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山教会直播 | 城关教会直播 | 江镜教会直播 [城关教会星期一、三、五晚19:10有直播,其它只有安息日直播]
  首页 >>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 见证集 >> 归真写照 >> 文章内容

从幽暗中归向光明

编号:9752 | 添加时间:09-03-02 08:30:04 | 浏览量:

见证人:刘敦义,家住惠安螺阳乡工农村陈林柄自然村

我是一个打石工人,现年45岁,全家蒙主恩眷归入真教会已有十余年,十余年来蒙恩无数,感恩不尽。

我家自祖辈以来,都是拜佛,家中尽被病魔和其他琐事所缠累,常年累月浸泡在忧伤愁苦当中,无办法,只好求巫问卜,到处打听“灵验大神明”求得香火作为“护身宝物”,并在各房同内装设偶像安神位,妄想藉此为“保镖”,还经常诚心地到五十里外,求来香火,总想靠此或许能平安一些,谁知金钱、精力耗尽,一家还是被群魔愚弄作怪,贫病交加,日夜惶慌不安,愁眉不展,真有度日如年之感。日子够难熬的啊!

感谢救主耶稣,他不以我这个罪人为可弃,从高天伸出大能圣手,把我一家从魔窟里释放出来,蒙恩深厚,无一图报,现仅把我一家得主恩泽简作介绍,证明主恩浩大,荣耀主名。

一九七六年六月廿日,我在漳浦县岱嵩一信徒杨玉辉家中打石,上午十点,忽然从玉辉家中传出一阵优美的歌声,我不禁放下工具,寻声望去,只见玉辉与两位陌生人,围在一桌唱歌,桌上平放着一本歌本。当时,我虽然感觉他因是上年纪的人,还有心思唱歌而反感,但是歌声一入我耳中,我就觉得满心喜乐,当天晚上歇工后,我特向玉辉借歌簿,好奇地打开细阅,见里面尽是些信耶稣的词句,虽然经玉辉的女儿爱莲解释好多问题,还是不明白。随后他们请我暂出来,便关上门窗,我莫明其妙,这么大热天,为何要关在里面?一会儿房内传出震动人心的声音(后知是祈祷)这是我从没听过的,感到害怕。当时也听不明这声音到底是什么话。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各人闷了一身汗,衣服都湿透了。我看他们那样子,觉得他们信教的人很迷信,自讨苦吃,便讽刺他们“你们在里面说什么话呀?”答:“与主在说话。”我又问:“你们说的话,我都听不懂,主岂能听?”他们说:“我们说的话,是天上的语言,是主的话语,你怎能听懂呢?”我又问:“你们那种话还有什么作用?”答曰:“又有赶鬼!”我一听不禁大吃一惊,因在我的旅行袋内放着两个从家乡带来的护身“香火”,那是从老远地方求来的,如果被他们赶掉,那就前功尽弃了。但又自慰“这两个香火是‘大神明’,人们说的是赶鬼,‘神明’是赶不走的,于是我又开口说:“我是深信神明的。”还未等我说完,他们回答说:“你信的是邪神,是魔鬼!”我被他们这一抢白,心里很不高兴,继而他们又说:“除了独一的真神以外不可有别的神。”听了这话,我虽然有服气,担也很害怕,觉得他们说话如此放胆,又敢骂我所信的“大神明”,可能有下子,万一他们真的有能力赶鬼,那么我放在袋里的两个“香火”,岂不是不全完了吗?于是我不敢再跟他们顶嘴。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患了腹泻病,服了药也不见效。而玉辉的小女儿也同时患了病,他们既不请医生,也未服药,只倒些白开水,请几位信徒帮助祈祷祝福后。就让女孩喝下,好奇心使我年头她喝下那碗水,到底会起什么作用?实在出人意料之外,这个女孩第二天一大早就到海边捡海味了,热退病除,恢复常态。而我信靠的两个“香火”却未曾保护我,仍旧拉肚子。在此鲜明对比下,我的思想开始动摇了。

六月廿七日,玉辉的妹妹阿英回娘家作客,特来工场与我谈心,在谈心中,她问我:“师傅,我们信耶稣很好,你为什么不来信靠?”但我不明白信主有何好处,什么人才有资格信,信后要如何行?她都一一作了解答,她说:“信主最大的好处就是盼望将来灵魂得救,在天国里享受永生的福分,而且在今生也可得着主的保护平安,只要肯虚心领受、相信,就可以得着所预定的福分,信主后,要有好行为,专心信靠,除掉有形、无形的偶像,守主的安息日,又要受大水洗礼……”我听她讲了这一切道理,心里有所触动,觉得信主很好,可是思想顾虑重重,因而还是难于定下主意。

七月初十日,因另一村庄(下坑)赶工,需我们及时去做,当晚与玉辉告别时,他跟我谈了许多福音道理,直到深夜。最后他语重心长说:“能听到这个福音的是有福气的,信就得着。你如要听比较详细的道理,等建裕(他的儿子)捕鱼回来,再来找他坐谈。”从此,信耶稣的火星开始在我心里点燃了。

农历七月十五日普度(做鬼日),七月十六日又吃了祭偶像的食物,当夜肚子非常痛,又吐又泻!周围又无人照顾,有气无力的躺在床,不知该如何是好,趁着清醒赶快拿出袋中的两个“香火”保佑,谁知竟全无济于事,而病情更加严重,自知道今夜如果这样就离世,那我一生这样的劳苦全归于虚空,人生就没有半点价值了,而家中又有老母、妻子、儿女,那他们要如何渡日呢?拜偶像的人太可怜了,如像信主的人该多好哇,一祷告病就好了,实在太好了,但我没信主的条件,是多么可惜啊!这样一想,不知不觉地睡着了。

到了第二天早起时,觉得病全好了。本来所剩下的工作量须一天半才能完成,因昨天患病所引起的误工损失,起码得推迟二天才能完成。谁知,只在当天下午五时半左右就完成全部工作,连连同伴都感到奇怪。从这奇怪事情中,我联想到昨夜所发生在我身上的奇迹,我只想:信教的人得“活水”就能医病,那该多好。我的病就这样痊愈,而且没有吃药,莫非是主耶稣要拣选我?不然像我这样病后初起的人能把两天的工作量在一日内完成,这不是有主赐我力量,有信心就能得到应许吗?信教有这么大福气,我只想喝“活水”病就好了……,我不能再失去良机,应该赶快找建裕,听他讲道,从中学到两样好工夫:1.学得福气窍门,2.学会求活水.工夫学到手后,却不要信耶稣,因为一信就要清除偶像,万一触怒了“神明”就不得了。

为了两全其美,次日清早我装好“香火”,便去岱嵩找建裕。他热情地接待我,给我讲了好多道理,讲到偶像虚假及真神对世人的爱……我听了十分感动,确认信真神件好事,这条路非走不可。我就决心信靠耶稣,清除了以前只想学二步工夫的不纯动机。七月十九日正是安息日上午,我就在迫切认罪的祈祷中,得到了宝贵的圣灵。中午就请建裕和顺惠到我工场把“香火”清除掉,当夜就领受了大水洗礼。受洗当晚,深夜三点多钟回佛潭,走到半路,感到疲乏,于是跟同行的弟兄同心祷告,求主帮助,忽然从背后射来一道刺眼的亮光,异常洁白,超过道路两边,就在这荣光照射之后,人人十分欢喜,脚也有酸,浑身是劲,很轻松走回工场。

七月廿日,我感到全身被圣灵充满,好几次圣灵感动着我的心,内心喜乐无限。当夜,我看见下坑山顶有两道奇妙的光,一道棉花形,一道扁形呈黄色,一闪一闪地不停发光。我见到后,心中有说不出的喜乐,立即转往白石,向同灵见证。一路上,我不由自主地跳着灵舞。直到白石信徒家,祈祷了一会儿,执事小声喊“阿们”,我就安静下来,便向在座诸同灵见证了我所见的荣光(异像)。

八月十五日收到一封家信,得知家中小孩欠安,我在八月廿一日就急赶回家。一进家门,走廊上,次女在竹床上睡,小脸憔悴难看,头发剃得精光(迷信叫改头换面),房在摇篮空空,,房桌上又新雕一只偶像,其他的家人到哪儿去呢?一见此景,便知家境必是凶多吉少。我又气又急,浑身发抖,急忙放下行旅,向邻居堂婶打听情况,她说小孩(第四)早上又进医院,吾母送饭刚走不远,堂婶去把吾母唤回,我的二姐手拿一碗符水也转回,母亲见到我,悲喜交集地说:儿啊,你不要忧伤,小孩会平安的,便手指着放在桌上的偶像说:“这次新装位房内大人(偶像名),也花了不少的钱。”我又气又急,恨不得立即把这偶像弄碎,忍耐着对母亲说:“我们如再信这些魔鬼,必被所害。”母亲见我出口狂言敢骂神明认为是忧伤过度,怕得哭出声来,我想母亲不能明白。也无时间多解释,急速把房门关上,大声用灵言祷告,求主旨意成全。吾母见状,哭得更伤心,以为我神经错乱了,我不好向她分辨,只好赶快往医院去,母亲急忙向二姐使了个眼色,恐我在路上失踪,跟随着我……

到了医院,只见小孩躺在病床上,瘦得皮包骨,两眼翻白,处在昏迷状态,吾妻在伤心地哭泣着,我不禁心酸落泪。她见到我便泣不成声地对我说:“大神明、小神明、土医生、正医生、巫婆全请遍了,看起来……”她说不下去。我趁机会向她说:“只要你肯信,就是要信真神,孩子一定会平安。”她止住了泪,急问道:“真神在哪里,只要孩子能平安,咱赶快去求。”我说:“真神在天上,要用心灵和诚实敬拜他,求他是用祷告的办法。”她听不懂,呆呆地站着,由于是公共场合,我只在孩子身边默祷了一会儿,小孩翻白的状态即变正常转动。我爱人看后,万分欢喜,激动地说:真神真是万能,我要信,你怎样祈祷,快教我。”于是我将简单的祷告文写在纸上让她看着念。这时已是下午三点多钟,午饭还没吃。饭后,我又到孩子身边,我爱人投来了疑惑的目光,对我说:“我不信,信真神不是办法,因为我帮小孩祷告,小孩就正常,但我一停止,小孩两眼又翻白了,这们念个不停,难道连饭都不要吃?”我向她解释说:“因小孩身上带着几个‘香火’”,“香火”乃是撒但的居所,我们祷告,奉主耶基督圣名赶撒但,它就跑了,我们停止祷告,它又重向它的居所,如果把“香火”除掉,撒但既没有居所,它就到别处去了。吾妻听后觉得有理,同意我的看法,于是我奉主耶稣基督圣名把小孩身上“香火”和一些迷信品都拿到外面炉灶烧尽了。吾妻一心信主,不住祷告,当夜受了宝贵圣灵。

第二天一早,母亲托人来医院说,我的大独生子昨夜发高烧,打针、吃药无效,建议到医院住院。我妻子埋怨:“我估计魔鬼会跑到家中,你偏偏不信,你没有能力除偶像,现在把事情弄大了,如何是好?”我一想,果断地说:“一不作二不休,干脆把家中一切偶像除掉,就可对洁净了。”吾妻连连摇手说:“不行,你除香火就出事,现在应去请一个有能力的来做此事。”我也觉得有理,当天向漳浦主内同灵发了张电报,要求代祷。并在城关找了一位基督教会的传道,她会劝勉人信主,我央求她帮助做除偶像之事,她欣然答应。她向我母亲讲了信主的道理,主开母亲心目。于是我们奉主耶稣圣名,彻底消除了偶像。

之后,我赶快到医院办理出院手续。医生无可柰何地说:“你们出院要小心照顾孩子。”我们靠主很顺利办了手续,小孩停止用药,全心靠主拯救。

一到家里,大儿子高烧还未退,次女又犯泻病,我们同心祷告求主医治,忽然从天窗射来一道白光,就在这时大儿子咳停了,热也退了,次女的泻住了,大大感谢主鸿恩。

农历八月初一,有几位奉主差遣的同灵,路过惠安,特来探望。我们一见同灵,欢喜若狂,当夜坐到半夜才休息,忽然吾妻发现小孩病情转为严重,吾母赶快叫醒我,原来小孩面色惨白,眼睛翻白,四肢冰冷,呼吸无力。同灵们闻声急忙起床助祷,经过长时间祈求,在祷告中,一位兄弟受圣灵大充满,在手上写着“真耶稣,祈祷刘重选。”接着又启示说:“孩子主要医治,主救。”感谢主,活音落下,孩子复苏,两眼天真地看着众兄弟姐妹,大家都同声感谢主恩典。主恩浩大难以数算。

闰八月初八日吾妻接受大水洗礼,主血洁净,归入主名下。我妻娘家大嫂和小孩因主恩临到我家,都赶来领受福音,找求救主,作主选民。在一个安息日,看到一个异象。一位十三岁的小灵胞,名温丽明,平日寡言老实,当我读到一份见证后,忽然看到天窗有亮光不断闪动,如同电影,数种颜色不断变化,接着又有字形显现,他就嚷叫有字,因独有他一个看着,可是不懂。我帮助他祈祷,正在这时,我见天窗中显现二个字。“”,约过两分钟又显二字“食元”,再过二分钟再显二字“答好。”又二分钟显出一个“喜”字,小丽明又过五分钟,他又大声嚷着,见有好多人穿白长衣,排着整齐队伍行进。又看见一位穿白长衣的人坐在靠背椅上,尔后又见一小孩身穿白长衣,脸儿肥胖可爱,再后天窗上出现各种颜色流动,确实主恩浩大。

不久我的堂婶全家因见到主明显施恩我家,也要求信主,并蒙主悦纳,得主所赐平安。从此主名大得荣耀,得救人数天天加增,在我家中建立了主的教会。如今信徒已有百余人。主名是应当称颂的。

自从救恩临到我家以来,全家老少蒙恩深厚,岂能不尽力报答主恩?特此见证主恩,并救主大能,唯将此身此心献于主前,以备作主所使用的器皿,聊表寸衷,愿主监察。哈利路亚,阿们。


 

上一篇:漫漫归真路  下一篇:从硬心到信心

关键词:
开始日期: 结束日期:

最新推荐  

·信仰与人生(王长老)

·平衡的信仰生活(王长老)

·人生路上的伯特利[王钦如]

·在敬虔上操练自己[王钦如]

·感恩的生活[王钦如]

·从耶路撒冷会议所得的启示

·认识真教会[王钦如]

·坦然无惧的生活[王钦如]

·青年的圣洁保守问题[王长老

·认识耶稣为至宝[王长老]

·认识真耶稣教会[王钦如]

·唯一的信仰[郭有辉]

·持守生命的交通[王钦如]

·生命之光-耶稣[王钦如]

·圣灵给以弗所教会的信[寇可


最新文章  

·牧者的资格

·事奉神

·姐妹的事奉

·事奉不要孤单

·您的事奉有创意吗?

·教会专职服事者的工作伦理

·你当走的路甚远

·轰轰烈烈的复兴

·悲悲惨惨的逃跑

·从新得力的秘诀

·你当走的路甚远

·神政与民主

·没有不能平静的风浪

·神的言语为何稀少

·从玛拉到以琳

代 祷 发表代祷
论坛新贴  
 


本站资料来源于网络搜索及网友提供,其内容的合法性及健康性所引起的一切争议,本站不承担相应责任!

Copyright ? 2006-2008 TJCcn.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真耶稣教会新生命网络宣道中心 版权所有