,慈爱的天父伸手接我,我今要回来!
    愿主内的灵脆及还没有信主的朋友,听到主的呼唤声,赶快回来吧!
    哈利路亚!荣耀归于主耶稣,阿们


 

上一篇:坎坷的归真路  下一篇:林放见证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 证 码:
自动登录

没有注册
找回密码 游客浏览
最新推荐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基督徒的宇宙观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王钦如]

·神所要祭-悔改[翁惟清]


最新文章  

·约伯记

·传道书

·耶利米书

·耶利米哀歌

·哥林多后书

·提摩太前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安息日

·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本质

·基督徒苦难观

·论神人合一

·论人生的机运

·在试炼中要以为大喜乐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