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国际站 | 国际论坛 | 圣经在线 | 学习问答 | FTP共享 | 代祷 | 搜索 | 团契 | 相册 | 上传 | 最新 | 地图 | 手机 | QQ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归真写照 >> 文章内容

风雨相随的归真岁月

编号:2643 | 添加时间:05-06-12 20:44:27 | 浏览量:

王钦如,男,1943年生。家住福清市三山镇东埔村。系真耶稣教会福清市教会长老和负责人。

经年怪疾缠身----祖父心力交瘁

我的祖父叫王鸿福,圣名叫王保罗。祖父自幼随曾祖父信主,是基督教卫理公会的信徒。曾祖父早丧,曾祖母生活艰难,在教会的帮助以及主内同工的劝导下,做了传道人,人称“三山会母”,其时很多人知晓。祖父遂自幼就进入教会学校读书,经费由卫理公会教会支付。从福州荣华学校毕业后,祖父继承母范,也走上了奉献之路----当了一名传道人。祖父曾受差派在闽北顺昌一带传道,25岁时被按立为牧师。祖父忠心事主,敬虔度日,热诚爱人,时时处处流露着基督生命的芬芳。每日早晨和晚间,祖父都要带领全家人在主前恳祷,让家人培养祷告的兴趣,过上正常的和神深交的属灵生活。每年自正月起至十二月结束,祖父都要把新旧约圣经背读一遍。后因为水土不服,祖父调回福清,在南西亭、布上一带牧会,三斗顶的一座教堂就是祖父筹划建造的。

祖父虽如此热诚爱神,忠贞事主,为教会的兴旺和福音的发展穷思竭力、呕心沥血,却身患一种奇怪的颤抖病,时间达十二年之久。病情轻微时,虽全身也会抖动,尚能勉强看书、读经、抱小孩和拿东西;病情严重时,全身剧烈颤动,手上的任何东西都要被向后抖甩出去。而且经常卧床不起,每天三餐及大小便均由祖母料理。十二年的怪病折磨中,祖父的手指甲、脚趾甲都掉光,头部和颈部均长满褥疮。到过许多医院,悉心治疗,都未见效。教会请来美国著名医生为祖父诊治,依然于病无补;医生坦言:此病无药可治,唯独靠主来医。从此,祖父不再心系医生和药物,而是全心全意依靠真神天父。祖父时刻祷告,而且经常彻夜和禁食祷告;当时教会的洋人牧师和众信徒,都凭着信心和爱心为祖父迫切祷告,祈主开恩拯救。可是,依然不见有丝毫的好转,而且渐趋严重。身为一位向世人传扬真神慈爱和权能的传道人,在自己的身上却看不到真神所流露所彰显的慈爱和权能,祖父为此深感悲哀、伤痛、甚至绝望。多少个明朗的早晨,多少个静阑的深夜,祖父独自挥袖拭泪,独自啜饮着这樽煎心涩口的苦杯。他无法体验到上主同在的那份甘甜,他无法感受到圣灵运作的那股力量。他的心有一种说不出的空旷和茫然…… 祖父终于辞了传道职,在布上临近的道下村,买下一座旧式六扇房屋居住,同时购置一块山地种植果树。意欲一方面安静灵修,好好亲近主;一方面从事耕作农事,以维持一家大小的生计。外国差会每年仍然供给祖父全家人180块银元的生活费(当时每担谷子约值1.8银元);家父的几位兄弟姐妹亦依然免费在教会学校读书。祖父虽在病中,但灵命和精力尚好,经常与信徒们一道祷告、查经,诚切勉励大家热心爱主、忠心守道。

一朝病得医治----祖父喜不胜言

1926年,江镜镇的卫理公会有何承当、何养一弟等信徒,因吸食鸦片而弄得倾家荡产,走投无路。听说莆田县江口镇有一个名叫“通天教”的教会,可以藉着祷告而帮助人戒除烟瘾,改掉恶习,遂结伴前往莆田江口。路过我家门口时,进去对祖父谈及去莆田之事。祖父听罢,甚觉奇怪,就随口吩咐他们说:“你们回来后,一定要来我家一趟,把在江口的所见所闻向我作个介绍。”七天后,何承当一行人从莆田返回,来到我家,向祖父讲述了在江口的所见所闻。他们介绍说,那个教会不叫什么“通天教”,真正的名字叫真耶稣教会----信徒们守安息日崇拜,行活水浸礼和洗脚圣礼,祈祷时常说哈利路亚;强调圣灵须要祈求方可充满人心;所举行的圣餐礼用的是一块无酵饼和真正的葡萄汁。他们还告诉祖父,去莆一个星期,他们的吸鸦片恶习都已被戒除;他们这次回来,决定在家乡建立神圣的真耶稣教会。他们最后告诉祖父,说他们回来时还邀请了该教会的一个名叫郑永生的执事来江镜布道。祖父听到“真耶稣教会”这个名字以及该教会所紧紧持守的“五大教义”时,心里大感不快,有些愤慨地对何承当等人说:“他们所信的是真耶稣,难道其他教会的信徒所信的是假耶稣?耶稣还有真假之分吗?”后来的几天里,祖父对此事一直耿于心头,难以遣释。遂打发一个叫倪来只(洋门村人)的传道人,到江镜去跟郑永生执事辩道。岂料,被郑执事用圣经真道驳得哑口无言;倪来只回来见祖父,把辩道的过程以及郑执事所引用的圣经章节具体详细地向祖父作了介绍。祖父把郑永生执事所引用的经文认真查对,且细心研究一番;他感到不解:“我自幼熟读圣经,且作了这么多年的传道人,为何不明白那位郑执事所说的这些圣经真理呢?”于是,祖父决定亲往江镜一趟,对真耶稣教会作个直接、深入的考察和探究。

一天,祖父叫人用七条粗大的腰带把自己严实地捆在轿上(因怕颤抖病突然大发作而将他甩出轿外),请人抬往江镜,曾祖母随行。到了江镜教会的门口,几个小孩见状,好奇地大声嚷嚷起来。郑永生执事自里头出来,目睹此状,亦甚觉惶惑。祖父就将被怪病缠绕折磨达十二年之久的经历以及此行的目的,一一陈述给郑执事听。郑执事闻罢,心起怜悯,就在此刻,圣灵大大充满,他就按手在我祖父头上,大声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解开你的捆绑!”言毕,让人解开祖父身上的布带。祖父立马觉得有一股奇异的能力布满全身,顿然,人感到无比的轻松和畅逸。郑执事拉着祖父的手,祖父从轿里自如地走出,然后进入会堂,坐在凳子上听道。因亲身体验到圣灵的大能,祖父就摒弃成见,虚心听道,谦卑领受。他和郑执事一道认真查考圣经、探究真理,到了第六天安息圣日,祖父心被灵感,就接受了真教会的活水浸礼。翌日(即第七日),祖父竟能独自步行十八里路,从江镜平安走回家里。

为表归真之心----斩断一切前缘

祖母看见祖父竟能自己步行回家,真是又惊又喜!祖父就将在江镜一个星期的所见所闻,详尽地叙述给祖母听。听完祖父的介绍,祖母也跟着对祖父说:“昨天(星期六)清晨,我正在家里纺纱,忽然听到上头传来声音说:‘安息日!安息日!’这声音重复了三遍。我就随口应答道:‘主啊!明天是礼拜日,我不会忘记的。’这究竟怎么回事呢?”祖父说:“以往我们守星期日崇拜,真是守错了;正确的做法应是守安息日崇拜----因为这是神所颁布的《十诫》上的明显规定(出20:8-11)。昨天是安息日,说明主同样在启示你,同样在爱你。”祖父祖母就动手整理房屋,打扫清洁,要在家里设立真耶稣教会,传扬真道。平常因病而致手脚不便、浑身乏力的祖父,此刻竟能将一块几十斤重的大磨石搬离开,足见接受了真教会的真理后,全能的神真正地和祖父同在同工了。

祖父不只满足于真神和自己同在同工,不只满足于自己一家人有将来得救、荣入天家的福份,他真诚希望更多的人能真正认识真神,能真正拥有得救的属灵福气。因此,他充满激情地向当地卫理公会的传道人和信徒,见证自己接受真耶稣教会的经过以及自己归真后的蒙恩经历。因着圣灵的大能,因着真理的力量,许多卫理公会的信徒以及传道人弃假归真----归入了真耶稣教会。我家遂成为教堂,真教会的信徒一天天增加起来。祖父深知圣灵是每一位信徒将来得天国基业的凭据,深知圣灵是建设教会、传扬福音最主要的智慧和力量的源泉。所以,他经常迫切祷告,禁食祷告,彻夜祷告,以祈求圣灵的时常充满,以获取圣灵的更大能力。祖父曾连续禁食三十九天----滴水未喝,粒米未食,足见他对真神的敬仰,足见他对圣灵的渴慕。祖父一直诚切祷祈,到了第一百二十五天,他方求得圣灵充满,说出从未经历过的宝贵灵言;祖父如获至宝,快乐莫名!从此,越发迫切为神传扬福音,越发殷勤为主做圣工,越发火热为真教会作见证。

祖父归入真耶稣教会的举动,在当地卫理公会以及外国差会中引起极大的震憾。于是,不断有牧师、传道以及信徒来到我家,劝导祖父“慎思明辨”,极早回头;同时极尽毁谤、攻击、逼害之能事,恶意亵渎嘲弄真神所设立的真教会,而且恣意诬谗、侮辱祖父的信仰和人格,甚至以祖父以及我们家人的生命安全相威胁。祖父早以将个人的荣辱和生死置之度外,一心只在乎以自己亲尝主恩的经历,运用颠扑不破的圣经真理,为神圣的真道竭力争辩,誓死捍卫。为了表明自己归真的真心实意,祖父决定与卫理公会以及外国差会断绝一切存在的关系----他将牧师证件退还给外国差会,拒绝接受差会馈赠的生活费,还让在差会所举办的教会学校就读的伯父和姑母辍学返家,充分表现了一个真教会圣徒那种坚定忠贞的信仰精神以及高尚可贵的民族气节。

拒绝差会帮济----全家备罹痛楚

自从拒绝接受外国差会所馈赠的生活费后,我们一家人的生计马上陷入了困境----家中经常断炊。家父及其弟妹们经常上山采摘野菜野果,以此给全家人充饥过日。生活的极端贫困,加上外国差会的软硬逼迫和金钱利诱,曾祖母的信仰开始产生动摇----对归真的道路失去走下去的信心和勇气;结果,曾祖母的心被撒但大大充满,后来成了公会长期逼迫真耶稣教会的有力帮凶。曾祖母对祖父祖母疾言厉色,粗行恶举,想以此胁迫祖父祖母回头;达不成目的之后,就用自己的手杖(茶籽棍)疯狂地殴打祖父祖母----有一次,她把手杖都打断了。祖父祖母乃至孝之人,对曾祖母的辱骂和殴打,总是默默承受,没有还口还手。特别是祖母,所受的打骂更多更烈,她的身上经常是青一块、紫一块。曾祖母不但恣意谩骂和殴打祖父祖母,还在信众面前攻击祖父祖母,说他们夫妇传扬异端,谬解圣经,欺骗迷惑信众;骂真耶稣教会是魔鬼操纵的异端教会。又百般亵渎圣灵,否定圣灵的权柄和能力;甚至丧失理智地把人粪人尿泼在来我家参加聚会的传道人和信徒身上。但是,这一切来自撒但的恶毒伎俩,丝毫不能动摇祖父祖母那缕归服真道、追随真神的决心。

有一个安息日,曾祖母趁祖父不在家,跑出家门,无耻地欺骗我家的里亲外戚,说真耶稣教会的传道人勾引祖母,破坏家庭,败坏族风。致使那些里亲外戚受骗上当,他们聚拢了二三十个人来到我家,把正在台上讲道的郑永生执事以及坐在台下正静静听道的祖母,用粗绳严严实实捆绑起来,然后押着往外走。家父当时九岁,紧跟祖母后面同行,一路上恳切默祷,求主保守和拯救祖母和郑执事。行到东峰洋时,祖母忽然看见天使显现,天使安慰她说:“鸿福(祖父之名)一到,就蒙释放。”心里顿时大得安慰。当时有一个族人手持短刀,他在郑执事身上猛扎了十余刀,郑执事遍体鳞伤,鲜血淋淋,这种情形许多人均亲眼目睹。但奇妙得很,后来发现,郑执事身上竟无一处伤痕----让人惊诧之余,不禁想到神所彰显的伟大能力和奇妙作为。郑执事和祖母被押到三山附近的后林村,他们把郑执事关在一个名叫王吓奴的族人家里。王吓奴是卫理公会的信徒,当时正患着严重的风湿病,整日卧病在床。他问郑执事:“你们因什么事被捆绑,且解到这里来?”郑执事回答说:“我是真耶稣教会的传道人,在这里传道救人。王鸿福弟兄患了十二年罕见的颤抖病,苦不堪言;经我为他按手祈祷后,蒙主施恩,竟立刻痊愈了。王鸿福就在家里设立了真耶稣教会,我经常到他家讲道,故被他们误会而遭抓打。”王吓奴听罢郑执事的解释后,诚恳地对郑执事说:“我患了严重的风湿病,双腿行动很困难,请你也替我向那位耶稣祷告吧,祈求他也来医治我。”王吓奴为郑执事解开捆绑,郑执事就为他向主祈祷,同时把自己随带的一小瓶橄榄油,倒出一点在手中,然后将之抹在他的额头上,说:“奉主耶稣圣名,使你起来行走!”话音刚落,长久卧床难以行走的王吓奴,立刻自床上起来,下地自如行走----久治不愈的严重风湿病,就如此轻易地得到医治!王吓奴欣喜若狂,连夜煮了一碗鸡蛋面给郑执事充饥。次日清早,祖父闻讯赶到王吓奴家,向郑执事赔礼道歉;同时斥责那些族人说:“你们如果再不放人,我就要告官府了;届时恐怕你们都要被抓起来。”那些亲族听罢感到害怕,就释放了郑执事和祖母。天使的话得到应验,哈利路亚,感谢主!

祖父蒙召归天----苦杯祖母续尝

从1927年9月起,曾祖母对祖父祖母的逼迫更加疯狂了。有一次,在曾祖母的凶狠杖打下,祖父昏倒在地。苏醒过来后,祖父想到生母被差会利用,竟如此恶劣对待真教会,甚至对自己的亲儿子下此毒手,不禁悲从心来,遂病倒了。抱病在床,祖父身心均受到巨创,他整日在主前痛切泣祷,禁食恸祷,求主向他施恩,加添心力。一日,慈爱的上主向他显现,对他说:“你的人生之途已走完了,你要归回天家。”祖父见此异象,清楚自己已得到永生的确据,心里感到十分坦然和高兴。因怕家人悲伤,他就没把自己将要离世归天的启示告诉家人。当时家贫如洗,祖父唯恐家里无力承当料理丧事的接待费用,就打发家父几个弟兄姐妹去池塘上抓鱼。家父和弟妹来到池塘边,他们凭着信心下水,蒙主恩助,捕到十多斤小鱼。祖父对儿女们说:“把这些鱼留下来,待我病愈后和你们一道吃。”其实祖父是将鱼留作安葬自己那天接待客人用的。第二天是安息日,凌晨五时左右,天使来接祖父----他的气就断了。到了上午九时,祖父突然又苏醒过来。当时旁边围拢着我们全家大小,还有三位热心的信徒----倪彼得、李番仔和李孙孙;祖父对我们说:“我从小信主,一生追随主,我盼望将来能进入天国得到永生,今天我终于得到了。天使就在我身边,正要带我去天上。”接着,对倪彼得说:“我归天之后,你要出来,肩负起管理教会、牧养教会的重任。切记一句话:不要怕,只要信!如此,天国就与你有份。”然后对祖母说:“你要带领好子孙们,教导他们热诚爱主,持守真道。真耶稣教会是真正有圣灵同在的教会,是真正有得救盼望的教会。你要带领儿孙们紧随基督,坚守真道。前头就是有刀山,你也不要退缩;世界就是有金山,你也不要贪图。这是我最后的遗言,希望你好好遵守,不要违背。”祖母含泪点头。祖父见家里已来了不少信徒,就催促倪彼得弟兄带领大家开始安息日聚会。信徒们看到祖父将告别他所倾心爱牧的信众,告别他所劳苦建立的教会,不禁悲伤哭泣起来。唱诗、祷告、简单读几处经文互相勉励后,大家又聚集在祖父身边。祖父和大家一道同心祷告,正祷告中,祖父突然朗声大笑起来:“哈、哈、哈……”笑声由大渐小,最后消失了----祖父也随之断气,终于归回天父的慈怀。

祖父得救归天的经历,大大地坚固并激增了我们全家人对真神对真教会的信心和爱心。祖母没有软弱、退缩,而是继承祖父的遗志,勇敢、积极地参与真教会的各项圣工。祖父蒙召归天后,撒但对祖母以及全家人的试探、攻击不但没有减弱,反而变本加利了。一个安息日早上,祖母到一个教会讲道。有一个外教会的传道人,带着一帮人气势汹汹地闯入教会,要与祖母论道辩理。祖母依赖圣灵的能力,运用圣经的真理,把他们驳得哑口无言,面面相觑。那个传道人恼羞成怒,猛然站起,提起一脚狠狠地踢在祖母的胸口上,祖母当场口吐鲜血,疼痛难支。还有一次安息日,祖母前往一个教会讲道。当地外教会有一个传道人,生活行为很差,看到真教会传扬真理,坚守圣行,就极其仇视真教会。那天,他来到祖母前往讲道的那个教会,用自己平常所吸的带铜头的旱烟管猛击祖母的头部,旱烟管都打断了。祖母头破血流,染红脸颊,晕厥在地。几十年的事奉道路中,祖母历尽磨难,备尝苦况。她常常以圣经的话----“我们进入神的国,必须经历许多艰难”(徒14:22)来安慰自己和勉励儿女们。

上主盛显奇迹----证实所传真道

因着祖父祖母对主的这份坚贞和热诚,我们家乡的真教会渐渐兴旺和发展起来。慈爱权能的主时时处处与我们同在----用神迹奇事随着,证实我们所传的真道。

有一次,我家的教会举开灵恩会。第一天,参加的信徒约有二百人。当时,我家里所有的粮食只有五个地瓜和两斤大米。祖母把这些东西先煮成饭,然后迫切祷告,求主显出神迹,赐下天上吗哪,好供应众弟兄姐妹的饮食。祖母的祷告果然蒙主垂听,一个神迹悄悄发生了----五个地瓜(甘薯)和两斤大米煮成的饭,竟能供应近二百人吃饱,而且还剩下一大碗。翌日,信徒更增至三百多人;只有信徒爱心奉献的七个地瓜和五斤大米。祖母照样凭着信心向主祈求帮助,慈爱的主再次施展了他的大能----仅这些食物,让三百多人吃饱,竟也剩下了一大碗。

有一次,龙田镇东壁厝场教会准备开灵恩会,当时该教会清贫如洗,没有供灵恩会开支使用的钱物。有一个名叫余亦来很是爱主的老弟兄,下海捕鱼,想捕些鱼卖钱,供教会灵恩会之用。余老弟兄劳碌了一整夜,却空无所得,失望而归。祖母知道此事后,就让人吩咐他来,祖母和他一道跪下同心恳祷。祖母还站起,奉主名为余老弟兄按手祷告:“愿主和你同在,你今天再去捕鱼,主必施恩给你。”余老弟兄就去下海捕鱼,果然捕到一条大鱼,有六十多斤重----所卖的钱供给灵恩会的开支。

有一次,教会举行浸礼圣工。几位同工正在大水里为弟兄姐妹施洗时,突然,大家发现整个河面上一片殷红,如血一般;同时,看到一队天使在水面上飞行,他们长有翅膀,浑身洁白。受洗完毕,众弟兄姐妹回到教会,同心合意祈求圣灵。那天,灵恩大降,每个信徒都被圣灵充满,祷告如雷声发出,喜乐如潮流涌动。那种热烈奋兴的壮观场面,真有五旬节圣灵普降那样的迹象。

一日,祖母在家灵修时,心里突然感到一种如被火烤的焦急和不安。她就跪下向主祷告,获主指示----要往江镜作工。祖母就顺服主命,从家里步行十八里路,来到江镜教会。到了江镜,方知这里有一位名叫余水宋的姐妹受到魔鬼的残害,需要祖母的帮助。十七岁的余水宋姐妹,有一天清早看见一个魔鬼拿着一捆绳索进入她的房间。魔鬼把她从床上摔到地上,用绳索把她捆个严严实实,然后魔鬼就躲在床底下。余姐妹动弹不得,非常痛苦,日夜嚎哭大叫,有数日之久。那天,她如此大叫说:“屋后有天兵天将来了,我要赶快逃跑。”她的家人就赶往屋后去看,正好看见祖母一手持着圣经、一手拿着雨伞朝她家走来。她们方知祖母受主差遣特地而来,忙把祖母请进家中。祖母和余姐妹的家人齐齐跪下,同心迫切祷告;祷告时,祖母突然站起,举手按住余姐妹,大声说:“奉主耶稣基督的圣名,驱逐恶魔,解开捆绑余姐妹的一切锁链。”话音刚落,撒但当即离开余姐妹的身上;她清醒过来,知道慈爱上主救了她的命,禁不住流下了感激之泪。……

祖母安息主怀----圣范吾辈效行

祖父蒙召归天后,祖母承担起建设教会、牧养教会的重任。主给了她智慧和莫大的能力以及丰富的恩典,使得她在数十年的爱主事主的历程中,虽经受了无数的苦难、坎曲,虽身心遭到过最惨重的伤害、折磨,却始终对主葆有一颗坚定忠诚的信心,始终对教会萌动一缕纯洁浓挚的真情。1967年的祖母,已是78岁高龄的老人,却不顾体弱眼花,依然每天坚持背读圣经,更是时刻向主祷告,和主保持亲密无间的交通联络,甚至仍然盼望能有继续为主作工的机会。1967年5月的一天,祖母突患急性腹膜炎,被送往龙田医院,抢救无效后,回到家中。当天下午五时,全家人聚在祖母床前同心祷告;祖母看见到天使来到,她与天使亲切握手。然后,又与儿女孙子们一一握手告别。晚上十时,在全家人同心迫切的祷告声中,祖母面带笑容,安然谢世----归息主怀。当时,在场的堂兄王钦华见祖母离去,悲痛至极,柔肠寸断;突然他经历了异象----看见祖母上半身洁白放光,下半身被团团白云围绕着;她面带微笑,口唱圣诗:“乐哉、乐哉,必在天聚会……”在悦耳动人的歌声中,祖母冉冉升向天去。钦华经历的这个异象,使处在极度悲伤中的我们家人和教会众弟兄姐妹的心,得到了莫大的安慰和鼓励。

数十年来,我们这些王家的后代,愿意接过先辈们留给我们的重任,同时愿意效法我们先辈为后人树立起的感人忠诚谨慎圣范。我的祖父祖母去了,我的父亲母亲去了,“他们息了自己的劳苦,作工的果效随着他们”(启14:13);从此,他们“得穿光明洁白的细麻衣”(启19:8);从此,有公义的冠冕为他们存留(提后4:8)。我们将继承先辈们的遗志,秉持先辈们的圣范,努力完成他们未竟的神圣大业,为将真耶稣教会建造得更加完全美好----更合乎真神的旨意,更合乎使徒教会的风范;奉献自己的微薄之力,以至在我们蒙召见主的那一天,我们能坦然地对上主说:“我们故此没有违背我们的先辈们从天上所领受的异象”(参徒26:19)。哈利路亚!愿一切尊贵、权柄、荣耀、歌颂和赞美,都归于宇宙的独一真神----主耶稣基督。阿们。

(注:此文乃本人根据父亲王马可长老、叔叔王基瑛执事的回忆录,悉心恭敬整理而成。)


 

上一篇:归真:踏出一条蒙福路  下一篇:归真:信仰的光明起点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用户名称:
用户密码:
验 证 码:
自动登录

没有注册
找回密码 游客浏览
最新推荐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基督徒的宇宙观

·我的帮助从何而来[王钦如]

·神所要祭-悔改[翁惟清]


最新文章  

·约伯记

·传道书

·耶利米书

·耶利米哀歌

·哥林多后书

·提摩太前后书

·提多书

·腓利门书

·安息日

·生命的意义

·人类的本质

·基督徒苦难观

·论神人合一

·论人生的机运

·在试炼中要以为大喜乐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